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悲情色彩
    看到李林,吴重先是一怔,随后脸色大变,扑通一声便是跪在了地上,“林子。是大伯一时鬼迷心窍,我不得好死,我该天打雷劈啊。”

    “天打雷劈都便宜你了!”李林鄙夷的看了吴重一眼。

    说话间,李林便已经顺着窗子一跃而入,看了眼躺在火炕上,衣衫略有些不整的秦晓,李林的脸色就更加阴寒了,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但是,却没对吴重出手,吴重该死,但他不应该当这个侩子手。

    确切的说,让吴重就这么死了,确实有些便宜他了。

    这时,秦晓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在危难临头之际,是李林来了,是李林救了她,当下她就大声的哭了起来,“李总。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拿你的养灵液……”

    帮秦晓解开手腕上的布条,李林摇了摇头,道:“我都听见了,这事儿你有错,但不能全怪你。”说罢,李林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吴重的身上,冷笑道:“吴重。平日里你装的和个人是的,想不到竟是如此下三滥的货色,既然你不要脸,那就让全村人都知道!”

    “林子。是大伯不对啊。这事儿不能让村里人知道,知道了大伯还怎么活啊,怎么还有脸见人啊。”吴重咬着牙,连连哀求,心里却明白,今天这事儿是不能罢了了。

    不能让村里人知道,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把眼前这个小王八蛋弄死,到时候反过来嫁祸他强奸秦晓,这样一来,什么事儿就都没了。

    他相信,杀了李林,秦晓也不敢声张出去,这么一想,吴重心中就有了决定,可是,他也清楚的很,直接动手他肯定不是李林对手,毕竟,他年轻力壮。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趁着他不注意,下死手!

    趁着李林不注意的时,他悄然的就把丢在一边的剪刀拿了起来,准备伺机给李林致命一击。

    可是,他的举动虽然隐秘,还是落在了李林的眼中,李林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笑眯眯的看着吴重,说道:“大伯?你这种人也配,染指自己的儿媳妇,真是丧尽天良。”

    “林子。大伯错了大伯错了。求你别声张出去。”

    吴重一边哭着,连爬带滚的来到了李林身前,伸手就要去抱住李林的大腿,距离李林不到三尺远时,他突然喝了一声,“敢破坏老子的好事,小子,你去死吧!”

    “不自量力!”

    早就发现了吴重的心思,看着刺过来的剪刀,李林不慌不忙的躲开,然后一脚便是印在了吴重的脸上,势大力沉的一脚直接把吴重踹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就是砸在了木柜上,松木打出来的木柜坚硬无比,但是,还是‘砰’的一声撞出来个大洞。

    不得不说,吴重虽然五十多岁,身体却是硬朗的很,结结实实的把木柜撞了个粉碎,他只是叫了一声,拎着剪刀再次向李林扑了过来,此时,他面色疯狂,双目寒光闪烁,杀气腾腾的。

    “王八蛋。是你逼我的。去死!”剪刀直奔李林的胸口,吴重用上了全部力气,这一下,势必要了李林的命。

    可是,他的速度在李林的眼里实在太慢了,慢到不能在慢了,只见李林站在那儿浑然不动,当剪刀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时,他突然伸出了右手,直接把剪刀抓了下来,紧接着,他身体前倾,膝盖便是重重的撞在了吴重的裤裆上,这一下,力道极重,隐约的还能听到一声轻微的碎响。

    裤裆遭受重击,吴重顿时猛地抽了口冷气,噗通一声便是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裤裆嗷嗷的惨叫起来……

    “他已经废了。以后就再也不能祸害人了。秦晓姐。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搞定了吴重,李林就回过头看了眼还在那儿愣神儿的秦晓,听李林问起,秦晓俏生生的脸蛋一阵青一阵白的,顺手捡起地上的剪刀,颤巍巍的向着吴重走了过去。

    原本想杀了这个畜生,可是,到了身前,秦晓就下不了狠心了,她摇了摇头,把捡起来的剪刀丢下,然后看了李林一眼,道:“他现在已经是废人了,这事儿就当过去了,这件事我不想声张出去,李总,谢谢你救了我!”

    “就这么放过他了?”

    李林一愣,随后也是苦笑,心里想着,真是个善良的女人。

    “嗯。就让他自生自灭吧。”秦晓摇了摇头,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哭了起来。

    “唉。”

    先是叹了口气,紧接着,李林的脸色又是阴沉了下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吴重,他就从兜里拿出来一颗药丸,这药丸的名字叫失心,可以让一个人迷失心智,确切的说,就是让一个好人变成疯子傻子,虽然秦晓心软,但他却清楚,等吴重缓过来,虽然不能再祸害人了,但是,他一定会疯狂的报复。

    她倒是无所谓,别说一个吴重不能把他怎么样,就是十个他也不怕,可秦晓就不同了,今天发生这事儿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呜呜。小王八蛋。你给我吃什么!”

    嘴巴被硬生生的捏开,吴重顿时大叫出声,可是,入口即化的药丸当掉进他嘴里那一刻,他神色就是变了,不到三分钟,他神色就开始呆滞了起来,再接着就是傻笑连连……

    “李总。谢谢你。”

    看着李林,秦晓努力的挤出一点儿笑容,沉吟了一会儿,道:“我偷了养灵液,虽然不是我愿意那么做的,但是也有错,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去集团了,我愿意为我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李林皱了皱眉,有点儿担心,不管怎么说,秦晓也是个女人,出了这等事儿,对她的打击肯定也是很大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应该是把家里的钱全都入股平安集团了,她现在手头肯定也就没钱了,接下来对他来说,也是更难了。

    “带着大桂去大城市打工,有了钱就给他看看病,希望有一天他能好起来……”秦晓擦了擦眼泪,强颜欢笑道。

    “大桂哥还不好?他在那屋,咱们去看看。”指了指西屋,李林就向西屋走去。

    西屋烟漆漆的,当烛光亮起来,李林就惊讶不已,虽然吴大桂瘫痪,但是屋子里并没有令人作呕的味道,屋子反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他知道,这都是秦晓的功劳,同时,也对这个女人敬佩了起来。

    “大桂。李总来了。来给你看病来了。”秦晓一边说着,就把蜡烛放在了炕沿上,悄悄的抹了一把泪,她就拍了拍吴大桂,结果这一拍,她脸色顿变,吴大桂竟然没了动静,“大桂,大桂……”

    连续喊了两声,吴大桂依旧是没什么动静,这一下,秦晓就吓坏了,赶紧拿着蜡烛照过去,这才发现,吴大桂已经没了动静,他的脸颊两旁挂着眼泪,人已经死了!

    噗通……

    看着没了动静的吴大桂,秦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着嘴蜷缩在门后的角落里哭了起来。

    “怎么了?”

    一看秦晓哭了起来,李林就皱了皱眉,赶忙上前,手指就按在了吴大桂脖子的动脉血管上,结果,这一按下去,他的心也是咯噔一下,吴大桂已经没了生机了,看着吴大桂脸上挂着的眼泪,李林的心也是一阵揪痛,清澈的眸子也是湿润了些许。

    吴大桂自小就是瘫痪,虽然娶了老婆,但却遇到了一个禽兽不如的爹,他这一生注定是充满悲**彩的。

    虽然有些难过,但是,李林却觉得,吴大桂这么去了,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已经解脱了,从悲情的世界解脱了,从这个充满烟暗的家解脱了。

    “秦晓姐。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大桂哥已经去了。”

    “李总。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哭了一会儿,秦晓就站了起来,静静的注视着李林。

    “说吧。”

    李林点了点头,这时候,不管秦晓有什么请求,他都会答应下来。

    “大桂生前说过,等他死了,就把他埋在彩云山,现在彩云山是你的,我想……”秦晓静静的注视着李林,她知道,这个请求已经有点儿过分了,毕竟,那是集团的一部分,埋下一个死人,注定是不吉利的事儿,这对做生意的人来说,是个大忌!

    自然能明白秦晓的意思,李林沉吟了片刻,彩云山埋死人这事儿确实不太吉利,但是,他并不在意,只要打发了吴大桂的魂魄,让他开心的走了,魂魄自然是不会化成厉鬼的,更谈不上什么不吉利。

    当下,他就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走吧,趁着天还没亮,我帮你送大桂哥一程,还有,以后你就在平安集团工作,偷养灵液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秦晓一愣,没想到李林竟然答应了下来,她努力的挤出一些笑容,感激的看了李林一眼,道:“李总。谢谢你。”

    “走了。一会天亮了。”

    微微一笑,李林就把躺在火炕上的吴大桂扛了起来,然后就出了屋子,秦晓也是收拾收拾吴大桂的那些衣服,拿了一些纸钱,又拿了两捆香紧跟其后走了出去。

    “你们是谁,别走别走,别留下我一个人,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站住!”

    吴重疯疯癫癫的在屋子里傻笑着,没一会儿功夫,他眼白一番,直接后仰在地上也是追随着儿子吴大桂而去。

    “自作孽不可活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林就在兜里拿出一枚烈焰符,对着三间小房子丢了过去,霎时间,整个小房就是燃烧了起来,一时间火光冲天。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