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浮出水面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专案组依旧像无头苍蝇一般乱撞着,排查工作看上去进行的很流畅,但却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而另一边,李林却在悄然的调查着,连续两天早晨他都见到了王俊,王俊还和两天前一样,脸上始终都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一点儿也不像和案件有关系的样子。

    当然,他并不知道,有一双眼睛已经悄然的盯上了他!

    又是清晨,艳阳高照,一缕暖阳倾泻而下,让院子里的不自觉的迷上了眼睛。

    “林林。你去送媛媛?”

    “嗯。顺便去学校看看。”李林笑着点头,就看向宁媛媛道:“媛媛,林子哥送你怎么样?”

    “那当然好了。要是林林哥送我,我就能和林林哥说说话了。”宁媛媛笑道,干脆搂着李林的脖子不松开了。

    “你这孩子。”

    舅舅宁良涛这时也走了出来,就看向李林道:“案子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展?”

    “专案组还在调查,我一个业余jingcha,也不怎么用我。”李林回答。

    就在几人在院子里说话时,王俊和以往一样就出现在了院子外边,依旧是那一身知识分子的打扮,看上去文绉绉的,不得不说这个人无论长相,还是表现出来的东西都让人觉得很舒服,甚至有种亲近的感觉。

    “王老师。今天我大外甥送媛媛去,你们一起走吧。”宁良涛笑着走了出去,给王俊递过去一根烟点上。

    “行。一路。”

    笑了笑,王俊就骑着自行车走在了前边,而李林则也骑上自行车跟了上去。

    清河畔小学距离清河畔有三四公里的路,有宁媛媛这一路就少不了话题了,李林一边和宁媛媛说着话,偶尔看王俊一眼,当经过清河畔大桥时,李林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试探着问道:“王老师。听说这桥下一个月内发生了两起sharen案呢,你知道不?”

    听李林问起,王俊的眼神儿瞬间一凝,但转眼间就恢复了原样,点头道:“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我怎么能不知道,听说死的是两个姑娘,这sharen犯也真是够残忍的。”

    李林就笑着点头,然后就把车子停了下来,对着王俊道:“王老师,有没有兴趣下去看看?”

    “下去?”

    王俊神色一紧,双目瞬间爆发出一阵阴寒,拳头悄然的攥了攥,但短暂后,他就笑着点头道:“好。下去看看,说不准能找到什么证据,咱也当一回jingcha,媛媛,你在上边等着。”

    此时,李林的神识锁定王俊,王俊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中,哪怕是王俊的情绪他都能了解个大概,刚刚王俊神色虽然变的很快,但还是被李林清晰的捕捉到了,那是杀气,如同厉鬼一般阴寒。

    “李兄弟不是本村的人?”

    跟在李林身后,王俊微微笑着问道,神色如常,没有半点儿紧张。

    “嗯。我是个jingcha。前两天临危受命,赶来村里破案的。”李林耸了耸肩道:“这么难破解的案子,真是为难我了啊。”

    笑了笑,王俊就道:“想不到李兄弟如此年轻就当了jingcha了。”

    见王俊面不改色,还如此的淡然,倒是让李林有些意外,心里想着,难道自己弄错了?

    但是,他刚刚已经明明感受到了王俊身上散出来的阴寒,而且,当王俊出现在清河大桥下时,李林就清楚的感觉到,昨晚上出现的那两股怨气又一次出现了,而且十分强烈,这就更让李林觉得,眼前这个王俊十分有可能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了,更有可能就是主导这三起sharen案的真凶!

    李林顿了顿,就突然回过头,目光灼灼的看着王俊,道:“王老师。如果这个凶手是你的话,你现在会怎么办?”

    “我?”

    王俊一愣,随后就笑道:“李兄弟你这个玩笑可开大了,我一个老师,和这几个人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杀她们!”

    “当然,我知道王老师肯定不会sharen。”

    李林耸了耸肩,然后就说道:“我说的是如果,你王老师怎么会去sharen?就是别人说我也不信对不对?”

    “杀了人当然是跑了,难道还留下来等着jingcha抓么?”王俊轻笑,随后他转过头,双目寒芒baoshe。“李兄弟,快上课了!”

    “不好意思。破案心急,我把这事儿忘了,我们走吧。”

    李林灿灿的笑了笑,随后就上了大桥,不远的几里路,王俊的话明显少了很多,那张白皙的脸上仿佛挂上了一层寒霜,李林能清晰的感觉到,王俊在看他时,双目如刀,杀气滚滚。

    “李兄弟。专案组来了挺长时间了,还是没什么进展?”沉默了一会儿,王俊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预料到王俊会打探虚实,李林早就想好怎么应付了,索性就把专案组那边大致的情况实话说了出来,主要是没什么值得泄露的东西,而且,李林也清楚,这肯定瞒不住王俊的眼睛,恐怕专案组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眼里看着呢,说谎话反而让他起了戒心。

    “还真是够棘手的!”王俊默默点头,嘴角不自觉的翘了翘。

    两人一边闲聊,这时就已经到了学校,站在学校门口,李林注视着王俊的背影,他的眼睛就眯了起来,直到王俊彻底消失,他也悄然的进了学校,穿过一条走廊,他就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前,此时,办公室的门开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办公。突然见到有人进来,他就皱了皱眉,“什么事?”

    “我是专案组李林,过来找吴校长了解一些情况,请配合!”

    李林说着就把证件拿了出来,在吴云生的眼前亮了亮,吴云生仔细的看了两眼,就点了点头。“李警官,请坐。”说罢,他就起身过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李警官,是为了村里的案子来的?”

    “没错。”

    李林坐下后,就把其中的利害关系说了一遍,吴云生也是点头不断,不时的还皱皱眉,“李警官。王俊老师人很不错,虽然来学校不长时间,但人不错,老师学生们都很喜欢他,他会sharen?不会弄错了吧?”说着时,吴云生也是吓的冷汗直流,惊讶的很。

    “这只是排查,并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王俊!”李林喝了口水,然后就说道:“吴校长。警方办案,请你配合,不管王俊老师到底是不是凶手,如果从你这里走漏了风声……”

    吴云生也是聪明人,李林的话一说,他就明白了,赶忙道:“李警官你放心,我吴云生活了大半辈子,虽然没闯出什么大名堂来,但也知道轻重,不该说的绝对不说。”

    “那好。”

    李林点了点头,然后就站了起来,贴到吴云生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

    “就这么简单?”

    “半个小时,时间太久了怕是王俊会起疑心!”

    “这不是什么难事。我一定做到。”

    又是喝了两口水,李林就和吴云生道别了,来的快走的也快,吴云生甚至都没看到李林的影子,他已经消失不见了,吴云生惊讶的看着门口,摘下镜子揉了揉眼睛,有点不敢相信,心里想着,这个年轻jingcha,难道会飞?实在太快了。

    当李林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学校外边,骑着自行车悠然离去,一路上他哼着小调,当微风吹在他的脸上,英俊极了,如果有大姑娘看见肯定会尖叫起来的。

    等他回到外婆家时,舅舅和舅妈都去山上务农了,经过治疗,外婆的病也好了,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不止十岁,此时正在院子里来回走动,没有什么比重获自由更让老人家开心的了。

    “林林。案子是不是快要破了?”宁丰坐在李林对面问道。

    “应该也快了。专案组那边有一些进展。”

    “这个凶手抓到,一定要让他挨千刀!”

    看着外公愤愤的模样,李林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好,回到房间,他就从兜里拿出来两块玉片,飞快的刻画起来,破案已经接近尾声,抓捕凶手时肯定是凶险万分,趁着这段时间制作几枚惊雷符出来,虽然不一定能用得上,但也能以备万全。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上下午就已经过去了,六点时天已经烟了下来,清河畔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而这时,坐落在村子西边的一个小院子却烟漆漆的,小院子的门紧锁,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他速度极快,宛若幽灵,离墙四米开外,便是跳了上去,动作利落浑然天成。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悄然出来的李林,而这座小院就是王俊的家。来到窗下,李林就向屋子里看去,屋子里烟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看了眼紧锁着的房门,李林不打算从门进去,而是选择从窗子进去,让他意外的是,窗子并没有反锁,轻轻一推就开了。

    “好香……”

    窗子刚一打开,一股扑鼻的**香味就传了出来,四下观望了一下,李林就翻身进了屋子。

    让李林意外的是,王俊居住的小屋子干净至极,甚至可以说是一尘不染,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工工整整,除了这几件衣服,行李,还有几件生活必备品之外,屋子里几乎没什么多余的摆设。

    “真是个有洁癖的家伙。”

    在小屋子里转了一圈,李林也是为王俊的干净惊讶不已,他自认已经很干净利索了,但和王俊比起来,简直就不值一提,如果王俊是个女人,他也不会意外,但一个男人能到这种地步,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可是,下一刻李林的眉毛也拧在了一起,不是很宽敞的小屋子里空空荡荡,能藏东西的地方一目了然,找了半天他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