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初露端倪
    “媛媛。快下来。都这么大了。还调皮。”

    舅妈刘艳这时走了出来,先是瞪了宁媛媛一眼,然后就看向了李林,笑了笑,道:“林林。昨天是舅妈不对。昨晚上睡的怎么样?”

    “挺好的。”李林笑了笑,就道:“舅妈,昨天我也有不对,应该向你道歉才是,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听李林这么说,刘艳就激动了一些,笑着说道:“真羡慕慧娴姐生了这么好的儿子。媛媛,还不快收拾收拾,一会老师都来了。”

    “林林哥。我没回来前,你不准走!”

    就在李林和外公外婆在门口说话时,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年轻人停在了门口,他看上去有二十三四岁的模样,穿着白衬衣,西服裤,鼻梁上挂着一副近视镜,看上去干净利落,给人一种知识分子的感觉。

    “林林哥。那是我们王俊老师,帅不帅?”宁媛媛指了指站在门外的年轻人微笑道。

    笑了笑,李林就向门外看去,当目光落在王俊身上时,他神色一变,这个王俊看上阳刚正气,但从骨子里却散着一些阴冷,就像他那双清澈的眼睛,虽然挂着微笑,但看人的时候却让人觉的不是十分舒服,仿佛贪婪的野兽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当然,如果一般的人还是很难发现的。

    难道……

    注视着王俊,李林深吸了口气,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粉笔,心里想着,莫非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越是这么想,李林就越是觉得有可能,恰巧这时刘艳往外送孩子,他也趁机跟了出去,距离王俊越近,那种阴冷的感受就越深。

    “王老师。媛媛这孩子调皮,这些日子给你添麻烦了。”

    刘艳笑着来到王俊身前,悄然的从兜里拿了两百块钱给王俊递了过去,“王老师。我们作父母的一点心意,您就收下吧。”

    “大姐。这钱我可不能收。”王俊连忙拒绝,然后微微笑了笑,轻抚着宁媛媛的头发道:“这孩子听话的很,也很聪明,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呢!”

    “那我就谢谢王老师了。改天大姐请你吃饭!”刘艳笑着说道。

    “行。改天我一定来。”

    王俊点了点头,就让宁媛媛坐在了车子上,刚要走时,他就看到了李林,当看到李林对着他眯着眼睛微笑,王俊神色一紧,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对着李林微微一笑,然后骑着自行车离开,一边走还和宁媛媛说着话,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儿。

    可是,就在他脸色变幻的那一瞬间,还是被李林清晰的捕捉到了,阴冷的气息,仿佛来自九幽的厉鬼让人不寒而栗。

    “真的是他?”

    注视着王俊的背影,李林眯着眼睛,喃喃自语。

    “林林。怎么了?”

    “没什么。”李林笑了笑道:“这个老师好像还不错,还负责接孩子上学。”

    李林提起王俊,刘艳就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而李林也在一边仔细的听着,不时陷入沉思,偶尔又是笑笑,不过,经过刘艳这一说,他心中那种感觉就更浓郁了。

    “林林,你好像对小王老师很感兴趣,你们认识?”

    “不认识。我就随便问问。”

    笑了笑,李林就向村部走去,看着李林离开,刘艳挠了挠头,“这小王八犊子真是奇了怪了,怎么问这么多问题。”说罢,她就一头雾水的回了院子。

    等李林再次看到蔡振勇时,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憔悴了不少,下巴颏子上也是布满了胡茬子,叼着香烟,翘着二郎腿半躺在椅子上沉思,见李林过来,他就翻了翻眼皮,神经兮兮的把李林拉过去,小声道:“老弟。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是不是厉鬼作案啊……不然,怎么就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呢!”

    李林错愕,白了蔡振勇一眼,道:“蔡队。你相信有厉鬼作案?”

    “靠。怎么能不信,你都能和鬼说话呢。难道你是骗我的?”蔡振勇也是瞪着李林,然后抽出一根烟,就给李林塞到了嘴里点上,然后他灿灿的笑了笑,“老弟。我知道你有能力,世外高人嘛,是你发挥的时候了,省里刚才下来死命令,他妈的时间不但不给宽限,还缩短到了十天内。”

    “你也知道,那个凶手来无影去无踪的,他娘的十天我去哪儿找人啊?这不是为难人嘛。”

    “你是资深老刑警。十天没问题。”

    吐了个漂亮的烟圈,李林就在一边儿坐了下来。

    “老刑警个毛线啊,遇到这么棘手的案子,就算他狄仁杰在世,包公投胎也没办法啊!”蔡振勇咬着牙,就恶狠狠的看着李林道:“老弟,你就说这个忙你帮不帮?”

    “……我尽量吧。”

    “不行。你必须给我破案。”蔡振勇哼了一声,随后他就说道:“你要是帮我破案,我就撮合你和景寒,不然我就说你坏话……”

    蔡振勇能想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让李林着实一阵无语,不过他也清楚,不把蔡振勇逼急了,他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他还是很在意风度的。

    “蔡队。排查有没有什么进展?”

    提到排查,蔡振勇就气不打一处来,柴千那一堆分析倒是很有道理,可是,这一排查,村里翻了个底朝上,不但没找到变态,反而找出来不少精神分裂的患者,别说调查了,就是安抚他们还废了大把的功夫,而那些有可能作案的人,经过调查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我觉着,侦查小组忽略了一群人。”

    李林深吸了口气,他就站了起来,神色冷峻,那半截粉笔便是放在了蔡振勇眼前,“这是我昨天在案发现场发现的,当时发现时粉笔半湿润状态,应该是刚刚掉下来不久,如果我推断的没错,这应该是凶手仓皇逃走,不小心遗落下来的。”

    “你的意思是老师作案?”蔡振勇眼前一亮,声音压低了许多,然后赶紧起来把门关上,死死的盯着李林。

    “我没证据,这只是推断。”李林皱了皱眉,就问道:“蔡队。前两个受害者遇害事件都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准确时间?”

    不明白李林什么意思,蔡振勇就点头道:“有。王芳是三周前下午遇害,许娜在两周前下午遇害,而杨芸是昨天下午遇害!”

    李林抽了口烟,眯了眯眼睛,问道:“准不准确?”

    “肯定没问题。我们的法医是省里特派下来的,就算有误差也不会太大,甚至可以忽略不计。”虽然省里来的法医心高气傲,得得嗖嗖的,但蔡振勇也不否认他们的能力。

    见蔡振勇如此肯定,李林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既然是这样,蔡队,你没发现什么问题?”

    蔡振勇一愣,随后双目瞪大,嘴巴夸张的张开,小声道:“三个受害人都是下午五点四十分遇害的,而教师下班的时间恰好是五点二十,二十分钟完全有作案时间……”

    “可是,问题就来了,这三个受害者为什么都在那个时间段出现在事发地?难道是巧合?”李林问道。

    经过仔细调查,这三个受害者生前都没和任何人有过联系,而她们为何有不约而同的出现在了案发地,这也是李林想不清楚的地方。

    “这倒是个问题。不过,现在我们有了方向,警力应该往这方面推进。”蔡振勇激动的说道:“要是能破案,老弟,我向上边申请,记你头等功!”

    “还是先破案再说吧。”

    李林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即便是他机缘巧合一不小心破了案,这个功劳也不可能是他个人的,政府不会把公安部门孤立起来,上一次在省里解除霍乱就是最好的例子。最后虽然提了名字,但新闻报道的却是,省医院上下同心同德,合力解除的霍乱。

    “好。破了案我一定会向上边申请。”蔡振勇很严肃的说道。

    李林耸了耸肩,要是蔡振勇真的给自己申请下来了,他也会欣然接受,这种有百利无一害的事儿确实很难让人拒绝,抽了两口烟,他又沉思了一会。“蔡队,重案组还是按原来的计划走,我觉着凶手可能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我们,只要我们稍有动静可能都会打草惊蛇。”

    “如果不采取行动,我们怎么把凶手揪出来?”蔡振勇不解道。

    “如果蔡队能信得过,暗地调查就交给我!”李林郑重的说道:“我保证用不了十天就把凶手揪出来!”

    闻言,蔡振勇也是顿了一会儿,但很快就有了决定,他深吸了口气,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兄弟,拜托你了,无论能否破案,我都不怪你,我只希望不要再有流血事件出现,惩治那丧心病狂的恶徒,还死者一个公道,让她们在九泉之下安息!”

    “放心吧。”李林面色严肃。

    狭小幽暗的房间里,两人面对面,郑重的击掌,一种荣辱与共的味道在不断滋生着。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