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触景生情
    常春何等的聪明,自然明白这保安是在给他戴高帽,只见他微微一笑道:“不能说其他人没责任心,其他领导都有手头的工作要忙,这不就剩下我这一个大闲人,不过来看看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还是常校长有责任心,这和忙不忙没关系……常校长,用不了两年你应该就能扶正了吧?”保安大哥灿灿的道:“我在一中也工作几年了,听说学校最近要整顿,以后还要靠您帮忙啊。”

    常春微笑着点头,拍了拍保安大哥的肩膀道:“好好干,有我在,就有你在……对了,要是那些警察再来,他们说什么记下来,最好在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了么?”说罢,常春就转身离开保卫科,在他转身之际,脸上便是泛起了一丝不屑,确实,一个保安在他眼里屁都不是,也根本不值得他去搭理。

    “一堆废物,到现在还查不出来……”常春嘴角微微一弯,得意之色不言而喻。

    常春再次返回学校,进入保卫科询问调查的事,李林和景寒显然是不知道的,此时,本田飞度正在县城的公路上飞奔,车子里的两个人都是神色肃穆。

    快要到公安局时,蔡振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那两个陌生号码,后者已经被定为到了,地点就在南河大坝,此时,重案组正派人在大坝打捞手机。

    得知这个消息,李林和景寒就不由的对视了一眼,彼此都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一切仿佛都在向着预想的方向在发展。

    “去哪儿?”

    “南河大坝。”

    景寒回了一句便是猛打方向盘,本田飞度发出一声咆哮,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快的向着南河大坝赶去,只一会儿功夫,南河大坝便是出现在了视线中,看着大坝两边杨树上飘落的泛黄树叶,李林的脑子里就不自觉的出现了那天晚上的场景,眼睛也不由的落在了景寒的身上,用一句比较文艺的话来说,这应该是所谓的触景生情了吧。

    这不怪李林,任谁来到最熟悉的地方,也会想起最熟悉的人,譬如,当你来到曾经就读学校,当你看到学校里的某个角落,当你想起第一次鼓起勇气牵起她的手,有美好,有苦涩,更多的应该是那一抹难以抹去的记忆。

    其实,过去的就过去了,不要去执拗,何不让她成为最美好的回忆?毕竟,人生不如意十之**,我们只要记住那一分或者两分的好,不就够了?

    当然了,这一番话用在两人的身上不合适,我承认,我又说多了,也许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巧的是,李林在看景寒时,景寒也在用余光不经意间看了过来,随后她又慌忙转过头去,脑海里也是忆起了那一晚的场景,如果可以,她愿意这辈子都那样躺在李林的怀里……

    身体很冷,心却是热的,两者相比,她更喜欢后者。

    当然,李林并不清楚此时景姐姐的想法,如果知道,他的眼神可能会更肆无忌惮一些,毕竟,眼睛才是心灵的窗口,当四目相对时,还直勾勾的,傻子都知道会发生点什么。

    “下车。”景寒道,有意的避开李林的眼睛。

    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大坝向打捞现场赶去,大概步行了十分钟左右,李林就看到了蔡振勇等人,此时,蔡振勇的脸上写满了笑意,见到两人过来,他就迎了过来。

    “找到了,就在这河里,李林看来你小子推测的不错啊,杀害刘菲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是那晚上出现的胖子,娘的,手机竟然丢在了这里。”蔡振勇问道:“你们那边怎么样?时间对不对?”

    李林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就向河水里看去,此时,正有四五个人在水里打捞,已经找了有一会了,手机还没找到。

    “另外那个号码定位到了没有?”李林问道。

    “还没有。”蔡振勇顿了顿道:“要不要请那个姜老师到局里调查?只要她说出来,这悬案基本就算告破了。”

    “不会打草惊蛇么?”李林摇了摇头道:“先把手机打捞上来,看看有什么发现。”

    就在几人在大坝上商量对策时,一个穿着四角裤,头上戴着泳帽的家伙从冰冷的喝水中冒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杨峰,此时,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泥乎乎的东西。

    “蔡叔。找到了找到了,娘的,还是个苹果呢。”杨峰嘿嘿笑着,看样子心情好像好了很多,结果,他刚爬上岸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景寒也在大坝上站着,更让他无语的是,景寒还在向他看。

    虽然穿着四角裤,但杨峰还是吓了一跳,二话不说噗通一声便是再次扎进了水里。

    “寒姐,你来了能不能有个动静啊,你知不知道我都被你看光了,以后我娶不到老婆你嫁给我啊。”杨峰黑着脸道,他还想和景寒撒撒娇,结果就发现,景寒根本就没理他的意思。

    看着杨峰这窘迫的样子,李林也着实一阵无语,这好歹还穿着四角裤呢,要是这样也怕被人看到,那我们祖国的三亚,海南将会掉下来的几个层次,谁还敢穿着比基尼跑到海边去玩?

    马尔代夫会哭泣,加勒比海峡会崩塌,著名的比基尼品牌会倒闭……

    “他心情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他打你了?”李林回头看了蔡振勇一眼,笑眯眯的问道。

    “打我?他敢!还没王法了。”蔡振勇骂了两声,然后也是无奈的苦笑道:“应该是想通了吧,毕竟,咱们干警察这一行是身不由己的,总是要有取舍……”

    “确实够苦的,所以,以后你最好别在找我,我还是觉着在村里比这好多了。”李林摇头道。

    蔡振勇顿了顿,向着河道打捞的几人看去,有意无意的道:“这事儿不是你能左右的,就算你不是警察,你也不想当警察,如果你的另一半在警局,你怎么办?难道就不要了?”

    闻言,李林一愣,景寒身体也是微微一颤,条件反射是的两人就对上了,不过也只是对视一眼就马上分开,李林苦笑着摇头,也没回答蔡振勇的话。

    在水里猫了半天,杨峰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景寒不走,他也不能一直在冰冷的河水中藏着啊,再过一会儿就成人肉冰棍了,紧接着,滑稽的一幕就发生了,只见他悄悄的爬上岸,随后就像被狗追了一样几步便是冲到了停车的地方,几分钟过后,他换上一身衣服才出来。

    走到蔡振勇几人身前,他就把脏兮兮的手机拿了出来,刚要去擦手机上的泥泞便是被蔡振勇给喝住了,杨峰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蔡振勇的意思。

    手机虽然被丢进了河水里,但也有可能留下指纹,这种可能性虽然不大,但也绝对不能疏忽。

    “收队。”蔡振勇沉声喝道。

    “杨峰。马上打电话给他们,询问一下情况,另外,通知鉴定科的人马上过来提取指纹。”

    “蔡队,另外的那个手机号怎么办?”杨峰皱眉道。“要不,把那个老师找来?”

    “不行。光凭一条短信几个电话还不能说明什么,如果把她带到警局,她可以有一万种理由否认,现在最重要的是指纹比对。”蔡振勇严肃的道。

    等几人回去时,鉴定科的人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指纹提取说起来容易,但也有难度,毕竟,手机已经在河水里浸泡了七八天,可能什么痕迹都不在了,一个是指纹比对,另外一个就是试着将这部手机修好,如果手机能打开,可能会有重大发现。

    提取指纹,指纹比对,修复手机是个漫长的过程,从鉴定科哪儿得知,这至少需要两天时间,就算顺利也要超过一天,接下来,李林也就闲了下来,别的忙帮不上,在警局呆着也是浪费时间,索性,他就直接离开了警局。

    已经有几天没见到蔡文雅了,李林这才想起那天晚上给蔡文雅发短信,她没什么热情的发了个‘嗯’,这确实有点不太符合这个女人的性格,想到这里,他还真有点担心起来。

    车子留在了平安村,他也只能再次在路边喊上一辆的士向平安大厦赶去。

    “李总好。”

    “李总好。”

    “李总中午好。”

    一进入大厦,李林顿时就成了焦点,员工们纷纷的向他问好,他只是回以微笑,偶尔摆摆手,直接坐上电梯上楼。

    电梯刚走,楼下的几个姑娘就议论起来,有两个姑娘还两眼放光。

    “我现在终于明白蔡总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海天宴不干跑到这儿来了,你看李总刚刚那一笑多迷人啊,真的是女人的杀手啊……”前台小姐花痴道。

    “你省省吧,人家李总是什么人啊,才刚刚二十岁就有这个成绩了,你知不知道东翔的白艳杰,都让李总给气吐血了呢,还有,有蔡总在,你觉得李总能看得上你?”女接待白了前台小姐一眼道。

    “我就说说而已,我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啊,除了蔡总能配得上李总之外,谁能配得上?”前台小姐叹气道。“我就好好干我的工作,我可听蔡总说了,平安集团今年的计划是年度国内五百强,以后没准我这个前台干得好,也能跟着李总一起发大财呢。”

    “话可不能这么说。”女接待摇了摇头,四处瞅了瞅就凑到了前台,小声道:“我听说跟李总的美女可是很多的呢,知不知道公安局的景寒?”

    “景寒?”

    前台小姐摇了摇头,倒是没听过这个名字,主要是景寒在公安局基本很少出来,她的名气也没蔡文雅这么大,但是女接待能提起来,那肯定也差不到哪儿去,“是不是很漂亮?能比蔡总还漂亮?在咱们这县城我可没见过有哪个女人能比得上蔡姐的。”

    女接待先是叹了口气,随后就摇了摇头道:“这你就错了,我就这么跟你说吧,那个景寒长的绝对不比咱们的蔡总差,是咱们县城公认的最美警花,而且,我听说,她和李总的关系绝对不比李总和蔡总差……你想不想听更劲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