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别再跪了
    “爸。顶点小说更新最快你就放心吧。现在李哥可是厉害的很,别说一个陈震,就是十个一百个也比不过李哥一个。”吴晓明大口大口的喝了两口水,深吸了口气,“他妈的,今个是真解恨,老子早就看这个陈震不顺眼了,真是他妈狗眼看人低。”

    吴祥春就瞪了他一眼,道:“看把你小子牛的,还不是有人家林子帮忙。”

    “嘿。话不能这么说,李哥牛逼就是我牛逼。”吴晓明笑了笑,“李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行了。你就别逞能了,我在家做饭,咱们不去买陈震的东西,咱们杀鸡,你去帮我把鸡抓了,然后就赶紧去山上采药,林子要给你爸瞧病!”陈芸也是没好气的白了吴晓明一眼,然后就看向了李林,“林子。又给你添麻烦了,姨谢谢你!”

    “这点小事不算什么,要说谢谢,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才是,上学时晓明也没少帮了我。”

    笑了笑,李林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这一家人,虽然过得困苦,但也是乐在其中,他也是为这一家人赶到高兴。

    抓了鸡,吴晓明就直接去山上弄草药了,杨树洼的大山上草药遍地,在这个季节,想要采摘一些药材更不是什么难事,只用了一小会功夫,吴晓明就按李林的要求,一大箩筐的草药便是采了回来。

    看着箩筐里新鲜的草药,李林满意的点头,按照传承里的知识,他便是开工了,配制草药他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吴家人也是明事理的人家,就把厨房给让了出来,大概用了半个小时左右,三间屋子便是被浓浓的药汤味笼罩了。

    几种药材配制的药丸叫做易经汤,易经汤不但配制起来容易,效果还是非常好的,能够治疗吴祥春的病情,还有强筋健骨的神奇疗效,放在鼻孔闻了闻,李林就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色泽满意,味道也正是和传承里讲述的一样,略有些甜涩,又有些清香,喝起来味道虽然不怎么样,但效果却很明显……

    “林子。这就成了?”

    端着药汤,吴祥春惊讶的问道。

    “嗯。现在就喝了,我给你针灸。”

    笑了笑,李林就把银针夹子拿了出来,打开针夹,里边摆着密密麻麻的银针看上去参差不齐,选了几根银针之后,他就飞快的用消毒酒精给银针消毒。

    这时,吴祥春也是把易经汤喝了下去,甜涩药汤刚刚入腹,腹部便是如温暖的火苗一般燃烧了起来,身体里的经络竟然微微的疼痛起来……

    “林子。好像有感觉啊,有点疼……”吴祥春惊讶道。

    “疼一点儿是正常的,毕竟伤了几年了。”

    回过头看了吴祥春一眼,李林就走了过去,“明哥,把吴叔的身子翻过来,先针灸腰椎!”

    “好嘞。”

    吴晓明应了一声,手脚也是麻利,只一会功夫就按李林吩咐的做完了,这时,李林就坐在了火炕的炕沿边上,同时将一根七寸大针拿了出来,紧接着,在母子二人急切的目光中,银针便是顺着腰椎的穴位刺了下去,速度奇快无比,但却十分的精确,没有半点儿毫差,紧接着,又是另外一根银针刺了下去。

    “这……”

    看着李林的手指飞动,陈芸也是一阵不解,这些年她带着吴祥春中医西医几乎都看遍了,特别是中医,那些老中医针灸的时候,可从来没这么快过,可李林这下针速度实在太快了,现在她是又期待,又害怕,生怕出了事儿。

    “妈。你就放心吧,李哥的医术可是不一般的,不然能开起来药厂?县城那些高官巨富都是找他看病呢!”吴晓明就在一边笑着道。虽然嘴上说着,但心里多少也是有点儿没底,他的手不断的搓揉着。

    “呼……可以了,把身体翻过来,咱们针灸另外一面。”

    就在母子二人各怀心思时,李林已经针灸结束了,下针,落针,收针,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嗯?我的腿怎么麻麻的,不会真的要好了吧?”吴祥春又是惊讶了起来,他自己的身体,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已经多年没了知觉的大腿竟然有了一点点感觉,虽然不强烈,但是,那真的是存在的。

    想着可能有站起来的希望,吴祥春更兴奋了,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吴叔。平复一下心情,你的心跳太快了,影响针灸。”

    就在李林准备再次用针时,他就突然停了下来,微笑着看着吴祥春,道:“先别激动,一会还有比这个更激动的呢!”

    “我能站起来了?”

    不说则以,李林这一说,吴祥春就更激动了,这一下李林就足足等了十几分钟,吴祥春的心情才算是平复下来,等他心情平复了,李林就开始继续用针,这一次和先前有着鲜明的对比,不但不快,而是非常的缓慢,旋针是针灸里最难用的一种手法,手捏银针旁若无物,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不然不但起不到效果,还会对经脉造成严重的损伤。

    即便是现在,李林用起旋针来也要格外小心,刚刚几分钟就真就完了,现在他就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此时,他的脑门上也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汗珠,虽然没耗费很多灵力,但旋针耗费的是精力,长久下去,李林也会感觉到疲惫。

    “妈。看来我爸真的要站起来了。这针灸的功夫太神奇了,比那些戴着老花镜的中医真的是强多了。”吴晓明在一边说着,他的手一直放在吴祥春的脚步,那原本早就变得冰冷的腿脚,竟是一点点的有了温度。

    让吴晓明体会最深的就是,当李林每一针落下,吴祥春腿脚上的经络都会颤动……

    “你爹要是好了,咱们家就没事了,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啊。”陈芸有些激动,她捂着嘴,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得到不好的消息……

    又是针灸了十几分钟,李林也没急着收针,他背对着吴晓明母子二人,只见他双目突然泛起一抹幽光,当幽光射在银针上时,寂静的银针突然颤了起来,发着嗡嗡的声音……

    “这……”

    “太神奇了……”

    这下,母子两人就都被眼前这一幕震撼了,但也想不明白,寂静不动的银针为何突然震颤起来。

    “呼…可以了!”

    李林深吸了口气,就把银针都收了起来,对着吴祥春道:“吴叔,下地走一走,看看有知觉了没有?”

    “这就能走了?”吴晓明惊讶道。

    “嗯。经络已经打通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李林很有自信的说道。

    “爸。快,我扶着你,看看能起来吧。”

    吴晓明说着,就急匆匆的上前,准备拉吴祥春起来。

    “别拉,让吴叔自己起来,他能行的!”李林对着吴晓明摇头道。

    这时,吴祥春就自己扶着火炕坐了起来,有点不确定的把腿放在了地上,紧接着,他就一点点的站了起来,腿脚还有点发软,他就扶着炕沿边儿,一点点试探着往前走了起来,走出去几步,一个不稳就倒在了地上。

    这可把吴晓明和陈芸吓了一跳,两人赶紧上前,“老吴,怎么了?没事吧?”

    “别扶着我。我能起来。”

    摆了摆手,吴祥春就拉着炕沿,一点点的站了起来,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走上了几次,腿脚就硬朗了许多。见到如此情景,一家人就都懵了,紧接着就是陈芸的哭声在屋子里响了起来,这一天她已经盼了太久了。

    曾几何时,她是绝望的,可现在吴祥春竟然又像是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李哥。我……我谢谢你……”

    吴晓明激动万分,在李林错愕的目光中,他双膝一弯便是跪在了地上,倔脾气一上来,李林拉了两三次也是没拉起来,“李哥。从现在开始,我吴晓明这条命就是你的,就算你让我当牛做马,我保证眉头也不皱一下!”

    “当什么牛,做什么马,快起来。”

    硬生生的把吴晓明拉起来,李林就道:“在我最苦难的时候,你们一家人不但没嫌弃我,还帮了我许多,我李林是个知道感恩的人,这点儿小事,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要是你们在这样,那我就只能走了,我看这里我也不能呆了。”

    “林子……”

    吴祥春热泪盈眶,他紧握着拳头,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好了。李林不单单治好了他的瘫痪,还算拯救了他这一家人,这份恩情可比天,用语言已经是难以言表了。

    “吴叔。我说了,真的不用感谢。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给你治病。”李林脸色一沉,就收拾针夹作势准备离开。

    “老吴。别说了,林子的这份恩亲咱们记下了。”陈芸擦了擦眼泪,就看向李林,“林子,晓明能有你这样的兄弟是他的福气,以后,能用得到我们的地方,你就尽管张嘴!”

    “那说好了,不能再跪下了。”李林严肃道。

    “不跪了不跪了。我出去走走,躺在这床上已经好几年了,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了!”吴祥春哽咽着,“晓明娘,走走,扶着我出去走走,咱们出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