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成功了
    佛风莲进入千秋鼎时并没有像凤凰枝那么难融,眨眼间便是融入了其中,李林站在千秋鼎前,他仔细的观察着鼎内的变化,碧绿色的汁液咕噜噜的翻滚着,扑鼻的药香味也是传了出来。

    就这样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李林脸色就是凝重了起来,马上就要进行最后一个步骤,也就是将金蟾液融入其中,这是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不能有任何差池,不然之前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主要是,佛风莲,凤凰枝,金蟾液这三味药他手里根本就没有第二份,也就是说,这鼎里的药材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不然,云华寨的族人连三成机会怕是都没了。

    “开始吧。”

    深深的吸了口气,李林把金蟾液拿了出来,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金蟾液便是倒进了鼎内,这金蟾液就像燃油一般,当它进入鼎内,鼎内的火焰温度再次攀升,沸腾的液体变的更甚。

    站在千秋鼎一边儿,李林不断向千秋鼎内打着法印,法印落在鼎身上时,那玄秘的符文便是泛起金灿灿的光芒。

    李林在房间里炼药,海雄风在门口急的直打转,他想趴到门缝向里边看看也是被风竹韵给阻止了!

    “唉。这都进去几个小时了,到底能不能行啊,真是急死人了。”海雄风急道。

    “放心吧,他肯定能做到的。”风竹韵微笑着安抚着海雄风,然后就道;“天诛的解药要炼制出来了,想要害我们的人到底是谁?难道他真的和云华寨有仇?到底是谁呢……”

    “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找出来,而且越快越好,不然肯定还会有更多人被害!”

    听风竹韵说着,海心的心一沉,他也是明白风竹韵的意思,解除了天诛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背后隐藏着的人才是最大威胁,这次是天诛,下次不知道又会出现什么恐怖的毒,到时云华寨一样会遭殃。

    据他所知,整个云华寨就没人会用毒,那个会医术的老先生也早就被天诛毒死了,盲目的去寻找,不但起不到任何效果,还会打草惊蛇,如果那人潜藏起来,真的就很难找得到了。

    “你说的我都明白,现在我们根本就不清楚这人是谁,这和大海捞针又有什么区别……”海雄风沮丧的坐在了床头,脑子里一片混乱,云华寨每个人的脸庞都在他脑海里走了一遍。可是,他又觉着每个人都不像。

    “既然他的目标是云华寨所有人,如果天诛不继续发展下去,他肯定会发现,我想,他一定还会再出现,既然做了肯定就会路出马脚,只要我们把握住机会,肯定能找到他!”风竹韵仔细的分析着,沉吟了片刻,她就道:“我有种预感,这个人一定就在我们寨子里,而且,就在我们身边……”

    海雄风一愣,随后就皱了皱眉,又是开始琢磨起是谁了,身边的人,他想着想着不由的就是苦笑摇头,每个人都是慈眉善面的,怎么可能给族人下毒。

    就在两人说话时,李林炼药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只见他面色肃穆,微微火光烘烤在他的脸上,看上去格外的英俊,沉着,怎么看也不像个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

    “成!”

    低沉的喝声自他的嘴里传出来,最后一道法印打出来后,鼎内的火焰温度顿时爆升,但下一刻,火焰便是变的弱了下来直至最后熄灭。

    火焰刚一熄灭,李林就向鼎内看去,几百枚和黄豆大小的金色药丸已经成型了,除了外表光鲜,小药丸里也是蕴含着恐怖的药效!

    这种药丸并没有名字,传承中也没有提及,但一看外形色泽,李林就能确定,这正是他想要的东西,换做平时,他会把药丸放在嘴里吃下去试一试药效,但这药丸他却不敢,因为,凤凰枝,佛风莲,金蟾液都是剧毒无比,这药丸是三种药材融合之物,毒性更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如果说金蟾液三分钟就能要一个人的命,这药丸绝对能在短短几秒钟就能杀死一个人,它之所以能够克制天诛,就是用的以毒攻毒的办法!

    也就是说,中了天诛的人吃了这药丸不会有事,没感染的人吃了,它就是致命的毒药!

    仔细的数了数药丸一共是四百八十多颗,即便是云华寨的人全部感染了天诛,这些药丸也完全够用了。

    先是把这些金灿灿的药丸收入瓶中,然后把千秋鼎收了起来,不过,李林并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在木椅上坐了下来,此时,他的脸色寂静无比,嘴角不时的弯出一丝弧度,如果有人看到他此时的表情,一定会吓一跳,因为,那笑容实在有点儿太坏了。

    “我就不信你不露出狐狸尾巴……”

    笑了笑,李林就抖了抖身上的尘土走了出去,看到李林出来,海雄风一家人就急匆匆的走到他身边儿,海雄风急问道:“李林,怎么样?解药有没有炼制出来?”

    “炼是炼出来了,但我不确定能不能成功,海族长,你敢不敢试一试?”李林认真的注视着海雄风,那金灿灿的药丸便是拿了出来。

    “我之前和你们说过了,即便解药出来,我也只有三成的把握,甚至还不到。海族长,如果你吃下这药丸,天诛没能解除的话,你可能马上就会暴毙身亡,你仔细考虑,到底要不要吃下去。”

    海雄风顿了顿,然后就和风竹韵和海心对视一眼,苦笑道:“不吃这个也是死,吃了也是死,无非就是早死和晚死几天,如果我死了,你们尽快离开云华寨。”

    看着那金灿灿的药丸,母女两人都是拳头紧握,然后郑重的点头,风竹韵道:“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一定会找出凶手,让他血债血偿,还云华寨族人百条性命!”

    都安排好了,海雄风也就不再犹豫了,接过李林手里的药丸,十分干脆的就吃了下去,药丸入口即化,海雄风的脸色也是顿时一变,短短几秒钟,他那张刚毅的脸颊便是扭曲起来。

    身体里的器官好似被抓碎了一般,那种疼痛让他无法承受,紧接着,他双目暴突,一口烟漆漆的血便是喷了出来!

    “阿爹……”海心惊呼了一声,就要上前。

    “别碰他,不然你也会死!”

    李林沉重的喝了一声,拳头也是攥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隙,静静的注视着海雄风,他现在不清楚海雄风的情是好是坏,但他能确定,海雄风吐出来烟漆漆的血,一定是带有剧毒的,触者必死!

    他在等时间,如果几分钟过后,海雄风没有暴毙身亡,那么,就可以证明药丸已经起到了作用,海雄风的毒也就解了,其实,他已经料到会是现在这种情况,即便这药丸能够解除天诛,也会对身体或多或少的造成一些伤害。

    注视着海雄风,母女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时的向着李林看去,希望他能给出个答案。

    嘶……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海雄风就咬着牙站了起来,他脸色惨白,嘴角处还挂着烟漆漆的血。

    “海族长,感觉怎么样?”李林沉声问道。

    “疼!”

    海雄风指了指腹腔,道:“撕裂了一般的疼……几分钟了?除了疼一些,我好像没什么事儿啊……”

    见如此情况,李林一直沉重的心就算放了下来,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把袖子拉开,再看看胸口,看看天诛还在不在了……”

    听李林这么一说,海雄风就急匆匆的把袖子撸了起来,这在看去,他就惊呆了,原本密密麻麻的红点儿竟然消失不见了,打开胸口衣襟,那红的发烟的血印竟然也消失了,腹痛竟然也开始一点点减缓了……

    “这……”

    看着胸口,海雄风甚至不敢相信他的眼睛,紧接着,他面色一喜,道:“天诛解了?”

    “看样子应该是了。”李林笑道:“如果没解,你现在应该死上几万次了。”

    风竹韵和海心站在一边儿,她们的脸上挂着笑意,海心静静的注视着李林,过了片刻,她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眼泪便是落了下来,然后在李林错愕的目光中,她就搂了上来。

    “李林。谢谢你。谢谢你……”海心激动的道。

    “这……”

    李林感觉头皮一阵发麻,现在他是为难的要命,拍拍她后背吧不是那么回事,人家爹娘还在一边儿看着,不拍打吧,胸口被顶着,实在难过极了,任谁感受到那惊人的弹性,也是扛不住啊。

    “海心……”

    见到这种情况,海雄风脸色一变,云华寨的规矩没人比他这个当族长的更清楚,女孩子绝对不允许和男人亲密,除非他们是情侣关系,不然,这是大忌!

    “雄风……”

    风竹韵轻轻拉了拉海雄风的袖子,两人对视一眼,眼睛里就是爆发出一阵神采,如果他们的闺女真的跟了李林,这该死的族规自然也就不用管了……

    “海阔的毒等着解呢!”

    李林尴尬的说道,等海心松开,他就急匆匆的念了两遍清心诀,这才让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说着,李林就又拿出一颗药丸走到床前,现在他可以确定,这药丸能够解除天诛,而且,成功几率几乎是百分百,因为,天诛里并没有融入血液,这多少让他有些意外,既然想害死全寨的人,又会配制天诛,那下毒人不应该想不到这一点儿。

    现在唯一能解释的通的就是,配制天诛的人,他配制毒药的火候还不够,这和炼制解药是一个道理,每一种药物都需要融入其中,毒药也是一样!

    暗暗惊喜了一把,李林就把药丸送到了海阔的嘴里,当药丸进入海阔的嘴里,李林的手掌便是按在了他的身上,刚刚海雄风吃药时,痛苦的样子他是见到了,海雄风能够忍受,海阔可不一定能忍得住。

    灵力可以保护他的重要器官,还能很大程度减少痛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