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天诛
    当下,海雄风便是看向了李林,对着李林微微一笑,道:“李医生。我是云华寨的族长海雄风,我代表云华寨所有族人感谢你。”

    “海族长客气。”李林也是笑了笑,对着海雄风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一听李林真是海心请来的一声,几个长老就同时一愣,海人杰脸色也顿时难看了起来,他上下打量着李林,道:“小伙子,你多大?我看你也就二十岁左右吧?能是医生?莫不是浑水摸鱼,出来骗人的吧?”

    “实话告诉你,海心好骗,我们这些老头子眼睛可是雪亮的,要是你敢骗我们,老头子我丑话说在前头,我们云华寨的人可不是好骗的!”

    果然,海人杰这么一说,几名长老也是跟着点头,一直默不作声的海人风此时脸色非常阴沉,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刚刚李林打了海云,这事儿就不能算了,只见他哼了一声道:“小伙子,你真的是医生?”

    看这几个老头子一脸让人生厌的模样,李林就耸了耸肩,道:“我是不是医生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有什么权利质疑我?你们是我的长辈?还是我的领导?”

    “还有。就你们这样的人,就算感染了疫病也没人给你们救治!”李林笑眯眯的看着几人,指着海人杰道:“因为你们根本不配……”

    “你你你……小子,你好大的口气……”海人风握了握拳头,要不是年事已高,他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教训一下眼前这个小王八蛋,太猖狂了,在云华寨还没人敢和他这么说话呢!

    “三长老。你够了!既然医生请来了,我们就应该听医生的,焚烧族人这事是下下之策,如果这小伙子看不好在进行好了。”海俊庭冷冷的扫了海人风一眼,大长老应有的气势也是展露了出来。

    被海俊庭呵斥,海人风虽然心中有火气,但也不敢违背大长老的意思,如果这时候还坚持焚烧族人的话,那么,他就是云华寨的罪人。

    反之,如果李林不能治好族人,不能赶走该死的疫病导致更多人被传染的话,不但他海俊庭要承担责任,海雄风一家人也要承担责任。

    想到这里,他就哼了一声道:“大长老,既然你发话了,这事儿如果最后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你大长老要承担责任!”

    “出了问题我自然会承担责任,到时我从长老席退下来便是!”海俊庭沉声道。

    “大长老,这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矢口否认!”海人风冷笑一声,就看向了李林,道:“小子。现在你就去瞧病,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医生,你最好给我一个答复,不然没你好处!”

    像是看白痴一样扫了海人风一眼,李林就耸了耸肩,“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是你们请我来看病的,不是我求着要来的,还有,我为什么听的?你算哪根葱?”

    这下,海人风就真的有点懵了,脸色也是更难看了,他就指着李林咬牙道;“小子,你怎么说话呢?请你客气一点儿!”

    “嘴仗在我身上,我为什么要对你客气一点儿?如果你嫌我说的不够难听,那我还有更难听的,你要不要听听?”李林冷笑道。

    “小子,你是不是没挨过揍……”海云露胳膊往袖子,气势汹汹的瞪着李林。

    “暂时还没有,不过,你可以上来试试……”

    “你以为我不敢啊?”

    一看两人就又是要闹起来了,海雄风就皱了皱眉,对着海云吼了一声道:“海云。你给我客气着点儿,你是不是想让全族人都死掉才甘心?”

    说着时,海雄风就不由的悄悄的看了李林一眼,心里想着,这个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真是犀利的很啊,几个位高权重的长老都敢骂……不过,听起来确实解气……

    被海雄风呵斥两声,海云也不敢在吱声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还是云华寨的族长,还是得罪不得的!

    “我们走!”

    海人杰咬了咬牙,原本想着逼迫海雄风自己退位的,可万万没想到这时海心赶了回来,还带来了医生,而且,这个医生看上去还蛮厉害的……

    “这帮混蛋!”

    看着负气而走的几人,海雄风就攥了攥拳头,随后他的脸上就泛起了笑容,对着李林道;“小兄弟,你远道而来,就让你遇到了这事儿,真是不好意思,我向你道歉……”

    笑了笑,李林就摆了摆手,道:“每个人都不一样。海族长不用自责,既然来了,这些我都想过了。不然我也不会来了是不是?”

    “阿爹。别在外边说了,还不请人家进去?”海心说了一声,然后就看向了风竹韵,急问道:“阿妈,阿弟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严重?”

    “高烧不退。那些红点儿已经遍布全身了,快进去看看吧。”风竹韵长吁了口气,悬在心口的心脏终于算是落了下来,如果不是两人及时赶回来,悲剧的一幕就真的会发生了。

    “小兄弟,快里边请,谢谢你送海心回来。”风竹韵也是对李林笑了笑,十分热情。

    “好。”

    应了一声李林便是跟着几人进了屋子,等风竹韵再次点燃蜡烛灯时,屋子里才算有了一点昏暗的光亮。点燃蜡烛灯,风竹韵就去给李林沏茶了,顾不上坐下,李林就向床边走了过去。

    “别动!”

    海心刚要伸手去摸海阔的烧的发红的脸颊时,李林便是沉声的喝住了她,把她已经伸出去的手拉了回来,然后对着海心道:“去吧灯拿过来……”

    “好。”

    海心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捂着嘴巴就转身过去把蜡烛灯拿了过来,这时李林已经在床边坐了下来,他伸手把盖在海阔身上的被子拉开,随后就把蜡烛灯接了过来……

    蜡烛灯离得近了,自然也就看得清楚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秀稚嫩的脸颊,基因这个东西很强大,海阔虽然还很小,但不得不说,他长的很漂亮,甚至有点儿像一个小姑娘……

    不过,这时李林却没心思去欣赏脸颊,他也没那个爱好,当看到海阔脸上那密密麻麻的小红点儿时,他的脸色就是一变,这红点儿长的有点儿像是痱子,但是,要比痱子密集……

    “把他的衣服也打开。”

    李林深吸了口气,就对着站在身后的风竹韵道:“全身都打开,你的手,不要碰到他的皮肤。”

    风竹韵点了点头,然后就急忙把海阔的衣服打开,等海阔的胸口露出来时,李林的脸色顿时大变,清澈的双眸也是泛起了惊恐之色,在海阔胸口正中央的位置,一块足有鸡蛋那么大的红点儿,那红点儿红的发紫……

    “这……今天早晨还没有……”风竹韵惊呼了一声,然后就看向了李林,道:“医生,这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看出来?”

    看到如此情况,李林深深的吸了口冷气,脑海动了动传承里的内容便是呈现了出来,两个恐怖的字眼便是出现了,那描述的情况,就和海阔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

    为了确定是那恐怖的病,李林沉吟了片刻,他就伸出了手,在手指上涂了一层药水,随后手就按在了海阔的手腕上,开始时是一根手指,紧接着是三根手指都压了上去。

    此时,在他的周身有一层护体屏障阻挡着那恐怖的病传染到他的身上,随后灵力便是沿着手指向着海阔的身体里渗透进去。

    看着李林诊脉的模样,海雄风和风竹韵就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默默点了点头,暗暗期盼着李林能够给出一个好的结果。

    海心也是站在一边儿,她静静的注视着李林,看着他那张刀削般分明的脸颊,她竟然发现,这一刻她竟然没紧张,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一般。

    就在三人紧张的等待时,李林的脸色一变再变,足足过了五六分钟,他松开了手指,但是,他却没就此停下来,手指再次按向了海阔的另一只手的手腕……

    刚刚,他已经发现了这种恐怖疫病的名字,它叫“天诛”,现在诊脉只是为了近一步确定情况,经过两次诊脉,他已经可以非常肯定,这就是传承里所说的“天诛”了。

    天诛。

    传承里关于这种毒有着很多描述,但总结下来就是,这种毒很难解开,因为,它并不是那什么所谓的疫病,而是一种恐怖的剧毒……

    传承里之所以把这种毒叫做天诛,那是因为,它的毒性连天都能诛杀,可想而知有多变态了……

    只是,让李林不解的是,天诛为何会传染的如此迅速,在传承中并没有提及天诛会传染给他人,因为,天诛不但恐怖,而且十分罕见,已经消失匿迹了几百年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小小的寨子里。

    当然了,这并不是他最关心的,让他最关心的是这天诛的解除办法,传承里虽然有所提及,但也不是十分肯定,最主要的是,需要的那几种药材,他也不确定能否找到,即便找到,解药也并不好配置。

    “呼……”

    长长吁了口气,李林便是松开了手指,把海阔的被子拉上,就转过头看向海雄风和风竹韵了。

    “医生,怎么样?这是什么病?”一看李林松开手,海雄风就急忙问了起来。

    苦笑着摇了摇头,李林就道:“这并不是你们所说的疫病,而是一种毒,它叫天诛,毒性极其恐怖……”

    闻言,风竹韵身体一颤,精致的脸颊顿时煞白,天诛她不清楚是什么,但是,李林沉重的表情已经告诉她,接下来肯定是天大的麻烦。

    “天诛……”海雄风握了握拳头,就再次问道:“医生,那这种毒是怎么进来的?你有没有办法解毒?”

    看着海雄风和风竹韵紧张的模样儿,李林也不打算骗他们,毕竟,这关乎着孩子的命,如果需要的十八种草药全部都能找到,他也就只有三成的把握,这还要说是运气好,如果找不到草药,别说是他,就算神仙来了怕是也很难解除掉这令人恐惧的天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