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犯罪心理学
    刘艳指着自己的嘴,让李林狠狠的抽,然后就道:“那这些钱是不是都给我了?”

    “拿去吧。以后对外公外婆好一点。”

    原本还想在抽这个女人两个嘴巴,但碍于她是长辈,李林也不打算和她一边计较了。

    “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林子说都给你了,去买酒,准备伙食。”

    宁良涛就大吼出生了,说话也有了底气,然后就瞪了刘艳一眼,道:“一会给我倒水。”

    “行行行。倒水就倒水。”

    刘艳笑的脸上都开花了,八万块捡起来就急匆匆的出去买东西了!

    不得不说,这是个见钱眼开的女人,但是,李林却觉得这个钱花的值,至少有这八万块,刘艳以后不敢在对外公外婆怎么样了。

    开始时,他也打算带着两位老人回到平安村,但那绝对不是上上之策,因为,他们肯定不想让舅舅一个人留在清河畔,肯定也不放心,再者说,去平安村的话,也确实不怎么方便,自己也没时间照看他们。

    “林子。你真的当大老板了?有钱了?”宁良涛有点傻了。

    “有一些钱,但算不上大老板。”

    李林笑着摇头,然后道:“用钱的话可以去找我,但外公外婆一定要照顾好了。”

    “林林。你那儿来那么多钱……”宁丰皱了皱眉,他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老农民,李林一下子就拿出八万块,他不但没高兴,倒是有点害怕起来,“林林。这钱怎么来的?没干什么坏事吧?”

    看外公那副谨慎的模样,李林又是无奈又是想笑,只好把平安村那边大致的情况说了一些,一听有几千万的集团,老爷子两眼一翻,心脏病就发作了,好在李林在一边儿,给他吃了两颗药丸才算是好过来。

    “我宁丰有个好闺女,还有个好外孙啊。”宁丰忍不住笑了起来,但一想起闺女,眼眶不禁就湿润了起来。

    挨了个大嘴巴子就赚了八万块,对刘艳来说,她就觉得实在太值了,恨不得让李林在多抽几下,一个嘴巴子一万,五千也行啊。走在回村的路上,刘艳的脸上挂着笑容,手里拎着一些熟食,开心极了。

    “那小王八犊子哪儿来这么多钱……”

    刘艳心里想着,要不要想办法在弄点儿。

    一家人晚饭吃的很热闹,有了钱,刘艳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一口一个爸,一口一个妈,叫的那叫一个亲切,喝了几杯酒之后,李林的思绪便已经飘飞了出去,清河畔命案不是小事,虽然自己只是个临时的警察,但怎么也点做出点儿样子。

    再说了,蔡振勇这个人也不错,打心底他也想帮蔡振勇一把。

    只是,这凶手十分狡猾,他也只是看了唯一的一个受害者,根本无法断定凶手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用摄魂术呢?”

    李林喃喃自语,但很快他就否认了这一做法,一来是清河畔的人太多,摄魂术又需要灵力支配,三两个人或许还没啥,但多了他就做不到了,一个村子几百号人,全部都查一遍,至少要三个月的时间,再说,村里会有人员流动,这三个月时间,谁也不保证凶手还会留在村里!

    虽然摄魂术很强,但李林却不怎么喜欢用,因为,摄魂术可以盗取他人的**,一直以来,李林就觉得这是一种极其不道德的做法,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使用的。

    可是,问题就来了,常规办法很难破案,警方虽然在逐一排查,但一时半会想找出破绽不是容易的事儿,琢磨了许久,李林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有和外公外婆唠了一会家里的事儿,他就离开了,直奔清河畔的村部走去,村部是警方的临时聚集地,刚刚蔡振勇也是打电话来,让他去参加会议!

    “林林。小心点。村里不太太平。”外公紧张的道。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回过头应了一声,李林就向清河畔的村部走去,他还到希望那个凶手找到自己,那样的话,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不得不说,清河畔的夜晚确实很美,月光萦绕,星光璀璨,一条天然小溪已经存在了许多年,溪水玲珑,小溪边上,一棵不知存在了几百年的老榆树,有一部分枝干已经沉浸在了水中。

    在清澈的溪水里,偶尔两条巴掌大小的小鱼顶着水花飞驰而过,不禁引来行人的瞩目。

    只是,这堪比世外桃源的小村,此时已经布上了一层阴云,人人自危,生怕被那双可怕的眼睛盯上。

    站在小溪边上,李林抽了一根烟,长吁了口气就直接向村部走去。

    十几辆警车停在村部门口,村部里边不断有穿着便衣的警察来回走动,让李林意外的是,他进来就有不少警察开始向他问好了,没办法,他也只好笑脸相迎。

    “李队。蔡队吱会过了,你来了,直接去紧急会议室。”这时,一个年轻警察就走了过来。

    “嗯。知道了。”

    李林点了点头就跟着那年轻警察顺着长廊向最里边的房间走去,当他走到第二个房间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惨叫声,他不解的看了眼那年轻警察,而年轻警察显然也是明白他的意思,就说道:“这些都是以前有过犯罪前科的,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一定要调查的。”

    “一定要打?”李林皱了皱眉。

    年轻警察也是顿了顿,随后就笑道:“好言相劝,他们会说么?”

    “……”

    李林尴尬的咧咧嘴,自己这个问题确实挺白痴的,如果这些人当中真的有凶手,别说好言相劝,就算打死也不会说的!

    换做自己肯定也不能说啊。

    同时,李林也是暗自捏了把汗,心里想着,这以后说什么也不能犯罪啊,出了监狱还要被召回来挨揍,这简直太简直了……

    不过,对这种严刑逼供的事李林倒也不反感,虽然禁止这么做,但无论什么行业,都会有个地下秩序,不打怎么会招供!

    当李林进入紧急会议室时,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七八个人,蔡振勇坐在首位,一个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正站在投影前边,大体的说着案件情况,而那投影上正是几具尸体。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不晚。我们也刚开始。在这里坐吧。”蔡振勇指了指旁边的座位,然后就指了指站在银幕前的年轻人道:“这位是省里特派下来的心理专家,柴千。”

    笑了笑,李林就向柴千点了点头,又看向其他几人,蔡振勇也是一一的介绍了一遍,李林都笑着打了招呼,这些人看到李林,倒是没什么情绪,毕竟,都有个共同目标,就是尽快破案。

    “好了。继续吧。”蔡振勇道。

    蔡振勇说完,柴千就抬了抬近视镜,手指在银幕上一点点的划过,每一个受害人他都会解释一番,对于这犯罪心理学,李林虽然不懂,但也是认真的听着,有个道理他明白,活到老学到老,这犯罪心理学虽然无凭无据,但有时候确实很好用!

    “小柴。你的意思是,凶手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寻求刺激?但为了寻求刺激杀人,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坐在蔡振勇身边的中年警察就问了起来。

    “从犯罪心里学上来讲,有些人杀人并非有实际仇恨,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而这种**无法满足时,杀人发愤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了,作为正常人,我们肯定不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的。”柴千沉声道。”当然了,这只是假设,我们并没有具体方式来证明,这是因为**杀人。”

    “不过,如果真的印证了我的推测,那么,这个凶手就太可怕了,接下来可能还有有人遭遇不测。”柴千沉声道。

    “小柴。有没有具体统计,一般什么样性格的人才会做出如此极端的事儿?”一个中年女警察就问了起来。

    柴千顿了顿,然后道:“这个确实有统计,但并不能作为主要的参考,我曾经调查过,因为这种事杀人的,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有心理障碍,或者是一些性格孤僻,内心阴暗的人!”

    听着柴千的解释,李林也是在一边儿暗暗点头,敲打敲打手指,就看向柴千,问道:“如果因为**无法满足而杀人,那么,这个凶手为什么总是盯上这些妙龄的女子,而不是其他人,总之,对他来说,杀人就是为了寻求刺激,杀什么人不都是一样?”

    听李林这一问,几个人就都看向了李林,虽然这个问题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但也是大家所想的。

    柴千也是点头,随后就道:“李队长问的没错,这就是**所在,如果一个穷人无法达到自己的**,那么他的目标可能就是一些有钱人,死的人可能就不会是这三个妙龄女子,而如果因为失恋,或者说失去身边最喜欢的人,我们说的通俗一点,譬如,你突然发现你最爱的人喜欢的人并不是你,而是另外一个人,当你对一个漂亮的女人失去信心,或者说从喜欢化作仇恨时,这种报复性杀人就不是不可能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