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有点为难了
    “老蔡。哪有你这样的,人家李队长救了你的命,你非但没感谢人家,还跟人家要上东西了!”秦旋笑着瞪了蔡振勇一眼。

    “那又怎么了?这小子可是富得流油,不敲诈他点儿,敲诈谁去。”蔡振勇咧嘴一笑,就看向李林,“拿来!”

    看蔡振勇一家人如此快乐,李林也是跟着笑了笑,就在兜里拿出来个小瓷瓶,里边装的是他前段时间配制的金蚕护肤液,这一瓶的价值可不低,成本价就过了十来万。

    不过,十来万对现在的他来说,可以说也是九牛一毛了。

    “婶儿,这个一次用一滴,不能多用,不然就浪费了!”

    李林说着,就把小瓶子给秦旋递了过去,然后也是站了起来,“蔡叔。你安心休养,我要先回去了,村里还有很多事儿等着我去办。”

    “这就走了?”蔡振勇失落的点头,就看向景寒,道:“小景,你也随着这小子一起回去吧。我这边没事儿,局里有什么事儿随时电话通知我!”

    又是叮嘱了两句,李林和景寒就离开了医院,开着小车返程,在路上,虽然话不是很多,但是,李林能感觉到,景寒的心情好像还不错,至少,她会偶尔说那么一两句。

    三个小时以后,天已经渐渐的烟了,县城马路两旁的路灯也是亮了起来,车子驶入地下停车场之后,两人从车上下来。

    这是一栋二层的小洋楼,是几天前,景寒破获跨省抢劫大案时,上边奖励下来的,至今为止,还没人入住,以至于两人进入别墅时,别墅里空荡荡的,不过,屋子里的装修倒是不错,可是,李林一看便是皱起了眉头。

    屋子装修非常的素淡,再加上空间非常的大,如果人多还好,可是,如果长期一个人在家,就算正常人也会弄出毛病来,更别说性格本经冷淡的景寒了,这房子看上去不错,但对景寒来说,绝对不是个好的地方。

    “喝点什么?”景寒换了一套外衣出来,看了李林一眼问道。

    “随便吧,最好来杯热茶。”

    笑了笑,李林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景寒也没多说,一会儿功夫一杯热腾腾的茶就沏好了,端过来,放在了茶几上。

    “现在可以看病了么?”

    等李林喝了几口后,景寒就问了起来,眼神中满是热切之色,甚至有些渴望,那该死的病已经缠了她太久了。

    “随时都可以。不过,你现在穿这身衣服怕是有点不太合适,还是换一件宽松点儿的吧。”

    李林一边品茶,一边说着,这是他喝过最好喝的茶,味道清新,有带着淡淡的苦涩,这和沏茶的人有着决定性的关系,即便是同样的茶叶,同样热度的开水,泡出来的味道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茶如人生,曾有人说过,喝谁泡的茶,就能喝出她的人生,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这是真的,但是仿佛又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不过,对于李林来说,他只是喝,只觉得好喝,并不懂什么人生不人生的。

    “宽松一点的?是裙子么?”景寒顿了顿,问道。

    “最好是吧。大敦,行间,足五里,这三处不太好找,穿牛仔裤肯定不行的!”李林回答道。

    “那你等等。”

    说了一声,景寒就急匆匆的进了卧室,‘砰’的一声房门就关上了,进入房间后,她没去找衣服,而是飞快的打开了手机,赶紧查李林说的三处穴位在什么地方……

    当看到大敦、行间两处穴位时,景寒黛眉稍稍一锁,穴位在第一到第二脚趾的白肉处,也就是,针灸要刺的位置就是那里,而当她看到足五里所在的位置时,俏脸顿时就变了,仿佛要拧出来水来一样。

    “怎么会在这里……”

    为了确定李林不是瞎忽悠,她又在手机上查起了肝经的几处穴位,当看到所在的位置正是这几道穴位时,景寒就有点为难了,前两处穴位还可以,可是,最后一个穴位确实有点不是地方……

    她为难了许久,但一考虑自己的病情,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换衣服了。

    在客厅里,李林等了好一会,景寒才出来,看李林时,俏脸稍稍红了一些,但还是板着脸,道:“好了。我们开始吧。”

    “嗯。”

    点了点头,李林就进了景寒的闺房里,屋子里同样装的冷冷清清的,就连那张大床也是浅灰色的,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房间那样粉粉红红,温馨而迷人。

    “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了!”

    李林说了一句,就把银针夹子从口袋里抽了出来,而景寒也是找了个靠枕放在床头,她半躺在上边,静静的注视着李林,心脏却是怦怦直跳……

    “有没有消毒酒精?”李林问道,视线无意间扫到景寒白皙修长的大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在柜子的急救箱里,左边数,第二个抽屉就是!”景寒说道,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她被李林灼灼的眼神儿看的有些不自在。

    笑了笑,李林就按照景寒说的,很快就找到了急救箱,飞快的给银针消毒之后,然后他就回到了床边,蹲在景寒的小腿边儿,然后伸手去触摸她的纤细如金莲一般的小脚。

    “你干什么?放开我。”突然被李林抓住了脚,景寒顿时尖叫出声,脸色冰寒,想从李林的手里把脚丫抽出去。

    她真的太生气了,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鲁莽。

    “大敦、行间、两处穴位就在脚上,我想刚刚你应该也查过了,应该清楚,我并没有骗你!”李林笑眯眯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

    被李林识破之后,景寒脸色就更有点不自在了,她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道:“那你继续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景寒还是下意识的往回抽了抽脚,那从来没被任何男人碰触过的地方,就任由他在手里把玩?这让她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我是医生,对于一个医生来说,没有男女性别之分,而且,医院里也不是没出现过妇科男医生,所以说,病不避医,你有学识,这个应该比我更清楚。”李林笑了笑,又一次说出了骗死人不偿命的说辞。

    而手里却把玩的不亦乐乎,她的脚不是很大,稍稍有些肉感,抓在手里软软的,但又不是很肥,如果严格划分,景寒的这双脚,应该算是极品美足。

    这样的脚。应该算得上是万中无一的了。

    “可以开始了吗?”

    被一个小了自己几岁的小男人抓着脚揉来揉去,景寒心脏怦怦直跳,脸蛋有些红了起来。

    “啊……可以了,我刚刚疏散了一下经络,对接下来的治疗有好处。”

    尴尬的笑了笑,李林默念清心诀,当心思平复下来,他就取出来一枚两寸长的银针,轻轻的向着行间穴位刺去,很轻,很准,没有一丝疼痛。

    而且,这时他的目光十分清澈,没有半点邪念,就连被号称冰山女神的景寒,在心底对李林也是有了另外一种看法,他真的是个流氓?

    如果是流氓的话,他这时候大可以动手了,可是,他的眼睛却那样的清澈,而且,他的手指真的太漂亮了,简直让一般女性见了都会惭愧……

    飞速的下针,飞速的收针,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分钟,行间和大敦两处穴位已经针灸完了,趁着景寒不注意时,李林悄然的向银针内注入了一道灵气,而景寒的身体也是随着轻轻一颤……

    “好了,我们针下一个穴位,足五里!”

    收回银针,取了一枚三寸银针,李林就把景寒的裙子往上稍稍的推了推,足五里在大腿内侧,气冲直下三寸,大腿的根部,耻骨结节的下方,长收肌的外缘……

    也就是,景寒必须岔开大腿才能刺到那个穴位。

    刚刚在手机上查过足五里的位置,开始时景寒也很犹豫,但一想自己的病,她就硬着头皮做了决定,可是,来到了真章,马上就要下针治疗了,她却怎么也分不开腿了。

    这时,她才真正的犹豫了起来,就这样分开腿给他看,即便是医患关系,仿佛也是剪不断理还乱,因为,而且,当他看到自己那里时,脑海中肯定会留下深刻的记忆。

    一想到自己的‘私’处,被一个男人牢牢的记在脑海中,景寒的脸都快拧出水来了,如果他是那种猥琐男,每天用记忆里的景象做一些无耻下贱的事儿,就更恶心了。

    看着景寒呆若木鸡,面如秋水一般坐在那儿,李林很清楚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些什么,确实,这对她来说实在太难了,不过,这时候就需要自己帮她一把了,不然,她永远都迈不出来。

    “前两个穴位都刺过了,如果足五里不用针的话,怕是之前的努力就全都浪费了,而且,这个足五里才是最重要的。”李林静静的注视着景寒,双目清澈,没有半点儿邪恶的想法。

    “那你能不能不看……”景寒紧咬着贝齿,很挣扎的问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