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道上的事
    不过,蔡文雅也并非是那种做做之辈,更是没吓得嗷嗷叫起来。

    开着保时捷跑车的黄毛,一边唱着一首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在盘龙山弯曲的公路上飞奔,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呼啸之声,当他反过神儿来时,呼啸而过的车子已经把他拉开接近一百米有余,等他仔细看时,就已经惊呆了!

    这他妈还是车么,这他妈简直比飞机还快啊……

    当他揉眼睛确定时,只见李林已经返了回来,车窗落下,李林便是对着黄毛竖起了中指。

    “靠。牛什么牛!”

    黄毛骂了一声,飞速调转车头,不得不说他的技术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当他在看向公路时,只看到一阵灰尘扑面而来,而那车子已经不见了……

    “这车子肯定改装过!”黄毛捏了一把汗,然后左瞧瞧右瞧瞧,心里想着,这家伙是怎么改装的,简直太变态了!

    在盘龙山兜了一圈,李林就直接送蔡文雅回家了,这一路,蔡文雅一想到刚才那黄毛就咯咯笑个不停,在看李林时,她的眼神儿微微的变了变,她想知道,到底还有什么是这个家伙做不到的。

    把蔡文雅安全的送到家,李林就回到了青山院别墅,这时别墅烟漆漆的,里边好像并没有人,可是,袁迪的电动自行车还放在门口,他轻轻的退了推门,发现门并没有锁,刚踏进去一步,李林的嘴角就微微的弯出了一丝弧度。

    身为修炼者,他感知能力远非常人可比,别说是呼吸声,身边的点点滴滴变化他也是能够感觉出来的,耳朵微微一动,他就听到了身后有人,而且心脏跳着……

    “猜猜我是谁……”

    就在李林准备回头的时候,就感觉脸被一双修长的手挡住了,紧接着,就是那种青涩的芳香味,不用想,他自然也知道是谁,嘴角翘了翘,他就突然回过头,然后一把就把身后的姑娘搂在了怀里,然后就亲在了她软软的小嘴上,伴着呜呜的声音,两人就滚到了沙发上。

    “我想你了……”

    “真的么……”

    “嗯。你轻点儿……”

    娇滴滴声音让李林身体顿时一颤,体内的热血仿佛瞬间燃烧了起来,像是失去理智的野兽,就压了上去……

    而袁迪也死死的搂着他的后背,水灵灵的眸子微微的闭上了,等待着那幸福一刻的到来。

    可是,往往就在这时候总是会出现一些问题,没错,李林的dianhua就像个不速之客响了起来,而两人也仿佛被突然浇了一桶凉水,顿时就没那么冲动了。

    “先接dianhua……”袁迪脸蛋绯红,从沙发上坐起来,整理整理已经凌乱了秀发,小心脏还是在砰砰砰的跳着,如果没这个dianhua,她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但是,她还真的有点儿期待那一刻的到来,现在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点失落……

    “九哥的dianhua……”

    看着shouji上显示的号码,李林强忍着sharen的冲动,此时,他才明白,某些事儿被人打断有多不爽了!

    “接吧。这么晚了,老板或许有事。”袁迪不自然的笑了笑,就整理整理衣衫,向着卫生间走去。

    “老弟。你现在在哪儿?赶紧来救九哥,我被人追杀!”dianhua刚一接通,那边就响起了洪九的声音,声音很急,还能听到呼呼啦啦的风声。

    李林一怔,随后猛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缝隙,“九哥。什么人追杀你?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什么人不清楚,我在郊外的通道上,大概有四十里左右!”洪九说罢,dianhua已经挂断了。

    稍稍沉吟,李林就赶紧把dianhua塞进兜里,飞速的出了别墅,等袁迪出来的时候,李林已经开车离开了,在车上,他不断的给洪九打着anhua是通了,可是,没人接听,这一下他也顾不上多想,车子如脱缰的野马,四十里的公路,只用了七八分钟便是赶到了!

    通道并不宽,过往的车辆也不多,刚一到李林就看到公路上有六七辆车,在公路上烟压压的一片人,车灯晃去,李林就看的仔细了,这些人都很年轻,一个个不是有纹身就是黄毛,不用想,李林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一些混混!

    再往里边看去,只见洪九的那辆宝马也是围在中央,站在车旁边的是一个中年人,他看上去四十来岁,光着头顶,虽然不认识,但李林能看得出来,这人应该就是带头的了。

    正当他准备一脚油门就撞过去时,突然瞳孔猛地一缩,一个满脸是血迹的女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虽然这个女人一脸的血迹,但是,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那徐培培!

    再往里边看,李林也是没见到洪九的身影,不由的就皱了皱眉,洪九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够义气,有担当,但李林想不明白的是,洪九为什么把徐培培一个人丢下,而自己却跑了,这种作风绝对不是洪九所为。

    那么,也就是只有一种可能,这徐培培是之后被抓来的,这些人找不到洪九,要用徐培培逼迫他出来!

    想到这里,李林的拳头便是握紧了,这些人对他来说完全不算什么事儿,但是,现在徐培培在人堆中挤着,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她受到伤害,虽然洪九肯定不会责怪下来,但是,毕竟徐培培现在是有身孕,到时候就不是一点点伤害了!

    “他妈的。臭娘们,我就不信洪九他不出来,给我抽她!”中年光头冷笑一声,就对着旁边的马仔道:“一会给我玩她,这个婊子不是很牛么,给我往死里玩,我就不信他洪九爷不出来!”

    “炮哥。您就瞧好了吧,妈的,这个婊子以前可是牛逼的很,仗着是洪九的马子就牛逼,今天我就玩死这个贱人!”一个黄毛嘿嘿怪笑着,走上前一个嘴巴子便是抽在了徐培培的脸上,随后抓着徐培培的头发就往地上按!

    “火炮。九哥已经离开了,只要让他逃出去,你就等着死吧!”徐培培声音很冷,挨了个嘴巴子也是没哼一声,但她毕竟是个女流之辈,不可能是那黄毛的对手,直接就被按倒在了地上,在月光下,嘴角的鲜血显得格外刺眼,不过,从始至终她都在抱着自己的腹部,不让人碰到。

    火炮就是那中年人,听徐培培一说,他就哈哈的笑出了声,“洪九很牛么?我要告诉你,他走不了,今个儿他必须死在这儿,一个过了气的大哥,你觉得他有多牛逼?”

    “飞仔。给我把这个女人扒了,怎么开心你们怎么玩!”火炮又是怪笑了一声,然后就坐在了宝马车的车头上,点上一根烟,对着路边烟漆漆的林地喊道:“洪九,你他妈就一个缩头乌龟,你女人已经在老子手上了,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你要再不出来,这里有四十多号兄弟,够这婊子喝一壶的了!”

    “哈哈哈……”

    旁边几个黄毛也是笑了起来,其中一个黄毛,当李林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明显又是一愣,这人竟然是前几天在学校门口打的那个飞哥,而这个火炮……

    很快,李林就联想到前几天飞哥的话了,这么说是自己害了洪九,这么一想,李林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心中更是愧疚不已,随手在车上拿下来一个差不多有手臂长短的扳手,他拉开车门就下了车,直接向那烟压压的一片人走了过去。

    “火炮,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你放了她,我任你怎么处置,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就在李林快要走到人群里时,一道洪亮的声音自路旁的地里传了出来,紧接着,洪九一瘸一拐的从田地里走了出来,闪闪月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洪九的一条腿已经废了,森森白骨从牛仔裤膝盖的位置刺了出来,而他的脸上也多处是血……

    见到如此景象,李林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但这一刻他对洪九也是格外的敬佩起来,这样有情有义的人真的少见!

    “九哥。你快走,别管我!”

    看到洪九出来,徐培培便是大声的喊了起来,结果话还没喊完,便是被那飞哥抽了个嘴巴子,打完了徐培培,飞哥就习惯性的把放在腰间的裤腰带抽了出来,直接向着洪九走去。

    紧接着,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那裤腰带便是狠狠的抽在了洪九的脸上,而飞哥则是狂笑起来,上去又对洪九已经断裂的右腿踹了一脚……

    噗通……

    脚下一个不稳,洪九闷哼了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

    “**,洪九?九爷,你做梦都没想到有今天吧?不是很牛逼么?”飞哥大笑着,又是对着洪九狠狠的踹了两脚。

    “把他带过来。”

    火炮点上一根烟,就对着身后的小弟勾了勾手,那小弟登时明白,一并闪着寒光的九孔刀就已经递了过来。

    “火炮。都是在道上混的,祸不及家人,你别把事情做得太绝!”

    虽然右腿已经废了,但是洪九还是咬着牙爬了起来,此时,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唯一的想法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徐培培带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