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三长老被杀
    看着海阔嘴角溢出来烟漆漆的血水,风竹韵和海雄风都是紧张的要命,当看到李林的手在海阔的胸口,腹部,来回游走时,两人就不由的对视一眼,仿佛猜到了什么。

    就这样,大致过了四五分钟,当药效彻底发挥出来,海阔也不过闷哼了两声,现在可以清楚的看到海阔脸上,脖子上,手臂上的红点点逐渐的消失了,最后是胸口那块鸡蛋大小的血印,随着时间过去,一点点的变淡……

    “可以了。他现在身体还虚弱,过一会儿就好了。”

    李林收回手掌,心里的重担总算是放了下来。

    “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这下族人终于有救了。”海雄风绷紧了一个月的神经,终于算是松了下来。

    就在屋子里一片欢庆时,门口外边再次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脚步声很急,抬头望去,只见海云带着几个人匆匆的走了进来,“族长,族长,不好了,出大事了。”

    看海云惊慌失措的,海雄风脸色一沉,“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我爹,我爹,我爹他被人杀了。还有,还有大长老也被人打伤了。”海云结结巴巴道,此时,他的手上还满是鲜血。

    “啥?三长老被人杀了?”

    海雄风一愣,随后就忙道:“什么时候的事儿?被谁杀的?人在哪里?”

    “就在大长老的家,是阿云听到的,我过去时我阿爹已经去了,大长老也受了重伤,现在几位长老已经赶过去了。”海云说着,便是大声哭了起来。

    “阿云,你看到是什么人了吗?”海雄风看向海云身边那年轻人问道。

    “没有,我过去时三长老已经没气了,大长老也受了伤。”阿云脸色惨白,颤颤巍巍的回答道。

    海雄风皱了皱眉,就道:“走,咱们过去看看,找到那个混蛋,我一定把他碎尸万段!”

    说着,一行人便是匆匆向着寨子的西边走去,李林和海心也是跟了过去。寨子里突然又出现了杀人案,所有人都是陷入了恐慌中,当几人赶到时,已经有不少族人都赶了过来,此时,大长老家的院子里占满了人。大家伙也都是议论纷纷的。

    “族长,你可来了,快进去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咱们云华寨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会对两位长老动手!”

    “就是,这该死的疫病还没解除,怎么就出了杀人案,族长,我们的身家性命就全靠你了!”

    “族长,刚刚大长老说,是个烟影人伤了他,也是那烟影人杀了三长老……”

    听着大家伙议论纷纷的,海雄风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点了点头就向屋子里走去,因为只有一口人的缘故,大长老的家并不大,只有两件小屋,此时,小屋子里也是挤满了人,其中就有另外几位长老,海人杰赫然在列。

    此时,他面色阴沉,死死的看着躺在地上早已经没了呼吸,死的惨不忍睹的海人风,然后在去看躺在床上,面色惊恐的海俊庭。

    “大长老,你看清是什么人了没有?”海人杰皱眉问道。

    海俊庭明显是受到了严重惊吓,他的右肩膀也是耷拉了下来,他指了指门口,道:“一道烟影,一道烟影,我和三长老说话时,他就突然冲了进来,他先对三长老下手,然后又对我下手,要不是我喊人,我也被杀了。”

    “你看清那人长的什么样了没有?”海雄风在一边儿问道。

    “这个样儿,那个样儿,我没看清,我没看清,他真的太快了……”海俊庭说着就连连摇头,对着身边的人指来指去的。吓得旁边几人赶紧躲开。

    进入这小屋子时,李林也是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海人风,在众人的眼前,他就蹲在了海人风的尸体前边,然后手指按在了海雄风脖子的动脉上,人确实已经死了,看他的死样,李林就不由的皱了皱眉,那双眼睛里满是惊恐和不可思议之色。

    难道是……

    李林脑海飞速的运转着,从海人风的表情来看,他应该是看到了熟人,杀他的人应该是个熟人,既然是这样,那么,大长老海俊庭也有可能看到了那人……

    想到这里,他便是向着大长老海俊庭看去,当看到海俊庭耷拉下来的手臂时,他就暗暗的摇了摇头,“大长老。你确定没看到那人?”

    听李林这么一问,众人的目光便是再次落在了大长老的身上,同时,也有不少人看向了李林,这个年轻人很陌生,大家都知道,他是海心请来的医生。

    “没看到,我没看到,你别问了,他真的是太快了,我只感觉眼前一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海俊庭连连摇头,然后就捂着胳膊在床上抽搐了起来。

    “先别问了,还是给大长老治伤,大家伙都散了吧,回去一定要小心,谁有线索马上来通知我!”海雄风喝了两声,就看向了站在门口的海云,道:“既然人已经去了,让三长老入土为安吧。你放心,我一定帮你讨回公道。”

    “族长。能不能火葬……”海云抹了抹眼泪道。

    海雄风沉吟了一下,在云华寨,只有族长才能使用火葬,那些被感染天诛死去的人之所以用火葬是因为怕传染,海人风只是个长老,这并不符合规矩。

    但是,考虑到海人风死的惨,又对云华寨做出过不少贡献,他也就默默点了点头,“行。去办吧!”

    等海人风被抬出去,其他人也就都散了,此时屋子里就剩下几名长老还有海雄风几人,海俊庭的肩膀受了重伤,自然是由李林给他医治,当下,李林便是坐在了海俊庭的身边儿。

    “大长老,别害怕,你这胳膊不会有事的。”

    笑了笑,李林就对着海雄风道:“海族长,让人给我准备几块竹板,一定要直的,你们这里没有纱布,就拿一些干净的线绳吧。”

    “大长老,我先帮你诊脉。”说着,李林的手指便是向大长老的手腕按了下去。

    看着大长老那干枯的手掌,李林就觉着一阵好笑,同样是一个人的手,一只手特别烟,另一只手又很白,要不是亲眼看到,他甚至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毕竟,这样的情况还是很少发生的。

    “小伙子。这该死的疫病你能看的了么?我听二长老说,你那个药丸能暂时控制那该死的疫病,好像今天真的没人走啊。”海俊庭问道。

    “那是一种很普通的药丸,也只能暂时镇住疫病,过几天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我现在正努力研制解药呢。”李林微微一笑,灵力便是顺着海俊庭的手腕渗入进去。

    当灵力进入海俊庭手腕时,李林明显的就是一愣,一双清澈的眼睛变得复杂起来,目光便是不自觉的看向了海俊庭,而海俊庭也是在看着他,四目相对就都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长老。你的身体没问题,我还是先给你接骨吧。”诊脉结束,李林就飞速的给海俊庭接骨,看的旁边的人眼花缭乱的。

    开始时大家对李林的医术不了解,多少都抱着怀疑的态度,等他们服用了李林配制的九霄云丹之后,就觉得李林确实有些门道,现在在看这接骨的手段,大家伙就都觉得李林能够将那该死的疫病赶走,让云华寨恢复往日的平静。

    大概用了十几分钟,大长老的胳膊便是被绑扎了起来,看样子大长老的脸色也是好了不少。

    “大长老。你真的没看清那人长什么样?”李林收拾着小药瓶,就有意无意的问了起来,他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说了,我没看到么?”海俊庭皱了皱眉,脸色就冷了下来,“莫不是你怀疑是我老头子自己干的吧?”

    “怎么会,大长老你自己都受伤了,怎么可能是你干的,再说了,三长老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他是不是?”海雄风就在一边连连摇头,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大长老都这把年纪了,就算他说是他干的你相信么?你看,他自己都受伤了。”

    “就是,大长老为什么要对三长老动手,快别问大长老了,他刚受了伤,需要休息!”海人杰也在一边插嘴道,此时,他看李林的时就是一脸的不爽,想着李林昨晚上指着他鼻子骂的事儿,他就更不爽了!

    “我只是问问。并没有其他意思,毕竟只有大长老见到过凶手。”李林耸了耸肩,然后就站了起来,对着海心道:“走吧,那疫病的解药我已经快要研究出来了,别耽误时间。”

    “解药要研究出来了?”海人杰忍不住问了起来。

    “和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告诉你?”

    李林气死人不偿命的瞪了海人杰一眼,然后就在海人杰凶狠的眼神里走了出去,走时,他的余光一直停在海俊庭的身上,刚刚给海俊庭诊脉时,他明显的感觉到,海俊庭的体内竟然有灵力,而且灵力十分的充裕……

    “你是不是看出了问题?”回去的路上,海心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现在我还不能确定,不过,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只是,那个三长老海人风死的有点儿太惨了。”李林笑道。

    “凶手是谁?”

    “不知道。”

    说罢,李林就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回到海雄风的家里时,海阔已经坐了起来,那张苍白的小脸蛋也变得红润了许多,当他看到李林时就愣了一下。

    “大哥哥。是你救了我?”海阔眼巴巴的看着李林,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特别是那张脸蛋长的和小姑娘似的。

    “是我。”

    笑了笑,李林就走了过去,在海阔的脸蛋上捏了捏,道:“这脸蛋真漂亮……”

    漂亮……

    当听到这两个字时,海阔就不干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两个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