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个畜生
    也就是说,李林现在就是摇钱树,光是这养灵液就可以给清秋集团的收入再创新高,甚至超过历史。

    所以,她说生意作罢,也只是说说而已,别说掉了三十万的货物,就是三百万她也能忍!

    其实,这一点李林也是清楚的很,但是,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的,虽然不知道冷清秋日后会提出什么,但是,只要不违背道义,倒也无所谓了,只是,这一开口就一个亿的订单,让他着实有些难受,心知这是好事,但集团的生产量有限。

    而且,现在集团的着重点在减肥药和壮阳药上,这一个亿的养灵液生产起来至少需要一周时间,也就是说,生产养灵液,其他两种药品就要往后拖!

    想到这里,李林就苦笑道:“那个。现在公司设备有限,人力也有限,养灵液只能在往后拖一拖了……”

    冷清秋也不是刁蛮之辈,反而还是那种特别善解人意的姑娘,平安集团的情况她了解一些,自然不会逼着李林去做,轻轻一笑,道:”李总。你可是答应了,生产完其他的,养灵液就要生产了啊……”

    “没问题!”

    李林暗自松了口气,幸好这个女人没任性下去,不然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麻烦了。

    “再见!”

    “再见!”

    互相问候了两句,李林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然后就在路边的一个石墩上坐了下来,减肥药和壮阳药虽然还没开售,但是,蔡文雅那边已经来了不少大订单,相信销量也不会比养灵液差,这样一来,光靠着平安村这边生产显然是有点儿力不从心了,只能再次扩大生产规模。

    这时,他就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不但要扩大,还要扩的非常大,从三条生产线直接扩展到十条生产线,当然了,这样一来平安集团的生产车间和厂房肯定就不够了,所以,就要另建分厂,既然打算在清河畔建立药材基地,那么分厂建在哪里自然也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有了决定,李林又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烟,潇洒的把烟头丢在一边,他起身向着木伦河河畔走去,此时,他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虽然刚刚他嘴上说不是秦晓所为,但是,他已经有了答案!

    月光萦绕,溪水玲珑,金秋时节,河畔两旁的芦苇枯黄,微风轻吹,草叶交织揍出了美妙的乐章……

    略有些发冷的河水清澈至极,偶尔看到一两条游鱼急匆匆而过,河面上倒映着弯弯的月牙,璀璨的星芒,看上去美轮美奂的……

    手里拿着鞋子,腿子往到膝盖的位置,李林一步步的向着河对岸走去,一边走他一边四处张望,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回想着三个月前的景象,那时候他真的以为自己死了,可是,三个月后竟然又是这番景象……

    收住笑容,李林就加快了脚步,一会功夫就来到了河对岸,木伦河的对岸住着五六户人家,其中就有秦晓的家,而且她的家距离河岸很近,只有三四百米的样子。

    当李林赶到时,院子大门已经锁上了,院子里也是安静的很,西边和中间的两间屋子是烟着的,只有东边正屋有一些光线,那是烛光,平安村的河对岸是没有电的,也就是说,河岸对面的人家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电器,晚上点灯也只能用蜡烛。

    四下张望了一下,李林就悄然的摸进了院子,双脚落地的时候也是没发出半点儿声响,随后,他一步步的向着窗子下边凑去,成为修炼者之后,他可以轻巧的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只要他不想让人发现,光凭普通人肯定是听不到的。

    “吴重。你让我做的事儿。我都做了,你还想怎么样?”

    李林刚到窗子下边,就听到屋子里传来声音,没错,那声音很熟悉,就是秦晓的。

    “想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当然是得到你啊,你嫁到我吴家已经两三年了,那个废物碰也碰不到你一下,我们吴家一脉单传,不能就在他这儿断了!”屋子里,又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李林双目猛然瞪大,满脸的不可置信,吴重是吴大桂的爹,也就是秦晓的公公,当初秦晓嫁给自小就是瘫痪的吴大桂,没人知道是为什么,村里的人私下里有过传言,说秦晓家里穷,当初吴重是个马倌,有那么一两个钱,花了几百块就把秦晓买来给吴大桂做媳妇了。

    提起这事儿,村里人也是唏嘘万分,毕竟,秦晓是个如花似玉的黄花闺女,不说吴大桂长的好看赖看,主要他是个瘫痪,虽然有了夫妻之名,但是,却没有夫妻之实,秦晓注定是要守一辈子空房的。

    也因为这个,秦晓在村里的名声特别好,见了她大家都是尊重的很,吴大桂虽然是个瘫痪,但是,她却没嫌弃,甚至在她身上从来找不到一点丑闻,从来和任何男人都是保持着一定距离。

    “吴重。你是长辈,我尊敬你。可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屋子里,秦晓蜷缩在火炕头,惊恐的看着已经年过半百的吴重,说话时,也是提高了几个分贝。

    “不要脸?我怎么就不要脸了,当初我买你来的时候为了什么,难道你不清楚?说给那个废物找个媳妇只是借口,买你来,就是让你给我吴家传宗接代的。哼,实话告诉你吧。这件事你爹也知道。当初我们也是私下有约定的!”

    吴重坐在椅子上,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看着蜷缩在火炕上俏生生的秦晓,一双老眼中淫邪之色毫无遮拦,喝着小酒嘴角还渗着滋滋的响声。

    “听李长生说。这个养灵液是好东西,以后,咱们有了这些钱,去县城买一套房子,过着城里人的日子,不是比在这个小破村子,守着一个废物过的好?”吴重笑眯眯道。

    此时,他心里已经笑开了花,不但得到了养灵液,一会儿还能得到俏生生的媳妇,这么多年,他一直就等着这么个机会,终于,黄天不负,让他等来了。

    此时,秦晓躲在火炕上,她脸色惨白,嫁给吴大桂她已经是万分的不愿意,可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和眼前这个畜生还有私下里的协议,她不相信这是真的,但觉得这有可能。

    “你胡说。你个畜生。竟然要染指儿子的媳妇。”秦晓尖叫着。

    “哼。染指?何谈染指?他有碰过你一下?不就是名义上的夫妻,再说了,你一个人独守空房,你能过一辈子……”吴重冷笑一声,酒盅蹲在了小桌子上,说的话更是越来越让人恶心,越来越漏骨。

    “畜生,吴重。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威胁我让我帮你偷养灵液,我给你偷来了,你还竟然如此无耻!”秦晓说着,就在火炕上的小筐子里把做衣服用的剪刀拿了起来,“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想得美,你是老子买来的,你还敢跟老子同归于尽!”吴重哼了一声,直接上了火炕。没等秦晓刺到他,他已经把剪刀夺了过去,随手就是给了秦晓两个大嘴巴子。

    “畜生,你放开我……“秦晓尖叫着。努力的挣扎着。

    站在窗子外边许久,李林也都听明白了,眉头皱的更深了,吴重他是认识的,算是村里的老人了,在村里也是名声不错,平时见到也会打招呼,这吴重给李林的印象也是一直不错,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吴重人老心不老,竟然能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儿。

    说不要脸已经在抬举他了,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无耻,下流,畜生!

    啪啪啪……

    就在李林握紧拳头,准备冲进屋子时,屋子里传来响声,透过窗帘的缝隙,李林就看到吴重正一个个大嘴巴子抽在秦晓那张俏生生的脸上,一边打还一边污言秽语,打完了,秦晓不敢反抗了,他就拿了一根布条出来,绑住了秦晓的双手!

    “嘿嘿。小美人……”

    看着秦晓,吴重双眼放光,好事将近。

    “吴重,你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无助的闭上了眼睛,秦晓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她知道,自此以后,她将坠入无法逾越的深渊。从此在这个村里再也抬不起头来了,除非是死,不然就不可能逃得出这个畜生的手掌心!

    “死。当然会死。但不是现在,你最好给我乖乖的。”吴重嘿嘿怪笑,就准备去褪掉秦晓的衣服。

    就在这个时候,隔着窗子,一枚气弹迸射而来,伴着窗子的碎裂声,气弹准确的打在了吴重的脸上,凝聚了灵力的气弹要比正常人喝足了劲的一拳还要重,突遭重击,吴重顿时向后倒去,一个翻滚就狼狈的滚下了火炕。

    “是谁?”

    凝视着窗外的身影,吴重顿时大吼出声。

    “吴重。你好样的嘛,这种不要脸的事儿你都能干的出来,真是小瞧你了。”窗外,李林笑眯眯的注视着吴重,拳头攥紧,这时杀机已现。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