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一枚粉笔头
    “这么说,这个凶犯是因为失恋杀人?”蔡振勇皱眉道。

    “有这种可能,不过,这只是推断。”柴千顿了顿,就指了指银幕上的尸体道:“除了头部,受害者身体上多处遭到殴打,但这些伤痕根本就不致命,更不像是受害者挣扎中打出来的,如果我推断的不错,受害者在死亡前和死亡后,都被凶手用非常的手段殴打过。”

    “如果只是简简单单想杀人,那么凶手完全没必要这么做,只需要用钝器殴打受害者的致命处即可,完全不用做这样的无用功!”

    听着柴千的解说,几个人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这个凶手不但杀人手段凶残,而且还是个变态。

    “蔡队。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在村里暗暗调查,心里有疾病的放在首位!”蔡振勇沉声道。

    又是经过一番分析,会议就结束了,而李林却没急着离开,柴千分析的很有道理,但却更像是纸上谈兵,说的确切的一点,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想要查出来无疑是大海里捞针,如果能破案倒是怪了!

    “李队。有什么发现?”

    见李林没走,蔡振勇又折返了回来,见李林在投影前看来看去,他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蔡队。我们去案发现场看看?”

    又是在几名死者的遗体上看了看,李林就回过头看了蔡振勇一眼。

    “现在去?”

    “最好现在就去。”

    “行。等我一下。”

    蔡振勇连连点头,看着李林一副沉思的模样,蔡振勇心头也是热切的很,在他的潜意识中,李林就是个世外高人,弄不好这个案子就破了!

    没让李林久等,蔡振勇就从村部里走了出来,在他手里还拿着一件防弹衣和一把烟漆漆的手枪。

    “穿上。”

    “这……”

    看着那厚实的防弹衣,李林一阵无语,也只好穿上,倒是手枪放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枪口就对准了蔡振勇。

    “靠。别乱动!”蔡振勇吓了一跳。

    “按这个就开枪了?”

    李林抠了抠扳机,十分好奇。

    “别别别。别抠。”蔡振勇吓的脸色惨白,一边躲一边嚷嚷着,结果,他走到哪儿李林就把枪口对准哪儿。

    掂量掂量手枪,李林就失望的摇了摇头,这东西看上去挺唬人的,但用起来却麻烦的很,都不如一枚银针好用,索性就给蔡振勇丢了回去。

    “这东西不好用。还是算了!”

    说罢,李林就直接向村里的清河大桥走去,那里就是前两个女子死亡的现场,蔡振勇拿着手枪,捏了把冷汗,掂量掂量手枪只好跟上了。

    “兄弟。看出什么门道来了?”蔡振勇急着问道。

    “还没有。先过去看看再说。”李林笑了笑,就点上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喂。别抽烟,会暴露的!”蔡振勇连忙道。

    “我又不是凶手,有什么好怕的?”

    回过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蔡振勇一眼,李林眯了眯眼睛道:“做任何事都会留下线索,就算算计的在精密,肯定也有百密一疏的地方,只要细心一点说不准就会有发现的。”

    注视着李林的背影,蔡振勇顿了顿,脸上也是挂上了些许笑意,这个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他的思维让人捉摸不透,却又让人觉得无比的神秘,仿佛,不管什么事到了他这里都会迎刃而解一般。

    两人一边说着话,就来到了清河畔的清河大桥,离的越近,李林就感觉浓浓的阴气扑面而来,他知道,那是死者的冤魂,如果不还她们一个公道,冤魂会一直存在,时间久了就会化作厉鬼为祸人间。

    “放心吧。我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李林深吸了口气,就对着那扑面而来的阴魂说道。

    “老弟。说什么呢?”

    见李林嘀嘀咕咕的,蔡振勇就皱了皱眉,在一边问了起来。

    “没什么,和鬼说两句话。”

    李林耸了耸肩,就向桥下走去,而蔡振勇就傻了,四处看了看,突然就感觉后背呼呼的冒起了凉风,赶紧就追了下去,“老弟,等等我,我怕鬼!”

    “……”

    清河畔大桥下,李林仔细的看着第一个案发现场,试图在上边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而蔡振勇也在四处寻找着,希望能找出遗漏下来的线索。

    仔细的看了一番,李林也是暗自摇头,在第一个事发地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主要是时隔一个月,案发地已经被破坏了,停了一小会,他就向第二个事发地走去,又是搜寻了一番,这就让李林有些失望了,两处都看了还是没什么发现,而蔡振勇那边也是同样,根本就找不出任何线索。

    “老弟。怎么样?”蔡振勇有些失望的走了过来。

    “没什么发现。”李林摇了摇头,然后就道:“走吧,去第三现场。”

    “唉。他妈的,这个家伙真是他妈够狡猾的。”

    蔡振勇愤愤的骂了一声,提起步子就向清河畔的小河边走去。

    “蔡队,有没有调查过。这三个死者死之前,和什么人来往过?”李林回过头,看了蔡振勇一眼问道。

    “查了。”

    蔡振勇轻叹,然后就摇头道:“这三个人在死亡前,基本和其他人没什么联系,所以,很难排查下去。”

    两人一边说着话,就是来到了杨芸的被害现场了,此时,现场还是被封锁着的,而杨芸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看着满地的血迹,李林就皱了皱眉,但是,他没在现场停留太久,而是四处看了看,联想着魏老汉说的,魏老汉回来时是在正南方往回走,而他发现杨芸的尸体时,杨芸的尸体还是热的,死亡时间不会太久,如果凶手逃往南边,很有可能就和魏老汉撞个面对面。

    而正北边就是村落,凶手绝不会杀完人进入村子,而西边就是农田,下午五点多,恰好赶上乡亲们耕田回来,所以,凶手很有可能会被撞见,唯独往东跑,才是最好的逃走线路。

    这么一想,李林就向东边儿望去,在正东方向是一片玉米田,无论是藏身还是逃走,都是绝佳选择。

    “兄弟。发现什么了?”

    见李林直奔玉米田走去,蔡振勇赶紧问道。

    “这或许就是凶手逃走的方向。”

    指了指玉米田,李林就把自己的分析大致的说了出来,而听李林这么一说,蔡振勇眼睛也是亮了起来,就一拍大腿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是最基本的知识啊。”

    笑了笑,李林也不打算寒掺蔡振勇,当下就一步步向玉米地走去,一边走,他就四下寻找着脚印,但让他有点失望,案发地虽然没被破坏,但方圆两百米以内已经布满了脚印,根本无法分辨哪个是凶手的。

    不过,他也不气馁,依旧低着头仔细搜寻,当走出去差不多有三四百米的时候,他就发现,玉米田明显有被撞断的情况,而在地上的脚印也深了一些,看到这些,李林也是神色肃穆起来,这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仓皇逃窜时留下的痕迹,可惜,他又追出去几十米后,脚印就不见了,而玉米田也到了尽头。

    怎么回事……

    燃起来的希望再一次破灭,李林也有些沮丧,索性点上一根烟就蹲在了地上思索起来。

    “咦……”

    就在他放弃准备原路折返时,就突然发现在脚边上发现了一枚不大不小的粉笔头,皱了皱眉,他就再次蹲了下来,手电筒在粉笔头上仔细的照了照,当粉笔头拿起来时,他就发现,粉笔属于半湿润状态,是泥土水气渗透湿的。

    又是仔细的打量一番,粉笔头上没有尘土,李林就进一步确定,这粉笔头是新掉下来的,而这个粉笔头很有可能就是凶手掉落下来的。

    难道……

    李林嘴角一抽,双目不由的就爆发出一些神采,隐约的,他感觉凶手已经离的很近了。

    “什么?指纹出来了?”

    就在李林蹲在地上琢磨时,不远处蔡振勇突然出声了,挂断了电话,他就急匆匆的向李林这边走了过来,道:“老弟。指纹比对出来了,走,咱们回去!”

    李林一愣,随后就面露喜色,把粉笔头放进兜里就跟着蔡振勇飞快的向村里赶去。

    “老弟。你知道是谁不?”蔡振勇激动的问道。

    “……”李林无奈的摇头,心道,要是自己知道是谁,鬼才愿意到这里来。

    “马大勇!”蔡振勇道。

    蔡振勇的话一落下,李林一顿,一张熟悉的脸马上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几年前,母亲没去世时,马大勇还开着三轮车送她回过家,说来,两家还有亲戚,而马大勇的为人李林也是清楚的很,为人憨厚耿直,没什么文化,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想来,也应该快有三十岁了。

    “怎么是他!”

    李林皱了皱眉,但也不好确定,毕竟,人心隔着肚皮,谁也没钻到谁肚子里去看过。

    “你们认识?”蔡振勇问道。

    “有点儿亲戚。”李林苦笑着点头,在潜意识里,他觉得马大勇不可能是凶手。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