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许晨
    “话是这么说,可小妍是我看着长大的,咱们为了钱就干这种事,哥毕竟那么大岁数了,咱这是把小妍往火堆里推啊。顶点小说更新最快”黄秋燕无奈的道。

    “那你就看着办吧,要是哥不帮这个忙,别说六百万,就是六十万能拿到手都不错了!”许建方哼了一声道。、

    就在两人琢磨坏事时,李林和马喜凤走了过来,两人都是挂着笑容,一看到门口这两口子,马喜凤就打了招呼,“老许,黄嫂子,我又来了!”

    一见到马喜凤,两口子的脸上就泛起了得意,但也没那么横,许建方笑道:“是马总又来了,走走,进去喝杯茶去,咋子?我看那边铲车都进来了?这是准备动工了?”

    “嗯。动工!”

    马喜凤笑着点头,然后就给两人介绍道:“这位是李总,这片地一年前我就要开发,当时的情况你们也清楚,老宾馆我转让给李总了,这片房子其实也是李总开发,我就是帮着跑跑。”

    闻言,许建方和黄秋燕就看向了李林,两人同时一愣,本以为李林是马喜凤的司机呢,却不想这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看他的年龄也就二十岁左右,却有如此能力,两人也是不由的高看了李林一眼。

    但心中也是一喜,年轻人不像那些老油条,好捏!

    这么一想,许建方心里就有了主意,这人主动来了,还是个年轻人,这下也就不用再要六百万了,直接要他一千万,有了这一千万,从百万富翁就直接到千万富翁了!

    “原来这位小哥才是老板,李总,少见!”许建方笑着伸出手和李林握手,李林也是伸出手和许建方握了握手,笑了笑道:“老许,我听马总说,你这块地比别人要的多不少呢,是不是有这事儿?”

    许建方顿了顿,被李林直直的看着,身为钉子户,他也是有点不太自在,但决心做钉子户了,他自然也不会退缩,就耸了耸肩,道:“是啊。李总你说,这一分地才给三十来万,咱这黄金地段,三十万也确实太少了,其他人搬了就搬了,我老许不能搬走,哪怕你不开发我这块地也没关系。”

    “你说,你开发建楼一赚就是几千万几个亿,我们这才不到一百万,多亏啊,你说是不是?”

    笑了笑,李林就点了点头,然后抽出来一根烟点上,长长的吸上一口,道:“你说得对,大家都是为了赚钱,我是生意人,你们又卖房子,钱嘛,好商量!”

    听李林这么一说,许建方就和黄秋燕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就更有谱了,很显然,这人是过来服软的,现在他们已经把李林看成待宰的绵羊,不要他一千万都对不起自己!

    “老许,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人家李总也说了,人家是生意人有钱得很,咱们多要点儿也不过分,再说了,咱们这个地儿他不开,楼房也会碍事儿,对不对?”站在许建方身后,黄秋燕就在许建方的腰上掐了一把,小声道:“一千万……”

    “嗯。都是生意人,一千万,我这块地就这个价,李总就拿一千万来,少了一千万您就免开尊口了!”许建方说道,心里却也没底,心跳渐加,一旦这个李总答应了怎么办……

    这两口子一转眼就加了四百万出来,马喜凤就在一边皱了皱眉,“老许,咱们这么坐地起价不太好吧?昨天不还六百万,今天怎么就一千万了?”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马老板,做生意还有涨价的时候,我这房子就这个价,要是他李总能拿钱,我就搬家,不然还是那句话,免谈!我就实话说了,我这块地不是你开不开的问题,一千万我已经少要了很多了!”许建方哼了一声,撕破了脸皮,自然也就不客气了。

    “你确定一千万?”

    看着这对无知的夫妻,李林的嘴角就是翘了起来,“一千万是不是少了点儿,要不要我在给你们加点儿。”

    许建方和黄秋燕不是傻子,反而精明的很,一听李林这话不是味,许建方就冷哼了一声道:“小子,你少在那儿阴阳怪调的,你没有开发权,就随便拆迁,知不知道已经犯法了?今天你要是给我一千万,这事儿就算罢了,不然你不但开不了这片地,还要遭到巨额罚款!”

    “是么?”

    “不信?不信咱们就走着瞧,告诉你,下次再来,就是一千万你也拿不走!”许建方冷笑道。“一千万还嫌贵,我看罚款多,还是一千万多!”

    “李总……”

    马喜凤悄悄的给李林使了个眼色,就对着前边的施工现场点了点,果然,这时两三辆桑塔纳公车停在了那里,一个穿的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从车上下来,个头不高,长的可以说是其丑无比,他不是别人,正是许建方的叔哥许晨,也就是拆迁办的主任。

    “走。过去看看!”

    笑了笑,李林就向着许晨那里走去,等他过去时,几个拆迁办的年轻人正在嚷嚷着,其中一个还在拍照片。

    “都停了停了,我让你们都给我停下来,听到了没有?”许晨仰着脖子,对着开铲车的司机大声嚷嚷着,“真是反了天了,没批文就敢随意拆迁?你们谁是这里管事的?”

    “我是!”

    就在许晨大声嚷嚷时,清澈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李林面带笑容走了过去,看了许晨一眼,道:“这片地是我买的,我开发的!”

    “你?”

    许晨一愣,就上下打量起李林来,本以为马喜凤才是老板,却不想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不过,不管是谁都不要紧,只要是管事的就行,他皱了皱眉,道:“谁给你的权利让你随便开发的?你有上边的批文么?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是违法的?”

    “让你的人马上给我撤下来,赶紧的,别让我们用强制措施!说开发就开发,你以为有钱就能乱来了?知不知道这影响城市规划蓝图,亏你还是个生意人!”

    李林微微一笑,就对着施工队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来,然后就道:“许主任是么?”

    “知道还问。”

    被李林笑眯眯的盯着,许晨好一阵不爽,但也没把话说的太难听,毕竟,他的目的不是阻止开发,而是帮许建方要钱,要是眼前这个家伙把钱给了,那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反之,就让他好看!

    “许主任。听说你和许建方是亲戚?”李林再次问道。干脆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仿佛根本就没把许晨当成一回事儿。

    许晨一愣,然后就冷笑道:“是又怎么了?这和你随便开发有关系?”

    笑了笑,李林就摇了摇头,然后小声道:“许主任,我这块地开发对你们只有好处,对县城规划也是有好处,按理说,你应该答应才是,难道是我‘哪儿’差事了?”

    李林声音压低了,许晨也就不嚷嚷了,瞪了李林一眼,道:“差不差事儿李总应该清楚吧?我这兄弟要的也不过分,要是你答应,我现在就签字,保证让你动工如何?”

    “要是我不但应呢?”

    “不答应?也行啊,你这块地就别开了,另外,造成的损失全部是你个人的!”许晨哼了一声。不由的就多打量李林两眼,这个年轻人看上去真的是有点儿不一般。

    那些大老板见了他也要毕恭毕敬的,可这个年轻人却敢和他顶嘴,看模样还胸有成竹的,这让他着实是有点儿不爽。

    “许主任的意思是,我只能答应任人宰割了?”

    烟头丢在地上,李林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许主任,昨晚上玩的一定很开心吧?”

    “你说什么?”许晨一愣。

    “我说,昨晚上你玩的一定很开心吧?”李林笑了笑,道:“许主任,你听,你电话响了……”

    果然,李林话音未落,就听到许晨那骚气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许晨就愣了一下,赶紧换上笑脸,“秦书记,是您啊。”

    “许晨,有人指控你强奸,另外,还有多人告你行贿受贿,现在暂停你手上的所有工作,配合上边儿调查!”秦正义威严的声音在对面响起。

    秦正义话音未落,许晨脸色大变,就急着道:“秦书记,我冤枉啊,我许晨勤勤恳恳工作,从来没干过什么逾越的事儿,怎么可能有人告我强奸,一定是有人诬陷我的!”

    “诬陷?你还好意思说,现在受害者还在公安局,两个姑娘,说你下药,对她们动手!”秦正义冷哼了一声,道:“行了,马上放下你手头的工作,接受上边调查,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更不会放走一个坏人。去了警局老实交代,要是没你的事儿,自然不会冤枉你!”说罢,秦正义便是砰的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秦书记……”

    许晨低着头,面若死灰,谁陷害他,他不清楚,但他这些年干了些什么,就没人比他更清楚了,收受贿赂足有几千万,只要一查出来,结果恐怕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他电话刚放下,路口处一辆桑塔纳警车便是飞速的开了进来,坐在车上,景寒的脸蛋冰冷,她最痛恨的就是强奸犯,还是个政府的官员!

    “许主任,不好意思,怕是咱们不能再说话了,警察请你来了!”李林笑了笑,就对着施工队头头道:“继续施工,该怎么干就怎么干!”

    “你这是违法的,没有批文不准许随便开发!”许晨大声道。

    “你管得着么?”

    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许晨一眼,李林就向警车看去,看着那英姿飒爽的倩影,他的脸上挂上了淡淡的笑容,几天未见,景寒现在脸蛋虽然冰冷,但气色明显是好了很多。

    “我现在在办案,晚上回去说。”

    见到李林,景寒也是有点意外,但脸蛋就没那么冰冷了,说话也温柔了些许,这样的表现就让李林惊喜不已,李林点了点头,道:“这个人涉嫌强奸,是个禽兽,犯不着和这种人动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