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傻眼了
    另外一个诺言就是一年内住上别墅,现在清河畔快收工了,接下来就要建设石桌子村,用不了多久第二个诺言也会兑现。

    “林子。那你这封条的事怎么办?”李长生留在了最后,他拎着一包子钱有点担心的问了起来。

    “钱还上自然就没事了,钱我已经还了。”李林耸了耸肩,道:“用不了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李叔,现在少了这么多人,你赶紧组织人,生产药材不能停,一定要快。”

    李长生真的有点懵了,刚刚还欠了十几个亿,转眼间就没事了,沉吟了片刻,李长生突然就想到了什么,看着李林的侧脸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又憋了回去。

    前段时间葛金飞和齐家人的事他记着,蔡振勇他自然也是记着,刚刚来贴封条的正是蔡振勇,转念一想,蔡振勇是个刑警队长,即便是贴封条,也应该有经警负责,根本不可能轮到蔡振勇。

    也就是说,这蔡振勇很有可能就是李林找来的一个幌子,集团被封也是李林一手策划的。

    “这年轻人真是犀利的可怕啊。”

    李长生暗暗的念叨了一句,同时也为那些见利忘义的乡亲们感到悲哀了,钱是拿回去了,结果也就拿了应该拿的那份,其他人没退股的奖金就整整五十万……

    “林子。那李叔先去安排,有事随时叫我。”李长生道。

    “你先忙。”

    对着李长生微微一笑,李林就回过了头,见刘柔柔笑眯眯的看着他,他就苦笑道:“看来你说对了,还真是我太天真了。”

    “除了这些呢?”

    刘柔柔抿了抿嘴唇,道:“让我替你当了恶人,别人都有奖金了,我就看着了?”

    “你也喜欢钱?”李林尴尬道。

    “你说呢?”刘柔柔忍着笑意道:“除了钱,你还能给啥?”

    李林也是有点儿无语了,给刘柔柔钱是必然的,在平安村她能做的事实在太多了,没有她今天这事也难办的很。

    又和刘柔柔呆了一小会儿,李林就准备回别墅了,现在他的心情真的好的不得了,因为最让他头疼的事儿总算是解决了。

    “老朱,你这是干嘛去?还买烧鸡啤酒?钱被坑了就破罐子破摔了?”王老四蹲在大门口抽着二十块钱一盒的香烟有点飘飘然,现在他还在为自己的英明手段自豪不已呢。

    瞧了王四一眼,朱春阳就撇了撇嘴,道:“啥叫破罐子破摔?吃个烧鸡喝点儿啤酒就破罐子破摔了?”说这话时,朱春阳胸口都挺了起来,五十万的奖金,别说吃烧鸡喝啤酒了,就是一辈子都吃这个和这个钱也是花不光的。

    现在他一点儿都不担心年底能不能分到红,他只投资了一万五千块,就算坑了又如何?

    “呦呵呦呵看把你牛的,老朱,你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还在这儿和我仰脖子装呢?你有几个钱啊?”王老四哼了一声,语气也是难听起来,过了一小会儿他就道:“要我说老朱你就是傻,李林都成啥样了?集团都被封了,你还想和他一起赚钱呢?做梦去吧。”

    “你看咱,直接退股多明智,四万变八万,我和久芬商量了,一会就进城去买辆桑塔纳去,七万多就上路了。”王老四一脸得意的道:“听说还是高配的,有天窗呢!”

    “屁吧,一个桑塔纳就把你美成这个德行。”

    朱春阳嘲讽的扫了王老四一眼,也懒得和王老四在废话了,直接扭头向家里走去,路上,他也在琢磨着是不是要买个车子,毕竟,这是趋势,以后家家户户肯定都会有车的。

    “我呸,什么东西,活该坑死你。草拟娘的。”王老四骂了一声,对着朱春阳的背影吐了口口水。

    其实,他也就是想气气朱春阳而已,买车那都是幌子,八万块他现在正琢磨着放出去,二分钱的利息,一年下来也下不少崽呢。

    就在他准备回去烫一杯小酒时,只见马秀芬从远处匆匆的跑了过来,一看到马秀芬,王老四心里也是不爽的很,她投资了十一万,现在应该是村里的首富,二十二万的家底啊。

    嫉妒,羡慕,王老四郁闷的很。

    “秀芬,这急匆匆干啥去?让狗追了?”王老四开着玩笑道。

    “追你个头,四哥,刚刚出了大事你还没听说?”马秀芬吸了两口大气道。

    “啥大事?天塌了?”王老四抬头向天上看了一眼,然后就笑道:“没事儿,就算天塌了,四哥给你顶着,保准不伤了你就是了。”

    说这话时,王老四就对着马秀芬的胸口望去,回忆着十几年前,马秀芬在村里那也算是一朵花呢,十七八岁胸前就发育的特别好了,而且,那时候马秀芬还真的是骚得很,她还和村里的不少大老爷们传过绯闻呢。

    也就这四五年,孩子大了,马秀芬才算安静下来,不过,就在前些日子又有人传了出来,说村书记徐志晚上跑到了马秀芬的家里,直到半夜才离开,走的时候裤子上还沾着卫生纸呢。

    现在马秀芬正好三十六七岁,风韵犹存,现在还有了钱,要是能勾搭上,那也是非常不错的好事呢。

    主要是这马秀芬要比自家那老娘们要好的多啊,人骚,有钱,还没个男人,身边肯定也少个空缺。

    一看王老四没正经的,马秀芬就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道:“四哥,这比天塌了还要严重,你知不知道,刚刚咱们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王老四尴尬的咳嗽两声,眼睛也就挪开了,他又急匆匆的坐了下去,一直站着肯定要露馅了,裤裆都他娘的支起来帐篷了,要是被马秀芬看到丢人的很。

    “妹子,啥事啊,你就别卖关子了……唉,不对,你不是回家了?咋还把钱拿出来了?”王老四笑了笑,道:“放在家里谁还敢去偷是咋的,这样儿,四哥一会儿骑摩托进城,你去把钱存上。”

    “存个屁啊,刚刚咱们走了,李林就给王东他们发钱了,你知不知道发了多少?五十万啊。”马秀芬带着哭腔道:“听说,这钱还不是分红的钱,是给没退股的乡亲发的奖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