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酒逢知己
    还没等李林接过话,门铃就响了,房门打开,送餐小哥就看到了蔡文雅,见蔡文雅对他狐媚的笑着,在一看蔡文雅的穿的,他就吓了一跳,收了钱逃命似的离开了。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我有那么吓人?”

    蔡文雅微微一笑,就回头看向了李林,“吓人么?”

    “有点吧。”

    两打啤酒放下,蔡文雅就熟练打开了,给李林递过去一瓶,她红唇微启,“为了我们相识干杯!”

    虽满心不想喝酒,但李林也不好拒绝了,也只好在这个女人身边坐了下来,两人屁股坐在地上,背部靠着沙发,一瓶啤酒就喝了下去。

    “其实,我觉得你蛮可爱的,至少是这么多年我见过最可爱的男人。”蔡文雅轻笑着,就再次打开一瓶啤酒,“第一杯就是相识,第二杯酒呢,为了我们的友谊干杯。”

    这时,李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总之,这些看似不是什么值得举杯的理由也都拿上来时,倒也十分难拒绝,当下就把瓶子拿了起来,酒瓶相撞,在屋子里显得格外清脆,很快,这第二瓶就也是下了肚。

    “你也是我见过最特殊的女人,按理说,你利用我当挡箭牌,我应该很讨厌你才是,可是呢,每次遇到你的时候,一腔的怒火好像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李林苦笑着道:“前一次你被林达绑架,我竟然发现,我还挺紧张的!”

    仔细听李林说着,蔡文雅就咯咯的笑了起来,“你这是向我表白?”

    “这……”

    见李林那副吃瘪的模样,蔡文雅就举起酒杯,道:“来吧,我们继续喝!”

    就这样两人一边说笑一边喝了起来,转眼间两打啤酒就没了,当那送酒水的小哥再次接到蔡文雅的电话时,他都快疯了,因为那个女人实在太美了,穿的太暴露了,即便老实如他,也不由的幻想菲菲起来。

    不过,他也清楚,在这栋楼上蔡大美女的保镖可是多了去了,只要她喊一声,自己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第二次送酒回去时,他整个人就都不好了,蔡大美女喝的领口微开,整个人看上去迷离万分,特别是她抛起媚眼时的模样儿,简直太诱惑了,杀伤力太强!

    不算大的客厅里被酒气笼罩,屋子里也是烟漆漆的,充满了萎靡,偶尔传来放荡不羁的笑声,蔡文雅那独特的声音显得格外的悦耳。借着月光能够看清两人的脸颊,一瓶瓶啤酒不断喝下去,这时两人的仪表就有点让人不敢恭维了,特别是蔡文雅,每次不经意间都会充满无穷的诱惑,对于李林来说,那是一种无法抵御的美色。

    不过,这时李林却没欣赏如此美景的心思,他只知道喝酒,这时他才发现,酒真的是个好东西,正如蔡文雅所说,酒能让人忘掉不快,可以让人敞开心扉,他说着自己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菱角分明的脸颊上挂着两行泪水。

    女人是个奇怪的动物,蔡文雅也是那种特别感性的女人,听着李林诉说着过往,她也是哭了起来。

    偶尔哭,偶尔笑,两人判若疯癫,当所有酒水喝光了,他们就躺在了地上,彼此对视着,蔡文雅绝美的脸颊上挂着一抹妩媚的笑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咯咯笑着,“看了那么久了,不想摸摸?”

    李林一怔,就赶紧把眼睛挪开,此时,他也是气血上涌,一股火焰在身体内燃烧着。

    “难道姐姐不够漂亮?”蔡文雅狐媚道:“还是你那里不行啊?”

    这蔡文雅一阵撩拨,李林呼吸也是越来越重了,一听是不是男人,他就来火了,每次都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被她各种调戏,泥人还有三分火,必须杀杀这个女人的锐气才行!

    “不敢啊?”

    “不敢?”

    李林就哼了一声,突然就抓住了蔡文雅的衣领,一个用力便是拉开了,露出里边白花花的一片,他状若疯癫,撕心裂肺的吼叫着,“你以为我不敢?”

    被李林按在地上,蔡文雅不但没露出惊恐的表情,脸蛋依旧妩媚动人,“那你就吃了姐姐,姐姐愿意让你吃,来吧……”说罢,她就紧闭上了眸子,露出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

    这一下李林就真的懵了,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又躺了回去,他发现自己真的是败了,败的一败涂地,竟然被一个女人给玩的团团转……

    两人躺在地板上,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偶尔说上那么两句话,不时又是笑出声,总之,这是个萎靡,又让人怀念的夜晚,虽然什么都没发生,可两人彼此清楚,他们的关系好像又近了一步……

    第二天清早,天上下起了点点秋雨,泥土的芬芳进入屋子,微微晾意让熟睡中的两人醒了过来,彼此对视一眼,都是露出了些许笑容,起来后,两人就分前后进入浴室洗漱了一番,来到楼下的早餐店吃完早餐之后,蔡文雅就去海天宴做最后的交接手续了,这也是她在海天宴最后一天工作。

    把蔡文雅送到海天宴之后,李林就打通了卫中华的电话,卫中华也是做房地产企业的,只用几辆铲车,挖掘机,翻斗车便是可以进行拆迁工作了!三十多家民房根本就用不了多大力气就能搞定,拆除那几十家民房是小事,主要是许建方的房子。这个钉子户还是很难办的。

    给卫中华打完了电话,李林直奔那片民居赶去,这时搬家的住户也都接近尾声了,没让李林久等,卫中华的小秘书很快就带着施工队赶了过来。

    “李总,咱们这是强行拆迁,拆迁办那边要是不通过,怕是会惹上麻烦!”马喜凤担忧道。

    “没事,咱们拆咱们的,他们来了再说。”

    笑了笑,李林就对着马喜凤道;“咱去钉子户哪儿看看,看还有没有商量……”

    见李林泰然自诺的,马喜凤也是不解,其实,这个许建方他早在一年前就碰过了,也知道许建方的底细,有个拆迁办主任叔哥,也只能由他漫天要价,不答应拆迁办就不签字,任谁也是没有办法!

    大型设备已经进场了,这片民居自然也就热闹了起来,许建方和黄秋燕夫妇也是闻声赶了出来,当看到土房子被扒了,两人就同时一怔,脸色巨变,看这样子已经动工了,要是所有的房子都开发了,到时候就把他家的房子留下,这辈子也不用再想着拆迁了!

    “老许。这是咋子回事?大哥给签字了?”黄秋燕急问道。

    许建方也是摸不清楚怎么回事了,就急匆匆的跑回去打电话了,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叔哥许晨不耐烦的声音,“老三。咋子回事儿?不就拆迁那点儿小事,别人家拆迁也没见和你一样,我都和你说了几次了,没事没事,懂不懂啊?”

    被许晨一顿训斥,许建方心里骂了起来,但也不敢恼怒,“哥。不是那么回事,这边的开发商已经开始施工了,你不签字,他们就都开始动工了,我担心就把我这个房子丢下啊……到时候别钱没弄到,还惹一身骚啊。”

    “啥?你说什么?开发商都动工了?妈的,真是无法无天了。”许晨在桌子上猛地拍了一下,忽的就站了起来,“你等着,我马上就过去,这帮王八蛋真是无法无天了,我让他开发,他就等着赔钱吧!”

    “哥。这事就往死里整,这帮家伙都他妈的不识抬举,也不看看我哥是谁!”许建方哼哼两声,给许晨戴上了高帽。

    果然,许晨虽然明白许建方给他戴高帽,但心里也是得意的很,就冷哼了一声道:“你就等着吧,我马上过去,除非那个姓马的把房子给你开了,不然今个这事儿就没完!”

    言毕,许晨就突然想起了什么事儿,故作沉吟道:“老三啊,弟妹的那个侄女怎么样了?哥可是等着你们信呢……”

    暗骂了一声色鬼,许建方就道:“哥啊,这事好办,秋燕也说了,等咱们这边房子开发了,她就想办法给你们找机会,主要我也是个当姑父的,人家姑姑不同意,我也不能带头是不是?”

    “嗯。那好。别到时候拿到了钱,就忘了哥。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他们敢拆迁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他不想开发都不行了!”许晨冷笑一声,脸上就挂上了一抹淫笑,想着上一次聚餐遇到的那个姑娘,真是太漂亮了,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主要是,她才十八,正是黄花大姑娘……

    挂断了电话,许建方的脸上就写满了笑意,点上一根烟,不急不慌的走了出去,在他眼里,自己那叔哥就是万能的,没什么事儿是他解决不了的,一想六百万马上就要到手了,他走路都有点变形了。

    “老大个人,没个正行,咋回事?大哥知不知道?”瞪了许建方一眼,黄秋燕就问了起来。

    “你这婆娘,我们老许家,别的没有就是有人,别说以前在村里别人点儿高看咱一眼,到了城里咱也照样混得开。”许建方得意的道:“等着吧,大哥马上就带人过来了,这帮人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下他们想不开发都不行了!”

    这一听,黄秋燕就暗暗的松了口气,又是瞪了许建方一眼,“你许建方还不是就摊上了这么两个好亲戚,不然你算个啥,真是,也不撒泡尿照照!”

    “娘的,说啥子呢?老子有那么差?”许建方大骂,但很快脸色就是一变,“婆娘,大哥还是惦记着小妍呢,这事怕是不好办啊,你也知道,要是大哥不插手,咱们这六百万可能就拿不到了……”

    “这事儿……”

    黄秋燕脸色也是变了,侄女小妍是她看着长大的,就和自己半个姑娘没啥子区别,可许晨这流氓就盯上了小妍,现在她也是左右为难,一边儿是六百万,一边是自己的侄女……

    “婆娘。要我说,改天你就让小妍来咱家,咱们想点儿办法,到时候事情办成了,咱就给小妍几十万,不就是第一次么,几十万还不行?再说了,能和哥攀上关系,那也是好事啊。”许建方在一边唆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