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真乃神人也
    “一比零!”/p>

    拿着篮球,李林也是来了兴致,就对着鑫哥竖起的手指,“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p>

    “天天天啊,这到底是真的假的,他竟然能在鑫哥手里把球抢下来……”/p>

    “我一定是看错了,这这这,我刚刚都没看到他是怎么动的……”/p>

    旁边几人这时已经是彻底的惊呆了,打了几年篮球了,他们还没见过如此度,如此轻易在鑫哥手里抢下球的人……/p>

    “这……”/p>

    看着空空的双手,鑫哥也是懵了,彻底的懵了,刚刚他只感觉一道影子向他冲了过去,等反应过来时,结果球就已经不见了!/p>

    这一下,也就激了鑫哥心中的斗志,在县城他自认是没对手的,今天遇到这人,他就要认真的比一比了!/p>

    当下他就喝了一声,“又该你了!”说罢,他就急匆匆的冲上来,挡在了李林前边,防止李林在向刚才一样手抛球直接投进去。/p>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就让他有点摸不到头脑了,原本李林正对着他,结果,当一说“开始”,只见李林突然背身过去,篮球猛地砸在放在地面的石凳上。/p>

    “靠。我还以为多牛逼,原来是放弃了,刚才那全都是运气。”旁边的青年就得意的说了起来。/p>

    “好像不对,你们看篮球,好像向篮筐反弹去了……”/p>

    那人声音还未落下,只见砸在石凳上的篮球一个反射,直接弹了起来,对着篮筐就飞了过去,篮球在筐上铛铛铛弹了好几下,然后应声入篮……/p>

    “天啊,这这这,这简直不可思议啊,这还是篮球么……”青年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p>

    “遇到神人了。这绝对不是真的……”/p>

    听着身边几人说着,鑫哥就木讷的站在了那里,现在他彻底的懵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他已经没有勇气继续比下去了,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简直就像神明一样,篮球反射入篮,虽然别人也有可能扔进去,但几率就太小了,加上刚才那个手抛球,这就不是运气那么简单了……/p>

    “该你了!”/p>

    看着在篮筐上掂了几下的篮球,李林就有点失望了,按他预想中的,应该是个空心才是。/p>

    “哼。我就不信,我会输给你!”/p>

    拿上篮球,鑫哥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这一次他也多了个心眼,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把球护住,运了几下球,他突然就一个闪身向着篮筐冲去,直接三步上篮,结果,就在他以为要得手时,就见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眼前,一个漂亮的大帽便是把球按在了篮板上。/p>

    篮球被硬生生的扣了下来,在地上弹了几下,那几人就张大了嘴巴,不过,接下来,让他们更不敢相信的一幕就生了,只见李林用脚垫了垫球,随后一脚就是对着天上踢去。/p>

    篮球一飞就是几十米高,然后飞下坠,落下来是正好砸在篮筐中心位置,一个漂亮的空心就出来了!/p>

    “爹,这是活爹啊,神仙啊。”/p>

    一个青年嘴唇颤抖,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刚才那一幕了,只见他两步就冲了上来,在地上来了个漂亮的滑跪,“大神,求你收我为徒吧,我愿意拜你为师。”/p>

    “大神。只要你愿意教我,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啊。”/p>

    “帅哥,你是怎么做到的,简直是神仙啊,能不能给我留个微信啊。”/p>

    看着几人,李林就耸了耸肩,回过头看了景寒一眼,道:“咱们走!”/p>

    “嗯。”/p>

    景寒轻轻点头,脸蛋上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刚刚那几个球,她也是被震撼到了,现在,她都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是眼前这个家伙做不到的……/p>

    “哥们儿,凡事无绝对,记得,你的头是我的了!”走出去几步,李林就停住了脚步,对着刚刚那个誓要把头揪下来的男生说道。/p>

    “大神,我错了我错了。您是篮坛第一人,绝对的神人啊。”/p>

    被李林盯着,青年差点哭出来,刚才逼确实装大了,他真的担心李林让他把头揪下来,到时候该怎么办,不过,幸运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好像并没有那个意思,因为,这时他已经和那个美的不像话的姑娘走出去很远了……/p>

    在球场上大展神威让李林惬意无比,所以,这一路走着,他就不时的笑出声,笑的像个二百斤的胖子……/p>

    “好笑么?”/p>

    “……还行吧。”/p>

    看着景寒那张冷冰冰的脸蛋,李林就收住了笑声,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了,广场的人也开始散了,两人就向别墅走去。/p>

    就在他们经过一片寂静无人的街道时,就听到前边有呼喊声。/p>

    “把孩子放下,你们这帮混蛋,把孩子放下……”/p>

    两人同时皱了皱眉,闻声望去,只见一辆面包车飞的从街道冲了出去,一个看上去六十来岁的老太太大声的喊着,一边喊一边向车子追,追出去几步就摔倒在地……/p>

    “过去看看!”/p>

    景寒说了一声,就快步向那个街道里边走去,李林紧随其后也是追了上去,他们刚到那老太太身边,老太太就大叫起来,“小伙子,姑娘,你们谁有电话,赶紧报警,我孙女被人抢走了……”/p>

    “小伙子。那个面包车就是,他们往那边跑去了,你快帮大娘去追啊。”老太太说着,就爬了起来,继续向着街道的道口追去。/p>

    “我去追。”/p>

    对着景寒说了一声,李林便是飞快的向着那面包车消失的方向追去,大概追出去一两公里,前边就出现了交叉路口,别说面包车,就连一个影子都见不到了。/p>

    而且,刚刚事情生的太突然,又加上天特别烟,他根本就没看清那面包车是什么样子的,就算停在路边,他也不敢去认,四下张望了几眼,没看到面包车的影子,他就原路折返了回去。/p>

    这时,景寒已经打了局里的电话,老太太也是打了家里的电话,大概用了十几分钟,一男一女也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p>

    中年人圆盘大脸,看上去四十岁左右,有那么一点气势,女人也四十来岁,看穿着也不错,长的也很有气质,从装束和气质上能看出来,应该是上班一族。/p>

    一看到老太太,两人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妈。怎么回事?雪雪好端端的怎么被人抢走了?”/p>

    “妈。人往哪儿跑去了?”/p>

    夫妻两人也是急得直跺脚,就四下张望,听老太太说完,男的就开车向着面包车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不过,刚追出去不太远,他也就返了回来,他和李林一样,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p>

    “国忠。这位姑娘就是公安局的警察。”老太太对着中年人道。/p>

    程国忠一愣,然后就看向了景寒,“你怎么当警察的,孩子被人抢走了,你怎么不去追,你们这帮酒囊饭袋,拿着铁饭碗,吃着国家的饭不干人事,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p>

    “还等着干什么?我家孩子被偷了,你还在这儿看着,还不快去追啊!”/p>

    “国忠,你先别动火,这位警官徒步怎么能追的上,事太突然了,咱们应该想办法找到孩子,不能乱了阵脚!”程国忠的老婆钟秀就在一边道。/p>

    “放屁,孩子都被人抢了,他们这些当警察的不去追,还在这儿等着,我要投诉她!”程国忠大吼着!/p>

    被程国忠指着鼻子骂,景寒的脸蛋也是冷了下来,不过没等她说话,远处一道身影就飞快的跑了回来,不是别人正是李林,他这一回来,恰好听到了程国忠的话,当下,他脸色一沉!/p>

    “警察不是神仙,警察就该死了?我们出来散步,遇到这事,我们完全可以袖手旁观,因为,这不在工作范畴之内!”说罢,李林就看向景寒,沉重的摇了摇头,道:“车子我没追上,赶紧给老蔡打电话,让他通知县城各个出口的收费站,严密封锁道路,应该还来得及!”/p>

    “嗯。”/p>

    景寒应了一声,就飞快的拿出电话给蔡振勇打了过去,结果电话还没等接通,几辆警车就已经开了过来,蔡振勇和一众刑警飞的从车上下来。/p>

    “杨峰,你带两个人往南边追,胡志,你带人向北边追,柳河,你带人向西边追,记住,不要放过任何疑点。”蔡振勇看着几人面色凝重的道:“记住,十二小时内必须把孩子给我找出来,找不出来咱们集体受罚!”/p>

    “是!”/p>

    几人应了一声,几辆警车便是飞的向着不同的方向飞奔而去,这时,蔡振勇就又是打了几个电话,县城各个出口也在飞的布置警力严密搜索。/p>

    “蔡队。”景寒向着蔡振勇点了点头。/p>

    “嗯。怎么回事?”蔡振勇问道。/p>

    当下,景寒就把当时的情况大致的说了一下,其实,她和李林也只是听到了喊声,见到面包车一个影子,并没有有价值的线索。/p>

    “你也在呢?”/p>

    一看到李林,蔡振勇就是一愣,然后就看了景寒一眼,心中仿佛明白了什么。/p>

    “我们出来散步,就遇到了。”李林解释道。/p>

    蔡振勇点头,这时候根本就没时间考虑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的,又为什么出来散步,他就看向了老太太,道:“老大娘,刚刚抢孩子的是什么人?他们开的什么车,有几个人?”/p>

    听蔡振勇问起来,老太太就皱了皱眉,回忆着刚刚生的事儿,可这一想她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刚才只顾着往回抢孩子,也没看清楚几个人,至于车子,她也是模模糊糊,一紧张一害怕根本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p>

    “好像是两个人……”老太太想着想着,就赶紧摇头道:“不对,不对,好像是三个……又好像是四个……我有点想不起来了。”/p>

    见老太太也拿不准,几人就皱了皱眉,这老太太是唯一见过抢孩子的罪犯,如果她想不起来,找孩子就会更麻烦,天山县城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一辆车藏起来也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即便几天内找到,到时候孩子有没有危险谁也不能确定!/p>

    “老太太,你在仔细想想,那辆车是什么颜色的,你记住了什么,你就都说出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尽快破案……”景寒在一边道。/p>

    听景寒这一问,老太太就又是陷入了沉思,一会功夫就道:“车子好像是白色的,又好像是红色的,唉,我也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是一辆面包车,车牌号最后边好像,好像是个二……”/p>

    (本章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