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我还没吃饱
    清晨。

    已经步入十一月的天气变的冷了下来,当李林起床时外边还有点烟擦擦的,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到六点了,他就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下了楼。

    自突破到灵气期第四层,他就可以修炼一些功法了,道家的绝学《太玄道》就是其中之一,攻击性并不强,但贵在可强身健体,而且对他来说也是十分适合的。

    太玄道是那种不温不火的功法,刚柔并济,有几分神似太极,但又彼此不同,不过,李林知道,太玄道绝对不会比太极差,如果非要比一比的话,应该说是各有千秋。

    就在李林打的有模有样十分入神时,景贺年和林慧慧也是来到了别墅,这几天景寒一直没回去,他们就有点儿纳闷也有点儿担心,当看到在别墅小院里打太玄道的李林时,两人就不由的一愣,两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讶。

    不过,紧接着两人的脸上就挂上了笑容,那天晚上他们在别墅遇到李林,本以为李林会留下来住下的,他们就在别墅外边等着,结果就发现没一会儿李林就走了出来离开了。

    开始时他们真的以为李林和景寒是朋友,可现在看来,这就不是朋友那么简单了,谁一大早晨就跑到小院子打太极的?

    “老景,有戏了啊!好像都住在一起了……”

    “我看到了。”

    景贺年笑了笑,就道:“我打听过了,这小伙子别看是个农村人,但品行不错,最近更是混的风生水起,听说最少有几个亿的家产呢。“

    闻言,林慧慧不由的就是一愣,也是多看了李林两眼,“钱不钱的倒是无所谓,主要是咱们家景寒能看上这小伙子,你看她这么多年和谁亲近过……”

    “对。我也这么想,钱不钱的都不是事,主要还是看人。”景贺年点了点头,然后就道:“你先上去,我去和他谈谈。我怎么看这小伙子怎么喜欢,第一眼就觉得他应该是咱家的人……”

    “得了吧,看把你美的,咱家姑娘就那么差?”林慧慧白了景贺年一眼,她就向楼上走去。

    以前家里的男孩岁数大了怕娶不到老婆,现在姑娘大了找不到婆家也是件挺头疼的事儿,这几年她也是为景寒操碎了心,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么个机会,遇到这么好的青年,这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就算景寒不同意,她都同意,就算强捏也要把两人捏到一起。

    当然了,这说的都是后话,当母亲的,虽然景寒没提起过,但她也知道景寒的心思,现在缺的就是老人在一边扇扇风点点火,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想着想着,林慧慧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嘴里也是哼起了小调,那首景贺年曾经唱给她,追求她时唱的歌,妹妹坐船头……

    “这么早就起床了。”景贺年来到李林身边,笑着问道。

    看到景贺年,李林就回以微笑,点了点头道:“习惯了早起了。景叔叔早。”

    “早。”

    景贺年笑着点头,然后他顿了顿,就问道:“昨晚上睡的挺好的吧?”

    “嗯。挺好的。”李林道。

    “那就行,对了,你这练的是什么,和太极很像,但又好像不是啊。”

    景贺年也是个太极高手,一眼就发现了李林打出来的招式并非太极,快慢相接,劲力十足。

    “道家的绝学太玄道,能强身健体。”李林笑着道。

    “太玄道……”

    景贺年琢磨琢磨,这太玄道他倒是没听过,就笑了笑,道:“这功夫和太极比起来,哪个更厉害一点儿?”

    “差不多,各有强项,应该是各有千秋!”

    “来。叔叔也学过太极,陪我推两手,好多年都没和别人推过了,岁数大了,不服老不行啊。”景贺年说着,就展开了太极的起手式。

    “这……”

    李林就有点儿为难了,太玄道虽然攻击性不强,但说它没有半点儿攻击性也是浅薄了一些,而且,他也是刚刚学习太玄道,火候把握的并不是很好,一个不慎可能就会伤到景贺年。

    “怎么?有问题?”

    见李林不动手,景贺年也是收起了手,问了起来。

    当下,李林就把太玄道的情况和景贺年说了一下,这一听,景贺年就明白了,再看李林时就更不一样了。这个年轻人不但有出息,而且这份沉着就不是一般年轻人有的。

    即便是他已经快到五十的人,在公园锻炼身体时还会找那些老家伙切磋两手。

    “唉。不来也成,来来,坐下。”景贺年说着,就先坐在了石凳上,等李林也坐下,他就笑着道:“我没记错,你叫李林是吧?”

    “嗯。”李林点头。

    “这些年我一直忙忙碌碌的做生意,就把景寒给忽略了,她的情况你应该都知道了,叔叔有两句话要和你说,景寒的脾气不好,以后你要多多担待一些啊,叔叔还是希望,你们能有一个好结果的啊……”景贺年说着,就苦笑道:“不不,你别误解我的意思,我说的是如果,我没逼迫你的想法。”

    听着景贺年这话,李林就真的有点儿无奈了,但也不好多说,就点了点头,道:“她的情况会好起来的,景叔叔的意思我明白!”

    “明白?”

    “明白!”

    景贺年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准备进屋,这才发现李林的运动服脏兮兮的,还破了几个洞,他就皱了皱眉,道:“李林,你这衣服怎么弄的,快别穿了,正好我今天不上班,出去逛逛,也陪你出去买两件衣服。”

    “还是我去吧,你哪里懂买什么衣服。”景寒站在二楼的窗台上说道。她已经站在楼上阳台上很久了,一直在安静的看着两人。

    “也是,我是不怎么会选衣服,毕竟买衣服这东西还是女人在行……”

    突然,景贺年就仰起了脖子看着景寒,惊讶道:“你去?”

    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他这个宝贝闺女什么时候都愿意陪着一个男人出去买衣服逛街了?

    “行行,那就你去,一定要给李林买好衣服,买好衣服。”景贺年笑着道。

    今个儿他实在是太开心了,比中了五百万的大奖还要开心,一进别墅,他就唱起了已经放弃了多年的京调。

    听着这难听的不能在难听的京调,李林强忍着没让自己笑出来,倒是景寒,她黛眉皱了皱,道:“爸。你唱完了没有?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早就习惯了景寒这个态度,景贺年也是不以为意,就自己倒上一杯小酒,“哈哈,吃吃,来吃,我不唱了,李林,来来吃菜,你阿姨做的菜可是一绝,以后你要是常在这里,你阿姨肯定也会很愿意给你做的。”

    说着,景贺年就肉麻的对着林慧慧道:“慧慧。你说是不是?”

    “嗯。是啊。只要李林你愿意来,阿姨就给你做,实在不行我就去大饭店学习,你可要来啊。”

    看着这对和善的夫妻,李林就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他微笑着点头,埋下头大口大口的吃着,不得不说,林慧慧做的饭菜确实蛮合口味的。

    “来来。吃菜吃菜。”景贺年嚷嚷着,就往李林碗里夹菜,一副热切的模样。

    这下,李林就真的有点不太好意思了,一边点头一边吃,吃的就叫一个快,转眼间一碗米饭就吃了下去。看着景贺年和林慧慧的模样,景寒真的有点儿受不了了,她黛眉皱了皱,就把筷子放在了桌子上,“我吃好了。你们吃!”

    “唉。景寒,你这是干嘛,家里还有客人呢!”景贺年无奈,尴尬的道;“李林,别介意啊,她就是这样儿,以后处的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她还是有很多优点的。”

    “嗯。我知道。她会好起来的。”

    李林灿灿的笑了笑,刚刚那一碗白饭吃下去,他都没怎么吃菜,现在菜上齐了,他才发现林慧慧的手艺真的是不一般,即便和饭店那些大厨比起来怕也是不遑多让。

    过了几分钟,景寒就从楼上走了下来,天气冷了,她就换上了一件长款烟色毛呢风衣,脚下也踩上了一双时髦的高跟鞋,看上去,整个人的气质都是一变。

    “走了。去买衣服。”来到楼下,景寒就对着李林说道。

    “我还没吃饱……”

    指了指满桌子的好菜,李林着实是有点儿舍不得,此时他正拿着一根糖醋鸡腿大吃特吃的,满嘴巴子油乎乎的!

    “出去也能吃。我在外边等你!”

    景寒说罢,就头也不回走了出去,这下李林就尴尬了,这鸡腿是吃了还是不吃?放下吧,舍不得,不放下吧,会不会被景贺年林慧慧夫妇笑话……

    “这个臭丫头,真是,谁娶了她也算倒霉了。”林慧慧拍了拍桌子,然后,她就突然意识到她说错了什么,这个时候不应该多说说自家闺女的好么……

    “没事儿没事儿,吃吃。”景贺年笑道。

    最后李林还是硬生生的把这一根鸡腿干了进去,其实,打心底他还是想蔫蔫的跟出去,可是,男人嘛,不管在什么地方,面子也是很重要的!

    擦了擦嘴巴,李林就急匆匆的出了别墅,等他出去,景寒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本田飞度不是什么好车,但景寒开上却显得十分合适,那种圣洁的气质也是被凸显了出来。

    “上车。”景寒没什么感情的道。

    早就习惯了这女人的态度,李林就只好乖乖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等李林上车后,景寒就再次启动了车子。

    除了一句上车之外,两人一路上就没什么交流了,直到来到县城中心,空气仿佛都快凝固了,坐在副驾驶上,李林就发现,从来都没如此的窘迫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