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云华河
    “咦?这是什么?”

    就在李林看着小鼎欣喜不已时,风竹韵就突然出声了,李林闻声望去,只见风竹韵在柜子里拿出来一根树枝,树枝金灿灿的,看上去十分特别,这样的树枝李林倒也是没见过。

    如果换做平时,他可能就当这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树枝,可现在,他的眼睛就已经是亮了起来,这树枝和传承里的凤凰枝十分相像……

    “这是凤凰枝?”

    李林眼睛顿时瞪大,心里更是震撼不已,难道风竹韵的祖宗已经知道会有这一天,先是放下一尊小鼎,然后最需要的凤凰枝也是出现了,当下,他就拿过树枝仔细的打量起来,这一看正是那凤凰枝无疑了……

    “快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东西……”

    不等风竹韵去看,李林已经向木柜里边看去,结果,里边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就在李林琢磨着在屋子里在翻一翻,看看能不能把剩余的两种药材都找出来时,风竹韵就摇了摇头道:“不用找了。阿爹临走前留下来的东西都在这个柜子里边,没有其他东西。”

    李林点了点头就停了下来,虽然只找到了凤凰枝,但这已经算是好事了,接下来就是金蟾液还有佛风莲了,虽然这两样东西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不过,这已经打开第一步了,接下来能不能找到就看这些人的造化了……

    “李林,在这里没别人。有些话我要和你说。”

    风竹韵站在门口向外边看了看,然后就把蜡烛灯吹了,烟漆漆的,她静静的看着李林,沉吟了片刻,道:“如果天诛彻底爆发,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我希望你能带着海心离开,以后能好好待她……或许我这么做有点儿自私……”

    闻言,李林就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微微笑道:“我能理解……我也不会傻到死在这里,不过,我相信机会一定还是有的!”

    两人又说了两句话,风竹韵便是关上了房门,两人一前一后又是沿着来的路折返了回去,这时已经是凌晨,不过,整个云华寨依旧没能安静下来,远望去,在寨子边上的那片空场上,还有人在烧着东西,一时间哭声不断。

    见到如此景象,李林就忍不住摇头,这是一场人间悲剧。一场无法承受的人间悲剧。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家里,这时,海雄风去送药已经赶了回来,开始时,他给族人送药,不少人就都抱着怀疑的态度,用过了之后,身体上有了些许变化,大家伙也就都吃了。

    “唉,真是要完蛋了……”

    坐在门口,海雄风的脸色阵阵难看,药是送过去了,不好的消息也就来了,开始时,寨子里只有几个人被传染天诛,随后有人死去,然后就是几十人,刚刚他送药去时就发现有很多人都是隐瞒了自己感染了天诛,大致的数了数,最少也要有一百五六十人被感染。

    天诛的感染速度远远要超过他的想象,刚刚又遇到了那几个该死的长老,虽没在提起生烧活人这事儿,但大家伙也都是觉得,现在这些被感染的人应该尽快被隔离起来,只有这样才能让其他人不被感染。

    生烧活人这事儿海雄风反对,但隔离这事儿他自然是不会反对的,现在他最怕的是,这些被隔离起来的人会发生意外,这对他们来说,在心理上是个无法承受的打击,怕是会造成恐慌,到时真的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李林。这事儿你怎么看?”海雄风求助的看向了李林问道。

    坐在海雄风身边,李林稍许沉吟,就道:“隔离是个办法。但也不是个办法。刚刚那几个长老已经提过生烧活人这事儿,你想想,即便被感染了,谁又敢站出来?怕是没等病死已经被烧死了吧?”

    “另外,我觉着天诛通过空气传播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是那样儿,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云华寨应该所有人都会被感染了才是……”

    海雄风不懂医术,听李林分析,他也觉得有道理,就点了点头,皱眉问道:“既然不是空气传播,那是如何传播的?”

    “液体传播!”

    李林面色严肃,一字一顿的道:“只有这一种可能,不是空气传播,更不是‘性’传播,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是液体传播的。”

    “海族长,云华寨感染天诛的是不是男性居多,女性要少很多?”李林问道。

    海雄风顿了顿,紧接着,他脸色就是一变,现在云华寨死去的三十几个人里边只有一个女性,其他的都是男性,感染的人里边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男性……

    “你们寨子里是不是有洗澡的地方?或者说,有那种天然水池?”见海雄风沉思,李林就再次问了起来,经过前后思量,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你是说,云华河?”

    海雄风脸色大变,云华河就位于云华寨的西南方向,水质清凉,寨子里的族人洗澡基本都会到云华河去,其中,绝大多数是男人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古老的寨子十分封建,女人们不准穿的特别开放,更是不准到云华河去洗澡的……

    看着海雄风的表情,李林已经知道答案了,顿了顿,就道:“通知寨子里的人,不要去那河里洗澡,那里的水最好一滴都不要沾染,不然被感染的人肯定还会更多。”

    “好。我马上就去通知。真想不到,竟然是云华河的水。”海雄风拍了拍大腿就又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他这个当族长的也是真的够辛苦的……

    “云华河?”

    李林的双目微微眯成一条缝隙,嘴角微微渗透出来一丝声音。

    等他进屋休息时,才发现这屋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局促,一张床被海阔占了去,风竹韵和海雄风自然是一个屋子,而他就只能和海心住在一个房间了……

    不过,他也清楚,风竹韵这也是没办法,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保命要紧,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海心,李林就无奈的摇了摇头,干脆衣服也不脱了,就靠在床边躺下了。

    -------

    第二天清早,李林早早的就爬了起来,趁着太阳还没出来,他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向着海雄风说的方向走去,大概走出去十几里越过一片良田时,他就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从那片田地穿了过去。

    当他过去时,恰巧一缕朝霞映照下来,清澈的云华河仿佛化作了金色的绸带,唯美动人,再配上河边那沙椤树,这里真的和人间的仙境没什么区别,特别是水面上泛起稀薄的雾气时,景象更加迷人……

    站在河岸边上,李林便是催动了灵力,周身上下就出现了护体屏障,那凝结的雾气也是云华河的水,不能沾染在身上,不然他也很有可能会被感染上那恐怖的天诛。

    看着清澈的溪流,李林苦笑出声,这样一条河水,任谁会想到,它比任何一种毒药都毒,染上就凶多吉少呢?

    可这时候,问题也就来了,按理说这云华河应该存在了许多年了,云华寨的人以前肯定也会在这里洗澡,为什么以前就没被感染,偏偏这短短一个月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难道是有人下毒?”

    这一想,李林脸色顿时巨变,甚至有点儿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信,天诛这种剧毒不可能自然存在,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天诛是有人故意放在这水里的……

    “怎么会这样……”

    蹲在河岸边上,李林的脸色无比的沉重,只感觉背后嗖嗖的刮起了凉风,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恐怖了,背后下毒这个人远远要比天诛更恐怖,既然他能用天诛害人,那他肯定还有更多的办法,甚至比天诛更恐怖的毒。

    暗自吸了口凉气,李林就把银针夹子拿了出来,选了一枚七寸大针,随后银针就一点点向着河水里放去,结果,当银针进去的那一刻,他双目顿时收缩成孔,完好无损的银针在进入河水的瞬间就被腐蚀变了形……

    见到如此情形,李林就接连拿出几根银针试探,结果都是一样,银针入水的瞬间就被腐蚀变形……

    “果然是这河水……”

    深吸了口气,李林就把银针放了起来,又是在云华河站了一小会儿,他就准备往回走,他刚刚走出去几步,脸色突然一变,随后猛地回过头向河对岸看去。

    “谁?”

    看着还在微微晃动的草丛,李林便是飞速的追了过去,接近二十米宽的云华河直接一跃而过,下一刻他便是出现在了那草荒附近,结果,当他过去时,那里早已经没了影子。

    “难道弄错了??”

    李林皱了皱眉,以他的速度,如果有人他不可能逃得掉,看着无人的草荒,李林就摇了摇头,心里想着,看来是自己太紧张了……

    从河面上再次越过去,他就原路折返,现在他无比的紧张,天诛如果是自然存在这云华河里的话,那问题就好解决了,最坏的结果就是云华寨会死去一部分人,其他没被感染的人不会有事。可这真要是有人下毒,即便寨子里的人不来这里洗澡,怕也是会遭到不测。

    那么,现在不但要寻找解除天诛的办法,更重要的是要找到下毒的人,这样一来,难度自然也就加大了很多。

    当李林从河畔离开时,百米开外的一片草荒里,一双眼睛缓缓的从草丛里探了出来,他注视着空荡无人的河对岸,脸上泛起了冷色……

    “原来他也是个修炼者……真是小瞧你了……”

    低沉沙哑的声音传出来,仿佛乌鸦一般,如果有人听到绝对会背后冒起冷汗,那声音实在阴寒的很,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言毕,他转眼间便是从草丛的深处消失了,寂静的云华河再次归于了平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