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黑吃黑
    这是一个空荡荡废弃的厂房,厂房里凌乱不堪,碎石满地,还有刺鼻的骚臭味,显然,这里已经成了公共厕所了。/p>

    /p>

    听到外边锁门的声音,李林心中一沉,仔细的听着景寒的呼吸声,他就慢慢的凑了过去,因为彼此都看不到,只是几步他们便是撞在了一起。/p>

    /p>

    “呜呜……”/p>

    /p>

    “呜呜……”/p>

    /p>

    两人很有默契的呜呜了两声,然后就各自转过身,背对着背开始撕扯手腕上的绷带,因为看不见,想解开绷带并不容易,足足试了好几次,绷带依旧没有解开。/p>

    /p>

    这下,李林就急了起来,现在他到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那个小女孩的安危,刚刚电话里他已经听到了,这些人抢孩子的目的就是为了小女孩那双漂亮的眼睛,哪怕在这里耽误一秒钟,小女孩都会有危险!/p>

    /p>

    想到这里,李林干脆就坐在了地上,摸了摸凹凸不平的地,直接把手放在地上磨了起来,只一会功夫,他的手腕就受了伤,一片血肉模糊。绷带也被弄断了很多层,手腕猛地一用力,绷带就断了。/p>

    /p>

    手被释放了出来,李林就赶紧把遮住眼睛,和嘴上的绷带都扯了下来,然后就给景寒松开。/p>

    /p>

    “你的手……”看着李林手腕一片血肉模糊,景寒就皱了皱眉。/p>

    /p>

    “没事,我不要紧!”李林摇了摇头就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就轻轻的向着铁大门走去,顺着门缝向外边望去,只见几百米之外,两辆车停在那里,此时有不少人站在那儿。/p>

    /p>

    他低下头又看了眼贴门上的大锁,不由的就皱起了眉头,想冲出去几乎不可能,而这个大门又是唯一的出路,敲门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p>

    /p>

    “这怎么办……”/p>

    /p>

    李林倒吸了口冷气,面色也更加的沉重了,现在别说去救人,想出去都是问题,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时,景寒也走了过来,她看了眼门锁,黛眉也是微微皱起,“打不开?”/p>

    /p>

    “我试试吧!”/p>

    /p>

    李林又是深吸了口气,手就伸进了怀里,银针夹子就再次拿了出来,现在唯一能用得上的就是银针了,不过,李林也只是抱着试探的心态,开锁他可不是专家,即便是专家来了,没有工具,怕也是望尘莫及。/p>

    /p>

    先是选出来一根七寸长的银针,李林就努力的把手塞出去,把大锁的锁孔拉了过来,银针沿着锁孔就探了进去……/p>

    /p>

    “好像不太行啊,这锁太大了……”/p>

    /p>

    经过两三分钟努力,李林就沮丧的把银针拿了回来,看着变了形的银针,李林就更是无奈了,毕竟这是唯一能够用上的东西。/p>

    /p>

    “我来试试!”/p>

    /p>

    景寒说了一句,就是把银针夹子接了过去,一根银针弯了,她就马上换下一根,看着景寒专注的模样,李林就暗暗的叹了口气,他刚才已经试了,银针本身就不够坚硬,而且太细了,根本就不足以触动锁芯。/p>

    /p>

    即便她能打开这把锁,出去时也是要面对十几把枪,到时候结果肯定也是一样的!/p>

    /p>

    那么,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从身体里解决,只要能够让玄圣心经运转起来,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不过,他知道,这很难,因为他已经试探了很多次了,经脉严重受损,灵力用不上,玄圣心经也就运不了了!/p>

    /p>

    就在这时,他目光突然就落在了景寒的身上,确切的说是落在了她手腕上的手镯上,那是由千年寒魄打造的,现在自己手里有六颗千年寒魄,能够组成六芒阵,如果在多一颗千年寒魄就能组成七星阵,七星阵恢复灵力要比六芒阵强得多,只要能让灵力进入身体,然后在运转那玄妙的恢复之法,就有可能让受损的经络得以改善!/p>

    /p>

    虽然几率十分渺茫,但这个时候,李林也是想不到其他办法了,所有的希望也就都寄托在这上边了!说白了,这也是在赌博,如果运转不成,受损的经脉还会进一步遭到创伤!/p>

    /p>

    不过,了这时候李林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把六颗千年寒魄拿了出来,分别放在六个不同的方位,然后他就看向了景寒,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p>

    /p>

    “只坐下就可以了?”景寒不解的看着李林问道。/p>

    /p>

    “嗯。不要动,把手伸出来!”李林严肃的道。/p>

    /p>

    虽然不知道李林要做什么,但景寒还是按照李林说的去做,把修长的手掌展开,和李林的手紧紧的贴在一起,然后静静的注视着李林那张菱角分明的脸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p>

    /p>

    加上景寒手腕上的星梦手镯,七星阵也就成了,他并不清楚已经破碎了的千年寒魄还能不能用,但也只好姑且一试了。/p>

    /p>

    想到这里,他嘴里就念念有词起来,偶尔用手画出来一道奇怪的符咒,虽然画下去也是空荡荡的,但他一直在坚持着,就这样足足过了几分钟,原本寂静不动寒魄竟然有了色彩,在烟漆漆的厂房里竟然有了一些光亮,随着李林嘴角的频率不断加快,寒魄就越来越亮了。/p>

    /p>

    看着手腕上颤动的手镯,景寒俏脸上写满了惊讶,这已经完全出了她的认知范围,仔细想来,这应该就是修炼者的独特能力了……/p>

    /p>

    再看李林时,她就现李林的脸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嘴角也是不断的在动着……/p>

    /p>

    “七星!”/p>

    /p>

    低沉的声音自李林的嘴角缝隙渗透出来的下一刻,六颗千年寒魄顿时大亮,星梦手镯颤动也是越来越强烈了,一道道金色的光线就是连接在了一起,不用细看正是七星之阵!/p>

    /p>

    当七星阵不是十分顺利的运转起来时,厂房里土地上长出来的小草就随风摆动起来,空气中的灵力不断向七星阵汇聚,这个时候,李林就猛地睁开了眼睛,空出来的手再次捏出来几个玄秘的法印。/p>

    /p>

    “凡心术!”/p>

    /p>

    李林又是低沉的喝了一声,这凡心术他并没有修炼过,也只是在传承里见到过,现在他用一种奇特的方式在运转这凡心术,也就是用七星阵吸收来的灵力注入凡心阵之中,然后用凡心术修复体内受损的经脉。/p>

    /p>

    这个做法很冒险,如果凡心术不能借着七星阵运转起来,那么,外来的灵力就会强行冲入他的身体,这样一来,就不是经脉受创那么简单了,一个平凡的身体,怎么可能经得住灵力的冲击?/p>

    /p>

    当施展出凡心术,灵力注入其中时,李林只感觉全身都是一震,嘴角一甜,鲜红的血就沿着他的嘴角渗透出来,见到这一幕,景寒就紧张了起来,声音不大却很沉,“你怎么样?快停下来!”/p>

    /p>

    “坐下。没我的命令不许起来!”/p>

    /p>

    冷冷的看着景寒,李林直接用命令的口吻道。/p>

    /p>

    被李林这一喝,景寒不但没恼怒,反而就按李林的命令坐了下来,她静静的注视着李林,到了现在,她才现,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不止是伟大那么简单了,有的时候,她自己都在想,如果厌男症治好了,以后不在那样讨厌男人了,她会找个什么样的另一半。/p>

    /p>

    是个学识渊博,文质彬彬的男人,还是其他,她想了很多,但最后现,一直有一个身影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不是别人,正是眼前这个比她小了几岁的小男人!/p>

    /p>

    虽然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可每次遇见,都不会觉得特别讨厌,甚至,景寒觉得她的心已经被这个小男人俘获了,她想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小男人……/p>

    /p>

    当然了,这时候李林就没心思去猜测景寒的想法了,当凡心术吸入灵力的瞬间,他身体又一次遭到了创伤,不过,并没有太严重,坚持了一会儿,他就现,凡心术竟然能够借用外在的灵力运转,此时此刻,凡心术正在修复着他受创严重的经脉。/p>

    /p>

    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凡心术在周身运转了两三遍之后,他就停了下来,感觉身体里的痛楚已经减缓了几分,怀着忐忑的心,他就再次试探着运转玄圣心经……/p>

    /p>

    “真的能成……”/p>

    /p>

    李林面露喜色,他做梦都没想到,当经脉恢复了一些,玄圣心经竟然就又一次能够运转了,虽然很慢,但体内的灵力也是被调动了起来……/p>

    /p>

    “呼……”/p>

    /p>

    长吁了口气,李林就又是运转了两三个周天,直到确定灵力能够使用了,他才睁开眼睛。/p>

    /p>

    砰……/p>

    /p>

    结果还没等他笑出来,厂房的外边便是传来了枪响声,他和景寒对视一眼,就站了起来,飞的跑到铁门前,透过缝隙向外看去。/p>

    /p>

    “老杂毛,你他妈竟然敢拿假钱,还敢烟吃烟!他妈的,老子打死你个杂毛。”/p>

    /p>

    胡茬中年人拿着枪,枪口对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此时那中年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很显然,刚才中枪的就是他了,不过,子弹也没打在致命处。/p>

    /p>

    “老庄。老庄。你绕我一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求求你,绕我一命!”毛总爬到中年人身边,拉着他的裤脚哀求着。/p>

    /p>

    “饶了你?”/p>

    /p>

    老庄冷笑一声,就对着身边身边的两个年轻人勾了勾手,“烟吃烟,按行规办。”/p>

    /p>

    “老庄。老庄……”毛总尖叫起来,行规他清楚是什么,那简直生不如死!/p>

    /p>

    “老杂毛,草拟娘的,拿着假钱出来糊弄人?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么?”那个被称为老三的年轻人就一把扯住了毛总的脖领子,直接把他拖到了一边。/p>

    /p>

    这时,另外一个年轻人也是走了上来,硬生生的把毛总的手按在了一块石头上,紧接着,年轻人便是拿起了另外一块石头,对着毛总的一根手指砸了下去。/p>

    /p>

    啊……/p>

    /p>

    十指连心,一根手指硬生生被石头砸碎,可想而知有多疼,只听毛总一声惨嚎,身体顿时就蜷缩在了一起,嗓子眼着呜呜的闷哼声。/p>

    /p>

    不过,这两个年轻人也没放过毛总的意思,就上前两步,对着毛总的脸就踢了两脚,然后抓起另一根手指砸了下去……/p>

    /p>

    漆烟的夜寂静无比,在这一片远离人迹的变压器废弃厂,惨叫声不断,只是一会儿功夫,毛总双手的十根手指就被砸了个粉碎,最恐怖的是,他的脚也被两个堪比凶神恶煞的年轻人砍了下来……/p>

    /p>

    /p>

    /1/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