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来了
    “有你在我不担心!”王天河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上次你走了,我就琢磨着你小子一定有出息,这不,这才几天就这样了,要我看,以后你比王维要强,即便当年我带着四海打天下时,和你这个岁数也没到现在这个成就!”

    被王天河戴上了高帽,李林多少就有那么一点飘飘然,你夸就夸吧,非要夸成这样儿。

    “李林。上次吃完你那个药,我身体已经全都好了,真是谢谢你。”水爷也是在一边笑着道:“我听说,你还会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改天要教教我啊。”

    笑了笑,李林就对着水爷点头,这个老爷子他是怎么看怎么顺眼,虽然这身儿非主流的打扮让人不敢恭维,但也是霸气十足的。

    在这个年月,有几个像他这个年纪,梳着背头穿着长袍的?这打扮简直另类的很!

    “行,等把眼前的事儿处理完了,我就教您。”李林对着水爷道。

    李林答应,水爷就连忙点头,然后就急匆匆的出了别墅,对着院子里的保镖吩咐起来,在这关键时刻,确实不该出什么乱子。

    有王老爷子在家里坐镇,虽然气氛有点儿紧张,但是,大家也都没怎么恐慌,当然,大家都知道,这个外来的年轻人才是最大的倚仗,既然他在,肯定就出不了什么问题!

    就这样儿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让李林意外的是,那个修炼者或者其他人根本就没来,但是,他也不敢松懈,背后的人既然精心算计,特别是那个修炼者,他很有可能知道自己就在王家,如果现在就走的话,等自己前脚一走,他可能后边就来了。

    十点。

    直到十点时,李林才站了起来,给每个人都拿了一枚玉符之后,他又急匆匆的在院子里布下来几道不同的阵法,每一道阵法都是不同,这样一来,即便那个修炼者没强出他太多,想一时半会儿打开这些阵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只要能有半个小时时间,他便是能够将王维安全护送回来。

    如果真的遇到那个修炼者的话,这事儿也就能解决了!

    布下阵法之后,他就悄然的离开了王家,开着车子直接向望天楼的方向赶去。

    酒会八点准时开始,十点时已经开始散场了,此时,望天楼的顶楼上也只剩下了王维和马飞两人,直到手机突然响起,看到内容后,王维就站了起来直接下楼,马飞紧随其后。

    “王总,上车。”马飞道。

    “嗯。走吧。从二路回去。”王维道。

    “王总,二路绕出去很远的。”马飞不解的看了王维一眼,有点不太明白王维为何突然提出从二路回去。

    “别问了,注意着点儿。”

    王维脸色微微沉了下来,坐在车子上他微微闭上了眼睛,二路是赤峰市郊区的一条比较宽敞的路段,但是,行人却极其稀少,特别是到了晚上十点左右,几乎很少有人有车子在这里出现,最近政府又从新修路,路灯也都是没了,这样一来人就更少了!

    车子离开望天楼便是不急不缓的进入了二路,有用了几分钟,车子就驶入了无人区,坐在车子里,王维紧闭着眼睛,看似平静,心跳却不断的加快着,隐隐的觉着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那种不安的感觉也是越来越重。

    吱……

    急促的刹车声在寂静的街道上显得异常刺耳,看着前边的两道身影,马飞顿时气恼,把安全带解下来,便是要下车找前边的两人理论,其中一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西装,让马飞不解的是,这人的脸上竟然还戴着个狰狞的面具,而站在他旁边的是个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者,他穿着一件烟色长袍,身子微微弯曲,看上去十分干瘦,但那双眼睛却是阴寒的很。

    “妈的。大半夜的出来装神弄鬼!”马飞愤愤的骂了一声,就要推开车门。

    “你在车上,别下去。”

    王维缓缓的睁开眼睛,然后透过玻璃向着前边望去就看到了大概在十五米左右的两人,他看不到那中年人的面目,但这个老者他却能看得到,只是一眼,他就觉得全身都是不自在,有种不祥的预感!

    “王总。你这是干什么?”

    见王维推来车门下车,马飞就愣了一下,今天王维确实有点失常,现在眼前突然又出现了这两个人,在看王维的脸色,这就真的有点不正常了。

    “你在车上别下来,如果我出了事儿,你就尽快离开知道了么?”王维对着马飞说了一声,然后就砰的一声将车门关上,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看上去十分自然的向着对面那两人走了过去。

    “既然已经来了,何必还遮遮掩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王维对着面具人冷笑道:“想必,两位就是陷害我四海集团,至我王家于死地的人了吧?”

    “王总果然是快人快语,没错,背后那个人就是我!”面具人冷笑了一声,然后道:“王维,我们已经等了你有一会儿了,今天,咱们就将过去的恩恩怨怨一笔解决了吧……”

    王维耸了耸肩,然后就对着面具人道:“看来这位是和我王家有着不共戴天的大仇了,既然要解决,何必还躲躲藏藏,莫非是怕了?”

    说话时,王维便是仔细的听着面具人的声音,他根本想不起来有这么个仇人,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老者的身上,“想必这位老先生就是那神秘的修炼者了?害死了我四海集团几位员工的人?”

    明大师一直在静静的注视着王维,听王维说起,他便是摊了摊手,啧啧怪笑道:“没错,正是本大师所为,王总,今天你也走不掉,我要拧掉你的头!”说着时,明大师的眼睛便是更加阴邪了,笑声沙哑渗人。

    “是么?”

    王维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道:“老东西,你欠我四海几条人命,无论如何,今天都要你血债血偿……”说罢,王维脸色突然变冷,手突然入怀,一把烟漆漆的手枪便是拿了出来,不由分说直接扣动扳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