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各怀心思
    也就在火焰滔天之际,一道烟色的阴魂在火焰中冲了出来,张牙舞爪的向着李林这边扑了过来,这鬼魂正是吴重。

    “小子。你给我拿命来。就算死,我也要拉上你!”

    寂静的夜,鬼啸声显得格外刺耳,秦晓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向后倒退了两步。

    “哼。活着你都不能把我怎么样,更何况一个厉鬼!”

    李林冷笑一声,单手迎天,在烟夜中飞速的打了几个手印出来,紧接着,他就低吼了一声:“镇鬼。”

    果然,伴着他的低吼声,那符咒顿时实质化,一个金色玄秘的太极图案便是打了出去,当吴重和太极相撞,吴重顿时惨叫了一声,烟漆漆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烟夜中。

    “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去地府和阎王说吧。”

    收住法印,李林的嘴角就是弯出了一丝弧度,回过头看了眼已经傻了的秦晓,微微一笑道:“走吧。以后这个人再也不存在了,就算鬼魂他都没了……”

    “李总,你……你是什么人啊……”秦晓真的傻了,满脸震撼的看着李林。

    “正常人。走了!”

    说罢,李林便是扛着吴大桂的尸体,沿着另一边的河畔向着彩云山的一脚走去,吴大桂从出生到死都很少见过外边的世界,所以,李林给他选了个不错的地方,那是一块山坡,山坡很高,恰好前边可以望见木伦河,有山有水,这是墓地的最佳选择。

    看着秦晓跪在坟前,李林也是无奈的摇头,心中更是苦笑不已,这真的是个苦命的女人,被自己的亲爹卖了,卖给一个瘫痪,还险些被公爹给糟蹋了,不过,经历了这些之后,她的日子也应该好起来了。

    现在李林已经有了打算,现在秦晓已经没了住处,工厂也没住的地方,而山上的别墅更不适合她,虽然吴大桂死了,但她也是有丈夫的人,如果住到别墅,不免惹来非议,所以,李林决定让秦晓去清河畔,那里要建设药材基地和分厂,让她过去帮忙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李总。今天多亏了你。我和大桂谢谢你。”

    “没什么。换做别人也会这么做的。”李林顿了顿,就说道:“秦晓姐,家现在也没了,我打算让你到清河畔去,明个儿一早就去,我很快就要在那里建设分厂,正好缺人,让你过去,正好有人帮忙了,我也能放心一些。”

    秦晓愣了愣,也就点了点头,原本打算带着吴大桂去省城打工,现在吴大桂去了只留下她一个人了,回娘家,想着自己那个烟暗的家,再想想她那个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的父亲,这个心思也就打消了,虽然到清河畔无亲无故,但是,去那里工作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能还李林的一份恩情。

    “那好。明个儿一早咱们就出发,你不用担心,我外公外婆就在清河畔,他们会把你当亲人一样看待的。”

    “嗯。我一定会好好工作。”

    秦晓应了一声,就跟在李林身后向别墅赶去。

    回到别墅,李林就把热水什么的都给秦晓烧好了,然后给她收拾了一个房间出来,等秦晓进了浴室,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着这一晚,他真的是唏嘘不已,也不知道这对秦晓是好事,还是坏事,好事就是她终于从那个家解脱了出来,坏事就是,她从此没有家了。

    想着想着,李林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李林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电话给于健打了过去,道明了情况,养灵液被盗这事儿也就被压了下去。不过,村里人也是议论起来,昨晚河畔对面火光冲天,吴大桂去世,吴重也是消失了,这让村里的人都匪夷所思起来。

    为了这件事,李林自然是不会亲自出面的,由李长生去解决,给出个合理的解释便是可以了!

    “李总。咱们这就出发了吗?”

    李林站在镜子前,整理衣服时,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声音,回头看了秦晓一眼,李林笑着点头,“一会就走,等车来接我们。”

    看着秦晓红肿的眼睛,还有脸上的手掌印,李林苦笑,就在兜里拿了一些金蚕护肤液出来,“把这个擦在脸上,脸一会儿就好了,对了,你的衣服什么的都没了,一会儿去城里的时候,自己去买一些。”

    言毕,李林又是抽出来几千块钱给秦晓递了过去,看到钱,秦晓就急忙摇头,“李总,我这衣服还挺好的,你已经帮了我太多了,这钱我不能要!”

    “拿着吧。算是我预先支付给你的工资,你可是咱们平安集团的人,到了清河畔咱不能掉了咱平安集团的脸对不对,再说了,你长的这么漂亮,总要有两件像样的衣服才是!”

    “……那好吧。”秦晓深深的看了李林一眼,过了一小会儿,她就看着李林,小声喃喃道:“李总。我真的漂亮么……”

    “嗯。很漂亮。”

    看秦晓不自信的模样,李林哭笑不得,这个女人确实很漂亮,即便到了县城,市区,省城,和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比起来,怕也不逊色。

    等这边收拾完了,后边别墅也是热闹起来,外公一家人也是拎着大一包小一包的东西走了出来,当看到秦晓的时候,几个人就是一愣,随后就都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

    “姑娘。以后到了清河畔。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外婆拉着秦晓,就看向宁丰,道:“你看这姑娘长得多俊啊……”

    “嗯。不错不错。”

    老两口对视一眼,心中仿佛已经明白了一些,彼此都露出了我懂得的眼神儿。

    “林子。你真决定去清河畔建设分厂了?”

    得知李林临时决定要去清河畔建立分厂的事儿,唐大忠激动的不行,听李林说这个分厂规模还要更大时,唐大忠差点儿没激动的晕过去,他心里清楚的很,清河畔在不久的将来,定然能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他这个村长,也将留下美名了……

    “你这王八羔子。这次来吃吃喝喝,还弄了大生意,赚大了啊你。”宁丰没好气的瞪了唐大忠一眼,笑呵呵的道。

    “那还不是宁叔您的功劳……”

    “嗯,这话我爱听……”

    几人站在山头说话时,张远山的古斯特又一次进村了,这一次,张远山都快疯了,他有摔了手机的冲动,他就想不明白,李林没钱的时候骑着摩托,有钱了还骑着摩托,难道几十万上百万的车子对他来说,还算个钱!

    为此,李林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决定这次进城去就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

    说到去清河畔,没有人比刘艳更开心了,李林建不建分厂,开不开药材基地她不感兴趣,最让她感兴趣的是那别墅,不用多,就和这个别墅是的就可以了。

    “大外甥。你真的要去清河畔了?”刘艳紧张的问道。

    “嗯。马上就修路,只要村里的人同意,我就在那里修建分厂。”李林说道。

    “不是不是。舅妈的意思是,你真的要给你外婆外公修建别墅啊……”刘艳问道。

    听着刘艳问来问去,宁良涛也是有点儿挂不住火了,就在一边骂道:“他娘的,你这娘们怎么回事?林子说去肯定就去了,你一老的嚷嚷个什么玩意?”

    “我不就是问问么。有什么大不了的。”瞪了宁良涛一眼,刘艳不悦道。

    等几人上了车,车子就向县城赶去,来到县城给秦晓买了几套衣服后,车子直奔清河畔,在路上,唐大忠就开始给村代表打电话,当得知李林要来村里建设分厂的消息,整个清河畔都沸腾了起来,像是迎接领导人一般,早早的就在村口等待着了。

    不过,大家伙也都是各有各的心思,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议论纷纷起来。

    “你们说。李林那小子要是来了咱们清河畔,他能不能像是对待平安村那些家伙一样,而且,我听老唐说,那小子还要征用我们的土地,赚了钱倒是好了,可要是赔了咱们怎么办啊?”村代表胡云峰就提出了异议。

    “胡代表说的也有道理,毕竟那小子不是咱们村里的人,谁也保不准他有点儿坏心思,一旦赚了钱,他卷款跑了怎么办?还有,征用咱们的土地,给咱们多少钱才是?我可听说,平安村那边是用现金入股,而且,现在各家各户都已经盈利了。”

    “对对。你说投资一万年底盈利可能就是几十万,可咱们一亩田他给咱们多少,要是几千块,老子可不伺候这个鸟,要我看,一亩田他至少点儿给咱们五万块,毕竟,赚了钱还是他拿大部分,不能把咱们当傻子是不是?”

    听着这些人议论纷纷,唐大忠的老婆马娟就有点儿不高兴了,她白了胡云峰一眼,道:“胡代表。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李林来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我看啊,你们就是不知道知足,你们知道,李林答应来,大忠废了多大的力气么?”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