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好巧
    那中年人也是大声的叫了起来,这几个家伙骗子的身份坐实了,他被骗去的六百块就很有可能的拿得回来。

    短短不到十秒钟,两个中年汉子就都被搞定了,李林潇洒的落地,他拍了拍沾了灰尘的裤脚,捡起丢在地上的锤子,然后就一步步的向着马洪涛走了过去。

    “还收不收摊了?”李林笑眯眯的看着马洪涛。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李林,马洪涛真的有点儿懵了,出来混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凶狠的人物。他也不敢叫嚣了,赶紧求饶道:“爷。我错了错了,不收摊了。钱我给,我给,我给……”

    说着,马洪涛急匆匆从兜里往外掏钱,骗来刚刚都给李林了,身上也就仅剩下万八千块的,还有二十来块玻璃没砸,也就是六七万快,他肯本就没有!

    “爷。就这些了,这是今天所有的钱了……”马洪涛连连求饶道。

    “就这些了?”

    “爷,我不敢说谎啊,不信你看,就这么多了……”马洪涛带着哭腔,“要是你嫌不够,我回家给你拿去!”

    “算了吧,没钱就砸手一下,几万块就算了!”

    李林笑眯眯的,就没等马洪涛反应过来,只见猛地擒住了马洪涛的肩膀,然后就把他的手放在了坚硬的地砖上,手里的锤子毫不犹豫的抡了起来。

    咔嚓!

    虽然力量不大,但马洪涛的手也是几根手指被砸断了,紧接着就是马洪涛蜷缩在地上,发出嗷嗷的惨叫声。

    “愿赌服输,下次再让我见到你骗人,就不是砸断手这么简单了。”

    锤子丢在一边儿,李林便是向着人群里挤了进去,这时,大家伙都赶忙给他让路,现场也是掉了一地的下巴,这个身材单薄的年轻人简直太可怕了。

    “哥们,哥们,刚刚我也被骗了,你看,这钱能不能给我点儿,这些该死的骗子。”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追出去两步,结果,李林猛一回头,冰冷的目光将他锁定,吓的他身体一颤,赶紧闭上了嘴巴,要知道,这个年轻人比那马洪涛更加恐怖!

    大庭广众之下,就敢砸断别人的手,这份魄力可不是一般人有的!

    玩残棋输了四百,砸玻璃赚了三四万,这时,李林走在大街上心情就惬意的很了,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看着几十层高的大楼,看着大街上那些白花花的大腿,这省城确实要比县城不知道好了多少,现在,李林已经有些渴望,平安集团早晚有一日也要到这省城占有一片天地。

    在街上有逛了一小会儿,李林就向附近的一家四星级酒店走去,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有余,很多人也都回去休息了,而对于另外一个人群,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这些人的年龄集中在十**岁到三十岁之间,也就是新时代的年轻人,任它是十一月的天,对于这些狂热分子来说,只要漂亮,只要帅气,温度永远比不上风度。

    所以,当你走在洪山街这条充满,jiqing,迷乱,让人充满幻想的街道上时,想看到低胸装,大长腿,烟siwa,这些东西是没难度的,其中,哪些anmo房,足疗城,门口的姑娘都是扭动着风骚的屁股,恨不得把那已经低的不能再低的低胸装拉下来一点儿,只要你进去,你就是爷,只要你有钱,你就是爷爷!

    当李林走到这条街上时,就不少姑娘向他投来了媚眼,对于这些外表风情万种的姑娘,李林也是一笑置之,继续向宾馆走去,就要赶到宾馆时,恰巧经过一家叫做蓝迪的酒吧,听着里边传来轰鸣的低音炮声,张学友那首经典的饿狼传说,李林就停住了脚步。

    正在他考虑要不要进去体验一下时,就看到酒吧的门开了,两个染着黄毛,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两人的脸上挂着坏坏的笑容,偶尔贴在对方耳边小声说两句,然后还使着眼色。

    “这小妞真是个jipin,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这都能让咱们遇见……“

    “嘿嘿,你猜,会不会是个处啊……”

    这两人的声音虽然小,不过,还是听在了李林的耳中,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准备离开了,在酒吧这种地方,猎艳是常有的事儿,它就像是生活的一部分。

    只是,肯定又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遭到迫害了。

    当然了,人需要成长,从不断的磨练中成长,早一点遭到迫害,她就会早一点儿成熟起来,毕竟,不是所有骑白马的都是王子,还是有很大几率遇到癞蛤蟆的。

    “别说了别说了,她来了。”一副杀马特打扮的黄毛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就向酒吧门口看去。当他看到这张青涩动人,姣好身材的姑娘时,眼睛里邪光直冒,恨不得马上就去宾馆!

    只是,此时女子的脸上有些红晕,看上去是喝了不少酒,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有些散乱……

    “meinu。走了,咱们再出去玩一会儿。”杀马特黄毛凑了上去,一双眼珠子邪光直冒,走到女子身边,伸手就向女子的手抓了过去。

    “走开。别碰我!”

    甩开黄毛的手,女子踉踉跄跄的往一边走,两个黄毛对视一眼,竖着鸡冠子头的黄毛就道:“meinu,咱们就出去玩玩,你放心,我们保证不对你做什么,你看,我们像坏人么?”

    “再说了,刚刚我们还请你喝酒了,就陪我们走走,总不过分吧?”

    说罢,黄毛就再次上前,再去抓女子的手。

    “走开走开,我让你们走开,别碰我!”女子尖叫了起来,身体燥热的很,不向远处看还好,这一看就感觉天旋地转的……

    站在远处,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李林就不自觉的停了下来脚步,声音很是熟悉,当他回头之际看到女子时不由的愣了一下,一下就认出了这个长的极其漂亮的姑娘,正是刚刚在烧烤摊坐在他对面,明明饿得要死,却声称不饿的姑娘……

    这也太巧了吧……

    李林无奈的苦笑,再看那两个黄毛围着这女子打转,动手动脚的,他就真的有点无奈了,竟然又是遇到了这种事情,既然遇到了,而且又如此的有缘,这时如果不出手相助的话,那这个女子多数会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李林就走了过去。

    “meinu。咱就出去玩玩,我们保证绝对不动你半根头发……”杀马特造型的黄毛一脸正气的道。

    “走开。别碰我!”

    再次被女子甩开,黄毛就显得有点儿不耐烦了,索性直接拉住女子的手就不松开了,然后对着路边早已经等待着的出租车勾了勾手……

    “你们做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女子尖叫了起来,她知道被带走会发生什么,结果肯定是好不到哪儿去的。

    “喊人,喊啊,我看有没有人来帮你。”鸡冠子头黄毛怪笑一声,直接拖着女子上车。

    “你们两个干什么的?放开她!”

    就在女子快被拉上车时,一道清澈的声音自两人身后响起,看到李林,两个黄毛对视一眼,然后就讥笑道:“哥们,你是干什么的?我们出去玩不行么?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放开她?操,你他妈少管闲事,信不信老子抽你?”

    说罢,那黄毛就直接把女子推上了车,当他一条腿刚放进车子里,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掌便是抓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一下,黄毛就恼了,回过头凶狠的瞪着李林,“松开。信不信老子整死你!”

    “下来!”

    李林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线,手掌突然发力,紧接着,那黄毛便是像小鸡一样被他硬生生的从车子里拉了出来,随手一丢便是摔在了路边的树坑里。

    “**。你找死!”

    一身杀马特着装的黄毛顿时爆喝了一声,抡起拳头便是对着李林的脸打了过来,结果,他的拳头未到,只见李林突然抬脚,脚尖十分准确的踢在了黄毛的膝盖上。

    噗通……

    黄毛应声跪地,就在他还准备动手时,李林就在兜里把一个证件拿了出来,证件正对黄毛的脸,然后他就笑眯眯的道:“这事儿我能管不?”

    看到证件,黄毛脸色顿变,赶紧点头,而那个被丢进树坑的黄毛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见他爬起来就呲牙裂口的向李林扑了过来。

    结果是一样的,当他距离李林只有一步之遥时,李林头也不回,随手就是一拳抡了出去,力道不大,但也是打的黄毛一个踉跄,又是差一点儿趴在地上。

    “我怀疑你们给这个姑娘下药了。用不用我带你们去局子里走走?”证件在两个黄毛眼前晃了晃,脸色也是冷峻了下来。

    这下,两个黄毛就傻眼了,刚刚在酒吧时,他们确实趁着给女子倒酒时下了药,心知,这要是被抓进局子结果是什么,那杀马特的黄毛就赶紧道;“警爷。我们啥都没干,我们这就走,我们这就走……”

    “滚!”

    一看李林没抓他们的意思,两人如蒙大赦一股烟的就没了影,到了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暗道倒霉,鸭子是飞了,总比进监狱的好!

    等两人一股烟的跑开,李林也是看了眼证件,“这东西还蛮有用的啊……”

    证件放起来,李林就向车子里边看去,这一看,他不由的一愣,此时,坐在车子里的女子正在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而那司机大叔正对着车内后视镜向后看着,眼看着领口就要开了……

    “看够了没?”

    李林看着司机大叔,笑眯眯的问道,这么大岁数了,还如此不正经,见了人家小姑娘两眼放光!

    “那个,那个,警官,我什么都没干,不关我的事。”司机大叔连忙解释,吓得半死,这深更半夜的在酒吧门口遇到jingcha,真是他娘的见了鬼了。

    身为老司机,他每天晚上都会守在酒吧门口,不但跑活,有时候还给别人介绍活,这酒吧里的姑娘他可是认识很多的,每个晚上,给这些姑娘找活时,他都能收到一些好处费。

    甚至,有的时候这好处费比一天跑车赚的钱还要多!

    “放开,别碰我,给我走开!”

    这时,车子里的女子一边喊着,一边撕扯着衣服,见到如此景象,李林就皱了皱眉,既然已经出手帮忙了,也就好人做到底了,为今最好的选择就是把这个女子送回家,不然,丢在这大街上,就算吓走了那两个黄毛,恐怕还会来更多的黄毛。那时候后果将不堪设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