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真言
    温热的水仿佛在一点点的加温,景寒的脸蛋也是不但变幻着,她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人,忍耐性极强,李林说半个小时,她就在浴桶里足足忍耐了半个小时,当半个小时过去,原本碧蓝色的水竟然变的浑浊的很,浴桶看上去脏乎乎的。

    盯着房门看了几分钟,景寒就小心翼翼的从浴桶里出来了,当她来到镜子前时,整个人都不由的一愣,原本就白皙的皮肤变得紧致万分,看上去也光泽了很多,最主要的是,她惊讶的发现,脸蛋上的伤口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愈合了,仔细一看就和没受过伤一样儿,根本看不到半点儿瑕疵。

    “这……”

    景寒紧咬着贝齿,她现在都不明白李林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了,此时,发寒的身体和倦意竟然一扫而光,整个人都是精神奕奕的。

    让她最惊讶的还不止这一点儿,就连身上的汗毛孔也变的小了许多,那些黑漆漆的东西,肯定就是身体里的杂质了,想到这里,景寒就不由的向着李林的屋子再次看去。

    她知道李林不是寻常人,是个修炼者,她对修炼者这三个字很模糊,现在她才明白,李林真的是万能的,可以说是无所不能。

    “洗完了?”

    等景寒换上一套衣服,李林才黑着脸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了眼景寒的脸蛋,他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淬体液不止有表象上这些好处,以后你就会慢慢发现了,它可以让你减缓衰老,至少二十年甚至会更多!”

    景寒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现在还有什么是她不能相信的呢?就算李林说,明天他就飞到天上把月亮摘下来,景寒甚至都会相信。

    伴着清晨温热的太阳爬上山坡,寂静的城市再次喧嚣了起来,在小院子里打了四十分钟的太玄道,李林感觉身体轻松的很,脑海也是清明的很。

    “吃饭了。”

    抬头看向二楼的窗子,只见景寒站在窗台前微笑着看着他,李林就笑着点头,拿着手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子就向屋子里走了进去。

    早餐是景寒精心准备的,味道一般,但李林对早餐也没什么要求,比起几个月前,这一顿早餐甚至比过年吃的都要好。

    吃完了早餐,李林换上一身运动服,整理了一下就离开了别墅直奔公安局而去。

    “李队。”

    “寒姐。”

    刚进公安局大楼就有不少人和两人打起了招呼,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男警官,脸上是在赔笑,眼睛里却在喷火,大家都知道李林是怎么爬上来的,几个月前他不过是小农民而已,而景寒呢?警局的一朵花,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

    一开始大家都说景寒和李林关系不一般,当时也就当是笑话,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好像景寒和李林的关系已经有点儿不是不一般那么简单了,还听小道消息,这个李林好像已经和景寒住在了一起。

    他们心中的女神跟一个农民住在了一起,用‘天啊’这两个字难以形容他们心中的震撼。

    以前他们都以为景寒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根本就碰不得也无法靠近,现在他们就发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真的错过了,她竟然和这个李林有了关系。

    公安局狭长的走廊,见到两人的年轻警官无不哀嚎,这太他娘的气人了。

    身为刑警队长,蔡振勇从来都是恪尽职守,二十来年的警察生涯,他从来没迟到过半次,每天早晨都要比别人来的早那么半个小时,他喜欢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喝一杯热茶,分析棘手的案子。

    只是眼前这个案子让他头疼不已,学生被杀,案子涉及面很广,昨晚那个魏静又险些遇害,这样一来就必须尽快破案,因为,这个凶手随时还会有可能作案。

    见李林和景寒进来,蔡振勇也站了起来,指了指一边的沙发道:“坐吧。听说昨晚上你们受伤了,有没有问题?”

    听蔡振勇问起受伤的事儿,景寒就顿了顿,知道肯定是李林说的,她摇了摇头道:“一点儿轻伤,李林已经帮我治好了,蔡队,昨晚上那个女孩怎么样?有什么有利的线索没有?”

    蔡振勇先是松了口气,随后就摇了摇头道:“线索没有,周边没有监控,光凭那大货车司机说也不行,你们也知道,那种情况下,也许他也看的并不清楚,我们不能跟着他的思路走。”

    “这两起案子可以并案调查?”景寒道:“我觉得昨晚上的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杀害刘菲的凶手。”

    “有可能,地点差不了五十米,并案调查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有可能耽搁了案子的进度……”蔡振勇皱了皱眉道:“要我看,还是分开调查,如果真的是同一人作案,这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个线索,有坏处也有好处。”

    “我也觉得有这种可能,昨晚那个叫魏静的姑娘说,那个背后袭击她的人,往出租屋方向拉她,而且,刘菲和魏静也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李林沉思了片刻道:“可以去调查一下魏静,或许在她身上能找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看看她最近和什么人有来往。”

    “我已经让杨峰去调查了,这个破案子真是让人头疼,你瞧,刘六根和刘俊一天打了几个电话。”蔡振勇摇了摇头道:“你们昨晚上追人受了伤,今天就休息好了,也没什么头绪,有事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们。”

    “我没事。”景寒摇头道。

    “好啊。”

    李林的回答和景寒截然相反,他倒是不在意放不放假,他现在虽然是正式的警察,但是,根本就不用受管制,更对公安局这个地方没什么好感,以后能不来还是少来为妙,毕竟,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蔡队,我觉得憋在这里也不一定有什么好的线索,我还不如出去透透风,没准我脑子一动案子就破了也说不定,你说对不对?”李林灿笑道,没等蔡振勇回话,他已经溜了出去。

    “这个家伙。”

    蔡振勇无奈的摇头,然后看着景寒问道:“小寒,昨天晚上受伤了?严不严重?伤在哪儿了?要不要给你报工伤?”

    “不严重。”

    景寒恢复到冷冰冰的样子,起身直接离开蔡振勇的办公室。

    昨晚上那事,她觉得还是烂在心里好一些,那是她和李林两个人的秘密,不希望再被任何人提起。

    “这都是怎么回事……”

    碰了一鼻子灰,蔡振勇也是无奈的很,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当下他就拨通了杨峰的电话,气憋在肚子里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特别是对肝脏有坏处的,杨峰就是最好的撒气桶。

    杨峰正开着桑塔纳在大街上飞奔,刚要到一中门口,电话就突然的响了起来,还以为蔡振勇有什么事儿,结果刚一接通电话,就被蔡振勇一顿狂骂,给他骂的一愣一愣的。

    “蔡叔。早晨不是还好好的么,咋了这是?”杨峰错愕的问道。

    “没事。你小子给我长点心,好好把案子给我办好了。”蔡振勇愤愤的道。

    “没事?”

    杨峰眼皮一翻差点没从车上掉下去,不知道蔡振勇这是抽的哪门子的风,过了一会儿他就灿灿的笑道:“蔡叔,你说,女人有更年期,男人是不是也有?”

    “屁话。当然有!”蔡振勇骂道。

    “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我婶儿看不起你了?”杨峰道。

    “放你娘了个屁,老子剥了你的皮。”

    知道又是把蔡振勇气的半死,杨峰也就不敢多说了,干脆就直接把电话挂断,随后就向学校里边走了进去。

    蔡振勇等人在忙活案子,而李林这时就悠闲的很了,离开了公安局,他在路边拦下来一辆计程车坐了进去。

    “先生到哪儿?”司机问道。

    “平安大厦。”李林笑着应了一声。

    “好嘞。”

    司机大哥启动马达直接向平安大厦的方向走去,县城公安局距离平安大厦有段距离,大概在五公里左右,又赶上上班的高峰期,车子也是走走停停的,这样一来李林就有和这司机大哥搭话的机会了,确切的说,他只问了一句关于南郊杀人案的事,这司机大哥就打开了话匣子,说起来就是没完没了了。

    “兄弟。要我说啊,这都是他妈自找的,你说你不浪,就算流氓也盯不上你对不对?一个学生没个学生样,被日了就被日了,你说你又不是第一次被人日,挣扎个啥啊,这下倒是好,还捞了个先奸后杀的臭名。”

    李林笑着点头,这司机大哥话说的难听了一点,说的也在理,要不然人家国外的姑娘遇害的几率就比华夏的少很多呢,为什么啊?人家开放啊,人家识趣啊,遇到强奸犯了,人家不挣扎啊,还随身携带第六感之类的呢。

    “话是这么说,可这个年纪就被人杀了,多少也有点儿可惜啊。”李林笑着摇头道:“听说你们出租车司机比警察知道的多,是城市的万事通,果然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