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诬陷
    不管是谁,他都清楚,这事肯定是难办了,不然唐星也不敢放下如此狠话!

    “老弟。是不是我那减肥药好了?不用你送,我叫人去取。”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张远山就笑呵呵的问了起来。

    “减肥药还没好……”李林苦笑道:“张总,我出了点事,被人诬陷了。”

    “什么??”

    电话那边,张远山一听李林说出了事儿,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沉声道:“兄弟,你先别慌,你现在人在哪里?”

    李林苦笑,当下就把大致的情况说了一下。

    “行行。你先别慌。我去找老林他们商量,到了公安局,不该说的不要说!”

    应了一声,李林就把电话挂断了,然后就看了眼唐星,冷笑道:“我跟你们走!”

    “这就对了嘛。”

    唐星也是冷笑,心里得意的不行,清河畔的事这小子可是出尽了风头,而他自己却吃满了苦头,破了案全队都得到了嘉奖,而他却遭到了处分,一奖一罚,同样卖力去破案,自己却捞个费力不讨好,蔡振勇和李林却大出风头。这样的结果让他难以承受。

    前两天蔡振勇在执行任务时负了重伤,直到现在生死未卜,他已经暗暗的高兴了一把,现在李林马上也要蹲进局子,他想不高兴也难啊。

    “带走带走。”

    对着几个年轻警察喊了两声,唐星就坐在了最前边的那辆警车上,两辆警车穿过闹市,飞快的向警局开去。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警车便是进了公安局的大院,看着威严神圣的灰色大楼,李林冷笑了一声,一口口水便是吐在了地上。

    “小子。你干什么?”年轻警官大声道。

    “吐口水不行吗?”

    鄙夷扫了一眼年轻警察,李林就向大楼里走了进去。

    哐当……

    审讯室的门关闭,李林就再次被关了进去,坐在那张熟悉的椅子上,李林也是苦笑不已。

    没让他久等,唐星就带着两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他看了李林一眼,笑眯眯的道:“李队。哦不,李林。没想到啊,咱们又见面了,你说这个世界就这么巧……”

    “你很开心?”注视着唐星,李林笑眯眯的问道。

    没想到李林会这么问,唐星就摊了摊手,道:“怎么会,前段时间咱们还是好队友,不过呢,能和李队再见面,开心倒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说罢,唐星就恢复正色,问道:“李林。我问你。三天前你有没有来过县城?”

    李林想了想,三天前确实来过县城,和蔡文雅玩了差不多一整天,当下就点头道:“来过!”

    “嗯。那我在问你,三天前也就是二十三号晚间七点,你在什么地方?”

    唐星冷声质问,敲打着手指,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心里想着,小子这次你完了!

    “七点?”

    李林皱了皱眉,看了眼唐星。

    “问你话呢,难道你忘了?”唐星冷哼了一声,一点儿也不友好!

    “我在县城,哦,对了,应该是回平安村的路上,怎么了?”李林皱了皱眉。不解的看着唐星。

    “有没有经过石桌子村?”唐星再次问道。

    “路过!”李林如实回答。

    “嗯,那就对了。”

    唐星说着,就对站在身后的警察点了点头,那警察就拿了一张照片出来,是在监控录像上截下来的照片,照片上就是丁婆子家的摩托车,而此时,他正在小房子后边撒尿方便。

    “这个是不是你?”唐星指了指照片问道。

    “是我,怎么了?”李林疑惑的问道。

    唐星冷笑一声,然后身边的警察就又拿出来一张照片,在照片上,一个身着烟色裙子,长相艳丽的年轻女子,她神色萎靡,双目红肿。

    看着照片上的女子,李林的眼睛就眯了起来,联想着唐星刚刚说的强奸,这两件事好像也就有了联系,深吸了口气,就点头道:“我在石桌子村经过,当时遇到了这个女人,她好像喝多了,我就去扶了她一把!”

    “哼!”唐星冷哼了一声。“扶了一把?李林,你也真好意思说出口,扶了一把就心生歹意,强奸了人家?”

    “我只是扶了她一把,怎么就成强奸了。”李林紧握着拳头,冷声道。

    “这时候了你还狡辩,我们在她身上发现了一些毛发,在她的指甲缝里还找到了一些皮屑,只要提取你的dna,就知道是不是你干的了!”

    唐星拍案而起,双目眯成一条缝隙,冷冷的盯着李林。道:“现在你要是承认,或许我还能帮忙让你减轻罪行,要是你死不承认,我也帮不了你,咱们只能按程序办事了!”

    “你应该清楚,强奸是什么概念,而且,你这种行为还是特别恶劣的,三年五年应该不是问题!”

    换做别人,被唐星这一番恐吓没准还真的就交代了,而李林不是一般人,最重要的是,他自己清楚干没干,既然是被冤枉的,他自然是不会畏惧的!

    “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为什么要承认?”李林笑眯眯的看着唐星,道:“唐队长,你莫不是要公报私仇,借机诬陷我的吧?”

    啪!

    看着李林笑眯眯的模样,唐星有些不自然,在桌子上猛地一拍,冷哼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实话告诉你,那个女人已经指正你了,说你强奸她,就在那个小房子后边,你进去的时间和出来的时间正巧相仿,再加上毛发,皮屑,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看着唐星怒气冲冲的样子,李林耸了耸肩,“就算如此又如何?我没做就是没做,就算打死我都不会承认的。”

    “你!”

    唐星又是一声冷笑,就指了指墙壁上的几个大字,道:“嘴硬解决不了问题,做了就做了,是条汉子就快点承认,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知不知道?”

    “这我倒是不知道,我只知道,坦白从严,牢底坐穿!”

    李林干脆耸了耸肩,嘴角一翘,就不打算理会唐星了。

    “放屁。”

    “身为警务人员,身居刑警队长,嘴还这么臭,我真的怀疑,你是怎么当上这个队长的,不会是买上去的吧?”李林鄙夷的看了唐星一眼,道:“反正我是什么都没做,如果是她指控我,那就只能说明,她想敲诈我,或者说是想陷害我也说不定!”

    啪啪啪……

    被李林反言相讥,唐星脸色顿时难看至极,猛地在桌子上拍了好几下,“她诬陷你?你倒说说,她为什么诬陷你,李林,你照镜子看看,你哪样值得人家诬陷你?”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诬陷我,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她,她或许会告诉你也说不定!照镜子就算了,我这个人不喜欢照镜子!”

    “好好好。嘴硬是吧。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唐星连说了三声好,就对旁边两人使了个眼色,他就出了审讯室,刚出审讯室,他就拿出了电话,“张局。这小子嘴硬的很啊,说什么也不肯承认,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唐队长。你怎么搞的嘛。不就一个农村小子,证据确凿,还搞不定他?告诉你吧,老蔡那边来新消息了,怕是熬不过去了,难道你就不想在进一步?”电话那边,中年男人声音低沉,有些沙哑。

    “那个老东西要不行了?”

    得知蔡振勇要不行了,唐星就是一喜,赶忙道:“张局,您放心,就算用棍子撬,我也撬开这小子的嘴,你就等好的吧!”

    “嗯。这就好。不怕他不说。这里是公安局。你是刑警副队长,老蔡不在,该怎么办你说了算知道了不?”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张局。您就等好的吧。不出半个小时,我就搞定他!”唐星保证道。

    “那好。我等着你的消息,事情不要办砸了,还有,事情办成了,也有你一百万分红!”

    在外边又说了几句,唐星就回到了审讯室,看了眼旁边的两个警察,道:“上边对这个案子十分重视,一定要尽快破案。”说罢,他就看向了李林,厉声问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也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愿不愿意好好把握就看你自己了,这事你到底认还是不认?”

    “认什么?”

    李林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自从得到传承,他的感知能力早已是今非昔比,听觉自然要比寻常人强,而且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刚刚唐星和那个张局的对话他已经听到了,心中更是冷笑不已。

    让他想不到的是,想要陷害自己的人竟然是那个张局长,也就是常亮亮的舅舅,而唐星也是和张青同流合污的,不过,他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事,而是蔡振勇怎么了,在电话上他听得很清楚,蔡振勇应该是受伤了,而且还是要命的伤!

    “你说认什么?少给我装聋作哑!”唐星怒道。

    “是么?”

    李林眯了眯眼睛,就喃喃自语道:“唐星。刚才你出去说的话我可是都听见了,咱们曾经好歹也共事过,你这么做不太地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