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打人
    “笑够了?”景寒冰冷的注视着杨峰,一副厌男症发作的样子。

    一见到景寒变脸,杨峰的笑声戛然而止,那还敢在笑,在笑下去就真的要死人了。

    “景寒,你对李林了解的多,你还别说这真的没准就是心理学,李林的脾气我知道,他肯定不会把这事当成儿戏。”蔡振勇沉声道:“或许真的能让他问出点什么也说不定。”

    “我不知道。”景寒没什么感情的回答。她也不知道李林能不能破案,但是,自从认识李林以来,李林从来都没让她失望过。

    “再看看再看看,要是李队这个心理学真的有用,那就厉害了。”杨峰灿灿的一笑,就对着监控看了起来。

    审问完明凯,李林就点上一根烟优哉游哉的在审讯室里抽了起来,他翘着二郎腿,看上去哪儿他妈也不像个警察,倒是有点地痞流氓的味道,抽着烟还吐着烟圈。

    当然了,李林是不知道,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另外的三个人看的一清二楚,烟头抽到一半,黄傅便是进了审讯室,因为李林背对着他,他也看不到李林的样子。

    黄傅也算是公安局的常客了,也是根老油条,他很清楚,进了审讯室绝对不能装逼,不然真的会死的很惨很惨。

    “李队长。您是新来的警官?”黄傅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面对这些警官,态度一定要好,就像见到自己的长辈一样去尊敬,只有这样才能给他们一个好印象。

    “来了有段时间了,坐吧。”

    李林嘴角翘了翘,随后就缓缓的转过头,一张英俊的脸颊挂满了笑容,特别是那双清澈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看到李林,黄傅明显的一愣,眼珠子瞪大一脸的不可置信,过了片刻后,他才张大嘴巴质疑道:“怎么是你?你怎么来当警察了?”

    “一个不小心就当上了。”李林耸了耸肩道:“没想到?一个土鳖臭农民翻身了?”

    黄傅皱了皱眉,心里暗暗说了一声不好,他和李林是有梁子的,现在李林当上警察了,他怕是要遭殃了,但这时让他贱贱的笑出来,他还真的有点做不到。

    没坡口大骂已经算是给李林面子了,曾几何时,他都恨不得剥了李林的皮,以报当日之耻。

    “确实没想到。”

    黄傅冷冷的看着李林,道:“你想怎么样?别看你当了警察,如果你想报复我,我黄傅随时奉陪。”

    见黄傅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李林也是有些不爽的,但这时还没到发作到时候,不能无理由报复他,既然他是个小流氓,徐混,享受是他的办法多得很。

    “你想多了,我不是那样的人,没那么小肚鸡肠。”李林顿了顿,接着道:“刘菲你认不认识?”

    虽然李林嘴上说不会报复,但是,黄傅也是在警惕的很,如果这里不是公安局,就算顶着袭警的罪名,他也要抽李林一顿,狠狠的抽他,直到抽死他为止。

    心里这么想,但嘴上绝不能说,不然就是自找苦吃,黄傅苦笑道:“李队长,您不是明知故问么?如果我说不认识,你还会请我来公安局?”

    “回答我的问题。”李林沉声道。他这还是和蔡振勇等人学的。

    “认识。”

    “她被杀你知不知道?”李林再次问道。

    “知道。”

    “是你杀了她?”

    “不是!”

    黄傅连忙摇头道:“李队长,就算你问一万遍,这都和我没关系,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事发的那天我正在和朋友在酒吧喝酒,我有不在场的证据,我那些朋友都可以给我作证,还有,酒吧的吧台也能给我作证。”

    李林眯了眯眼睛,随后就点了点头道:“除了这事,最近有没有干过什么不法的勾当?比如抢劫,偷盗……”

    李林突然转到别的上去了,黄傅脸色顿时难看了,杀人他确实没杀,但不法的勾当他还真是没少干了,前几天打人那事到现在还没解决,至于抢劫偷盗那倒是没有,毕竟,他也是不缺钱的主。

    啪!

    黄傅正琢磨如何应对时,李林便是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随后忽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最近都干了些什么,打人,还弄什么黑道组织,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

    “你想报复我?”黄傅冷笑一声,就直勾勾的看着李林,脸上也是挂上了一抹鄙夷,“一个土包子翻身了就牛逼了?警察又如何?我没犯法,你在我眼前连个蛋都算不上。”

    “有什么话你尽快说,说完了爷还要回去吃饭。你不说我打人么?没打死,没打残,民事责任而已,老子有的是钱,赔给他便是,用得着你这个土包子瞎操心?”

    听着黄傅嚷嚷, 李林不住的点头,脸上也是挂上了笑容,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黄傅道:“你的意思是,没打死,没打残就不算犯法么?说罢,李林便是走到了黄傅身前。

    “你说,如果我不打死你,也不打残你,算不算犯法?”

    黄傅皱了皱眉,拳头攥的咯吱咯吱直响,现在李林和以前的身份不一样了,就算他一肚子的火也不敢发泄,在这里打了警察,李林掏枪毙了他那都是白死。

    “你想怎么样?”黄傅道。

    “你猜呢?”

    冷笑一声,李林也是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就是要教训黄傅,先是替那些被黄傅欺负的人报仇,另外,还有替杨丹丹讨回个公道。

    没等黄傅反应过来,只见李林一只手猛地便是扯住了他的头,二话不说便是对着桌子砸了下去,力道之大只听咔嚓一声,审讯室的桌子便是被砸了个稀巴烂,紧接着,他一把将黄傅扯了起来,对着黄傅的脸就是一顿狂踢。

    “妈的。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审讯室里,黄傅大声的尖叫着,捂着脸在地上来回翻滚。

    此时,另一间审讯室里,蔡振勇三人就真的有点儿懵了,还以为李林会用一些什么手段审问黄傅,却不想这才几句话便是疯狂的打起人来,看那样子就叫一个凶!

    “蔡队,咋办?”杨峰捏了一把汗问道,他都有点儿后悔了。

    这就像笼子里关着一头狮子,现在把一只绵羊送了进去,如果黄傅被打死,那这事就真的大了。

    “再等等。李林会有办法处理的,这种人也确实欠收拾。”蔡振勇端着下巴颏,笑着道:“李林这人还真是不能得罪,太他娘的记仇。”

    “白痴。”

    景寒的脸色有些难看,看着屏幕上的情景,忍不住说道,说罢,她便是出了审讯室,直奔李林那间审讯室走了过去,她很清楚李林和黄傅有仇,但这里是公安局,不是公报私仇的地方。

    “小子,你他妈的再打我,老子就要你的命!”

    黄傅狼狈的蜷缩在角落,握着拳头惊恐的看着李林,他现在真的有点怕了,他一直不断在心里说着不能还手,也努力的克制着。

    李林耸了耸肩,随后就一步步的向着黄傅走了过去,在黄傅恐惧的目光中,李林就蹲在了他身前,拍打拍打他身上的鞋印道:“这些是我替那些被你欺负过的人还给你的,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记住了,辱骂警察也是犯罪!”

    “放……”

    黄傅刚要大骂出口,突然见李林眼睛一竖,他顿时就把话憋了回去,赶紧求饶道:“李队长,我错了,绝对不敢了,以后都不敢了。”

    “确定?”李林抖了抖手站了起来,背对着黄傅道:“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服气,这样儿,你要是不服,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黄傅咬了咬牙,踉跄两步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一瘸一拐的出了审讯室,他刚出去景寒就进了审讯室,看着审讯室里一片狼藉,看着李林优哉游哉的坐在那儿抽烟,她原本就冰冷的脸蛋变的更冷了。

    “你闹够了没有?这里是警局,不是你公报私仇的地方。”景寒冰冷的道。

    “闹?”

    李林耸了耸肩,随后就冷笑道:“这种人难道不该收拾?”

    果然,被李林反问,景寒有一肚子的话也是憋了回去,虽然李林这种方法不对,但黄傅也确实欠收拾,光是这一个月内,黄傅就因为打架斗殴进来了好几次,最后就因为家里有钱,被打一方不再追究也就不了了之了。

    “行了,这种恶事就我来做好了,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扛着。”

    李林耸了耸肩便是大步离开了审讯室,这时刘菲的七八个前男友都被审讯完了,结果和上一次是一样的,这七八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最倒霉的莫过于那两个中年大叔了,原本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丑事也是公之于众了,回到家就算不离婚怕也不太好过。

    蔡振勇的办公室里,几个人已经把李林刚刚打人的事抛之脑后,都在想着刘菲的案子。

    “蔡队。你说会不会是南方那几个农民工干的?”杨峰沉重的道。

    “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我觉得还是本地人作案可能性更大一些。”蔡振勇深吸了口气道:“天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明天我们继续,一定要把凶手尽快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