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颓废
    前台小姐张了张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道:“你是说,那个‘女’人不比蔡姐差?还有什么更劲爆的?快说快说。。。”

    不得不说,‘女’人就是喜欢八卦的动物,只见‘女’接待越说越来劲,两人说的眉飞‘色’舞起来,当听说李林和景寒住在一起时,前台小姐嘴巴张的都快能塞进去几个‘鸡’蛋了,哦,不对,应该是鹅蛋。

    “这两天蔡姐脸‘色’就不太好,你说,不会是因为那个什么景寒吧?”前台小姐道:“对了,蔡姐今天没来上班,看李总急匆匆的,应该是找她,不会是闹矛盾了吧?”

    “……应该不会吧,像蔡姐这样的美‘女’,别人追还追不上呢,她会为了这事吃醋?”‘女’接待连连摇头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不是也说了,那个‘女’人很漂亮不比蔡姐差么,难道蔡姐不想一个人霸占了李总啊?你见过哪个‘女’人那么伟大,甘愿把自己的男人分给别人一半?

    ‘女’接待也是觉着有道理,她点了点头道:“这都是人家的事,咱们瞎‘操’心什么……”

    就在两人说的热火朝天时,电梯的‘门’开了,李林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他到蔡文雅的办公室发现蔡文雅没在,打电话还没打通。有上次被林达绑架这事,李林也是无比的紧张,按蔡文雅的‘性’子,就算不来上班她也会通知的。

    见李林下来,前台小姐和‘女’接待连忙止住。

    “蔡文雅今天没来上班?知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李林问道。

    “蔡总今早就没来公司……”‘女’接待摇了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蔡总去哪儿了。”

    李林皱了皱眉道:“一会她要是来公司打电话给我,我去看看。”

    “李总慢走……”前台小姐话音未落,她整个人就呆住了,因为,她都没看到李林是怎么出去的,而那‘女’接待也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嘴巴张的老大。

    这还是人么?话音未落,人都没了,这点多快……

    离开平安大厦,李林不做任何停留,一边给蔡文雅打电话就直接在路边拦下来一辆出租车。

    “去清心亭!”李林对着‘女’司机说道。

    “兄弟有急事吧?”‘女’司机说着,启动车子飞快的向着清心亭赶去,不得不说这个‘女’司机的水平真的不差,原本应该半个小时的路程,她找近路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清心亭,当然了,这也是有原因的,换做是谁,明明二十块的车资,人家给二百能不给人家快开?

    “兄弟……”

    听着关车‘门’的声音,‘女’司机就向外边看去,结果就发现人已经没了,她‘揉’了‘揉’眼睛四处看了看,也是没发现李林的影子,她愕然的张了张嘴巴,喃喃自语着道:“慢走慢走……”

    她话音一落,只听出租车马上就发出了一声嘶吼声,车胎在地上猛地打滑,浓烟中伴着烧焦的味道在清心亭‘门’口散开,这他妈太吓人了,大白天竟然***见鬼了。

    来到蔡文雅居住的七号楼前,李林就发现了她那辆保时捷停在‘门’口,趴在车窗上看了一眼,见里边没人他就直接向楼上走去。

    砰砰砰……

    站在‘门’口,李林用力的敲了敲房‘门’,房间里没传出来什么动静,蔡文雅也没出来。

    这下可真的把李林吓坏了,担心蔡文雅出什么事,现在想起林达绑架蔡文雅时,他还觉着后怕,要是蔡文雅在出事,那就麻烦了。

    “蔡姐,蔡姐……开‘门’。”李林大声的喊着,砰砰的又是敲了几下子房‘门’,可屋子里还是没什么动静,就在他准备一脚把‘门’踹开时,房‘门’突然打开了。

    蔡文雅披头散发的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她双目‘迷’离,看到李林,她便是咯咯的笑了起来,那样子看的李林不由的一愣,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小弟弟。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只是,没想到这么晚……”蔡文雅撩了撩凌‘乱’的长发,端着高脚杯在李林眼前晃了晃,道:“要不要陪姐姐喝两杯……”

    看着蔡文雅,李林的眉头紧锁在一起,他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一定是遇上了什么事儿,不然她不可能如此的颓废,这还是认识她以来,她最颓废的一次。

    “蔡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儿吗?”李林皱眉问道,顺手去夺蔡文雅手里的高脚杯,他能看出来,这个‘女’人已经喝的太多了,地上还丢着两个空空的酒瓶,显然是刚刚喝光的。

    “事儿?什么事儿?喝酒,要不你就给我出去,要不,你就陪我一起喝,把酒给我。”蔡文雅瘫软的倒在沙发上,放声的大笑着,一边笑就去拿另外一瓶红酒,“能有什么事啊……喝酒就是最重要的事儿。”

    李林深吸了口气,不等蔡文雅拿起红酒,他就再一次抢了过来,声音也是沉了下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喝酒能解决什么问题……”

    “走开。要你管我,把酒给我。”

    李林刚在沙发上坐下,蔡文雅就一把把李林推到了一边,拿着放在茶几上的高脚杯就继续喝了起来,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李林不断皱眉,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他知道蔡文雅肯定是有难处,不然一定不会这样,这样自暴自弃不是她的做人风格,有事,还是很难解决的事。

    “酒,给我倒上,倒满了,一会姐姐把衣服脱光了,随便你玩,美酒佳人,小弟弟,我都羡慕你呢……”蔡文雅放声笑着,她那独特的嗓音也变得沙哑了起来。“倒上,倒上,快点儿。”

    李林着实一阵无语,他倒是想和蔡文雅来个美酒佳人,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就算蔡文雅脱个‘精’光,他也不会对蔡文雅怎么样,因为,她现在是最难的时候,如果真的对她怎么样了,无疑是一种畜生行为,趁人之危这种事儿李林是做不出来的。

    但是这样好言相劝下去可能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也不能让蔡文雅在继续喝下去了,红酒刚喝下去时没什么酒劲,喝完了等酒劲上来那才是真的受罪。

    只见李林眉‘毛’猛地竖起,手里的酒瓶便是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也是大声的咆哮起来,“喝喝喝,喝酒就能解决问题?再喝信不信老子‘抽’你?”

    很显然,蔡文雅还是第一次见到李林发火,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是咯咯的笑了起来,“生气了?烦了?其实,你生气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好看,一点都不好看,要不,你就陪我喝下去,我知道,不管我喝多少都不会有事的,因为有你在,只要有你在,我就不会有事的……”

    蔡文雅咯咯笑着,扶着沙发的靠背就坐了起来,撩了撩秀发,脸蛋距离李林的脸只有咫尺之遥,“回答我,对不对?”

    李林面‘色’冷峻,这时他也是没办法,蔡文雅说的没错,只要有他在,她就不会有事,别说是喝酒,就算是她喝了毒‘药’也不会有事,反正现在问她她也不会说发生了什么事,倒不如陪她喝下去,让她把事说出来,这样也好解决。

    “行,我陪你喝,直到你喝高兴了为止。”

    李林深吸了口气,干脆就把红酒丢到了一边,来到酒柜里拿了两瓶高度白酒出来,也不找杯子,打开瓶盖就给蔡文雅递过去一瓶,他自己也打开一瓶,一口气便是干下去半瓶。

    “咯咯,这就对了嘛……”蔡文雅‘迷’离的注视着李林,道:“粗鲁,你就是个粗鲁的男人,喝酒就能看出来。”

    “少废话,喝酒。”

    李林扯着嗓‘门’喝了一声,他就再次坐在了蔡文雅的身边,这不是他第一次和蔡文雅喝酒,也不会显得窘迫,喝起酒来也是不含糊。

    为了让蔡文雅少喝一点儿,趁着她不注意时,李林就悄悄把她的那瓶子换了过来,就这样儿,两人就喝了起来,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发现这房间里真的是萎靡的很,拉着窗帘,满屋子的酒气,两个人没正行的半躺在沙发上,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不时大笑出声,不时又哭了起来。

    “你肯定生我气了,因为,那天晚上我没来陪你。”李林也是喝的晕晕乎乎的,说话也是不经过大脑了,想什么就说什么。

    “自作多情,你觉得姐姐我会么?”

    蔡文雅手指在李林的脸上戳了戳道:“姐姐要是想让你来,你以为你能跑得掉么?不过,要说不失落也是假的,毕竟,你可是我看上的男人……”

    “那就是公司的事?不大可能吧?”李林试探着问道。

    蔡文雅何等的聪明,李林的话一说,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狐媚的道:“想套姐姐的话?我偏不说……”蔡文雅说着,修长的手指便是按在了李林的嘴上,然后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问了。

    “不说?”

    李林咧嘴一笑,随后就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道:“说不说是你的事儿,随你吧,喝酒……”

    开始,两人还慢悠悠的喝,最后干脆就一次一杯,只一会儿功夫,李林也是觉得天旋地转起来,说话舌头都直了。

    “李林,我能不能借你的肩膀靠一靠?”蔡文雅把酒杯丢在一边,见李林笑嘻嘻的点头,她就靠了过来,贴在李林的肩膀上沉默不语。

    “蔡姐,到底怎么了?这不像你。”李林低着头,抚‘弄’着蔡文雅的秀发,他发现每当和这个‘女’人在一起都很特别,虽然有时候被她调侃的要死要死的,但却不会反感。

    “你说,如果你的母亲,在你小的时候就把你抛弃了,她为了荣华富贵,为了过上好的生活,抛下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人值不值得可怜?值不值得原谅?”蔡文雅喃喃自语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