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月光下的男儿泪
    不过,越是这样,李林就越是觉得王俊就是凶手,无论是一尘不染的房间,还是摆放整整齐齐的书桌都能看出来,王俊是个有条理的人,这样的人心思缜密,遇事沉着。

    寻找了一会儿,没找到什么线索,悄然的看了眼时间,距离王俊回来应该还有二十分钟左右,李林也不急着离开,又是在小屋里转了两圈,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办公桌上摆放着几本书,还有一张照片用精致的相框装裱着,照片上一男一女,男的就是王俊,而女的长得十分漂亮,从照片上能看出来,两人关系很亲密,应该属于情侣关系。

    笑了笑,李林就把照片放了回去,这时,他到有点不希望那个神秘的凶手是王俊了,发自内心的,他希望这一对俊男靓女能走到一起,因为,他们笑的很真,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是爱情的力量,更是爱的笑容。

    放下照片后,李林就随手拿了一本书,当看到书名时,李林的脸上又是挂上了一些笑容,这是一本关于爱情的书籍,是美国著名作家,特雷西.雪佛兰的书中讲述了一个伟大的爱情故事。

    又连续拿了几本书,除了爱情书籍之外,基本都是一些教科书,倒是最后那日记本引起了李林的注意,每一页上都写着细细密密的文字,大致的看了两页,李林也是苦涩的摇了摇头,不自觉的目光就停在了那张照片上。从日记上他能看出来。王俊对照片上的女子痴情万分,而当谈婚论嫁时,那女孩却变了心。

    真是个痴情郎……

    李林喃喃自语,对一个变了心的女人,王俊还能把她的照片存着,而且还放在抬头可见的位置,可见用情至深。

    越是往后看,李林脸上的笑意逐渐的就消失了,双目眯成了一条缝隙,从最开始对爱情的憧憬,然后一点点的变得仇恨,再往后写,就越来越可怕,当翻到三周前的一张日记时,李林猛地站了起来,瞳孔猛地收缩在了一起。

    这一页并没有字迹,但是,上边却画了个鲜红的叉,而这一天正巧是第一个死者王芳死亡的时间,顾不上多想,李林就飞速的向后边翻去,结果,两周前的一篇日记,也就是第二个受害者许娜被杀的时间,日记的上边也同样的出现了一个叉,再往后翻就是三四天前的日记,正是杨芸被杀的日子……

    “真的是他!”

    李林长吁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打心底他不希望王俊是凶手,但是,他也清楚,杀人偿命,法不容情,无论王俊心里有多少苦,有多少不甘,但是,他必须为自己所做出的恶行付出代价。

    又或者说是还给死者一个公道。

    又在日记本上翻了翻,李林眉头皱的也更紧了,从字里行间他能感觉到,此时的王俊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在他的世界里,除了仇恨已经容不下其他东西。

    “可惜了……”

    摇了摇头,李林就把日记翻了回去,然后,在那三个叉上分别取下来一点点,他能确定,那鲜红的叉应该是用血画上去的,而这血液很有可能就是三个受害人的,把三个小纸片收好,李林就看了看时间,估摸着王俊这时候也快回来了,在确定自己没留下什么痕迹后,他悄然的离开。

    来时无影,走时更是无踪,这个一尘不染的房间里,除了留下几声叹息之外,什么都没留下。

    李林刚离开不久,手电筒就亮了起来,院落的大门打开,王俊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他站在院子里迟迟没有进屋,抬起头,注视着漫天的星宿,他恒久不动,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嘴角在不断颤动着……

    “秋……”一个低不可闻的声音自王俊的嘴角缝渗透出来,他破涕为笑,仿佛陷入了回忆和憧憬中。

    唉……

    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此时,他的心情特别复杂,甚至有个大胆的想法,就是撒手不管,专案组如果能破案最好,破不了就算了。可是。他也清楚,此时王俊的心已经被仇恨吞没,如果不制止他,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清河畔村部。

    排查工作依旧在进行着,等李林回去时,就看到不少警察都已经挂上了烟眼圈,一个个打着瞌睡,但他们不敢睡,依旧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着,而几天没见蔡振勇,当再次见到他时,李林也是忍不住苦笑,本就满脸的胡茬子,现在又熬夜熬的一脸油,看上去憔悴了不少,此时,他半躺在椅子上,身上盖着大衣呼呼大睡着…

    “李队。”

    “嘘……”

    对着年轻警官做了个噤声手势,“让他睡吧,几天没合眼了。”

    年轻警官微微一笑也是点了点头,不由的就对李林多了几分好感,想着几个月前第一次见到李林时,那时他还是个嫖客的身份,眨眼间已经成了副队长,而且,这时他对李林也改变了看法,这个看上去平平凡凡的年轻人绝非是那种无耻之徒。

    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儿可爱,还有点儿帅气,想着景寒为了这个年轻人笑出来,这时他就不觉得意外了。

    “排查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李林笑着问道。

    年轻警官沉重的摇了摇头,苦笑道:“还是原地踏步,没一点进展。”

    两人坐着说话时,蔡振勇就睡醒了,一看到李林,他就激动了起来,赶忙爬起来,“老弟,有进展了没?”问着,他就点上一根烟,一顿猛抽,这才缓过神儿来。

    “查到了一些。”

    李林沉重的点头,当那三个小纸片拿出来时,他犹豫了,想着王俊月下的眼泪,他知道,这三张小纸片交出去,王俊的梦可能就破碎了,他的童话世界也会因此画上一个句号,从此,和那个秋天人两隔。

    “拿着这个去鉴定吧。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死者身上的。”咬了咬牙,李林就把那纸片给蔡振勇递了过去。

    蔡振勇一愣,随后面露狂喜之色,就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老弟,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让我失望,小张,马上派人把这个送去省城鉴定,一定要快!”

    “是。头儿!”

    “回来!”

    小张刚要走,蔡振勇就喊住了他,“不要声张,悄然离开!”

    “是。头儿!”

    对着小张摆了摆手,等小张走了,蔡振勇就关了房门,急切的看向了李林,刨根问底的询问着情况。李林也是把事情经过一点不落的说了出来,听的蔡振勇不断皱眉,脸色也一点点的沉了下来。

    “蔡队。我有个请求。”李林深吸了口气,说道。

    “说。你和我老蔡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只要不违背规定,就算让我老蔡上刀山下火海也不在话下!”蔡振勇很干脆的说道。

    李林苦涩的点头,然后就看向蔡振勇,一看李林为难的模样,蔡振勇心里仿佛猜到了一些,长叹了口气道:“如果不会造成太大损失,就算违背规定,我也可以答应你!”

    “蔡队,如果真是王俊的话,能不能把他交给我,让他完成自己的心愿!”

    蔡振勇一愣,随后就为难了起来,“兄弟。如果真是他,如果他不束手就擒,上边下了死命令,只能就地枪决。而且,如果我把他交给你,一旦出了问题,那对我们来说,就是重大损失,不但是我,恐怕整个警局都会受到牵连。”

    “要是你非要这么做。老哥就是冒着丢掉乌纱帽的风险也会答应你,但你要保证,不能在发生流血事件,不能再让任何人出事。”

    李林默默点头,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但他却不后悔,“蔡队。谢谢你!”

    “别别。应该是我谢你才对!”蔡振勇笑了笑,道:“李林。我老蔡比你大了二十岁,除了上下级关系,除了朋友关系,你叫我一声蔡叔不亏的吧?”

    李林笑着点头,“蔡叔!”

    “这还差不多,以后,叔帮你搞定景寒,那丫头可是咱们队里最漂亮的姑娘,我尽量安排你们一起去执行任务!”蔡振勇贱嗖嗖的笑了笑,看的李林不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个威严凛凛,平日威风八面的刑警队长竟然也有如此一面,这让李林着实有些无语。

    不过,就在两人攀亲戚时,房门打开了,一个英姿飒爽,身材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她手里的文件夹啪的一声就摔在了桌子上,俏脸冰冷,目光冰寒,扫了两个不正经的一眼道:“我不希望别人在背地里讨论我,还有,现在是工作时间,请你们摆正身份。”

    “是你……”

    “景警官……”

    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让人窒息的女人,李林和蔡振勇就都傻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个时候,景寒会突然出现,更可怕的是,她竟然听到了刚刚说的话。

    “景警官,我们刚刚,刚刚什么都没说……”蔡振勇脸都绿了,都扭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