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敞开心扉
    见景寒不吱声了,李林就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

    “咱们讲个三国的故事吧,主角的名字叫吕布,人称三家性奴,典故是辕门射鸡。”李林笑着说道,为了能让景寒开心起来,他也真的是拼了。

    三家性奴?

    景寒一愣,吃在嘴里的炸酱面差点儿吐出来,撩了撩秀发,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你这也太胡扯了,吕布分明是三姓家奴,典故是辕门射戟,不是鸡,读三声!”

    见景寒眉宇舒展,李林就拍了拍脑门,灿灿笑道:“口误口误,咱们换个故事,这个好像没什么意思。”

    有了前一个搞笑的故事,景寒心情就好了许多,用手帕纸擦了擦嘴角,正视着李林,认真的听了起来。

    “这不算是个故事,确切的说应该是个脑筋急转弯,你听仔细了。”李林有模有样的咳嗽了两声,就开始卖弄起来,“有一次军队大比,最后一项是比憋气,第一个五分钟淘汰,第二个八分钟淘汰,第三个过去了半个小时,依旧将脸扎盆子里,你觉得他为什么这么厉害?”

    景寒黛眉轻锁,沉思了一会儿,“憋了半个小时?莫非他偷偷换气使诈,还是憋死了?”

    李林摇了摇头,“这时,裁判走过去看了看,然后他就骂了一句,我靠,原来这家伙把盆里的水都喝完了……”

    闻言,景寒一愣,随后那张冷冰冰的脸上就挂上了笑容,越笑越开心,“这什么脑筋急转弯,那么大一盆水怎么可能喝的下嘛……”

    说着,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太胡扯了,真是太胡扯了……”

    “笑一笑,什么烦心事儿也就都没了,你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好了,只要控制好自己不要生气,用不了多久,你的病就能痊愈了。”李林笑呵呵的道。

    “嗯。我知道。”

    心情好像好了许多,景寒就点了点头,道:“你是不是准备回村了?”

    “嗯。你的病好了。我应该回去了,村里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处理!”李林认真的道,“我不在,你要控制好情绪,不能让厌男症再复发了。”

    景寒默默点头,然后就灼灼的看着李林,过了许久,她轻咬着贝齿,道:“那你以后还会来么?”

    提到这事儿,李林就沉吟起来,按理说,病已经治好了,他应该不会再来了才是,可要说以后就不再联系了,他就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现在他也不清楚,他和景寒算是什么关系,是医患关系,好像又深入了一些……

    “有时间我还会来的。”李林道,其实,在心里他也不确定还会不会来。

    “嗯。”景寒默默点头,然后就拉开了柜子的抽屉,拿了一把药匙出来,“这个给你,什么时候想回来,随时都可以!”

    接过药匙,李林就点了点头,道:“天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我不累,能不能陪我聊一会儿。”景寒道。她心情现在好了许多,把自己闷在屋子里闷了一天,她已经想通了太多的事儿。

    “没问题。外边好像也不是很冷,咱们出去说,还能透透风。”李林轻笑道。

    淡月笼纱,娉娉婷婷,微风拂过精致的脸颊,掠起景寒乌烟的秀发,披着李林帮她取来的烟色风衣,坐在阳台下的藤椅上。

    她没有去看李林,目光一直停滞在星空的那轮弯弯的月牙上,讲述着以前发生的事情,那是她的心结。而李林就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充当那唯一的听众,偶尔会插上两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月牙渐渐的去了,星空渐渐的变成烟夜时,两人就回到了别墅,躺在各自房间的床榻上,两人都是各怀心思。

    “真是个可怜的姑娘……”

    轻轻的摇了摇头,李林就拉上被子,渐渐的,思绪被浓浓的打鼾声淹没。这一晚景寒睡的特别香,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睡的最踏实的一晚,在梦里,她梦见了睡在隔壁那个单薄的身影……

    次日,天蒙蒙亮,李林就如同往日一般早早的起床了,让他意外的是,景寒起来的比他还要早,这时,桌子上摆放着几样精致的点心。

    “在网上临时学来的,我第一次下厨。尝尝吧。”

    景寒又端着一碗汤放在桌子上,脸上还沾了一些面,李林愣了愣,随后就笑了笑直接坐了下来,先是加了一块点心,这一吃,他就微微一愣,这点心做的虽然比糕点店做的差了点儿,但味道也是非常不错的,口感也不错。

    “麻烦你了。”

    “没什么。”

    景寒轻轻点头,她已经冰冷习惯了,一时半会想让她笑出来确实有点不太现实。

    一桌子早餐很快就被李林洗劫一空,吃饱了喝足了,也就该走了。

    “我去送你。”景寒道。

    “不用了。我有车。”

    说着,李林就穿上衣服,抬起头在屋子里看了看,仿佛想把屋子里的一切都记在脑子里一般,和景寒道别后,他就离开了别墅,景寒也走到别墅的小院子外边,直到李林的车子彻底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她才转过身走了回去,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离开了景寒的别墅,李林先是到黄金大厦对面看了一眼,此时工程正进行的如火如荼,按他设定的图纸,风水局的问题就不存在了,这时大楼已经起到了三四层,距离完工还需要至少一个半月的时间。

    赶到药材市场买了一些用来修炼的药材,他就开车向清河畔赶去,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清河畔的几座大山已经开出来七八十米的山沟,此时,压路机正在平整路面,进度如此之快和设备先进有一定关系,另外,和清河畔有这些大石头,这些原材料也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让李林满意的还不止这一点,而是大型分厂已经开始动基了,按他要求的规模,足足要比平安村大上三倍还不止,按这个进度,同样超不过一个半月也能完工,这样一来,生产,xiaoshou,种植,一条完整的经营链条也就算彻底打通了。

    开始时,清河畔的乡亲们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到了现在,他们就无比的相信了,让他们最高兴的莫过东小山后边的荒地,两天前已经扎上了护栏,打量的药材种苗也都运送了过来……

    可是,有一件事大家伙都想不明白,在后山上,于健命令施工队挖了许多大坑,村里的徐老三闲着没事,一时兴起还去查了查,这一查才发现,这四米九的深坑整整是八十一个。

    徐老三还问了于健,这大坑是干啥的,结果,于健就根本没搭理他,就说是李总安排的,想知道就问李总去!

    “林子。回来了。这是干什么去了?”李林刚进村子,村口的吕仙就打起了招呼。

    “刚在城里回来。”李林笑着回答。

    “你小子真是有出息了,咱们这清河畔多亏有了你,不然这日子可真的没法过了。”

    “林子。咱们种植什么药材啊?是不是特别昂贵那种,有没有人参,鹿茸,什么的啊?”

    “有。都有。”

    一路上,不管谁问起来,李林都是笑着回答,这一次,他并不想heping安村那样,种植的药材都不太昂贵,这一次,他要多种植几种不同的药材,而且还要种植昂贵的,他要把企业多元化。

    平安集团可以生产减肥药,壮阳药,自然也能生产出其他产品,这段时间他就一直琢磨着这事儿,前几天又和蔡文雅讨论了一下,烟酒行业现在十分火爆,基本是生活必备品,烟草他倒是不打算做,毕竟,吸烟有害健康,至于酒,这就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用传承里的知识配制药酒,不但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还有治病的效果,这种药酒做起来也不难,只要找一家大型的酒厂合作,让他们按照要求生产自己需要的酒水便可,然后在用自己配制的药品从新熬制,这样一来,药酒就成了,至于能卖什么价格,李林还没细致的想法,但心里也有个大概,如果用500一斤的**装的话,一**至少要在五百块左右。

    如果市场打开,一**酒能卖五百,接下来肯定就是个恐怖的数字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和村里的乡亲们打招呼,很快就到了外婆的家,此时,家里也没人,宁良涛陪着刘艳回娘家了,外公和外婆也出去散步溜达了,让李林意外的是,秦晓和那个乡里上班族也陷入了热恋中。

    秦晓能有个好的归宿,是他想看到的,这一块心事儿也就算放了下来,车子停下,他就步行向东小山走去,此时,空荡荡的大山上没什么人,站在山顶上,他抬眼望去,清河畔的情况一览无余,修建工厂,修建公里的工人都是忙的热火朝天。

    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就在大山上走了起来,数着于健挖出来的大坑,有几个坑他还特意跳下去看看,测一下深度,不多不少正好四米九,仔细的数一数,正好是九九八十一个深坑。

    走了一圈回来,李林拿了一块石板坐了下来,翻了翻兜子,玉石已经用的差不多了,布阵用的已经不够了,还有那些玉符也是需要很多玉片,现在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是生活必备品,需要玉石的地方太多。

    “看来又要去省城一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