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生烧活人
    夜幕下的云华寨唯美的很,冷杉传来的淡淡树香味让人心旷神怡,用木材打造的建筑是云华寨的特色,这里很落后,就连最基本的电也是没有。

    一个月前,这里充满了祥和,转眼一个月过去,这里便是被恐慌所笼罩,那该死的疫病让人人自危,十几天时间,已经有二三十位族人相继死去了。

    离得很远,李林便是看到一堆堆火焰在燃烧着,不大的云华寨里被哭声所笼罩,向着离的最近的那火堆仔细望去,大概有二十几个人围绕在火堆边上,中间是用红木树枝搭建起来的高台,熊熊火焰中,李林也是看到了人影。

    此时,旁边的人正拿着衣物向那火堆上扔着,哭声一片。

    “看来又有人去世了。”海心在一边喃喃自语,俏脸一片黯然。

    “嗯。火葬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不然疫病还会传染其他人。”李林深吸了口气,就随着海心向寨子中走去,他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这疫病是什么,不过,他也在暗自庆幸,看这情况,疫病还没到大爆发之时,不然也不会是如此景象了……

    此时,云华寨寨中央的一处民居里,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他的脸色难看的要命,他就是这云华寨的族长海雄风,也是海心的父亲。

    今天寨子里连着就死了五个族人,让他这个族长心痛不已,更让他着急的是,他只有几岁七岁的小儿子海阔,今天下午时,身体也是有了状况,身上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点儿,也是严重高烧起来,综合前几个死者,他们都是前一天有了这症状,最多就在熬过去一两天便是呼吸衰竭死亡的。

    还有一件事让海雄风着急,那就是海心,已经走了有**天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海心从来没出过远门,这一次是背着全寨子人的性命出去的,他担心寨子族人的生命,更是担心海心的安全,毕竟是他的亲骨肉。

    蜡烛灯被钻进屋子的微风吹的呼啦呼啦的,一个看上去也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人给躺在床榻上的小男孩盖上被子,然后就走到了海雄风的身边儿,她是海心的母亲,海雄风的妻子,风竹韵。

    “睡了?”

    海雄风回头看了风竹韵一眼。

    “嗯。刚睡下,高烧还是不退,这可怎么办……”风竹韵叹了口气道:“要不咱们带着阔儿出去求医吧,在这么等下去,怕是凶多吉少……”风竹韵只是叹了口气,她并没有像其他人家的妇女一样哭出来。

    闻言,海雄风就皱了皱眉,看向躺在床榻上的海阔,他攥了攥拳头,道:“出去怕是不行,阔儿现在身体虚弱的很,这一百多里的山路怕是没等看到医生,他就扛不住了,而且,古云镇那几个庸医肯定是看不了的!”

    风竹韵默默点了点头,道:“海心出去已经第九天了,现在还没音信,千万别出什么事啊,她从来没去外边走过。不会是遇到什么坏人了吧……”

    “应该不会吧……”海雄风抬头看着远处,眼泪在眼眶里流转,他不清楚海心现在的情况,**天没音信,他更担心海心出事儿。

    但是身为男人,身为一家之主,他很清楚,这时候谁乱了,他都不能乱,不然就真的完了!

    “嗯,我去上柱香,为两个孩子祈祷……”

    风竹韵说着,就向另外一个屋子里走去,在月光下能清楚的看到她眼角上挂着的泪花,但也一样,她没哭出来,就算再苦再难,就算两个孩子真的去了,她也要坚强!

    等风竹韵出去了,海雄风就在木椅上坐了下来,看着躺在床上的海阔,他先是叹了口气,然后,他就把袖子撸了起来,在他的手臂上赫然可见,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红点长了出来,而且正在不断迅速的扩散着……

    “该死的疫病!”

    看着满是红点的手臂,海雄风就咬了咬牙,脸色也是更难看了。就在这时,院落的外边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三四个族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族长,族长,不好了。三叔公要不行了,快过去看看!”人未到,声音已经传了过来,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年轻人推门走了进来,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两个人,年轻人说着,就看向了躺在床榻上的海阔,道:“族长,海阔怎么样了?”

    “越来越严重,高烧不退……”

    海雄风应了一声,就对着年轻人道:“走,过去看看。”

    “走!”

    年轻人应了一声,恰好看到风竹韵出来,他就看向了风竹韵,昏暗的房间里,他的眼睛就泛起了一丝贪婪之色。风竹韵很漂亮,虽然已经快到四十岁,但和以前比起来,不但没有衰老,她还是那么漂亮,比以前更多了几分风韵之色。

    “嫂子……”年轻人对着风竹韵打招呼。

    “嗯。是海云来了。三叔公严重了?”风竹韵黛眉轻轻锁了锁就问了起来。

    “怕是要不行了。嫂子,天凉了,你多穿点儿。”海云说了一声,就跟着海雄风飞速的走了出去。

    看着几人出去,风竹韵便是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门口,望着天际,她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些苦涩,“菩萨。保佑我们一家人平安无事,保佑寨子里的所有人平安无事吧。”

    现在,她既希望海心回来,又不希望海心回来,一天内就已经有五个人死掉了,她很清楚,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人死去,这其中也包括她自己,到那时才是真正恐怖的一幕。

    海心不回来,哪怕她被坏人带走了,只要不被害死,哪怕是拐卖了都要比回到这里好,因为,那是唯一生存的希望。

    “海心……”

    风竹韵又是苦涩的一笑。

    就在她祈祷时,离开不久的海雄风就气势汹汹的走了回来,刚到院子他便是咆哮起来,“胡闹,这帮混蛋竟然能想出如此残忍的办法,简直畜生都不如……”

    “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风竹韵不解的问道。

    “那几个狗屁长老,平时一个个道貌岸然的,他们竟然能想出如此残忍的方法,他们竟然要把感染了疫病的族人全部烧死,用这种狠毒的办法阻止疫病蔓延……”海雄风拳头在木桩上敲了敲,道:“我不同意,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

    闻言,风竹韵脸色大变,身体不由的一颤,“是谁想出这么阴毒的手段,生烧活人,他们可是我们的族人,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残忍的烧死……”

    “还能有谁,就是那几个狗屁长老!”海雄风咬了咬牙,道。

    “如果几个长老都同意,怕是你这个族长也无法阻止啊……”风竹韵紧咬着嘴唇,道。

    这古老的山寨里,有着严格的管理方式,海雄风身为族长,理应是说话最有权威的人,可是,事情并非这样,平时寨子里的小事海雄风可以全权做主,可是,遇到这种人命关天,关乎到全寨子人性命大事。海雄风的话也不是最管用的,寨子里的一共有七位长老,这七个人如果意见统一,甚至可以罢免了海雄风这个族长,也就是说,如果他们都同意这么做,海雄风也是无法制止的。

    “一帮混蛋一帮混蛋!”海雄风吼了两声,就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海阔,道:“他娘,既然无法制止,孩子的命就交给你了,趁着天烟,你带着阔儿溜出去,这是唯一的出路!”

    “记着,出去后就不要再回来了,还有,记得我们的女儿,她可能是我海雄风唯一的血脉……”

    “那你怎么办?”

    风竹韵皱了皱眉,然后她就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走,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走,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如果死,我们一家人一起死!”

    “胡闹!”

    海雄风顿时咆哮出声,指着风竹韵道;“你知不知道,这不是你自己,还有孩子!”说罢,他就急匆匆进屋,开始给风竹韵收拾东西,嘴里还喃喃自语着,“必须走,必须走,不能留在这里,不然没有生路……”

    “这疫病太恐怖了,就算医生来了也是束手无策,我不能连累你们……”

    看着海雄风收拾东西,风竹韵终于控制不住情绪,这时,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虽然逃离出去会遗臭万年,可是,为了海心,为了海阔,她愿意背负这个骂名,就算死,她也认了。

    就在海雄风打好包裹,准备带着海阔和风竹韵出去时,门前的小路上,十几个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走在最前边的赫然就是那个海云,跟在他后边的是七八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头,这几个老头就是云华寨的长老。

    “长老。海雄风族长对你们的决议很不满,他要带着风竹韵和海阔离开……我怀疑,他早就知道会有今天,让海心出去,并不是找医生,而是让她先逃走了。”海云对着几个长老说着,不经意间,他的脸上就泛起了冷笑。

    “哼。这个海雄风真是越来越不识抬举了,以为他是族长就能为所欲为?把我们这些长老的话当做耳旁风?竟然敢公开反驳我们的决议,我看他这个族长也是不想当了。”海人杰冷哼道。

    “三长老,这事儿你看怎么办?海雄风他身为族长,竟然如此自私!”海人杰看向了另外一个长老。

    三长老名叫海人风,也就是海云的父亲,听海人杰问起,他就冷笑道:“不管怎么样,海雄风这种做法太自私了,我看,他这个族长是不能当了,海心去找医生都**天了还没回来,肯定是海雄风让她先逃走了,现在又要让风竹韵带着海阔离开,下一个是不是就是他海雄风了?”

    海人杰和海人风对视一眼,两人一拍即合,他们都有共同的想法,那就是让海雄风让出族长的职位,让海云来接替。不过,他们也不敢说的太直接,因为,一共有七位长老。大长老海俊庭的话才是最有重量的。

    这些年,海俊庭一直是站在海雄风那边儿,他不发话,几人也不敢太造次了。

    海人杰说完,他就看向了海俊庭,问道:“大长老,这事儿你怎么看?”

    海俊庭皱了皱眉,刚刚海雄风在临时会堂上驳斥了这种生烧族人的做法,公开斥了几个长老,虽然他也赞同海雄风的做法,但是,他也觉着烧死已经感染了疫病的族人是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不然整个云华寨将会生灵涂炭……

    “先别急着下定论,雄风也是为族人考虑,毕竟,那是几十条鲜活的生命。”海俊庭叹了口气,道:“要是还没有太好的办法,就按照你们说的去做便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