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不堪回首的过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周。你就别惦记人家李队了,人家李队可是景美女的男朋友,你不知道?”

    这时,一个年轻警察走了过来,看李林时,有些嫉妒,有些羡慕,他也想不明白,警队里从来不乏青年才俊,可也没见景寒和谁一起去赏月,倒是这个李林,他竟然能和景寒出去赏月,最最最主要的,还是景寒主动的。

    “去你的,谁说我惦记李队了。”女警脸蛋愈发的红润了,失落的喃喃道:“那景美女真是太幸运了……”

    听着两人的话,李林也是一阵无奈,真是人言可畏啊,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了景寒的男朋友了……

    抻面下锅,两三分钟后出锅,一碗香喷喷的拉面就算做好了,端着拉面,李林就向景寒现居住的临时宿舍走去,来到门口,他轻轻的敲了敲门。

    没让李林久等,过了一会景寒就把房门打开了,看着李林端着一碗面站在门口,她稍稍诧异。

    “有事吗?”

    “你一天没吃饭了,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了一碗面。”

    看着景寒脸蛋冰寒,李林努力的挤出一些笑容,硬着头皮道。

    “我不饿。”

    景寒扫了李林一眼,脸蛋寒霜更甚,在她心里,最讨厌的就是主动上来讨好的男人,因为,潜意识里,她认为,这种男人多数都是华而不实,花言巧语,根本不可信!

    言毕,景寒便准备关上房门。

    结果,没等她关上,李林便是上前一步,啪的一声,手掌便是按在了门板上,任景寒如何用力,他也没松开的意思。

    “你……”景寒一愣,双目冰冷,“我不吃”

    “说实话,以你对我的这种恶劣态度,你不吃,我会很开心,因为这样会让我有种报复的快感。”李林冷冷的看着景寒。

    “但是,我知道你是病人,无论出于什么角度,我觉得我应该把你从深渊里拉出来,不能让你进一步堕落下去!”

    闻言,景寒就是一声冷笑,“你帮我?你为什么帮我?无论出于什么角度?还有,我为什么要你帮我?请你不要来烦我!”说着时,景寒捋了捋长发,整理着胸口,能看出来,她应该是刚刚脱掉外衣,准备换上另外一身,烟色的低胸内衣,在昏暗的灯光下若隐若现。

    饶是一直自喻为正人君子的李林,在大义凛然劝解着她时,也是没能管住自己的眼睛,悄悄的看上那么一眼,两眼,好几眼。

    当然,这情景落在景寒的眼里,更是让他对李林讨厌了几分,在她的世界里,对男人也更厌恶了。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有病!”李林的声调也是大了起来。

    虽然他已经努力在克制自己,但还是很快就引来了注意,此时,长廊的房间里,有几个不怕事的已经把脑袋探了出来。

    “天啊。李队这是要干什么?”

    “莫非要霸王硬上弓……”一个人嘴角抽动着,“要不要去帮帮景美女呢……”

    “看来李队要完蛋了……”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但他们都乐此不彼的趴在门口,不管结果怎么样,有热闹不看王八蛋!

    果然,听到长廊里窃窃私语,景寒脸蛋就更难看了,她冰冷的注视着李林,“让开。别让我在看到你!”说着,她就上前一步,干脆就去推了李林一把。

    “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看着这个头发蓬松,衣着凌乱的女人,李林也懒得和她废话了,她原本应该过的很好,光彩照人,引来无数人注意,成为所有人的焦点,应该像个女王一样活着,却被该死的厌男症缠上了身,正如李林所说,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个女人从深渊里拉出来。

    “难道,真的要霸王硬上弓……”

    “天啊。我没看错吧,李队他……”

    长廊里的人都傻了,蔡振勇坐在屋子里却露出了一些笑容,随后他脸色一变就大喝道:“手里的事儿都办完了?闲的没事了?”

    果然,听完蔡振勇的话,走廊里的脑袋就一个个的都收了回去,但回到房间,无论男女,就开始八卦起来,不少人就把李林和景寒拧在了一起,从第一次极乐洗浴中心开始,在到地标大厦,在到商业银行,现在两人仿佛走的越来越近。

    “你们说,李队有没有希望?”

    “那当然,你看过景大美女和谁赏过月?她对谁笑过?”一个年轻警官羡慕道:“要是景大美女能对着我笑一笑该多好,唉,恐怕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可是。这个李林又何德何能啊,能让景大美女陪他赏月……”

    “屁。昨天我听的很清楚,是景大美女邀请的李队!”

    屋子里几个人越说越觉得震撼,毕竟,那个女人从来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虽为同事,也相处了多年,可是,她何时笑过啊……

    “你想干什么?出去!”

    一看李林强行进屋,景寒就尖叫了起来,也有点儿惊慌,眼前这个家伙好像怒了。

    砰!

    进入房间,李林便是将一碗面砸在了小桌子上,随后猛地转过头,厉声道:“你自己的情况难道不清楚吗?厌男症!你自己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放弃自己,难道你觉得这么放纵下去真的会好起来?你对男人不感兴趣,没问题,但你知不知道,在这样下去,就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一边说,李林的声音也就越大,最会甚至咆哮出声。

    “那是我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不喜欢男人又和你有什么关系?”景寒尖叫出声了,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纤细的手指抓着秀发,几近抓狂。

    “你不是不喜欢男人,你是害怕,因为你害怕再次被男人伤害,所以,你干脆封闭了自己,从此不再和男人有任何瓜葛。但你这样自暴自弃,最后受伤的只能是你自己!“李林话语激动,完全不顾景寒现在的状况,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激怒了景寒,让她打开心扉。

    因为,如果让她彻底封闭了心,那么,就算自己有在高的医术也是于事无补,更重要的是,李林这么做也是有目的的,如果一个患者对医生失去了信心,她就会选择放弃治疗,独自去面对病魔,或者是甘愿让病魔在心中发酵,也不愿意讲出来!

    确实,在景寒的心中,她觉着她的病已经没得治了,更不愿意去接受治疗,反正治不好,又何必自取其丑。

    被李林这一番呵斥,景寒呆住了,她知道自己的情况,也知道自己因为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真的要和一个不相干的人,说出自己过去的往事,让他笑?让他孜孜不倦的听着自己的过去?

    这种事,景寒是做不出来的,她宁愿去死,也不愿意提起过去。

    “作为一个医生,我觉得你的病并不是无药可治,问题全都在你的心里,或许,你把过去的不快全都讲出来,会变的快乐很多!”李林声音稍稍的柔了下来。

    刚柔并济,是治疗心理疾病最好的选择,一味强攻反而让患者起到戒心到时会适得其反。

    “我……”景寒注视着李林,久久,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双眸已经泛起了泪花,有些呆滞,仿佛在回忆着过去。

    看着景寒,李林不想上前去拥住她,因为,前边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她放下戒心,从而把心里那道伤痕诉说出来,如果这时候抱住她,她会反抗,会觉得自己是有意而为。

    “说吧。我愿意做你的听众,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且,我不会嘲笑你!”李林深吸了口气,就抽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他也挺佩服自己的,这记性简直过目不忘,这心理学上的知识还是他前一晚在王俊那几本书上看来的,虽然现学现卖但也不觉得生疏。

    “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吧?”李林试探着问道。

    接下来让李林惊喜的事儿就发生了,景寒默默点了点头,道:“他很不错,风度翩翩,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了他迷醉,他谦逊有礼,他很温柔,他懂得如何哄女人开心……”

    李林默默点头,然后深吸了口气,道:“你也是个女人,既然他如此优秀,你喜欢他也正常,可是,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他伤了你?”

    景寒默默点头,随后她就自嘲的笑了笑,道:“或许是因为我不够优秀,又或许是我奢求的太多,也可能是我太贱吧……”

    “回答我的问题。”李林沉声道。

    被李林灼灼目光盯着,景寒黛眉轻锁,但也没发作,两行眼泪顺着眼角花落了下来,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个让她伤心的过去,那个让她狼狈而遍体鳞伤的过去。

    “作为一个医生。只有知道患者的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才有可能彻底治愈,既然你愿意说,证明你愿意治疗,还没彻底放弃自己,这是个好的现象。”李林又在一边儿强调道。

    “我从不否认我喜欢她,因为他是一个让任何女人迷醉的男人,可是,当我全心全意去经营我们的爱情时,我却发现,他喜欢的人并不是我……”景寒喃喃自语,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看着让人心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