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二长老被杀
    “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少了,年轻就知道锻炼身体,等老了,麻烦也是缠不上身的。”海雄风说着,就看着李林有快有慢的打起了太玄道,这一看他就惊讶的问了起来。“这是什么功夫,看上去好像很不错……”

    “道家绝学太玄道,修身养性不错,和太极有异曲同工之妙。”李林一边打拳,就一边说道:“海族长,你那个虎煞拳,看上去招式不错,打的也不错,但是光有力量是不行的,还要找到技巧才行,首先要快,出拳的力道要狠,你刚刚那种打法,如果真的遇到了敌手,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海雄风一愣,随后双目便是爆发出一阵神采,“你也懂虎煞拳?”

    “略懂一些。”

    回了一句,李林便是将太玄道停了下来,转而换成了虎煞拳,这虎煞拳在传承里算不得什么高级的功夫,甚至连入门都算不上,海雄风会这拳法倒是让他有点儿想不到,不过,这大清早指点指点他,倒也是件好事。

    “腰马合一,拳出,三进步,气盖山河!”

    李林一边喝着,一边打拳,看的海雄风惊叹不已,这虎煞拳他已经练了十几年了,在云华寨的汉子里,他绝对算得上是头号勇士,自认虎煞拳可以打遍天下,可现在看眼前这个年轻人打起来。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他算是懂了,这么多年,他根本就没能掌握虎煞拳的精髓,这时,他就跟着有模有样的大了起来,拳头一出,顿时感觉不一样了,出拳时,明显要比先前轻松了许多,速度也更快,力道也是更狠。

    “想不到虎煞拳竟然这么厉害,你这一番指点真的是让我茅塞顿开!”海雄风惊叹道。

    李林笑了笑,也没言语,就再次打起了他的太玄道来,太玄道不但能够强身健体,还能吸收朝霞紫气,对修炼也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这是第三天了,是不是该给族人吃那药丸了,不然怕再出事端!”海雄风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就在木椅上坐了下来,“大长老这事儿怎么办,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相信他是凶手!”

    “是狐狸,尾巴终究会露出来。”李林说着,便是把那药丸拿出来一百多颗,道:“把这个给寨子里感染天诛的人吃下去,今天也是该解决几十年来的恩怨了……”

    海雄风郑重的点头,身为族长,别说是大长老海俊庭是凶手,就算他儿子他老子是凶手,他也会按照族里的规矩办事。

    看着手里的药丸,海雄风就觉着,幸好海心请到的是李林,不然换成其他医生,现在云华寨怕已经是生灵涂炭了。

    早晨的饭菜风竹韵做的特别丰盛,自家有的东西基本都是拿了出来,还有自己酿制的葡萄酒,米酒都是拿了出来。

    葡萄酒和米酒的味道都十分不错,葡萄酒喝起来涩涩的,喝到肚子里,肚子里就暖烘烘的,十分舒坦。

    “阿爹。等族人都得救了,我想离开寨子。”

    就在李林专心致志对付那猪肘子时,海心就突然说话了,她看着海雄风和风竹韵道,“以后,我还会回来的,我想去外边看看,不能这辈子一直留在这寨子里边。”

    闻言,海雄风和风竹韵同时一怔,然后就对视一眼,下一刻两人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身上,心里想着,肯定是这小子想带着海心出去,不然,海心绝对不会提出这个要求。

    感觉两人看了过来,李林干脆就不抬头了,用力的撕扯着猪肘上的猪皮,一大块猪皮吃下去,他差点儿没噎死,这事儿和他没半点儿关系,海心要离开寨子,他也是刚刚才知道。

    “出去倒是可以。只是,出去后你去哪儿?外边可比咱们云华寨险恶的多啊。”海雄风皱了皱眉,余光还是留在李林身上。

    风竹韵把筷子放下,然后也是看向了海心,她沉吟了许久,然后就道:“海心,你是不是想和李林走?如果和李林走,你阿爹和我都不反对,如果不是,还是留在云华寨吧,你阿爹说得没错,你去过省城,应该知道那里是什么情况。”

    风竹韵的话落下,海心就看向了李林,昨晚上她想了一整晚,她不想在留在这个寨子里,她想去外边看看,虽然外边充满了勾心斗角,却很精彩,如果留在云华寨,用不了一两年,按照族里的规矩,她就要嫁人生子了,那是她最不想要的生活!

    “你要是想跟我走的话,我也不反对。不过,我们那里也比这寨子好不了多少。”李林放下猪肘,擦了擦嘴巴道,被海心这样盯着,他也不好拒绝了不是?

    “我愿意!”海心连忙点头,开心不已,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唉。女大不中留啊,好好,去就去好了,记得回来。”海雄风苦笑道:“你们慢慢吃,我去给族人送药去。”说着,他便是起身离开了。

    等海雄风离开,李林又喝了两口米酒,优哉游哉的坐在了门口,天诛被解除,想必大长老应该会有所行动了,如果不出所料,今天晚上便是能够解决所有的事儿。

    趁着这白天没事,他就在寨子附近逛了起来,匆匆忙忙来到云南,马上就要匆匆忙忙离开了,总该去到处看看才是,目标自然也就是附近的名山名水了。

    直到太阳渐渐西去,天际的火烧云映照在这小小的云华寨时,李林才赶回来,回到家时,海雄风和风竹韵等人都已经在屋子里等待着了。

    “大长老真的会去云华河?”海雄风狐疑的看着李林问道。

    李林笑着点头,道:“不确定,我也只是猜测。”

    “……”

    海雄风一愣,两眼一番差点儿没死过去,这么大的事儿竟然只是猜测?不过,他现在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是无比的信服,好像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肯定就不会出问题一样儿。

    “族人都怎么样了?”李林问道。

    “无一例意外,全都好了,族里的人都要来感谢你,让我拒绝了,现在还不是感谢的时候。”海雄风笑了笑,然后叹息道:“如果你能早来几天,或许死去的那些族人就不用死了。”

    李林点头道:“我先去云华河,等天色烟了,你们就都过来吧,如果不出我所料,海俊庭现在应该已经不在家了。”

    “你自己去?”海雄风一愣,然后就摇头道:“这不行,太危险了。”

    “一个大长老还不能把我怎么样,按我说的去做。”说罢,李林便是向外边走去,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第一次遇到修炼者,而且,他隐隐感觉,大长老的修为甚至在他之上,他之所以敢去,是因为有这一身的传承傍身,不然,他也不会傻到去送死!

    “你小心一点。”海心紧张的叮嘱道。

    “不会有事的。”

    李林应了一声便是出了院子,这时天已经烟了下来,出了院子之后他便是展开身形,宛若暗夜的幽灵,飞速的向着云华河的方向冲去,在经过大长老的家时,他就停住了脚步,两个闪烁便是来到了两间小屋,此时,屋子里点着幽暗的烛光,在火炕上坐着一道人影,人影背对着窗子……

    嗯?

    看到人影,李林就是一愣,眉头也是皱了起来,难道是自己猜错了?海俊庭并没有离开?

    “怎么回事?”

    再次皱了皱眉,按理说,这时海俊庭应该已经不在家了才是,他又仔细的向着屋子里看了看,耳朵也是竖了起来,紧接着,他脸色就是一变,那确实是个人没错,但是,那人已经没了呼吸……

    嗖……

    烟漆漆的夜里,李林转瞬间便是在房子外边消失了,当他下一刻出现时,就已经到了屋子里,无比警惕的注视着那背对着他的人,他一步步试探着走了过去,玄雷符也是悄然的出现在了手上,以防万一。

    “大长老,我来看你了,你的伤怎么样了?”李林轻声说着,试探着和大长老说话。

    结果,让他意外的是,大长老并没有动,还是坐在那儿一动不动,这下,李林就一点点往前靠近,当他来到大长老身边时,脸色顿时就是一变,这坐着的根本就不是大长老,而是那二长老海人杰。

    手指放在海人杰的鼻子孔上,李林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此时,海人杰已经没了呼吸,心脏也是停止了跳动,在他的脖子上赫然可见一道手印,很显然他和三长老海人风一样,都是被捏断了脖子死的。

    看着放在火炕上的点心,李林就不由的苦笑,想来,这海人杰也是一片好心,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东西给大长老送来,最后却落到连命都没了的下场。

    恐怕他自己都没想到吧?

    摇了摇头,李林就在屋子里转悠起来,翻翻这里翻番那里,一会功夫,他就在行李的缝隙中发现了一个小瓶子,在那小瓶子里装着的是烟漆漆的液体,打开瓶塞顿时一股子扑鼻的香味便是传了出来,试探着倒出来一些洒在小桌子上,霎时间,那小桌子便是燃起了烟雾……

    “果然是天诛……”

    看着半瓶子天诛,李林就忍不住一笑,用银针放进小瓶子里,银针顿时被腐蚀弯曲拦腰而断。

    “这是好东西,要留下来!”

    李林双目眯成一条缝隙,冷笑一声便是将天诛小心翼翼的放进了空间戒指里,这东西可以杀人,以后在遇到坏人,干脆就给他喝点儿这个算了,没有解药,只有死路一条。

    又在屋子里搜寻了一番没见到什么好东西,李林就悄然的离开了小屋,继续展开身形,风驰电掣的向着云华河方向赶去,当他距离云华河有几百米距离时便是减缓了速度,一枚玄雷符就再次出现在了手上。

    敌在暗,他在明,一个不小心就会遭到攻击,那时真的就万劫不复了,毕竟,修炼者不是普通人。

    不过,他担心的事儿并没有发生,当他穿过那片良田时,远远的就看到了云华河河边坐着一道人影,仔细看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长老海俊庭。

    “大长老,伤好的蛮快的啊,这么快就出来走动了?”看着海俊庭,李林就笑着走了过去。

    看到李林,海俊庭就笑了笑,道:“伤好得快,还不是你的医术高明,怎么?也是出来散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