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玄秘的小屋
    看着这陌生的小屋子,李林就皱了皱眉,这里很陌生,却又有些亲切,仿佛以前曾来过一般……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就在李林不知怎么回事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便是在他的耳畔响了起来,闻声,李林面色一喜,因为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实在太熟悉了,几乎没事儿的时候他就会想起。x23us.

    “师父?”

    回过头时,李林就看到一个身着白色长袍,道风仙骨的老者站在他的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在十方天遇到的老者,也就是他的师父,虽然换了一身装束,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因为他背后的七彩流光骗不了人!

    看到老者,李林就惭愧的低下了头,“师父,我给你丢脸了……”

    老者微微一笑,就摇了摇头道:“你做的不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记住,下一次不要在鲁莽用事了,这一次我能破开十方天救你,下一次可能就没机会了!”说罢,老者就是打出来一个金光灿灿的法印,法印顿时将李林笼罩在其中。

    只是一小会功夫,法印便是散去,老者的身躯又是渐渐的变得模糊起来,看着渐渐模糊的身影,李林就急了起来,他还记着上次那个噩梦,也是看到了师父的样子,最终却变成了狰狞的鬼脸。

    当下他就是问了起来。

    “一切自有因果,等你到了那个高度,自然会明白许多。”威严的声音在李林耳畔响起。

    李林皱了皱眉,还想继续问。

    “咦?”

    就在这时,虚无的空间里传来一声‘咦’声,老者的声音再次传来,“你手上的戒指从何而来?”

    戒指……

    李林就看了眼戴在手指上烟漆漆的戒指,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枚戒指有什么玄秘之处,注入灵力之后,给他唯一的感觉就是,这枚戒指不一般,也就仅此而已!

    当下,李林就把如何得到这枚戒指的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看来一切自有天意啊……”威严的声音似乎戴上了一些笑意,过了一会儿,声音就又是在李林的耳畔响了起来,“保留好这枚戒指,突破到精元期时,自然会知道这戒指的玄秘之处,它会带着你迈上一个新的高度……”

    李林顿了顿,原本应该欣喜才是,可是,他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精元期对他来说实在太遥远了,灵气期,元婴期,精元期,现在他灵气期还没突破,更何况中间还有个元婴期……

    不过,既然师父都说这是好东西,那就好好保存好了,至于什么时候突破到精元期,他从来没想过,修炼一途讲究的是顺其自然,修为到了自然也就突破了。

    直到声音不在响起,悬浮在半空的油灯也是慢慢的熄灭了,眼前的小屋子也是变得烟暗起来。

    李林不知道的是,他只感觉在那小屋里呆了一会儿,外边已经过去了几天几夜,而景寒也在医院里守了几天几夜,这期间卫中华,张远山,林青远等人都是来探望过,大家伙都为他的情况担忧不已。

    “还是老样子……”张主任拿着听诊器听了听,沉重的摇了摇头,道:“咱们县城医院医疗设备,医生的水平有限,再这样下去实在不行就转院到赤峰,我建议直接到省城医院……”

    “怎么会这样……”看着躺在床上没什么动静的李林,林青远就皱了皱眉,道:“不会成植物人吧?”

    林青远这么一说,大家伙心头就都是一沉,其实大家也都想到了,但都没敢说出口,这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他妈的。老子去找人,找找他们家人在什么地方,把我兄弟害成这样,这个愁必须报了!”洪九握着拳头,沉声喝道。

    “老九。先别管那些,现在最重要的是李林的情况,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这样,我联系省城的马院长,咱们连夜赶过去!”张远山道。

    “那还等什么,快点啊。”卫中华在一边急道。

    就在几人忙忙活活打电话,准备给李林办转院时,躺在病床上的李林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听着几人吵吵,他揉了揉眼睛,“张总,卫大哥,九哥,林伯,你们怎么都来了?这干什么呢?”

    突然听到李林的声音,几人一愣,然后就急匆匆的转过头,这一看李林已经自己坐了起来,洪九就大骂了起来,“娘的,你小子咋子回事嘛,吓死九哥了,知不知道,你这一睡就四五天,九哥还以为你活不过来了……”

    “林子。这是咋回事?”

    “张主任,快给我兄弟检查一下,看我兄弟咋样了……”张远山就喝了一声,一脸急切,能看出来,那是发自内心的,绝不是装出来的。

    张主任顿了顿,就苦笑道:“张总,李神医醒过来了,还能用得上我么,他的情况他自己更清楚,而且,他的能力不是我能够比得了的。”

    “也是,你说的对,出去吧!”张远山对着张主任摆了摆手,等张主任蔫蔫的出去,他就又道:“把门关上,别让我兄弟受了风!”

    “……”

    张主任委屈的差点儿哭出来,好歹他也是这县城屈指可数的医生,平时都是别人给他开门,可遇到这些人怎么就完全不一样了呢?心里想着,他就想不明白了……

    刚走出几步,他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了嗷嗷的哭声,这声音就是那个大流氓洪九的!

    “九哥。别哭别哭,这里是医院,别影响了其他病人,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李林指了指自己的身体,笑呵呵的说道。

    “放屁,你给我放屁,你他娘的一睡就四五天,你还是没事儿,你丫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知不知道,你九哥我都在门口蹲了好几天了……”洪九大骂。

    “四五天了?”

    李林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也是有些无语了,心里想着,那小屋子看上去很不错,但以后还是少去的好,幸好就呆了那么一小会儿,这要是呆上三五天,恐怕出来时,自己都成老头子了。

    “那你以为呢,娘的,反正我要报酬,这四五天我都胖了好几斤了……”洪九擦了擦眼泪,就搂着李林的脖子嗷嗷大哭起来。

    门口那个小护士看到这一幕,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两个大男人搂在一起,就差说两句情话了,简直太恶心了。

    就在女护士拿捏不定要不要进去时,一道倩影在走廊里走了过来,在医院陪了四五天,她憔悴了很多,要不是张远山等人来了非要让她回去,她还要坚持下去,回到家她洗漱了一番,原本想着躺下来睡一会儿,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换上一身衣服就又来了。

    距离病房还有一段距离,她也就听到了屋子里的哭声,原本就憔悴的脸蛋霎时变的惨白,脚下微微踉跄两步,她紧咬着牙冠向病房走去。

    看到景寒来了,小护士就识趣的退到了一边,当景寒看到屋子里的情形时,原本惨白的脸蛋顿时挂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这次并不是不明显,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发现,景寒笑出来的模样真的是挺漂亮的……

    “老九……老九……操……老九别jb哭了,警花来了,咱们该走了。”张远山喊了两声,见洪九哭个没够,他就忍不住在洪九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张远山。我日你大爷。老子哭一会儿咋的了,总比你这娘们强吧,自己偷偷躲起来哭!”洪九大骂了两声,然后就送开了李林,临松开时,他就趴在李林耳边小声道:“人家警花守了你几天几夜了,晚上就别折腾了,注意身体……”

    “……”

    闻言,李林就真的有点儿无语了,不过心里也是感动,这几个人每个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手底下更是有集团需要打理,能来医院陪着自己,这绝对是一份真挚的感情!

    来到门口,几人也是和景寒打了招呼,就匆匆的离开了。景寒也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已经安然无恙的李林,她就在一边坐了下来。

    “回去住,还是在这里?”景寒道。

    “没什么事了,还是回去吧。”

    李林轻轻的笑了笑,就看着景寒憔悴的脸颊,“四五天了,辛苦你了……”说着时,他就抓住了景寒纤细的手。

    突然被李林抓住了手,景寒黛眉轻轻皱了皱,下意识的往回收,可很快她就放弃了,“如果你再不醒,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后不会了……”

    笑了笑,李林就把被子拉了下来,这时,他就发现身体里的创伤已经全都好了,而且,灵力更是比以前更加精纯了许多,还有就是,刚刚突破到灵气期第四层,此时又到了瓶颈期,用不了多久可能还会突破。

    开始只是轻轻握着景寒的手,现在,他就拉着景寒的手了,也不去办什么出院手续,就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患者服出了医院,刚到大街上,李林就发现问题大了,不少人就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他。

    其中有一部分人就替景寒不值了,这女的绝对也有病,不然她怎么会被一个穿着患者服的傻逼拉着上街……

    不过,这其中就不乏一些眼尖的了,一眼就认出了两人。

    其中有几个十岁的小女生就把李林围在了中央,这俩人就是前几天英勇救人的警察,特别是那个男的,还吐血了。

    开始时他们还觉得李林是个傻逼,为了别人差点丢了命,可是听老师讲过关于李林的英雄事迹后,她们就不那么认为了,这分明就是个英雄!

    遇到了英雄不合影是肯定不行的,万一哪天这个家伙火了,照片留下来,绝对是有意义的事儿!

    当下,她们就拉着李林和景寒在路边合影起来,也因为这个,两人回到别墅时已经是十来点了,回到别墅,李林第一时间就给于健和李长生打去了电话,询问了一下清河畔和平安村的情况。

    “李总。路已经通开了,现在正在修建分厂!最晚一个月,分厂和路就能投入使用!”于健笑着道。

    “嗯。加点劲!”

    李林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李长生那边传来的也是好消息,李林最担心的就是公司少个管理的人,在他昏迷这几天,张远山就把小刘派了过去,这让李林有点儿意外,不过,这也正和他心思,他早就想挖角,可是碍于面子也就没那么做了,既然现在小刘去了平安集团,那么,张远山想再把她要回去,就不可能了!

    “很好笑?”景寒回过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李林一眼。

    “……还行吧。”

    李林咧咧嘴巴,就悄悄的看着景寒,此时她正拿着一本书看着,仿佛对某些事儿一点儿热情都没有,最主要的是,她这时候好像厌男症有犯了。

    要不要再去拉拉她的手?

    李林心里暗暗想着,然后他就试探着把手伸了过去,结果,手刚伸过去,景寒就把书本放在了桌子上,“我累了。你的房间都收拾好了……”

    “哦……都收拾好了……”

    李林一阵愕然,心里想着,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刚刚还让牵着手呢,这怎么转眼间就又犯病了。

    对于这个十分奇葩的女人,李林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索性就拿起那本他很喜欢的漫画书看了起来……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