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两个陌生号
    接下来,景寒就开始仔细的观察照片,和李林一样,她也觉着这四张照片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但也是一时半会找不出来。。。

    “你没觉着坐在姜岚前边这个校领导有问题,你看第三张,他的肩膀。”李林很严肃的道。

    果然,经过李林这一提醒,景寒也是找到了问题所在,下一刻目光便是锁定在了这个中年男人身上,这个人她已经见过了,正是天山一中的副校长常‘春’,前几天见到常‘春’时,常‘春’给她的印象不错,虽然长的有点对不起观众,却也像个君子,说话更是通情达理。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常‘春’竟然是如此下三滥之人……

    “你应该还记着,前几天那个大货车司机的话吧?是不是和这个人很像?”李林认真的说道:“虽然他没看到脸,但体态特征却有些‘吻’合……”

    景寒又是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照片,随后将手机放下,“你觉着他是凶手?”

    “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李林摇头道。

    景寒又是点了点头,然后就道:“我和你一起去,想调查他不难。”

    “我这里还有个电话号,不知道是谁发给姜岚的,我觉着是他老公的可能‘性’很小,不过,昨晚上我试了试,电话处于关机状态。”李林把电话号找了出来,“能不能查到这个电话号的来源?”

    “只要是正常渠道来的,应该不难。”景寒看了眼电话号码,随后就看向李林道:“你觉得这号码是常‘春’的?”

    “你不觉着?”

    李林耸了耸肩,苦笑道:“如果不是,那这个姜岚在外边真是够‘乱’的。”

    两人匆匆吃完早餐,就离开了别墅,直接向移动公司走去,既然有电话号,想要调单应该是不难的,当然了,对别人来说可能做不到,但对警察来说,这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没让李林久等,两三分钟左右,景寒就开着车子来到了‘门’口,换了个发型,她整个人的气质好像都变了,不会给人死气沉沉的感觉。

    “上车。”景寒依旧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好。”

    应了一声,李林就乖乖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因为天气较冷,景寒也穿的厚了一些,所以李林也就没欣赏大‘腿’的机会了,但是,他的眼睛就始终没离开景寒的脸颊。

    凡是都有个习惯,这不是第一次被李林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景寒倒也习惯了,但是,她还是有点受不了,这一路走来差不多有二十分钟,他就那样不温不火的看着你,最可恨的是,他的嘴角还发出滋滋的声音。

    好在路程不算远,二十分钟后车子就停在了移动公司的‘门’口,因为警察这个身份,调单也方便了许多,结果,让两人意外的是,这个移动号码并没有实名认证,也就是说,根本无法确定给姜岚发短信的人是谁,但是,电话上却出现了几个为数不多的号码,其中就包括姜岚的手机号。

    这个结果多少让李林有些失望,可也知道了另外几个号码,只要打过去问一下对方这个号码是谁,应该不难找到。

    就在李林准备打电话时,景寒就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直接把拨出去的号码关掉。

    “怎么了?”李林诧异的看着景寒,满是不解。

    “打草惊蛇。”景寒简单的回了一句,就拿着电话号码仔细的对了起来,这个号码给姜岚打的最多,其中,还有个陌生号码,这个号码在七八天前打过,但是之后就在也没了联系。

    为了一探究竟,景寒就让移动公司的工作人员查询这个陌生的号码,结果依旧是一样的,没有实名认证,更让两人无语的是,除了这两个号码有过联系之外,后者根本就没和任何人联系过。

    还有就是,前者都是单线和后者联系……

    “七八天前打过,之后就没了联系,你说……”李林掐着手指,仔细的算着日子,结果就让他发现了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八天前的中午正是刘菲遇害的时间,而这两个电话号,就是在八天前的中午通过电话……

    景寒皱了皱眉道:“你是说刘菲?”

    “有这个可能,时间‘吻’合,我觉着有必要查下去。”

    李林深吸了口气,也是紧张了起来,他隐隐的觉着,这个看似要成为悬案的案子,似乎很快就要浮出水面,只要能够确定,后边查到的这个号码刘菲曾经用过,那么,基本能够锁定这个犯罪嫌疑人,至少也是十之**。

    “回去。”景寒说了一句,急匆匆的出了移动公司。

    刚开始时,她也觉着李林的想法有点不大靠谱,毕竟,天山县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有几十万的人口,用情趣用品的人肯定也是多了去了,光凭这个就断定姜岚和案子有关系,确实有点过于武断。

    可现在看来,李林怀疑的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后一个号码确实和刘菲的死亡时间非常的‘吻’合。

    “去哪儿?”上了车,李林就问了起来。

    “回警队,定位这个手机号。”景寒严肃的道。她也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两个号码可能就是最大的线索。

    车子在县城的公路上飞奔了足足半个小时左右,两人就回到了公安局,此时,以蔡振勇为首,重案组一众人依旧顶着一腔必须破案的信念工作着,连续加了两三天班,有两个‘女’同志脸‘色’也是苍白的很,倒是任倩倩显得‘精’神奕奕的,这和李林有一定的关系,那道灵力对他来说可能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但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甚至比吸上几口大烟还要管用。

    当然了,大烟和灵力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东西。

    砰……

    就在一众人不断的翻阅着资料时,一个年轻的刑警终于忍不住了,厚厚的一沓文件砰的摔在了桌子上,手掌又在桌子上啪啪啪的拍了好几下,他大声咆哮道:“空有一身信心有什么用,都看看,都看看,这都是一些什么玩意,查这玩意就能破案?再这样下去,那凶手都跑到国外了……”

    这名年轻警察叫黄昭,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干警,但是,却有着火爆的脾气,这也是来到警局几年,职位一直不变的主要原因,而且,他身边的朋友也不多,和景寒差不多,但两者之间却有着天壤之别。

    景寒是那种别人想接近她,却没机会接近,而黄昭则是,根本就没人愿意接近他,除了蔡振勇对他不错,他在局里几乎也没什么朋友。

    说话臭,脾气爆,不会为人,有人愿意搭理他才怪。

    不过,这样的人最适合‘交’朋友,因为,他不会在你的背后搞小动作。

    黄昭这一摔,其实也是摔出了大家的心声,大家也都明白,在这样熬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如果没有突破‘性’的线索,真的是艰难万分,他们在警局里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出去。”

    蔡振勇咆哮了一声,拿在手里的文件直接向黄昭砸了过去,“马上给我滚出去,这就丧气了?这点挫折就受不了了?你才当了几天警察?要是每个案子都能轻轻松松就破了,还要你这个警察做什么?”

    被蔡振勇大声呵斥,黄昭咬了咬牙,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就走了出去,来到走廊里大口大口的‘抽’起烟来。

    “还有你们,谁要是坚持不住了,觉得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都给我出去,案子还没怎么样,一个个就都泄气了,你们在警校时,你们的教导员也都是这么教你们的?”蔡振勇对着众人咆哮着,吐沫星子横飞,但气势十足,没一个人敢抬头看他一眼。

    见大家低着头不说话,蔡振勇也就不想在骂下去了,他深吸了口气,看了众人一眼,声音也低了下来,语气变得柔和了不少,“我知道,这案子确实是棘手,可你们也知道,我们是警察,破案就是我们的职责,要是我们这边都退缩了,谁来还死者一个公道?你们说是不是?”

    “是。”几人同时点头道。

    “蔡队,是我们错了。”

    蔡振勇点了点头,他苦笑着道:“大家也崩了几天了,这样儿,都出去走走清醒清醒头脑,我给你们三个小时的假。三个小时后,我们从头查起。”

    “杨峰。你去传唤刘菲那几个男友,我就不信,找不出半点儿蛛丝马迹。”

    听说放假,重案组的一众刑警就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急匆匆的离开了办公室,他们很清楚,在这里再闷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如出去走走,换换脑子,没准就真的能够找到什么重要的线索也说不定。

    等众人离开,杨峰的脸都绿了,别人都有个假,他还要去传唤那几个家伙,这显然有点不太公平啊,他已经在岗位上轮流转了三四天了,三四天没见到‘女’票,体内的躁动的荷尔‘蒙’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再这样下去,他觉着,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又要长青‘春’痘了。

    如果有这三个小时的假,那就不一样了,找个宾馆洗个澡,然后把‘女’票请到宾馆,他大致的算了算,一次的话,有一个半小时也就差不多了,剩下的时间还能温存一小会儿。

    所以,杨峰就黑着脸走到了蔡振勇身前,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啥来。

    “有事?”

    杨峰跟了他几年,蔡振勇自然知道杨峰要做什么,立着眼睛看着杨峰问道。

    “蔡叔,那个,李队不是说了么,那几个家伙肯定和刘菲的案子没关系,别人信不到,李队你还信不到啊?”杨峰把李林拿出来当挡箭牌,不然蔡振勇肯定会拿他撒气。

    “你的意思是……不去传唤?”蔡振勇看着杨峰,笑眯眯的道:“也想要三个小时的假?”

    “蔡叔,人家都有假,你看我也熬了好几天了,就让我也出去放松一下,没准我回来,突然就想到谁是凶手了也说不定啊。”杨峰哀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