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我们懂得
    当学到这套针法的时候,李林也是觉得这套针法特别的文艺,无论是一招一式都透露着文艺气息,而且,他隐隐的觉得,创造这套针法的人应该是个女人。

    收住心神,李林便开始下针了,银针轻飘飘的落下,正如飞翔在天空的大雁,刺下去时,缓而绵,但是针落下去的下一刻,李林就飞速的提针,正如大雁极速起飞时的样子。

    下针,收针,不用的速度,不同的力度,但是在他手里却显得游刃有余,一连串动作下来显得浑然天成。

    “好了。把裙子拉下来吧。”

    “可以了?”景寒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对。今天就这样了,还要继续针灸,至少要两个疗程才能见到效果!”

    “两个疗程……”景寒脸蛋又是一红,有种想死的冲动,但是一想,李林倒也并非是那种流氓之辈,虽然难堪了一点儿,但能治好病比什么都重要。

    针灸结束,李林也是长舒了口气,针灸虽然不难,但给这个女人看病难,来到客厅他又坐了下来,思量着这深更半夜的是留在这里住下,还是回到村子。

    就在他举棋不定时,房门突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紧接着,房门便是被打开了,一对中年夫妇,从他们的长相上,李林一眼就能断定,这两人应该和景寒有关系,特别是那个中年妇女,和景寒很像很像。

    他们就是景寒的父母,景贺年和林慧慧。

    “这个臭丫头,回来了也不知道吱声,手机还关机!”林慧慧笑骂道。

    “她就那性格了。真是愁人。”景贺年也是苦笑,对于自己的女儿,他这个当父亲的是更难。

    女儿大了,很多话他这个当父亲的就不能深说了,谈起来也是困难的很。

    “寒寒……”

    换上一双拖鞋,林慧慧就喊了一声,目光也向着屋子里望去,这一看她就是愣住了,在她眼前,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长相略有些英俊的年轻人正对着她微笑……

    看到李林,景贺年也是一愣,随后和林慧慧对视一眼,两人先是有些吃惊,随后,两人的眼睛里就都散出了喜色,自己那个冷若冰山的姑娘竟然带了一个年轻男人回家过夜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叔叔。阿姨。你们好。”李林笑了笑道:“我是景警官的朋友,李林。”

    “你好你好。”林慧慧微微笑了笑,然后就指了指沙发,道:“快坐吧。我们来的突然,没打扰你们吧……”

    “坐坐。”景贺年也是指了指沙发,然后就向卧室望去,恰好看到景寒穿着裙子出来,而且穿的还是那种特别宽松的,不用想,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看到景贺年和林慧慧,景寒就是一愣,随后在看向李林,突然觉得有点不大对劲,赶紧道:“他是我单位的同事,来给我看病的。”那意思很明显,你们可别多想。

    “看病的?”

    景贺年和林慧慧都是有些惊讶,随后就笑了笑,露出一副我们懂得的笑容,这时,景贺年就坐在了李林身边儿,“小伙子,你多大了?和寒寒认识多久了?”

    算了算第一次和景寒在洗浴中心相遇,到现在应该也有三个多月了,李林笑了笑,说道:“应该有三个月了。”

    “啥?才三个月……”

    景贺年吓了一跳,不由就多看了李林那么一两眼,心里想着,这速度也太快了,三个月都开始同居了。

    这一下,他就开始看李林的长相了,虽然不是帅的没人样儿,但也算是个小帅哥,长相倒是能说得过去了,现在他更想知道的是李林的品行怎么样,做什么工作的,还有,家庭环境怎么样……

    “小伙子。你是寒寒的同事?我也经常去公安局,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呢?”景贺年开始刨根问底了。为了女儿的婚姻,当父亲的必须严格把关。

    被景贺年和林慧慧直勾勾的盯着,李林一阵发懵,也不敢说谎,只好实话实说,“叔叔,阿姨,其实我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警察,就是个临时的,我就是个农民,在农村开了一家小工厂……”

    “农民?”

    景贺年愣了愣,有些惊讶,不过,仔细想来,农民倒也是没什么,只要女儿喜欢,管他是干什么的,“农民好啊,老实肯干,还善良……”

    “李林,景寒……”林慧慧在一边默默念叨着,然后就笑着点了点头,名字也挺搭配的,身高长相也不错。

    改天应该去一下佛山寺,找法师给算算,这两个人能不能长久。

    “小伙子。你今年多大了?”林慧慧问道。

    “二十。”李林如实回答。

    “二十?”

    林慧慧默默的点头,然后就喃喃自语,道:“差了四五岁,不过也没什么……”

    看着两人把李林夹在中间问来问去的,景寒自然明白她这爹娘要做什么,脸蛋就冷了下来,“爸妈。你们还有完没完了,问来问去的。”

    见景寒脸蛋冰冷,景贺年和林慧慧就对视一眼,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寒寒。你也岁数不小了,自己把握机会,我看李林这小伙子就不错……”

    “是啊。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晚上别冻着。”景贺年笑呵呵看着李林,道:“小伙子,我这闺女不错,就是脾气差了一点儿,以后你可是要多多担待一些啊。还有,寒寒你对人家李林也好一点,争取早日有个好消息……”

    李林不是傻子,他自然是能看出这对极品夫妇的意思,就尴尬道:“叔叔。阿姨,我看你们真的是误会了,我就是来给景警官看病的,我们没别的关系。”

    “看病?”

    景贺年和林慧慧又是对视一眼,“农民还会看病?看病不应该去医院么……”

    “行了,别解释了。阿姨是过来人,都明白。”

    林慧慧笑了笑,就道:“老景,你去给小李收拾收拾房间,对了,一会儿下去给他买洗漱用品……”

    “你们够了没有……”

    终于,景寒忍不住了,心中的火苗又是烧了起来。

    “够了够了。我们这就走,不耽误你们。”

    说着,景贺年就拉着林慧慧走了出去,两人脸上都露出了笑意,压在心头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毕竟,姑娘已经这么大了,而且,她还讨厌男人,现在倒好,直接生米变熟饭了。

    现在,两人都开始琢磨着什么时候有外孙了。

    “哈哈哈哈……”

    等景贺年和林慧慧一走,坐在沙发上的李林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开明,又善解人意的父母,竟然这么急着把自家的闺女嫁人……

    “你笑什么?”景寒脸蛋冰冷,无数把冰刀又一次向李林飞射而来。

    “没什么没什么……”

    说着,李林还是忍不住又笑了两声,然后恢复正色,很严肃的道:“刚刚针灸完,你不能动火,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你……”

    现在景寒真的有种想杀人的冲动,索性就不在搭理李林了,直接回到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

    笑了笑,李林就大声道:“三天后我再来给你针灸,我先走了!”说罢,李林就离开了别墅。

    他刚走没一会儿,景寒的房门就再一次打开,注视着空荡荡的房间,景寒黛眉皱了皱,就坐在了沙发上,脸蛋上没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离开别墅之后,李林的心情无比的惬意,迎着夜晚的微风向药材市场走去,几天前被抓,丁婆子家的摩托车就丢在了药材市场,原本以为摩托车肯定丢了,等过去时,就看到摩托车还原封不动的在那儿放着。

    骑上摩托车,李林决定连夜返回平安村,每隔三天给景寒针灸一次,这三天留在县城也没什么太大意思,倒是村里还有很多事儿等着去处理。

    想着这一次出来,虽然没收获太多东西,但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伴着一声轰鸣,摩托车启动,沿着县城的公路飞速驶入前往村里的公路,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平安村的面貌就已经映入了眼帘,经过三个月的修整,平安村早已是焕然一新,可以说是附近十里八村最为富裕的村落了,不过,即便如此,村里还少很多东西,交通就是一个大事,有了公路没有车也是枉然的。另外,通讯设施,网络应该都弄进村去。

    如果网络进村,不但方便,还能促进发展。

    想到这里,他大致的就有了想法,应该找个专门做网络工程的,钱是小事,有几百万也是足够了!

    一边想着摩托车便是进了村子,刚到村口,李林就遇到了王东,一见到李林,王东急忙上前和李林打起了招呼,说什么也要让他进屋坐一会儿。

    “林子。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昨天我还去别墅找你,你婶儿包饺子,让你来吃呢。”王东笑着说道。

    “去市里了,刚回来。”

    李林笑了笑,把摩托车停在门口,就跟着王东进了屋子,有了两万块,王东已经把外边欠的钱都还上了,现在手头也算宽裕了一点儿,供王九九上学是没什么问题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