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陈年旧事
    见如此情况,海心便是连忙上前,她这个弟弟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漂亮,这两个字就好像一根刺,让这长的和小姑娘一般的男孩耿耿于怀。

    “还有如此的奇葩的人,真是怪事。”李林喃喃自语,然后就笑着进了房间。

    回到房间,他便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想着刚刚给大长老海俊庭瞧病的情况,在这古老的寨子里竟然还有修炼者,这让他想不到,更是始料未及的。

    还有就是,海俊庭的表情明显不太自然,而且,他右臂上的伤,那个不是普通人能打出来的。如果他是修炼者,烟影人进屋,他不可能连一点儿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打断了胳膊。

    也就是说,那所谓的烟影人,很有可能就是大长老海俊庭捏造的,而杀害三长老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海俊庭,只是,海俊庭为何要杀害三长老,还偏偏是这时……

    难道是海人风发现了什么?

    坐在椅子上,李林仔细的琢磨着,见到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回荡着,当想到海俊庭那只烟漆漆的手时,李林的眼睛便是突然的亮了起来。

    如果海俊庭是个炼毒高手,手的问题就不难解释了,因为,常年炼毒,手会被毒药侵蚀,变成烟色也就不奇怪了……

    “是他配制的天诛?”

    想到这个可能,李林顿时抽了口冷气,昨晚第一次见到海俊庭,他慈眉善目看上去也是有些和蔼,再加上他这云华寨大长老的身份,就算知道有人下毒,恐怕也不会有人会想到他的身上。

    只是,他为何要害整个云华寨的人?这让李林多少有些想不明白,这事儿只能去问海雄风了,不过,他能确定的是,那个背后想害云华寨的人,十有**就是海俊庭。

    至于三长老为何被杀,这一点儿并不难猜到,很有可能是三长老发现了什么,最后遭到灭口,从他死亡的眼神里也是更够看出来的。

    “李林。”

    就在李林思来想去时,海雄风匆匆的走了回来,他脸色严肃,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直响。

    “怎么了海族长?”见海雄风紧张的模样,李林便是站了起来,笑眯眯的看着他。

    海雄风稍许沉吟,然后就和李林对视一眼,道:“刚刚你发现了什么没有?这事儿是不是有点儿太蹊跷了……”

    “你也看出来了?”李林笑了笑,道:“我觉着,三长老是被熟人所杀,杀他的人应该就是身边的人。”说着时,李林便是话锋一转,笑看着海雄风,幽幽道:“而且,大长老言语闪烁,很显然,他是在说谎。”

    海雄风连连点头,刚刚赶过去时,他也是看了出来,如果海俊庭被烟影人所伤,他当时便是呼救,正巧阿云正在海俊庭家的外边儿,那烟影人不可能逃得过阿云的眼睛,再说,这云华寨人家密布,即便阿云没能发现,定然也有其他人会发现。

    另外,这烟影人为何要光天化日的就对三长老出手,还有,三长老也没什么值得烟影人动手的,当然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既然烟影人可以一下将三长老毙命,还是直接掐断了脖子,他完全有时间将海俊庭一招毙命,也就是说,大长老说的烟影人就是他凭空捏造的。

    “另外。我怀疑在云华河下毒的人,也是大长老,海族长,这么多年你没发现大长老的手有问题?”李林嘴角微微翘起,便是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吐了口浓烟,道:“只有常年和毒打交道的人,手才会变得那么烟,当然了,挖煤工人的手也会变烟……”

    海雄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点了点头,大长老海俊庭的手他早就发现了,当时还询问过,但也是被大长老稀里糊涂的搪塞了过去,确实,在这相安无事的寨子,面对一个手掌烟漆漆的老人,怕也没人会怀疑,主要是这云华寨根本就没人懂什么毒不毒的。

    李林说的,海俊庭也都明白,他也想到了,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平日里特别和蔼的大长老怎么会毒杀整个云华寨的人,还有,他为何又要杀了三长老海人风。

    “我想,这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毕竟,我才来云华寨只有短短两天,别说是大长老海俊庭,就是你,我了解的也不多!”李林耸了耸肩道。

    “我知道。”

    就在两人想不明白时,风竹韵便是说话了,她脸色稍稍有些沉重,道:“这事儿要从几十年前说起,我记着我只有几岁时,我的爷爷和我说过关于大长老的事儿,大长老并非云华寨的人,他也不姓海,他是被族里的前两任族长海天赞抢来的。”

    “当时海天赞抢来一个年轻的妇人,那时大长老还在襁褓之中,当时海天赞族长杀了大长老的父亲,后来,大长老长大成了人,海天赞族长就特别的离奇的死了。现在看来,如果说是大长老想要害云华寨的族人也就合情合理了,毕竟,海天赞族长并非他的亲生父亲,而是他的杀父仇人,他恨海天赞,恨云华寨,这好像确实在情理之中。”

    “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如果真的是大长老下毒,他为何要等这么多年,至于三长老被杀,我觉得李林说的很有道理,三长老有可能是误打误撞看到了不该看见的东西,大长老才会杀他灭口!”

    提起这些陈年往事,风竹韵也是苦笑不已,她这一番话说完,李林和海雄风面色也是沉重了下来,刚刚他们想不明白的事儿,经过风竹韵这一番解释顿时豁然开朗起来,大长老是凶手也就合情合理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直接去找大长老?”海雄风道。虽然事情已经变得清澈明了,他依旧不愿意相信,大长老会做出这样的事儿。

    “现在去?你觉得他会承认么?虽然合情合理也都是我们的预测。”李林摇了摇头,道:“还是先把证据找出来再说,现在已经确定是他了,只要我们小心提防便是!”

    说罢,李林就又回到了他那个炼妖的房间,坐在椅子上,他便是把一大堆玉石都拿了出来,挑选一些灵气十足的玉石出来,然后就用刻刀在玉片上飞速的刻画了起来。

    大战厉鬼时,他身上的符咒已经打光了,很快就能找到幕后真凶,若真是大长老,肯定还会有一番大战,到时这符咒肯定必然是能用得上的。

    一想到第一次和修炼者交手,李林又担心,又觉得刺激,这将是得到传承以来,最直接的一场战斗。

    “这是什么?”来到李林身边儿,海心轻声问道。

    “玉片!”李林道。

    “就是那天攻击那个鬼用的符咒?好像蛮厉害的!”海心道。

    李林笑着点头,就把已经刻画好的两枚护身符给海心递了过去,“这个你拿着,将来要是遇到麻烦,用这个东西就可以防身了。”

    “……给我们寨子里的人瞧完病,你是不是就准备回去了?”

    “应该是,我们村里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办!”李林说着,便是低下头继续刻画符咒了。

    这次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平安集团还有很多事儿等着他去处理,清河畔的药材基地药材还没种植,聚灵阵还没布下,想必,现在清河畔的乡亲们也是急坏了。

    他更关心的是息红颜下的那个订单,十个亿的订单,还没留下地址,莫非她有什么事儿想找自己去办,不然,她应该不会这么做的。

    “……那你早点儿休息,我不打扰你了。”海心说了一声,然后就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你也是。”

    应了一声,李林便是再次刻画另外一枚符咒,突破到灵气期的第五层,他现在就能刻画威力能大的符咒了,玄雷符就是其中之一,刻画起来要比惊雷符麻烦不少,威力自然也是提高了足足几倍。

    如果大战厉鬼时有这个玄雷符,他相信,即便不能直接击杀那厉鬼也能给厉鬼造成一定的伤害,不过,当遇到修炼者时,这玄雷符能不能起到很大作用,他就不能确定了。

    不过,这东西有备无患,他用了整整一个晚上,二十几枚各种各样的符咒也就是被制作了出来,趁着天还没亮,他就盘膝坐了下来,玄圣心经在周身游走,灵气期第五层,他就感觉小腹丹田的位置有一团薄薄的气体不断在凝聚,特别是修炼时,那气体就凝聚的更实质了一些。

    元婴期莫不是就这样吧?

    感受着那团气体,李林的脸上就浮现出了淡淡笑意,六十年一小成,一小成说的也就是元婴期,现在他只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到了灵气期的第五层,虽然距离第九层还有一段距离,李林却有种预感,用不了多久,他便是能够窥探到元婴期,那时又会是如何一番景象……

    玄圣心经在体内游走了几个周天,他就斜靠在墙壁上睡了起来,当晨光沿着窗子照进屋子,墙壁上倒影上几许光斑时,他便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在古朴的戒指里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套上他就出了房间,等他来到门口就看到海雄风在院子里打拳,打的虎虎生风。

    “这么早就起床了?睡的怎么样?咱们这寨子简陋,比不了你们城里。”海雄风笑着道,打出去一个直拳后,他就擦了擦脸上的汗停了下来。

    “我每天都会早起锻炼,已经习惯了。”李林笑了笑,也是在一边练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