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黑夜杀神
    不过,洪九也是清楚的很,今晚上想要离开肯定是难了,可能他和徐培培都要死在这里!

    “好好好。”火炮笑着,然后就给洪九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洪九爷,铮铮铁骨,一条腿都废了还能站起来,火炮佩服的很啊!”

    紧接着,他脸色一变,就咆哮道:“洪九,你他妈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哥,应该也够了,风水轮流转,这个大哥你也应该让出来了!”

    “大哥?”

    自嘲的笑了笑,洪九就眯了眯眼睛,道:“火炮,我这颗头给你,放了培培,都是道上混的,给我个面子。”

    “我呸。洪九,你他妈落了配的凤凰,你还敢和炮哥谈条件,你觉得你配么!”飞哥一声冷笑,嗖的一步上前,又是对着洪九的另一条腿踹去。

    噗通!

    “九哥……”

    徐培培眼泪直流,她努力的想要挣脱出来,可是,被几个混混按在地上,她根本就动弹不得,“九哥,是我害了你,你怎么这么傻,培培不值得你回来救啊!”

    “闭嘴!”

    洪九踉跄着,扶着地又一次爬了起来,就看向火炮,道:“火炮,只要你肯放过她,我所有的财产都归你!”

    火炮一怔,开始时他只是想干掉洪九,倒是没去想洪九的财产,听洪九这么一说,他不由的就心动了,要知道洪九光是地产产业就足足有十几个亿,其他加起来就数不清了,有了钱还能当上大哥,换做是谁也是心动不已……

    “九爷。您这真是好人做到底啊,只要你肯给我,你放心,你的马子我绝对不碰她,我保证会好好待她,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生一堆孩子,每年你的忌日,我都会带着她去墓地看你……”火炮嘿嘿笑了起来,心中得意万分。

    “呸。”

    徐培培一口口水便是吐在了火炮的脸上,“火炮,你也配,就算死,我也和九哥死在一起,你这种下三滥不得好死!”

    哗啦……

    一众小弟直接涌了上来,将徐培培困在中间就要动手。

    “别动!”

    火炮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对着徐培培嘿嘿笑了两声,“下三滥?对,我就是下三滥,老子还有更下三滥的!”

    言毕,火炮便是上前,对着徐培培的脸抽去,结果,他的手刚刚轮起来,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如子弹一般弹射而来,直接打在了他的手背上,下一刻,他便是惨叫了一声,因为手背已经被石子穿透了,赫然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血洞!

    “放开他们。不然,这里就是你们的死地,明年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低沉的声音自众人身后响起,声音很轻,但却让人不寒而栗,下一刻,众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身后那个提着扳手,体态单薄的年轻人身上!

    “林子弟……”

    “老弟……”

    看到李林,洪九和徐培培顿时激动了起来,但一看只有他一个人,两人面色相继一沉,洪九清楚李林的实力,但是,火炮这里有四十多号人,就算李林有三头六臂怕也是难敌,最后也是落个饮恨收场!

    而火炮一众人看到李林也明显的一愣,再看只有李林一个人时,一众混混便是笑了起来,而那飞哥也是一眼就认出了李林,他皱了皱眉道:“炮哥。这小子会功夫,咱们别轻敌,上次我就是栽在他手里!”

    “哈哈哈。飞仔。你们十来个人就被这人掀翻了,他娘的看把你吓得,他一个人,我们四十多人,他能有多牛逼?”另一个黄毛就在一边鄙夷的看了飞哥一眼,然后就道:“小子。你他妈的来的正好,今个就一起死在这儿。”

    “炮哥。让我会会他,不是会功夫么!”

    “嗯。小心点儿!”炮哥点了点头,然后就道:“速战速决,一会儿警察来了!”

    “炮哥,你就敲好了吧!”

    那黄毛自信满满的说了一句,已经动了杀机,所以,他也没赤手空拳的上来,而是直接拿了一把砍刀一步步向李林逼去。

    “老弟。你快走,你一个人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洪九就在一边吼道:“火炮,这事儿和我这兄弟没关系,有仇有怨你冲我来,别难为他,放他走!”

    “呵……洪九爷,都是道上混的,难道你忘了,什么叫斩草除根了?这可是道上的大忌啊!”火炮怪笑两声,就对着那黄毛道:“快点儿,干掉这个小王八蛋!”

    就在那黄毛向李林逼近时,李林也是拎着手臂长短的扳手一步步迎了上来,此时,他面色阴寒,一阵风吹在他的身上,头发微微腾起,衣衫猎猎作响!

    “去死!”

    距离不到三步时,黄毛便是咆哮了一声,砍刀抡出半月,直奔李林的脖颈砍去,而李林嘴角也是微微弯出一丝弧线,握着扳手的手指猛地攥紧,当砍刀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时,他身子巧妙的一躲,然后手里的扳手也是抡了起来。

    啪……

    足有七八斤重的扳手,狠狠的就抽在了那黄毛的鼻梁骨上,伴着一声闷响和骨裂的声音,黄毛鲜血狂飙,只感觉眼前一烟,顿时趴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这时李林也是下了烟手,根本就不管会不会打死人,将第一个黄毛一扳手干翻之后,他也没停下来,而是一步步的向着火炮等人逼近!

    “卧槽。真他妈狠啊。”

    人群中,一个混混猛地咽了口口水,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妈的。真是小瞧了这小子,飞仔,胡子。你们几个一起!”火炮喝了一声,饶有兴致的看着,此时,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四十多兄弟,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牛逼。

    飞哥顿了顿,但也不敢怠慢,他很清楚,今个要是不干掉这小子,接下来遭殃的就是他,因为所有事都是因他而起的!

    “妈的。哥几个。弄死他!”

    飞哥吆喝了一声,也是抽出了一把砍刀,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见到这飞哥,李林的双目顿时眯成了一条缝隙,脚步猛地加快,此时,他杀意极浓,这一切都源于这个人!

    被李林双目锁住,飞哥下意识的颤了一下,但也没收住,砍刀抡起,直奔李林的头颅砍了下来。

    “小子。你他妈的给我去死!”

    李林冷笑着摇头,虽然飞哥的砍刀抡起来看上去气势汹汹的,但是,在他的眼里实在是太慢了,慢的根本就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只见那砍刀距离他不到三尺远时,她身体下沉,顺势躲过那致命的刀锋,随后,七八斤重的扳手便是狠狠的砸在了飞哥的膝盖上。

    咔嚓!

    势大力沉的一击,让飞哥直接扑了出去,腿顿时就残了,捂着腿趴在地上嗷嗷惨叫起来,干翻了飞哥,李林又是躲过去一刀,这时,他手里的扳手已经换成了砍刀,有了一把砍刀,对李林来说等于如虎添翼,当那胡子冲过来时,他毫不客气的一刀就是劈了过去!

    咔嚓!

    快到了极限的砍刀几乎在烟夜中拉出了一道残影,手起刀落之时,胡子的右臂已经被硬生生的卸了下来,鲜红的血在空气中迸射而出显得格外的刺目!

    啊……

    一头栽在了地上,胡子捂着手臂就惨叫起来,只是一小会儿,他便是没了动静,死了过去。

    再次干翻两人之后,李林就一步步的走到了还在惨叫的飞哥身前,见李林过来,飞哥嗷嗷叫着后退,可就在这时,砍刀已经临身,飞哥的一条腿便是硬生生的被砍了下来。

    “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看着眼前这个判若杀神的年轻人,飞哥是真的吓坏了,他毫不怀疑,这尊瘟神会毫不犹豫的干掉他!

    结果,他话音未落,李林的砍刀已经再次落在了他的身上,右手又是被直接切掉,崩飞出去四五米远……

    看着丽丽如此暴行,就连洪九都是脸色惨白,在他的印象中,李林就是那种开开玩笑都会脸红的年轻人,有时候还很腼腆,可是,眼前这景象让他也是想不到,甚至震惊!

    “给我弄死他,一起上!”

    火炮大喝了一声,此时,他也是震惊了,心里也是有点儿没底了,眼前这个身材单薄的家伙,简直比杀神还变态,见李林一步步走来,他悄然的后退着,实在不行就只有逃命了!

    “弄死他!”

    “杀!”

    “都给我滚!”

    这时李林也是没了耐心,如下山虎一般飞速的冲进了羊群,那把砍刀在他的手里仿佛长了眼睛,每一刀下去,不是手臂飞起,就是耳朵被削掉一半,三十多号人,只用了短短不到五分钟,便是烟压压倒了一片,一个个捂着伤口惨叫不断!

    而火炮这时是真的有点儿傻了,在道上也混了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四十多人被一个人掀翻,而这人身上竟然半点儿伤都没留下,看样子体能还十分的充沛,当那双阴寒的目光锁定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吓得脸色顿时惨白,双膝一弯便是跪在了地上。

    “爷。求您求您,求您别杀我,我错了,我错了,不管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艹你妈!”

    李林也是忍不住爆粗,上前一步一脚便是印在了火炮的头上,火炮的头脑勺子砰的一声就撞在了宝马车上,头部遭受重击,他两眼一番便是死了过去。

    就在李林准备一刀弄死这个火炮时,洪九就在一边沉声道:“兄弟。别弄死他,把他交给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