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身后的眼睛
    -------------------------

    “可是。他分明就是个土鳖,是个农民工,根本就配不上你!”魏成俊嘶吼着:“你说,他哪里比我好?我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还是个海龟,长相跟不比他差!”

    “他哪里都不好。可是呢,我就是喜欢他,亲爱的,抱我进屋去,床都铺好了……”蔡文雅咯咯一笑,根本就不在理会魏成俊了,干脆搂着李林的脖子,在他的胸口上画起了小圈圈。

    仿佛一个陷入爱情里,无法自拔的女孩一样,甜蜜的要死要死的。

    “行啊。咱好好亲热亲热……”

    李林装出一副流氓的样子,就一个公主抱把蔡文雅抱了起来,走到魏成俊身边时,他就笑了笑道:“赶紧走开,别耽误老子好事……”

    “……”

    看着两人进去,魏成俊傻了,刚要说话,就听到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而屋子里也传来了嬉笑的声音……

    “马勒戈壁。两个贱人,你们给我等着!”

    魏成俊脸色冰寒,手里的鲜花干脆摔在了地上,跺了跺脚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在门板的另外一边儿,两个人的动作就太暧昧了,当然了,两人都没发现,蔡文雅弯着腰,撅着丰润的翘臀,趴在门眼上向外看着,而李林则站在她身后,下巴颏搭在蔡文雅的香肩上,也是想外看着。

    这似乎让人想起了某种动作,少儿不宜……

    “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通过门眼看到魏成俊离开,蔡文雅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的,胸前两团大白兔颤动不已。饶是一直自喻为正人君子的李林,站在她的身后,看到如此景物时,也是忍不住多看一看、两眼、好几眼……

    “是挺好笑的。”

    “可是,你不觉得什么东西顶到我了么……”

    “啊……”

    李林吓了一跳,赶紧挪开身体,“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他就双手合十,对着窗外喃喃自语道:“师父在上,弟子李林不是故意的,请您原谅……”

    “你就是故意的。”

    “不是!”

    “你是!”

    “……”

    被这个女人眼巴巴的盯着,李林感觉实在太难过了,他顿了顿,道:“那就算你拿我当挡箭牌的报酬吧。”

    “这个报酬怕是你吃不下吧。”

    蔡文雅色眯眯的看着李林,突然,她就伸出修长的手臂,用精致修长的手指勾起了李林的下巴,正视着他,道:“说吧。刚才你用那么大力干什么?”

    “这……”

    “你喜欢我……”

    “喜欢你?”李林连连摇头。

    “你有!”

    蔡文雅眼睛里闪过一抹皎洁,“你在说谎,你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你自己,你喜欢我但你不敢承认。”

    “……”

    李林真的是无语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她竟然还会看别人的眼睛……

    “咯咯……”蔡文雅又是咯咯的笑了笑,就道:“不过,你放心,姐姐我呢,喜欢的不是你这种如臭味干的小子,我喜欢那种沉稳,文质彬彬的成熟男,看到那个家伙了没,他调查过我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所以才穿成那个样子的……”

    “那太好了……”李林暗暗的松了口气,心里却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失落。

    “行了。你先坐一会。我去换一身衣服,一会姐姐带你出去玩。”

    蔡文雅说了一声,不等李林搭话,她已经进了卧室去换衣服了,虽然李林有想法去看看,但这时候也没底气了,他真的是怕了这个女人,她和林敏比,简直可怕了不止一万倍!

    蔡文雅居住的房子并不大,装修的也不是很豪华,至少,在屋子里没看到什么值钱的摆设,可以说,房间里非常的简洁,根本就没对于的东西。

    “真是个奇特的女人。”

    自言自语了两句,李林就在屋子里看了起来,很快,墙壁上的那些照片就引起了他的注意,照片大概有十几张,有读大学时的照片,还有读博士时的照片,看着照片上那张青涩的面孔,李林就无奈的耸了耸肩,一个青涩的女博士,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在往后看,李林就发现蔡文雅一点点的变了,她开始学着摆出一些动作,特别是那双眼睛,和先前的青涩已经变了味,勾人,妩媚,让人心动……

    又是翻了几张照片后,就当李林自认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些了解时,他刚一回头就惊呆了,眼睛也直了,和他面对面的墙壁上,蔡文雅的一张大胆写真印满了墙壁,她全身上下只穿着两件衣服,而那两件衣服又是小的可怕。

    她坐在椅子上,一条腿搭着另外一条腿,精致的脚背上挂着一双镶钻亮银色的高跟鞋,在她的指缝中间夹着一个红酒杯,她的眼神儿迷离动人……

    开始时,李林还觉得刺激,但看了一会儿他就觉得,这个写真做的真的很有水平,极具艺术感,特别是胸前,即不显得很大,也不是很小,而且,有一缕很强的光线恰好让那里便的若隐若现,却能引起别人无限遐想。

    “怎么样?不错吧?”

    就在李林看的津津有味时,蔡文雅换完衣服走了出来。

    “嗯。很有艺术感!”李林捏着下巴颏,细细的品味着。

    “在巴黎时照的!”

    蔡文雅轻轻一笑,又恢复到正经的模样,道:“喜欢?可以送你!”

    “还是算了吧。”李林摇头道:“我不喜欢夺人所爱。”

    说着时,李林才看向蔡文雅,她戴上了一个鸭舌帽,秀发从鸭舌帽下边延伸出来,上半身是一件白色的束身体恤,下半身也是一件紧身一步裙,脚上穿着一双火红色的高跟鞋,露出几根精致的脚趾,这一身装扮看上很普通,但穿在她身上却完全变了味道,完美的曲线展露的淋漓尽致……

    “我没有车。”

    来到楼下,李林指了指自己那辆借来的破摩托,尴尬的说道:“要不,咱们叫个的士……”

    “摩托车不是很好?”笑了笑,蔡文雅就拉着李林的手,“走啦。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今天,你又帮了我一次,我应该好好补偿你一下!”

    “这……”李林一阵无语,“好吧,不过,这一路可能会引来很多关注!”

    “被关注不是很好?总比无人问津强吧?”

    “……”

    虽然无语,但李林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现在他就想着,这个女人要怎么补偿自己了,她到底要对自己做什么……

    去开房?

    李林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大,刚刚屋子里就很不错,要是这样,自己可能已经被正法了!

    想来想去,李林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也就不再想了,熟练的启动摩托车,等蔡文雅骑上来,摩托车缓缓的向外驶去。

    “天啊。我没看错吧,那个不是七号楼的蔡大美女么,带着她那个小子是谁啊?”

    “难道是她男朋友?”

    “胡扯,蔡大美女何等的身份,怎么会坐摩托车,没看到吗?保时捷还在楼下放着呢,还有那个小子,长得一点儿都不帅,蔡大美女怎么会看得上他!”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或许人家蔡大美女就爱这一口也说不定呢……”

    “靠。那真是好白菜让猪拱了。”

    两个烧锅炉的小哥看着两人离开,就忍不住议论了起来,眼睛里满是艳羡,嫉妒,对他们来说,蔡文雅就像是天穹上最耀眼的星辰,可远观而不可靠近,有的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点他们也不愿意离开,会在锅炉室等上半个小时,直到看到蔡文雅回来,看一看,她今天穿的什么衣服,她穿的丝袜是什么颜色的,即便这样,他们也是乐此不彼的坚持着,从未间断过。

    甚至,蔡文雅的上班时间,哪天加班,哪天提前回来他们都摸的很清楚,当然,他们也不是什么都捞不到,有的时候,蔡文雅驱车回来时,偶尔也会对他们轻轻的笑一笑,即便只是一个眼神儿,也够他们美上三天三夜的了。

    在这个小区里,提起蔡文雅的名字或许没人知道,但说起蔡大美人那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曾经那个保安,就因为多看了蔡文雅那么两眼,不但工作丢了,还被小区里的两个暗恋者揍了一顿……

    “唉。还是别看了。我觉着,我们能每天看到她就应该知足了,烧锅炉吧!”年轻锅炉工说着,又往大铁炉里添了两铁锹煤球,他心里暗暗想着,什么时候能让蔡大美人坐上自己的自行车……

    当李林和蔡文雅离开,在七号楼的一个角落里,一辆烟色的越野车缓缓的开了出来,车上坐着两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林达。

    “达哥。想不到那两个贱人真的勾搭到一起了,怎么办?弄不弄他们?”开车的司机冷笑道。

    “那个婊子给我留下,就算老子得不到她的心,也要得到她的人,那个小子,哼,我有的是办法弄他,很能打是么?”林达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这不是旧社会,要动脑子,打打杀杀是没用的,拳脚解决不了问题!”

    坐在林达身边的年轻人给林达竖起了大拇指,“达哥。威武!”

    “滚远点闪着去。少给我戴高帽。”

    林达瞪了那年轻人一眼,在一个长条木盒里抽出一根雪茄,优哉游哉的抽了起来,“我就不信,我林达斗不过一个小瘪三,给老张上点炮,今晚我请他吃饭,听说,他和这小子也有仇呢……”

    “嘿嘿。有老张帮忙,这小子肯定完蛋了。”年轻人嘿嘿一笑,“达哥,送多少?”

    林达眯了眯眼睛,也不做声,就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一百万?”

    啪!

    林达一巴掌就抽在了那年轻人的后脑勺子上,大骂道:“你他妈猪脑子啊?一百万人家能给你办实事,还有这么大的事,一百万他能干?”

    年轻人恍然大悟,然后就嘿嘿怪笑,“达哥。那小弟就先恭喜了啊,玩死那个贱人……”

    啪……

    年轻人的话没说完就又是挨了个大嘴巴子,林达眼睛一瞪:“妈的,说谁是贱人呢?”

    “是嫂子,嫂子……”

    原本还想在抽年轻人一个大嘴巴子,但这下林达就克制住了,眯了眯眼睛,雪茄从嘴里抽了出来,直接捻在了年轻人的大腿上,“给我安排的利索一点儿,谁要是出了差错,别怪我林达不顾兄弟情分。”

    “要是事办成了。一人一百万。”

    “谢谢达哥。”

    年轻人激动的就有点不行了,“达哥你就放心,躺在床上等着吧,保准给你弄到手……”

    看着悬崖峭壁上的过山车,在看看如同钢铁巨兽的摩天轮,再看看那些玩的特别开心的小孩子,李林的心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