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好可怕的梦
    星星点点的荧光凝聚于丹田,在扩散到身体的每个部位,吸收到新的灵气在凝聚于丹田,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这应该就是玄圣心经的强大之处了吧……

    李林默默的念叨着,双目缓缓的合上,如同老僧一般盘坐在‘床’头,别墅周围,千米的以内的一草一木,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掌控中,当然了,还有前后别墅里传来的声音。

    有摔杯子的,有嘿嘿怪笑的,最可恨的是,还有他娘的呻‘吟’声。

    普通人听了还会热血沸腾,修炼者听了,很有可能会因此而走火入魔。幸好有清心诀,李林才让躁动的心思平复了下来。

    可这时,楼下却传来了不愉快的声音,只是一听,李林便是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个景贺年也确实够嘴欠的,就算你想一心把姑娘嫁出去,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

    这事李林倒也能理解,在农村谁家的儿子三十岁还娶不上老婆,那么,他就会有一个光荣的称号,那就是光棍。‘女’儿大了当父母的也着急不是?

    深吸了口气,李林将这些琐事就丢在了一边,继续修炼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就靠在‘床’头上沉沉的睡了过去,在梦里,他梦见景寒脱光了衣服向他扑了过来,把他压在了‘床’上,然后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衣服。

    他拼命的挣扎,却发现手脚都被景寒用手铐给铐了起来……

    嘿嘿嘿……

    空寂的房间里,除了浓重的喘息之外,李林怪笑的声音不绝入耳。

    就在他梦到景寒马上就要坐在他身上时,突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随后便是睁开了眼睛,结果就发现景寒靠在‘门’上,她眉梢稍拧,一脸的差异。

    “什么不要?”景寒问道。

    “你说什么?”李林一脸的茫然。

    “你刚才喊不要。”景寒道。

    “有吗?”

    李林深吸了口气道:“刚刚做了个噩梦,‘挺’吓人的,可能是梦里喊的吧。”

    说罢,李林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怒视着景寒道:“拜托,下次来我房间,请你敲敲‘门’行不行?你知不知道这样对我来说很不尊重,一旦我没穿衣服怎么办?不是都被你看遍了?”

    “我敲了很多次。”景寒再次皱眉道。

    “……那可能是这个梦太吸引人了,我还不想醒吧。”李林尴尬的道。

    “什么梦?”景寒再次问道。

    虽然很想关上‘门’直接走人,可景寒还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景寒突然问起来,李林的脸顿时一黑,总不能说梦到你把我给“那个”了吧,如果景寒不发飙,就连李林自己都不相信。

    “你确定要知道?这个梦很恐怖,我怕你会害怕。”李林故意危言耸听,趁着这个机会,他点儿赶紧想想对策,最少也要编造出一个完美的谎言才是。

    “不想说就算了。”景寒皱了皱眉道。

    “其实,这个梦也不算什么噩梦,我梦见有人把我衣服都扒光了,还虐待我,她是个‘女’人。”李林咧着嘴巴将梦中的情景大致的说着,一边说他就一边悄然的盯着景寒的脸蛋。

    果然,一听李林这无耻的梦境,在联想到刚刚进来时李林那副猥琐的模样,景寒就真的不想在听下去了,她现在都有点后悔,她为什么就多问那么一句。

    “讲完了?”景寒皱眉道。

    “还没有……还有更劲爆的,你要不要听?”李林灿笑道。一双眼珠子就悄然的向着景寒瞄了过去。

    ‘女’人早晨起来,通常都会是懒洋洋的状态,头发还会有些凌‘乱’,虽然是个警察,但景寒也不例外,特别是穿着她穿着睡袍的样子,丰腴而不‘肥’胖,如果她也能穿上蔡文雅那些劲爆的睡袍,肯定又是别有一番风味。

    结果,他的话刚说完,景寒就转身走了出去,显然,对后边那更劲爆的事不怎么感兴趣,可是,当她转身离开时,脸蛋上却泛起了一些笑意,有点鄙夷的味道,但确实是笑了。

    她还从来没见过哪个男人能做出如此无耻的梦,梦从何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等李林穿上衣服,洗漱完毕时,景寒也换下了睡衣,正在梳妆镜前打理着头发,站在她的后边,看着镜子里那张倾国倾城的脸颊,李林也是忍不住眼神一滞。

    “我来帮你吧。”

    天知道李林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要给景寒梳头,只见他上前一步就把梳妆台上的梳子拿了起来。

    景寒愣了一下,没想到李林会突然这么做,如果她是个十**岁的小姑娘,肯定会感动的要死,说不定会爱上眼前这个男人,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能主动给‘女’人梳头的男人几乎快绝种了。

    当然了,即便景寒不是小姑娘,她的心也不由的‘抽’动了一下,深深的看了李林一眼,曾几何时,她向往的另一半,也会为她梳头。只是他没想到如今站在她身后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比她小了几岁,却又不是十分英俊的年轻人。

    说实话,李林的出现搅‘乱’了她的生活,她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李林会为她梳头,所以,景寒也是矛盾的很,不知道是拒绝还是应该接受。

    “你会梳头?”

    “还行,可能梳不太好,应该也不会很差。”

    笑了笑,李林就飞快的给景寒打理起凌‘乱’的秀发来,梳头对他来说就和吃饭没什么区别,这几年李双双的头发几乎都是由他来梳,虽然现在用不上他了,也不至于很生硬。

    看着那双修长的手在头顶上来来回回跳动着,景寒不自觉的就看向了李林的脸,他并不英俊,却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他原本应该让人很讨厌才是,可每当遇到他,好像那一丝丝厌烦也会消失不见,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模样,着实让人有点难以接受,但又忍不住想靠近他。

    拥有着娴熟的技艺,即便在凌‘乱’的秀发在李林手里也不是难事,自从他见过景寒以来,景寒基本都是以一头亮丽的披肩发示人,既然要帮她梳头,李林就仔细的为她设计起来。

    人长得漂亮,无论你梳什么样的发型都会好看,即便是秃头也是一样,如果景寒换成凤姐,就算李林是理发行业的大师怕也是黔驴技穷,无从下手。

    将齐腰的秀发梳顺之后,李林就在景寒的两鬓各自捏起来一缕秀发,然后细致无比的编织起来,然后两缕秀发就拉到了后脑勺上,在‘精’细无比的打结,简简单单的设计,顿时让景寒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自从读高中以后,从马尾辫到披肩发她几乎从来没换过什么发型,甚至,从来都没和其她‘女’人一样,跑到美发沙龙做过一次头发,可现在,头发突然变了样儿,景寒也是感觉有些不一样了,仿佛沉甸甸的东西被抛掉了一般。

    简简单单的变化让景寒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似乎世界观好像都有了改变。

    “你经常给别人梳头?”景寒对着镜子照了照,对这个发型十分的满意。

    李林点了点头道:“除了双双之外,你是第一个。”

    景寒顿了顿,不由的就多看了李林一眼,心里也是感动,但她不是一个特别善于表达的人,只是说了一声“谢谢”就走开了。

    吃着早餐时,李林就想起了昨天和王九九到姜岚家里的情况,当然了,那两件让人想入非非的衣服他就省略去了,景寒绝对不喜欢这种东西,因为她不是蔡文雅。

    原本昨晚上他就想和景寒说的,不料被景贺年和林慧慧的到来给搅了,忙忙活活的他就忘了。

    李林把手机打开,把第一张照片打开,他挪了挪椅子就凑到了景寒身边,拿着手机给景寒看去,“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

    看着照片,景寒皱了皱眉,这就是一张毕业照而已,她不明白李林拿出来是什么意思,但想到前一天李林说起的姜岚,她也是仔细的看了起来,因为李林不可能闲着没什么事把照片拿出来。

    “这个‘女’的就是姜岚,长的还算不错吧?”李林口无遮拦的道,他就没曾想过,在一个‘女’人面前夸另外一个‘女’人漂亮,这和找死几乎没什么区别。

    幸好景寒不是那种刁蛮的脾气,更是理‘性’的很,她仔细的打量照片上的姜岚两眼,随后点了点头,问道:“你拿照片给我,不会就是让我看这个的吧?”

    李林点了点头,道:“一共四张,你向后翻翻仔细看,一定能找到不寻常的地方。”

    闻言,景寒也不迟疑,反正现在警局那边也是没什么进展,每个人都是有着一腔抱负,但结果还都是一样的,她不知道大家还能坚持多久,一旦这口气泄了,正如蔡振勇所说,案子真的有可能就会成为悬案,时间在久远一些,甚至会被搁置。

    既然李林把照片拿出来了,而且他还怀疑姜岚和这个案子有关,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没准真的能够找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