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拿钱砸脸
    看着外公小心翼翼的模样,李林不由的一阵心酸,一块月饼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吃在嘴里却格外的香甜,看着眼前这两位年事已高的亲人,李林的心更是五味陈杂。

    “好吃吗?”宁丰笑看着李林,站在李林身后,轻抚着他的后脑勺,一副爱怜的样子。

    李林笑着点头,几口就把一块月饼吃了下去,然后就道:“外婆,我先给你诊脉,你的情况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一会儿我给你针灸。”

    闻言,外公外婆到也满面笑容,根本就没想过李林会不会医术,既然孩子有心,反正老胳膊老腿了,让他试试又如何?

    如同以往一样,李林用一根小手指按在了外婆的手腕上,神色动了动,灵力就沿着手指慢慢的渗透进了外婆的身体里,自打突破了灵气期第二层,他现在不但能用灵气诊脉,还能用灵气修补身体。

    很快,外婆身体的情况就像一张大网毫无遗漏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一边诊断,他的脸上也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全身检查,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不过,让他欣喜的事,外婆除了坐骨神经,还有腿部的神经严重受损之外,五脏六腑还是十分健康的。

    又过了几分钟。

    李林就收回了手指,看着外婆道:“我先给你针灸,一会儿你就能下地走路了。”

    “啥?”

    外公明显吓了一跳,错愕的看着李林道:“林林。真假的?有那么快?”

    “你们就瞧好的吧。”

    李林信心满满的点头,如今,鬼门七针在他手里虽不说是炉火纯青,但也是驾轻就熟,治疗神经损伤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和外公一边说话,李林就把银色长条盒子拿了出来,一排银针摆放的整整齐齐,在里边选出几枚银针,然后飞快的消毒,按照传承里的治疗方法,飞快的在外婆的后腰,大腿,小腿上刺了起来。

    偶尔轻,偶尔重,或刺或挑,快快慢慢,每个动作娴熟准确,他的手指仿佛跳动的精灵一般让人眼花缭乱,眨眼间一十八针便是刺了下去,下针,收针,动作之敏捷,浑然天成。

    “林林。你真会医术?”

    宁丰在一边看傻眼了,村里也有个老中医,也来针灸过,但针灸的方式和李林比起来,绝对是不一样的,而且,那老中医每次下针时,老太太都会痛苦的很,一连针灸了十几天不见效,索性就没再看了。

    “嗯。会一些。”

    李林笑着点头,就在这时,他神色一凝,一道幽光便是从双目中爆射而出,被幽光笼罩的银针顿时震颤了起来,而外婆那早已没有直接的大腿也是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在这种状态足足坚持了五分钟以后,李林大口大口的喘了两口粗气,脸色青白,吃下一颗恢复灵力的药丸之后才好了一些。

    “好了。”

    对着外婆微微一笑,李林说道:“尝试着坐起来,躺了这么久,身体机能需要恢复。”说罢,他就又拿了一颗药丸给外婆递了过去。

    宁丰又是一愣,但也不多想,不管能不能行也要看看,就赶忙上前,“老婆子,快试着坐起来,咱这外孙真的会医术啊。”

    “嗯。起来起来。”

    外婆也是笑了笑,然后她双手拄着火炕,一点点试探着起来,结果,让她意想不到的事儿发生了,原本已经没了知觉的大腿竟然有感觉,虽然还有点儿乏力,但那种久违了的感觉确实回来了。

    不过,让她震惊的还不止于此,而是她真的缓缓的坐了起来,然后就转过身子,试探着下地走路,在李林的搀扶下,腿脚竟然好用了,当吃下那颗青褐色的药丸后,她感觉全身充满了力气,甚至比没生病前还要好很多!

    “这这这……”

    宁丰完全傻了,一时激动又是老泪纵横起来,一直以来最让他担心的就是老伴的身体,原本以为老伴的身体会一天不如一天,竟然被李林轻描淡写的治好了,而且,看气色明显好了很多。

    “好了好了。能走路了。”

    老太太也是激动的不行,就回头看着李林道:“好外甥,你别扶着我,我自己走来试试。”

    “小心点儿。”

    李林笑着点头,就松开了手,看着老太太蹑手蹑脚的往前走,他也是满意的笑了起来。

    听到这屋有动静,宁良涛就过来了,当看到老母亲在地上走来走去,他就傻了,不明所以的看了眼宁丰,问道:“爸,我妈这怎么还能走了?”

    “是林林治好的,唉。真是想不到啊。”宁丰笑着道:“我这外孙子可比你强多了,竟然有如此了得的医术。”

    “林子,真的是你治好的?”宁良涛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去隔壁屋子倒水才用了不到十分钟,这转眼间病都治好了,这简直太神奇了!

    “哼。那还有假?”

    宁丰就没好气的瞪了宁良涛一眼。

    这屋子里热闹起来,隔壁的屋子刘艳就不愿意了,就尖酸的喊道:“别吵吵了,大晚上的让不让人睡觉?宁良涛,你给我滚回来!”

    “艳艳。你快过来看,娘站起来了,能走路了。”宁良涛激动的道,虽然他是个怕老婆的主,但有一点不能否认,他很孝顺,但做不起老婆的主。

    听宁良涛一说,刘艳就骂骂咧咧的来了,当看到老太太在地上走来走去,她就愣住了,惊讶的道:“这怎么还好了?刚刚不还是起不来吗?”

    “是林子给治好的,这医术简直太神了。”宁良涛笑道。

    “嗯。起来也好。正巧要收秋,过两天就去山上干活吧!”刘艳笑道。

    “刘艳。妈才刚好。怎么能上山干活,这不是胡闹么……”宁良涛声音也是大了一些。

    “人都好了不上山干嘛去?白养着?”刘艳脸色一变,就看了李林一眼道:“你给你外婆看病,我们不感谢你,也别想要钱,这都是你应该做的!”

    “艳艳。你别和良涛吵了,明天我就去山上干活,不让你白养着。”外婆就在一边紧张的道,生怕小两口在吵起来。

    看着刘艳,李林皱了皱眉,他也算看出来了,这个刘艳不是个什么好鸟,顿了顿就说道:“外公外婆花的钱我来出,舅妈,不用你养着,外婆的病刚好,不能去田里干活!”

    见李林在一边发话,刘艳顿了顿就讥笑道:“你养着?你拿什么养着?还有。你刚说什么?不用我养着,这么多年吃我的喝我的,我到不是人了,不上山不行,要不就把这些年花我的钱在拿出来。”

    “刘艳!”

    宁丰气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掌啪的一声就拍在了桌子上。“林林才回来。刘艳,身为长辈,有你这么说话的嘛?”

    “呦。爹啊。他才刚来,你就胳膊肘子往外拐了?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刘艳一点也不怕,就看着李林,说道:“外甥是姥姥家的一条狗,吃完了他就走,爹,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要是觉得他好,就跟着他走,以后啊,就别再回这个家了!”

    “还有你,要是你想跟着你爹娘走,也没问题,咱们趁早把离婚手续办了。”刘艳指了指宁良涛。

    “舅妈。我尊敬你是长辈,请你不要得寸进尺,这几年赡养外公外婆的钱我给你,至于以后,你养老不养老,那是你的事儿,要是外公外婆愿意跟我走,我愿意养他们!”李林对着刘艳冷笑道。

    一看李林脸色冷了下来,刘艳就哼了一声,道:“给我?你拿什么给?拿嘴给?真是有其母就有其子,宁慧娴那张嘴就够贱的了,没想到他儿子嘴也这么贱……”

    闻言,李林脸色顿时大变,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嗖的一下就冲到了刘艳身边,他双目阴寒,在几人错愕的目光中一个大嘴巴子便是抽了下去,打在刘艳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而刘艳挨了一个大嘴巴子,顿时踉跄了几步,撞在了窗台上,险些没倒在地上。

    “小王八蛋。你敢打我?”刘艳顿时尖叫了起来。

    “刘艳,我念你是长辈,你怎么侮辱我都没关系,但我最恨别人侮辱我娘,你要在敢说她一句坏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李林哼了一声,就在兜里抽出三四沓红彤彤的大钞,狠狠的摔在了刘艳的脸上,“这些钱够外公外婆这些年花你的了嘛?”

    “不够?不够我还有!”

    说着,李林就又是抽出来三四沓,每一沓都狠狠的摔在刘艳的脸上。

    这下,屋子里的人都傻了,不是因为刘艳挨打傻了,而是看着丢在一地大钞傻了,一共八万,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种地每年都确定丰收的话,一年能卖个两万块已经很不错了,李林这一下就是八万,他们简直做梦都想不到。

    而这时,滑稽的一幕就出现了,原本要发疯的刘艳一看到这些钱之后,竟然飞快的换成了笑脸,完全没把挨了个大嘴巴子当回事,“够了够了。林林。你打吧。是舅妈嘴贱,不该说慧娴姐,我这不是一时冲动嘛。你别生气啊,舅妈给你赔礼了,你要生气,就使劲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