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什么他妈破马桶
    景寒虽然冰冷,但不能否认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星梦手镯戴在手上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不平凡了。

    她看了李林一眼,想要笑笑,却有些不太自然,毕竟这么多年都没笑过了。“谢谢你!”

    “举手之劳而已。这个手镯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摘下来。”说着,李林就站了起来,道:“针灸完了。我就不久留了,要回到村子去。”

    景寒点了点头,看着李林走出去,等李林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才艰难的道:“天色晚了,要不就留下来吧,房间我已经给你收拾好了……”说着时,景寒轻咬着嘴唇,很是不自然。

    李林一怔,心中惊喜不已,经过两次针灸,景寒的病情似乎有了一些好转,这就是最好的现象,他微微的笑了笑道:“村里真的有事等着我回去。三天后我再来,手镯不要摘下来。”

    说罢,李林就转身离开了,他很清楚,暂时不能和这个女人过多纠缠,要让她自己慢慢的恢复过来才是。

    “那你慢点儿。”

    “没事儿。”

    应了一声,李林直接下楼了,来到楼下启动摩托车飞一般的离开了,站在阳台上,注视着如风一般离开的少年,景寒的脸蛋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容,他虽然不是特别英俊,虽然有时候还有点儿让人讨厌,但是,每一次遇到他,都会让人很轻松。

    甚至,景寒自己都没想到,她为什么要留这个小男人住下,还给他收拾了房间……

    摩托车穿梭在县城的公路上,风打在李林的脸上,英俊而潇洒,不过,毕竟他骑得是摩托车,即便有一些英俊,也很难引起别人的注意。

    回平安村的公路宽阔无比,空寂无人,摩托车拼命的咆哮着,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李林就回到了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他想后院的别墅里走去,此时,别墅里欢声一片,宁丰一家人正在讨论着上厕所的问题。

    对于那个马桶,老爷子除了讨厌还是讨厌,在家里都习惯了,每次坐上去时都让他十分的不舒服,浓浓的便意也就没了。

    “娘的。这什么破别墅。上个厕所也这么麻烦。真是见了鬼了。”看着卫生间的马桶,宁丰一脸的不悦。

    “爹。人家城里人都用这个,多好啊,方便完了一冲水就下去了,总比咱家那臭气熏熏的小厕所强得多吧,再说了,人家这个也不用掏粪坑啊。”刘艳在一边笑着道。

    来了这几天,她已经喜欢上了这里,虽然人生地不熟,但在这别墅住着就叫一个舒坦,现在她甚至都有点儿不想走了。

    “就是。你这老东西就是一个穷鬼,穷命,那马桶有什么不舒服的,要不是林林,你就是下辈子也用不上这东西!”外婆就在一边笑骂起来。

    “娘的,反正是用着不舒服。不行,我点去外边方便,在这么憋下去,老头子我就回家了,还是我那窝住着舒服。”

    宁丰摇了摇头,心中也是明白,这是他自己的问题,他刚要出门,恰好看到李林进来,他就拉上了李林,道:“走走。先别进去,快跟外公去个厕所,这他妈的马桶实在不舒服,拉不出来呢!”

    “宁叔。等等我。我也去。”唐大忠也跟了出来,看了李林一眼,道:“林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到家。”

    李林笑着点头,然后就道:“大叔,正好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嗯,行。走走,咱们出去说。”唐大忠笑了笑,道:“今个早晨我和宁叔去给慧娴上坟了,唉,二十来年了,人都走了二十多年了,我们都老了啊。”一边说,唐大忠一边摇头,回忆往昔,也是苦涩不已。

    “你这王八犊子,都过去多少年的事了,还提她做什么。走走。”

    瞪了唐大忠一眼,宁丰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白发人送烟发人,虽然过去多年,现在想来还是让他难过,这事儿他从来不敢想,每当想起都会心痛不已。

    三个人一边说话,已经出了别墅,站在大山顶上,看着百家灯火,撒起尿来也是舒服的很。

    “林子。你刚才说找我有事?啥事啊?是不是咱们清河畔那边的事儿啊?”撒完尿,唐大忠就坐在了山头上,点上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嗯。就是清河畔建设分厂的事儿。”李林坐下来,正色道:“去清河畔,要先修路,这笔钱我自己出,但是,我也有个要求,这个路我可以出钱,但是,清河畔乡亲们一定要出力才行,我不会给他们一分钱,等路修好了,咱们就择日修建分厂,其实,也不算分厂,我打算在清河畔在建立一个大型的药材基地,至少要比这后山上的大三倍甚至五倍以上,当然,这需要征用乡亲们的土地,到时我会找人安排一个详细的计划,只要乡亲们支持,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

    听李林说着,唐大忠不断的点头,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虽然只是建立药材基地,对清河畔来说也是莫大的好事,另外,修路这事儿更是让他惊喜,清河畔通往天山县城差不多有一百里路,修起来至少也要几百万,李林亲自掏腰包,这已经是给了足够的面子了!

    “行行,不管是药材基地还是j建立分厂都行,修路的事你就放心吧,咱们清河畔别的没有,就他娘的人多,不用和他们商量,我自己就能做决定!”唐大忠笑呵呵的说道:“这两天我就在平安村转悠,这和几个月前可是不一样了啊,天翻地覆的,就连那老朱脖子,以前是什么吊样,现在也牛的不行了。”

    “要是咱们清河畔也能和平安村似的,咱的乡亲们肯定都记着你的好。”

    “利益是相互的,去清河畔发展也是对我有好处。”

    “那行。大叔也来了几天了,就等着你的好消息,明个一早我就回村子,先看看乡亲们的反应,只要大家都同意征地,我马上通知你!”唐大忠欣喜的很,就看着宁丰,说道:“宁叔。我真是羡慕你,有这么好个外孙。”

    “你也可以有这么好个外孙啊。”宁丰捋了捋胡子,很得意的说道。

    “外孙是有了。可是啊。像是林子这样怕是难了,简直万中无一啊。”唐大忠苦笑着摇头。

    想着自己那闺女,虽然也找了个算是不错的人家,对象也不错,可是,和李林比起来,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儿了。

    “大忠。不是叔说你,你当村官尽责尽职,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事儿弄成了,乡亲们该怎么感谢你?”宁丰叹了口气道:“要我说啊,别太实在了,和林林我也是这句话,现在的人都心烟的很,人心隔肚皮咱谁也没爬到谁肚子看是不是?”

    “大叔。这个我懂。在其位谋其职。你们老人不是常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么。”唐大忠笑了笑道:“我们老唐家,老辈子就没一个当官的,我这当上了村官,怎么也点给乡亲们做点儿好事对不对?”

    听着外公和唐大忠你一句我一句,李林也是在一边默默点头,不得不承认岁月能让人沉淀下来很多东西,虽然只是几句话,但也能让他明白许多东西。

    “嗯。知道就好。林林。外公来了也有几天了,你这别墅虽然好,外公住不习惯,明个儿我们就回去了。”宁丰看了李林一眼,满是疼爱之色。

    李林一怔,然后就苦笑着点头,道:“岁数大了,恋家,那行,明天我去送你们,另外,我有个打算,你和外婆在清河畔我也不能时常过去陪你们,等路修通了,我准备在清河畔,咱们的老住址上盖一栋别墅,还有舅舅,如果药材基地真的开了,让他看着我也能放心一些。”

    “自家的老窝住着舒服。别墅不别墅的就先另说,倒是良涛你舅,我也一把岁数了,不知道哪天阎王爷就招呼我去了,我最不放心的还是他啊,你也知道,你那个舅妈就是喜欢钱,有了钱什么事儿都好说,但没了钱,这个花花世界,以后出点儿什么事不也正常。”宁丰叹了口气道。

    默默地点了点头,舅妈刘艳是什么样的人他自然也是清楚的,以前爹娘活着时,李林就曾听他们说过,舅妈曾经就跟着清河畔的上一任村书张华,虽然做的隐蔽,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村里的人也是知道的。

    这也是宁丰时常骂宁良涛窝囊废的主要原因,绿帽子都戴在头上了,他竟然还能忍着。

    “您就放心好了,有我在,舅舅就没事,还有您和外婆,我包你们长命百岁。”李林笑了笑,就在兜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子,道:“外公,这里有两颗丹药,我叫它养生丹,吃了之后对身体有很多好处的。”

    “你这小子最让我省心了。”

    宁丰也不拒绝,直接就把小瓶子装进了兜子里,抬头向女儿的坟墓那边望去,他长吁了口气,在月光下,泪花在眼眶里萦绕不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