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我听见了
    “你说什么?”

    唐星一愣,面色骇然。

    “没什么。也不知怎么的,我这个人耳朵特别的灵,总是能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话。”李林耸了耸肩,笑眯眯的道:“唐队长,要是我没猜错,你应该马上就要荣升刑警队的一把手了吧?当了官,还能拿一百万,这样的好事可是不多见啊。”

    “唐队长,你说,我是应该恭喜你呢?还是替你感到悲哀呢?”李林笑眯眯的说道。

    唐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看了眼审讯室,封闭的严严实实的,外边的声音根本就不可能传进来,可是,这小子却听见了,这让他又意外,又震惊。

    “你是怎么知道的?”

    耸了耸肩,李林就笑眯眯的道:“我说了。我这个人耳朵特别好使,唐队长,下次说话时小心点儿,还有,堂堂刑警队的队长竟然能干出如此下三滥的事情,真是妄你穿了这身皮啊。”

    唐星冷笑了一声,就拍了拍桌子,双目阴森,道:“小子,你诈我。这审讯室关闭的严严实实,你怎么可能听得到,告诉你,诬陷警官罪加一等。”

    说着时,唐星的心可谓是惊涛骇浪,后背也是冒出了冷汗。

    “诬陷警官?”李林无奈的摇了摇头,鄙夷的看着唐星冷笑。

    “哼。你他妈还敢骂人,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肯承认了!”

    唐星敲打着桌子,他脸色变的有些可怕,看了眼身后的两个年轻警察,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会儿,我有两句话要和他单独说,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允许进来。”

    “出去时,把审讯室的灯给我关了,监控也给我关了!”

    年轻警察点了点头,跟在唐星身边很久了,他们自然唐星要做什么,笑了笑,道:“唐队。要不我们来吧……”

    “出去!”唐星厉声喝道。

    被唐星呵斥,两个年轻警察灿然,溜溜的走了出去,关闭审讯室的门。

    当灯光关闭,整个审讯室顿时暗了下来,阳光透过窗子顶端的玻璃,映照进来几许光亮,而唐星的脸色也是阴冷的可怕,他冷冷的注视着李林,“李队。现在就剩下咱们两个了,刚刚你真的听到了?”

    “我这个人向来不说谎话。”笑眯眯的看着唐星,李林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一个堂堂刑警队长竟然能干出如此下三滥的事儿,竟然沦落成别人的走狗……”

    随后,李林话锋一转,手指敲打着桌子,“如果我能出去,你就完了!”

    唐星先是一愣,随后就是摊了摊手,怪笑两声道:“是啊。可惜你出不去了。我是下三滥,那又怎么了?你以为能弄得倒我?别痴人说梦了,你认为一个强奸犯说的话会有人相信?”

    “我在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承不承认?”

    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唐星,李林沉吟了片刻,道:“如果我承认,对我有什么好处?”

    听李林这么一说,唐星心中顿时一喜,就道:“我保证你放你出去……最晚四十八小时之内放你出去如何?”

    “真的?”

    “说话算话!”

    看唐星那迫切的模样,终于,李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唐队长。是你脑子有问题,还是我脑子有问题,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用肩膀擦了擦溢出来的眼泪,李林耸了耸肩,道:“还是那句话,没干过的事。我不承认!”

    被李林一顿耍,唐星火冒三丈,脸色也更凶狠了,他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把就向李林的头发抓去,结果,被李林一记重重的头槌直接重重的撞在了他的胸口上,他一个踉跄差点儿没倒在地上。

    “妈的。你还敢袭警!”

    唐星大火,又是一拳向李林的头打来,但是,李林毕竟不是一般人,不会轻易的被他打到,只见李林头轻描淡写的一歪,就躲过了那一拳,随后一脚踢了出去,正中唐星的膝盖,猝不及防下,唐星直接摔了出去,头‘砰’的一声就是撞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放在腰间的手枪猛地抽了出来,枪口正对李林,唐星疯狂的尖叫起来,他就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打也打不过,头脑又无比的清醒,简直太狡猾了。

    “杀了我?”

    李林双目眯成一条缝隙,一枚银针已然悄然的出现在了手指的缝隙中,“如果你敢动我,我保证,你活不过下一秒!”

    又是被李林嘲笑,唐星已经有些疯狂了,手指不断的在扳机上磨蹭着,他不是傻子,也要前后思考,杀了人,事儿肯定就会更大,到时候张青要是兜不住,那自己也就惨了。可是,眼前这个家伙要是还死咬着不承认,还识破了自己的计划,现在根本就回不了头了!

    想到这里,唐星嗖嗖两步上前枪口抵在李林的头上,咆哮道:“你以为我不敢?老子现在就毙了你!”

    就在他准备动手时,突然,放在一边的电话响了起来。

    “小唐啊,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怎么还没搞定?”电话那边,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些不悦!

    “张局。这小子嘴硬的很啊,一时半会怕是搞不定!”

    唐星咬了咬牙,道:“张局。这小子耳朵灵敏的很,刚刚我们的对话让他听到了,现在该怎么办?”

    三楼局长办公室,一个体型稍显肥胖,戴着近视镜,眼睛不大却聚精有神,仿佛一双毒蝎的眼睛那般阴寒,他就是刚刚上任的公安局一把手张青张局长,正优哉游哉品茶时,当听到唐星的话,他先是一顿,随后,手里的杯子突然就放了下来,同时也是站了起来,“唐队长,你怎么搞的?怎么会被他听到?”说罢,张青那双原本就不是很大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隙,寒芒更盛。

    “我也不知道,按理说他不可能听得到啊。”唐星咬了咬牙,凶狠的瞪着李林,就说道:“张局,要我看,咱们一定要想点对策才是,实在不行就……”

    “别急!”

    张青皱了皱眉,唐星的话他自然是明白,但也知道如果那样做意味着什么,一旦弄大了,到时候上边肯定会查下来,到时候麻烦可能会更大,甚至收不了场,但如果,直接给那个农村小子按上一个袭警的大罪,那么,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张局。你放心,我一定做得干净利索,保证出不了任何差错,就算他是朱县长的救命恩人又如何,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强奸良家妇女,袭警,这两个大罪够他喝一壶的!“唐唐星冷笑着说道。

    “那好吧。记着,一定要小心,不能留下任何半点线索,你是刑警队长,应该比我更清楚怎么做。要是出了问题,不但我要完蛋,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又是嘱咐了两句,张青就坐了下来,抖了抖警服袖子,半躺在椅子上优哉游哉的喝起了茶,虽然清楚李林和朱康的关系不一般,但是,犯了法就要接受制裁,在警局这个地方,他最大,犯人归他来管,就算毙了那个小农民,朱康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能把公安局给推了?

    但是,前提必须要证据确凿,朱康来了也只能干瞪眼!

    刚喝了两口茶,他的电话就又一次响了起来,看了眼电话号,张青一双小眼睛就眯了起来,“林总啊。是什么风把您的电话吹来了?”

    “张局长,案子办的怎么样了?那小子抓起来了没有?”电话那边,林达问道。

    “张老哥的办事能力你还用担心?人是抓起来了。”张青笑了笑,眼皮翻了翻就泛起了精光,顿了顿,说道:“林总啊,这事你办的不太地道啊,你口中的小农民可不简简单单是的小农民啊,还是朱县长的救命恩人,和秦正义也是有着一定关系。”

    “这案子说大也大,说小它也小,要是朱县长也插手进来,怕是难办了啊。”

    “和朱县长有关系?”

    林达也是一愣,完全没想到李林和朱县长还有关系,他也是聪明人,沉思了片刻,知道张青是为了钱,而对他自己来说,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算什么问题。

    “张局,你看,我这也没想到啊,给你添了这么大麻烦,我再给你五百万,就算孝敬您老人家了如何?”林达笑着说道。

    “唉,这个……”

    张青故作为难,过了一会儿就叹了口气道:“林总。那这个钱我就收了,上边也要打点,你放心,那小子就算和省长有关系,今天他也跑不了了,林总,就等着好消息吧!”

    “张局长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嘛,那我就等着张局长的好消息了。”电话那边,林达满意的笑了笑,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而这边,张青坐在椅子上也是满面春光,几天前荣升公安局局长,这才几天就收到了一千五百万,去掉给唐星那一百万,他还剩下四百万,已经年过五十的他,想要在官场上在进一步已经很难了,在退休前,弄到一些钱,等退休了,日子也是吃穿不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