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配药
    只是,他现在还有点儿不太明白,这个鬼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封闭在这里,又是被什么人封闭在这里,刚刚,听了这厉鬼的话,李林大致的可以确定,在这个世界上,修炼者似乎不止他一个,更重要的是,能够将厉鬼封印,这份能力绝对不比他差。

    难道是风家的老祖宗?

    这么一想,李林倒是觉得有这个可能,看来以后一定要勤加修炼才是,今天遇到这厉鬼,能够将他击杀可以说是运气爆表了,不然,结果还真的难以想象。

    “那个狰狞的家伙呢?”海心担忧在洞府里看着,全身都在打颤,小的时候听过鬼故事,那时她也很害怕,长大了之后她就觉着那都是骗人的把戏,直到刚刚,她也不得不信了。

    因为,真的见鬼了,那鬼的脸,现在想想,她不但害怕,还觉得恶心……

    看着海心紧张的模样,李林就在洞府里指了指,吓死人不偿命的道:“到处都是……”

    这一听海心就吓了一跳,紧张的四处看了起来,一个鬼已经很难对付了,到处都是,那不是真的要死了?

    “他死了,哦,不对,他本来就是死的!”

    李林摇了摇头,就直接向那清澈的池水里走去,看着那佛风莲,他就轻轻一笑,像是佛风莲这种珍贵无匹的东西,有东西把守很正常,只是,他想不到的竟是这厉鬼……

    将佛风莲取下来,李林就贪得无厌起来,花花草草飞快的装进袋子,趁着海心不注意时,他干脆就把空间戒指打开,至一会儿功夫,整个洞府便是被他洗劫的差不多了,这才满意收手。

    “你说。这是不是金蟾?”指了指河里的小动物,海心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在哪儿?”李林随着海心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当他看到水里边的小东西,英俊的脸颊上顿时泛起了笑容,这个小东西正是传承中所说的金蟾,只是,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也能遇到。

    金蟾液也就是取自金蟾本身,并不用伤及它的性命,只要取下一些金蟾液便可,这金蟾液奇毒无比,如果不小心被金蟾伤到,不超过三分钟,被伤者就会心脏停止跳动死亡。

    佛风莲有了,凤凰枝也有了,现在就差这金蟾液了,金蟾就在以前,只要取下金蟾液,克制天诛的解药也就有了,想着风竹韵的话,李林不由的轻轻一笑,天诛破,怕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你让开一点儿,金蟾奇毒无比,被它伤到,你很快就能见那个该死的家伙了。”示意海心退后一些,李林就默默的念起了法印,法印名叫束缚,可以将金蟾控制,然后在取下金蟾液。

    他并不想伤及这金蟾的性命,万物皆有灵,金蟾本就是稀罕之物,取下金蟾液也就可以了。

    “你小心点儿。”海心紧张的说道,也是倒退了几步,默默的注视着李林去取金蟾。

    站在李林的身后,她静静的注视着李林单薄的背影,回想着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再想想现在,他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流氓。

    这才短短几日,李林已经已经救了她几次了,少女怀春,在这个充满幻想的年纪,像是李林这么优秀的年轻人,说没点儿想法那都是假的。

    想着想着,海心的脸蛋就稍稍有点儿红了……

    “脸怎么红了?热了?”

    就在海心想入非非时,李林已经把金蟾液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转过身时见海心脸蛋红彤彤的,李林就摸了摸自己的脸,冰冷冰冷的,身上还在哆嗦。

    “可能有点儿热了吧……”海心打了个冷颤,道。

    “我就说你不应该跟我来,差点儿丢了命不说,还热了……”

    说着,李林就在洞府里走了起来,四下的翻腾起来。

    “那是棺材。”

    看着被掀起来的棺材盖子,海心身体就是不由的一紧,要是在爬出来一只鬼,那就只能等死了,现在她都不明白,那厉鬼明明就比李林厉害很多,李林是怎么把他弄死的!

    海心的话还没等落下,她就真的有点儿懵了,只见李林掀开棺材盖,然后就抬脚迈了进去,然后就躺在了棺材里边儿。

    “这里躺着好像也蛮舒服的。”

    在棺材里躺了一小会儿,李林就爬了出来,声音故意弄得沙哑一些,“终于有人来了,终于有人来了……”说着时,他就缓缓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然后一步步的走了出来。

    看着这番景象,海心差点儿没死过去,她此刻无比的镇定,白了李林一眼,道:“不用急,在等几十年你也会躺在这里的,其实,你装的一点儿也不像!”

    “……”

    面对一个这样的女人,李林也就真的有点儿无奈了,你就不能配合一下么?你假装害怕一下能咋的?非要揭穿我么?

    在这洞府里又是寻找了一番,没在发现什么好东西,两人便是离开了,站在石门门口,李林就大力的把石门拉了下来,石洞再次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除了他们,没人知道这里曾经有人来过,要说知道的,只有翱翔在天际,继续向南迁移的大雁是唯一的目击者了。

    “你说,我们还会再来这里么?”下山时,海心就打破了沉寂。

    “也许会吧!”

    李林说着,就拉着海心的手就飞速的向着山下走去,只用了十几分钟两人就再次出现在了山脚下,注视着入云的山巅,两人相视一笑就向云华寨赶去。

    “喂喂,干什么的?怎么进来的?”

    两人刚走出去没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声音,回头望去只见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急匆匆的追了过来。

    “快走。这是看景区的,被抓到会罚款。”海心紧张道。

    笑了笑,李林便是展开了御风之术,眨眼间两人便是消失了,那追上来的老头看着空中的身影,不由的就揉了揉眼睛,整个人都傻了,活这么大岁数,他还第一次看到有人会飞了,再次揉了揉眼睛,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回到云华寨,云华寨依旧是人心惶惶,到了白天,云华寨也是变得热闹起来,现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就走着不少云华寨的族人,得知是云华河河水是罪魁祸首,寨子里的人不说不敢去洗澡了,就连靠近云华河也不敢了。

    “药材都找够了?”

    一看到李林,海雄风就激动了起来。

    “嗯。够了。我马上就配药,不要让人打扰。”李林严肃无比的看着海雄风道:“海族长,有解药这事儿先不要说出去,想害云华寨族人的凶手还没找到,我们应该暗地里进行,如果他知道我们有了解药,怕是会有更大的麻烦!”

    海雄风点了点头,李林的意思他懂,这个时候确实不能再出现什么差错,毕竟,凶手藏在暗处,天诛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这时要是真的再出问题,那是无法承受的。

    “你放心去配药,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出来!”海雄风笑了笑,然后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凶手是谁,害死了云华寨几十人,如果让我抓到他,一定把他碎尸万段!”

    “……”

    面对这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李林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是好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钻进了海雄风早就给他准备好的房间。虽然有了药材,但是,配制天诛的解药也并不容易,每一株药材都必须严格划分,炼制解药他倒是不怎么担心,更不担心失败,有了这尊小鼎,成功率将大幅度的提高,他最担心的是,天诛里是不是融了凶手的血液,真要是那样的话,只有三成把握不到,在医学界,三成把握绝对不算大,甚至少的可怜。

    看着掌心上烟漆漆的药鼎,李林就笑了笑,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就是无价之宝,这是一件法器,既然是法器,它就应该有个名字。

    “卧龙鼎?”

    李林喃喃自语,随后他就赶紧摇头,这个名字实在太俗了,和他的名字一样俗气。

    “神龙鼎?”

    又是想了几个,李林就头疼了起来,自小就生在农村,想要想出个花花绿绿的名字确实有些难度。

    “既然已经存在了几千年了,那我就叫你千秋鼎,千秋万世岂不是更好?”李林嘴角微微一弯,一拍大腿就觉得这个名字简直太高大上了。

    让他惊讶的是,当他喊出‘千秋’这两个字时,烟漆漆的小鼎竟然泛起了一些幽光,鼎内的龙发出了一声低不可闻的龙吟之声……

    “看来你还蛮喜欢这个名字的。”

    笑眯眯的看着小鼎,李林就把中指放在嘴里,随着他脸色一变,指尖便是被咬开了,鲜红的血便是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小鼎之上。

    “吼……”

    当血液被吸收时,烟漆漆的小鼎光芒大盛,一阵龙啸声便是在李林的耳边响彻起来,震的他心神都是一颤,千秋鼎也是渐渐的漂浮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儿……”

    低不可闻的声音顺着李林的嘴角渗透出来,他就指了指了千秋鼎,“落在地上,变大一些。”

    千秋鼎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接到了命令,它就开始变化起来,从开始只有拳头大小,一点点儿变大,最后变到齐腰高低时才算停下来,烟漆漆的鼎身上玄秘的符咒也是更清晰了一些。

    准备就绪,李林就马上开始进行配药了,先是把凤凰枝仔细的分解开,一段段的放进千秋鼎内,随后将几种辅助的药物放了进去,一道灵力注入千秋鼎内,千秋鼎便是燃起了火焰,那是一中特别清淡的火,没有任何颜色,但是,李林能够感觉到,这火焰的恐怖温度,说比普通的火焰强上几百倍也毫不为过。

    即便如此,那一段段的凤凰枝也是没被迅速融化,足足十几分钟才开始有了些许变化。趁着这段时间,李林就把佛风莲和其他几种不同的药材拿了出来,仔细的挑选之后,就坐在千秋鼎前等待了起来,直到凤凰枝彻底被融化,鼎内的液体沸腾起来时,他才将佛风莲等药材放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