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很复杂
    刘菲的瞳孔略有些收缩,显然是受到了惊吓,随后,李林便是用手指在她脖颈上的痕迹一点点抚摸,虽然痕迹有些明显也是因为死亡几天才出现的,又是仔细的看了一番,李林就暗暗的摇了摇头,人已经死了几天,并不好判断到底是否是绳索所致。

    “发现什么了?”

    就在李林检查伤口时,景寒拿着矿泉水走了进来。

    “还没有,就是觉得有点蹊跷而已,你先试试再说。”李林摊了摊手,退后了一些,抱着膀子静静的思考起来。

    蔡振勇这边的情况他已经了解了不少,说白了就是一句话,案发现场遭到破坏,警方根本就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连续几天侦破根本就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也就是说,那个凶手真的像天外来客,如果找不到线索,这案子可能就真的无从下手最终变成悬案,凶手也能逍遥法外。

    从这凶手的作案手段上,李林觉得这个凶手绝对不是个愣头青,头脑更是精明的很,不然不可能不留下半点儿蛛丝马迹。

    按李林说的,景寒很快就把融入药粉的矿泉水倒进了刘菲的身体里,至于弄进去多少李林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她是女人,女人才更了解女人。

    “等着吧,三分钟就能有结果了。”李林huodonghuodong手脚,就在太平间里四处的打量起来,这里虽然空荡荡的,环境还真的不错,要是和以前自己那两三间小破屋子不起来也是只好不坏。

    “有了结果又能怎么样?确定奸杀,你能取下来证据?”景寒皱了皱黛眉问道。

    “至少能确定这人的犯罪动机,如果是奸杀,你不觉得这是个天大的麻烦么?”李林耸了耸肩道:“不是所有女人都和你一样,在这个社会,像刘菲这样的姑娘很多,你怎么确定下一个刘菲不会出现?”

    一听李林拿她作比较,景寒原本想怼他两句,可是,也不由的对李林说的暗暗点头,虽然比喻不太好,但却一针见血。

    如果真的是贪色实,那就真的麻烦了,谁也不能确定会不会有下一个刘菲。这样一来,这个凶手就必须尽快找出来才行,不然弄不好还会有更多的人被害。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假设,但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可以了。看看吧,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乳白色的液体。”李林认真的说道。

    “你就这么确定刘菲生前发生了性关系?”

    “只是猜测而已,jingcha不大多数都是猜出来的么?”

    景寒一阵无语,不管是不是猜测,只要看一下便是能够确定了,当下,她便是又走到了刘菲身前,当她看到刘菲身体里流出来的液体时,身体不由的一颤,正如李林所说,液体正是乳白色的。

    这么看来,也就是说刘菲生前确实发生过性关系……

    “怎么会这样?法医已经鉴定过几次了,都是同样的结果……”景寒皱了皱眉问道。“你这个是什么药,有什么科学依据没有?”

    这样的结果早就在李林的预料中了,至于这药的效果,他是炼制者,没人比他更清楚有没有依据,但是,光他自己知道还不行,还要让别人信服才行。

    “法医没检查出结果,是因为她的身体里已经被一种可以清洗的石粉清洗干净了,而我这个药敲能够起到这种作用,所以法医找不出结果也是很正常的,别说是法医,就算拿全世界最先进的设备可能也是查不出来。”李林严肃的说道:“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景寒点头,李林的医术有多高她倒是知道,虽然不知道李林用的什么药,但能够融掉人体精‘液’的石粉是肯定有的。

    “那你能不能把‘精’液提取出来?”景寒急忙问道。

    “不能!”

    李林十分肯定的道,“我这个要分只能知道有没有发生过性关系,没有提取的能力。”

    又在太平间检查了一番,两人便是离开了,这时,刘客蔡振勇等人已经在外边等了很久了,一看到李林,刘家人便是马上走了上来询问情况。

    “李队,有什么发现没有?”刘六根沉声问道。

    “李林,有什么可以直说,这里没别人。”蔡振勇严肃的道。“杨峰,你去那边看着,不要让任何人过来。”

    虽然平时嘴贫了一些,到了正事杨峰也是不敢怠慢,也是无比的认真,听到蔡振勇的命令,他就急匆匆的走到了住院部houmen的门口,俨然像是一尊门神。

    “其实不用看着也没事。”

    李林苦笑着摇头,道:“刘老爷子,蔡队,结果有了,我能确定刘菲是被人奸杀的,生前确实发生过关系。”

    蔡振勇身体一颤,也是不由的吸了口冷气,法医鉴定了几次都没问题这小子却说有问题,这话可是不能乱说的。

    听李林这么说,刘家人脸色也就都难看了起来,这就等于在他们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被人勒死已经很惨痛了,被先奸后杀,这确实够惨的。

    可有一点他们和蔡振勇都是一个想法,既然法医都没鉴定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光凭肉眼就能看得出来?如果这是真的,这真的是不可思议。

    “李队长。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刘俊皱了皱眉道。拳头也是攥的咯吱咯吱直响,当时看到刘菲的尸体时,他第一感觉也是这样的,后来经过法医鉴定,让他最担心的事好在是没发生。

    现在李林突然提了出来,他也是一脸的不解。

    “肉眼是肯定看不出来的,我有一种药粉,它能测出来,法医之所以没看出来,是因为刘菲在被杀后,身体里残留下来的东西应该是被一种可以毁灭证据的石粉清洗掉了。”李林沉声说道。

    “这个就是刚得到的。”景寒把矿泉水**子里取下来的乳白色液体给几人看了一眼,道:“如果是其他颜色也就证明刘菲生前并没有和人发生性关系,乳白色就是有了。”

    “即便有,也不能断定就是奸杀啊。”就在这时,哭成泪人的张敏就在一边说道:“菲菲出事儿的前一天晚上夜不归宿,也许前一天晚上……”

    “你不是说菲菲最近很懂事,晚上不出去么?”张敏的话一落,刘俊便是大声的质问了起来。

    “我这不是让你放心工作么,还有,菲菲是什么脾气你这个当爸的又不是不清楚,我敢说么?”张敏道。

    看着两人又是要嚷嚷起来,刘六根便是喝了两声,两人也就都不敢在嚷嚷了,只好看向李林,等着他给个答复。

    “不可能是昨晚上的事,即便有,法医应该是能检查出来的。”李林摇了摇头说道。

    “唉。这个该天杀的,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刘俊握了握拳头道;“李队长,你这个药真的很准确?”

    “我没试过,但应该不会出问题。”

    李林深吸了口气道:“你们的感受我能理解,肯定不能接受刘菲被奸杀,但这就是事实,这不就在医院,我们可以试验一下,到时有了结果自然一切都清楚了。”

    确实,光凭嘴上说是很难让别人信服,当下,几人就进了医院,当张主任再次看到李林时,就连忙上来握手,客气万分,自从上次李林给朱康看完病,向来没怎么佩服过别人的张主任就真的佩服起李林来。

    近几日他还想着托托关系找找李林的家在什么地方,过去找李林探讨探讨医术,不想,几个月没见,李林竟然换上了一身行头再次出现在了医院。

    “李神医。哦,不,李队长,您怎么来了。”张主任拉着李林的手说什么都不愿意松开,如同见到亲人一般。

    “办案。”

    对着张主任笑了笑,李林就严肃起来,“正好我也有事求你。”

    “唉。李队长还有什么求的,协助警方办案是我们应该做的。”张主任笑着说道。

    张主任答应下来,李林也就不迟疑了,当下就把如何做试验,前后过程都和张主任详细的说了一遍,张主任连忙就去通知化验科去做这个试验了。

    没让几人久等,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试验就做完了,结果出来后,刘家人还有蔡振勇几人都是吓了一跳,得到的结果和李林所说的一模一样。

    “李队长,无论如何你也要帮帮我们,一定要尽快破案将凶手绳之于法。”刘六根走上前来和李林再次握手,这下他也是相信李林的实力了,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

    “刘老放心,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蔡振勇道。

    李林笑着点了点头,尸体看完了,大致的情况也了解差不多了,接下来就应该去案发现场去看一看了,如果案发现场都没看,就在这儿嚷嚷着破案,那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景寒。你和李林过去看,我们马上制定新的侦破方向……”蔡振勇又对着杨峰道:“把事发前几天和刘菲接触过的人都叫过来,不能放过一个人,现在就去办!”

    几人同时应了一声,随后就飞快的离开了医院,李林也是和景寒再次坐上了她那辆本田飞度向着郊区飞速的赶去,一路上景寒面色沉重,看模样好像是厌男症有复发的趋势……

    知道景寒心情不怎么好,李林就灿灿的笑了笑,道:“你的病才刚好,心情很重要,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

    “还是辕门射鸡?”景寒没什么感情的道。

    “不是。这是个新故事,特别搞笑。”李林道。

    “到了,下车。”

    就在李林准备再次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将一个完美无瑕的故事讲述出来时,很不幸,车子已经来到了郊区,案发地就在南郊的一个出租屋,出租屋并不大,看上去还有点破破烂烂的,此时,正有两个年轻jingcha守在门口保护现场以备不时之需。

    “房东是谁?找了没有?”看了眼出租屋,李林直接问了起来。

    “找了。”

    景寒实在有点受不了眼前这个家伙了,这都是最基本的,他还有模有样的问来问去的,换做以前,她真的懒得回答这白痴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