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谁说女子不如男
    “喂。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别撕了,都露出来了。”

    李林钻进车里,就把女子的手抓住了,再让她这么撕下去真的就春光大泄了。

    “走开,你别碰我,在碰我我喊人了。”女子甩开李林的手,然后就继续撕扯着衣服,“热,热……”

    “我是警察,我送你回家,你家在哪里?”李林的脸都烟了,这时,女子的一只手撕扯衣服,另一只手却压在了他裤裆位置,最可恨的是,她自己热就热了,她抓就抓了,她还抓了自己的兄弟……

    更可气的是,她抓的还特别用力……

    “警官,我看啊,你就别想着送她回家了,我看她是被那两个混蛋下药了,要是不快点解药,怕是要麻烦!”司机大叔十分肯定的道。

    闻言,李林就点了点头,现在就是傻子看到这女子肯定也是知道被人下药了,现在要是不帮她,春药这个东西一旦药效彻彻底底的爆发出来会十分麻烦的,虽然能治,但也要用上很大一番力气。

    可是,问题来了,已经到了凌晨,他不知道该带着这女子去什么地方,去医院,肯定是来不及了,一旦到了医院药效彻底爆发出来也是个天大的麻烦。

    想来想去,李林就向不远处那家四星级宾馆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她带过去,先给她服用解药,然后在给她解酒,到时候在送她回家。

    “把车子开过去。”李林指了指宾馆道。

    司机大叔一愣,也不敢怠慢,毕竟,后边这家伙是个警察,得罪了警察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放开我,别想欺负我!”

    被李林拉着下车,女子就大声的尖叫了起来,进了宾馆,那吧台小姐都是一愣,一个年轻人抱着一个喝的不像样的美女进来开房,不用想也知道要做什么了,不过,当看到李林放在吧台上的证件时,吧台小姐也就不敢多说了,急匆匆的把房间开了出来。

    “不是吧,还是个警察……”

    “现在的警察都这个德行,就是披着人皮的禽兽……”

    “哼。这种人就该举报他,你看那个姑娘多漂亮……”

    听着两个吧台小姐窃窃私语,李林一阵无奈,也顾不上和两人解释,抱着怀里的女子飞快的向开好的房间走去。

    房门打开,李林直接把女子丢在了床上,然后就在兜里拿出来一个小瓷瓶,清心散虽然不是专门解除春药的,但是,要比医院那些专门解春药的药物好很多……

    “滚开,滚开。”

    李林刚靠近,就险些被这女子一脚踢到,他刚刚躲过去一脚,准备把清心散给女子喂下时,让他惊讶的一幕就发生了,只见女子一把就搂住了他的脖子,樱唇小口直接就印在了他的嘴上……

    “我的天啊,我不是有意的……”

    李林只感觉脑海一片空白,硬生生的把女子拉开,可是,接下来,让他更害怕的事发生了,他刚把女子拉开,女子就又一次扑了上来,在偌大的双人床上,直接把他压在了下边……

    只听见“呲”的一声,他的衬衣就被女子给撕开了!

    “喂。快松开!”

    这一下,李林真的有点吓坏了,知道这时春药效果肯定是发作了,一时间,他也是没了办法,而女子就压在他身上,一边撕扯着他的衣服,同时,还在撕扯着她自己的衣服……

    呲……

    又是一声刺耳的声音,女子的白衬衫也是撕开了个大口子,顿时,胸前一片春光便是露了出来……

    “别别别。够了!”

    大喝了一声,李林猛地翻过身,一把掐住女子的脖子,然后硬生生的把她的嘴掰开,顺势将清心散撒进了女子的口中,清心散入口即化,只见服了清心散之后,女子身体浑然一震,过了不到三十秒,她迷离的美眸也是变的清明起来。

    又过了几秒钟,她就不再挣扎了,美眸闭上,带着酒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呼……累死我了,早知道真不该救你……”

    扑通一声仰倒在床上,李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侧过脸看着近在咫尺精致的脸蛋,他就无奈的摇了摇头,又是深吸了两口气后,他就坐了起来,先是帮女子把鞋子脱掉,然后脱掉袜子……

    原本李林打算帮她把衣服都脱下来,不过又觉着有点儿不太合适,也就只能委屈一下这姑娘了,帮她盖上被子,李林就坐在了窗子边,看着远方,他的脑海中不由的就出现了那道火红长裙,那张艳惊四座的脸蛋,倾国倾城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说她是仙子也不为过……

    只是,自那一别之后,就在也没了她的消息,有时,李林也想试探着打通她的电话……

    睡觉已然是不可能的了,对现在的他来说,睡觉是很奢侈的,索性就盘腿坐在椅子上修炼了起来,灵气期一共有九层,现在他处于第四层瓶颈的阶段,稍加时日便有突破的可能……

    玄圣心经在体内一个一个周天运行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东方泛起了一丝火红的光亮,李林便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回过头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女子,他的脸上也是洋溢出一些笑容。

    昨晚上虽然在遇到了一些波折,但结果却是好的,至少是帮了这个女子的大忙。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这个长的如花似玉的姑娘,她怎么和流落街头一般,为什么会狼狈到这种地步。

    就在他怎么也想不通时,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动静,他转身看去,只见女子已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揉着胀痛的头,迷迷糊糊的就坐了起来。

    “好痛……”

    突然,她声音戛然而止,就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紧接着她就看到了站在窗子边上的李林了,她先是一愣,然后脸色顿变,下意识的低头看去,这一看她的脸色顿时冰冷了下来。

    “你……畜生,你对我做了什么……”

    早就料到这女子肯定会误会自己,李林就苦笑着解释起来,听完李林的话,女子就隐约的想起了昨晚上的事儿,只知道,她用全身上下仅剩下的几十块跑到酒吧买醉,后来那两个黄毛凑了过来,喝着喝着,她就记不得之后发生什么了……

    虽然上衣撕开了,她自己的身体她很清楚,她知道李林没对她做什么,但是,一想起昨天在烧烤摊的事儿,她心里不由的就是不舒服起来,也就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李林苦笑。

    “谁知道你做没做!”白了李林一眼,女子就道:“看什么看?还不转过去……”

    “……”

    李林真的有点儿无奈了,好心当成驴肝肺,心里多少也有一点儿不舒服,干脆转过身去,心里想着,一会下楼结账,马上走人,从此在遇到便是路人!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还是蛮厉害的,仅有的一件白衬衫撕开了,她也很有办法,干脆就把外套倒着穿,后背当前胸,虽然奇葩了一点儿,但也是避免了尴尬……

    “袜子呢?”

    看着自己的鞋袜不见了,女子顿时就一愣,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下一刻,她再看李林时,眼神里就挂上了鄙夷的眼神儿……

    他莫不是个恋足癖吧……

    这么一想,女子就一阵后怕,恋足癖的人有一部分是心理变态,联想到前一晚李林坐在烧烤摊,看着大街上那些穿的极其暴露的姑娘时,女子就更害怕了。

    “你帮我脱的鞋子?”女子问道。

    “难道还让你穿着鞋子睡觉?”回过头没好气瞪了女子一眼,李林就向卫生间走了进去,一会就把鞋袜拿了出来,“早知道这样,我真不该帮你洗袜子,干脆就让你脏着算了!”说罢,他就把袜子丢在了床上。

    “你帮我洗的袜子?”

    “不然是谁?你觉得那两个流氓会给你洗袜子?”

    看着洗的干干净净的袜子,女子就愣了愣,不由的多打量了李林两眼,他确实没对自己做什么,还救了自己,然后又帮自己洗了袜子,这样的人会是流氓?会是心理变态。

    可是,昨晚……

    这时,女子也就纠结了,过了许久,她就歉意的看了李林一眼,道:“不好意思。刚刚是我误会你了,谢谢你救了我!”

    “最好下次别去酒吧了,不是每天都能遇到我这样的好人!”

    瞪了女子一眼,李林就整理整理被撕破的衬衫,虽然没几个钱,但这么出去让人看到也不太好……

    “你的衣服……”

    “被你撕破的。”

    看着撕破的衬衫,李林气就不打一处来,最主要的是,昨晚上他差一点儿被这个长的漂亮的女人给强奸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以后就不用活着了……

    一个年轻力壮的青年被一个十**岁的姑娘给强奸了,想想,那画面是多么的唯美……

    “我赔给你……”

    女子咬了咬贝齿,摸了摸比脸还干净的兜子,她顿时就尴尬了,“那个,我现在没钱,你别怕,我以后肯定会赔给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