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谜团
    因为,以他对马大勇的了解,就算马大勇有贼心也有贼胆,但连续发生三起杀人案,以他的能力,绝对不可能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马大勇绝对没这个贼胆。

    夜很宁静,但清河畔却安静不下来,家家户户人心惶惶,如坐针毡,生怕那便衣警察突然找上门,其中,有几个有犯罪前科的人,近一个月来就没消停过,当然了,这一个月来也有不少人挨了揍。

    而此时,清河畔大坝边上的一户人家门口,十几个身手便捷的刑警已经把一座三间小屋围得水泄不通。

    其中带头的便衣警察就是刑警队的副队长唐星,此时,他有模有样的做着手势,十几名便衣警察也是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向小房子靠近着。

    砰!

    就在十几个便衣即将进院时,院子的大门突然被踹开,一道壮硕的身影飞奔着冲了出来,他双目怒睁,眨眼间已经冲出去了几十米。

    “是马大勇!抓他!”

    唐星喝了一声,身先士卒,第一个冲了出去。

    虽然十几个便衣刑警都是身手敏捷,但和从小就跑的极快的马大勇比起来还是要稍稍的逊色一些,在加上马大勇熟悉村落的小路,眨眼间就已经冲出去接近上百米,很快就和十几名便衣刑警拉开了距离。

    “站住!”

    唐星大吼着,可马大勇根本就没停下来的意思,越跑越快,眼瞅着就要没影了!

    砰!

    一看追不上,唐星就对着天上开了一枪,一声枪鸣顿时打破了清河畔的宁静,狂奔的马大勇吓的就没了电,扑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而十几名便衣警察已经冲到了他身边,迅速将其按住。

    “跑啊,接着跑啊。”

    一名刑警的狠狠的扭着马大勇的胳膊,对着马大勇的脸就是一拳,打的马大勇惨叫了一声。

    “警官,警官,你们抓错人了,我不是凶手啊。”马大勇啃了一嘴的土,嗷嗷的叫着。

    “哼。抓错人了?那你跑什么!”

    唐星哼了一声,就上前给马大勇戴上了手铐,“带回去。”

    “警官。你们真抓错认了,我不是凶手啊。”马大勇挣扎着,可挨了两拳后,他就不敢吭声了。

    这注定是个不眠的夜晚,虽然是深夜,但马大勇被抓的消息很快就从村里炸开了,也不知道这些人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竟然得知指纹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而杀害杨芸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是马大勇,此时,不少杨芸家的亲属便是把村部围了起来,要不是有警察在村部门口堵着,此时马大勇可能就要被活活打死了!

    “竟然是马大勇这个王八蛋,老子要剥了他的皮!”

    得知了马大勇有可能是凶犯,杨芸的父亲就拎着镰刀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神色激动的很,要不是那警察挡着,他现在已经进去了。

    “原来是马大勇,这个狼心狗肺的兔崽子,简直丧尽天良啊。”有的人在一边愤恨的说着。

    恰巧这时李林和蔡振勇回来,远远的就看到村部门口聚满了人,一看到蔡振勇,村民们就嚷嚷了起来,在一看李林时,很多人就愣住了,有的人还和李林很熟悉,在这人群中甚至还有不少李林的叔伯辈的。

    “你是慧娴的儿子,林林?”一个中年人走上来,上下打量着李林,激动的很。

    “唐大叔。是我。李林。”

    李林走上前和中年人打招呼,他叫唐大忠,李林也曾听说过,这唐大忠当年还追求过他的母亲呢。

    “嗯。都这么大了。呦。这都当警察了?”唐大忠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明个去大叔家吃饭,大叔杀鸡鸭款待你!”

    “嗯。一定去。”

    对着唐大忠笑了笑,李林就向村部里边走去,而蔡振勇也从人群中解脱了出来,刚一出来,他神色就严肃了起来,对着唐星道:“马上带人去搜马大勇的家,不要放掉半点儿蛛丝马迹,还有,马上突审马大勇!”

    “是。头!”

    唐星十分麻利,然后就看向旁边的几个刑警,“跟我走!”

    幽静的长廊,一个烟漆漆的房间里,随着咔的一声,不算太亮的白炽灯突然打开,照的人很难睁开眼睛,此时,马大勇被锁在铁凳子上,一看到有人进来,原本黯然的神色顿时就亢奋了起来。

    “蔡队长。真的不是我,我真不是凶手啊,我发誓,我向老天爷发誓,我马大勇要是做了那丧尽天良的事儿,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一看到蔡振勇进来,马大勇就急忙嚷嚷了起来。

    蔡振勇瞧了马大勇一眼,等李林进来后,他就让人把门关上,帽子放下就坐在了马大勇对面,随后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马大勇,你给我严肃一点,发誓?发誓有用吗?警察讲究的证据,你少给我来没用的!”

    “蔡队长。真的不是我啊。”马大勇急的都快哭了,这时他的目光也是落在了李林身上,这一看他就愣住了。“你是慧娴姨家的李林兄弟?兄弟,你可救救我啊,我真没做那丧尽天良的事啊。”

    看着马大勇,李林顿了顿,随后道:“请配合调查。如果不是你,我保证不会让你蒙冤!”

    “好好好,我配合我配合。蔡队长,你尽管问,我知无不答!”马大勇连忙道。

    看了李林一眼,知道马大勇和李林有些亲戚,语气倒也没那么强硬了,“说吧。你和杨芸是怎么回事?她身上怎么会有你的指纹?”

    马大勇顿了顿,随后就苦笑道:“蔡队长。李林兄弟。我就实话实说了。昨天是杨芸的生日,她让我去给她庆生,当时我也没当回事,买了点儿礼物就去了,老杨就炒了几个菜,我们喝的都挺乐呵的,我也喝多了,是杨芸送我回来的,到了我家,我原本打算让她喝杯水就回去的,可谁知道这时候她就哭了,说她被人甩了,心难受,然后又说我是好人,她要把终身托付给我……”

    “开始时,我也很冲动,但理智告诉我,不能那么做,毕竟杨芸才十九,可能是一时冲动。可谁知道,她就说什么都不走了,而且还把衣服脱了。”马大勇揉了揉脸,就砸了砸桌子,道:“我马大勇真他妈不是人,喝了两杯酒就失去理智了,事后,我答应杨芸一定照顾她,只要她不嫌弃我马大勇是个光棍,我愿意娶她,她也答应了,还说她愿意。”

    “可他妈谁知道,今天就发生了这种事,老子要是抓到那个王八蛋,一定杀了他挫骨扬灰!”马大勇说着就哭了起来。

    李林和蔡振勇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是神采各异,李林能清楚的感觉到,马大勇说的是实话,因为,他内心波澜涌动,完全不像是编造出来的。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你今天下午都去了什么地方?杨芸被害时,你又在什么地方?”蔡振勇注视着马大勇,沉声道:“你最好说实话,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蔡队长。我保证没半句谎话。”马大勇连忙道:“杨芸出事时我就在村里,余江,对,余江能证明!”

    蔡振勇皱了皱眉,但却点了点头,马大勇说的合情合理,只要询问余江基本就能排除马大勇的嫌疑了,不过,这时,蔡振勇也又是皱起了眉头,因为,这唯一的线索又要断了,真正的凶手仿佛石沉大海,无影无踪了。

    就在审问时,副队长唐星也是匆匆的赶了回来,在蔡振勇耳边说了几句,然后就退了出去。

    “马大勇。虽然暂时排除你作案的可能性,但随时都会传你过来!”蔡振勇皱了皱眉,就看了李林一眼,道:“兄弟。线索又断了啊……唉……”

    “破案急不得,还要慢慢来。”

    “能不急么,上边下了死命令,而我们现在连凶手在什么地方都无法确定,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发生新的命案啊。”蔡振勇无奈的摇头。

    李林默默点头,等到凌晨,村里安静下来时,他就离开了村部回到了外婆家里,这时外婆外公都已经睡了,他也没去打扰,就躺在了床上,那半根粉笔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隐约的觉着,这粉笔仿佛和案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想来想去,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在床上翻来覆去也是睡不着,索性就修炼了起来,无论在何时何地,修炼他从来没间断过。

    第二天早晨,清河畔就下起了蒙蒙细雨,让原本就阴云笼罩的小村更是添上了几分阴霾,但破案工作却是没停下来,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林林哥。”

    就在李林准备前往村部时,一个长得俏生生的小姑娘喊住了他,看到小姑娘,李林愣了愣,这小姑娘就是舅舅的女儿宁媛,想来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才三四岁的样子,这几年不见小丫头也长大了不少,还和以前一样,嘴巴特别甜。

    “媛媛。都这么大了。”

    李林笑着上前就把小姑娘抱了起来,在她的脸蛋上捏了捏,虽然舅舅和舅妈不怎么样,但孩子是没错的。

    “林林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宁媛媛直直的看着李林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