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折磨
    李林皱了皱眉,然后就苦笑道:“或许不会原谅吧,但血浓于水,骨肉亲情还是不会变的……你说的是你的母亲么?”最后一句,李林也是试探着问了出来,蔡文雅突然问这个问题,肯定和她颓废的喝酒脱离不了干系。

    蔡文雅顿了顿,随后就点了点头,沉声道:“她走了,我没去送她最后一程,因为我恨她,但我又恨不起来,你来之前,我也在不断的说服我自己,母女亲情,虽然她没养育我,但也是血浓于水……”

    闻言,李林就暗暗的点头,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就放了下来,蔡文雅之所以借酒消愁,是因为她这块心结解不开,只要解开这心结,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不过,解心结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譬如景寒,她患上厌男症也是因为心结一时半会解不开。有时你说两句话或许对方就想通了,有时即便你说出天花来,也起不到作用。

    解铃还须系铃人,蔡文雅的心结只有她自己能够解开,李林也相信蔡文雅,她和景寒不一样,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会把自己逼到绝路上。

    “要不,找个机会买一束鲜花去看看,毕竟人已经去了。”李林认真的说道。

    蔡文雅顿了顿,她紧贴着李林的肩膀,眼角有些湿润了,沉吟了许久,像是陷入了回忆,“我的父亲去世的早,那时我还没记忆,我只在照片上见过他,从小我没享受过其他人那样的父爱,我只有母亲,但她又离开了我……”

    听蔡文雅说着,李林的心也是抽了一下,上次喝酒时,提到爹娘,他放声的嚎叫,任由眼泪打湿衣襟,他只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是最苦的,现在看来,蔡文雅的命要比他还要苦,能每天把笑容挂在脸上,她需要承受多少?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至少,还有我在。”李林轻轻拍打着蔡文雅的肩膀道。

    “你不去搂着那个女警花了?”蔡文雅抬起头看着李林道:“她是不是特别骚,不然怎么能把你勾搭上的?”

    看着蔡文雅心情明显好了很多,李林也是有些无语了,如果说景寒骚,那天底下的女人就没好东西了,曾几何时,李林倒是希望她能骚一点儿,这样的话,她的厌男症可能早就好了。

    如果把李林换成另外一个男人,他现在可能把景寒说的一无是处了,毕竟,女人就是醋坛子,你说另外一个女人不好,她们也是有自豪感的。

    但李林不是那种人,最主要的是,人家景姐姐也确实没什么缺点,除了冷之外你很难在她身上找出来的毛病,而她这个冷也不一定是坏事,甚至有一些受虐狂还就喜欢这一口,李林也不否认,他就是其中之一。

    “还行吧。”李林艰难的道。

    “那你打算把她娶了?然后再把姐姐我娶了?还有一大堆女人,是不是太贪心了……”蔡文雅道。

    “这……”

    李林张了张嘴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说实话,这是最难回答的一个问题,他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最后也没想出来什么办法,索性就让他顺其自然,谁知道之后会是什么样的。

    “蔡姐,你喝多了,先吃一颗药丸,不然对身体不好。”李林试图从这个话题里挣脱出来,变戏法一样拿出来一个小瓶子,瓶塞打开,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就拿了出来,这药丸不但能解酒,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和前几天给景寒泡的药澡差不多,都有着淬体的作用。

    蔡文雅很聪明,她知道在这话题上纠缠也没什么必要,纠结下去没结果,倒不如不去想,就享受这片刻的温存又有什么不好的?

    她拿着药丸仔细的仔细的看着,随后就放在了嘴里,药丸入口即化,一股清凉的感觉就在腹部升腾了起来,让灼烧的胃部顿时舒服起来,但是头还是昏昏的。

    “这是解酒药?”蔡文雅惊讶道。

    “不止是解酒药,它叫淬灵丹,可以养颜,还能预防多种疾病,甚至,还能益寿延年……”李林笑着道。提起这淬灵丹,他手里也不过只有七八颗而已,这几颗淬灵丹的价值不菲,对于穷人来说,它可能就是个健体防疾病的作用,但益寿延年,这就厉害了,如果让有钱人来买,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如果批量生产呢?那岂不是能卖出天价,别说国内年度五百强,世界百强也有可能啊。”蔡文雅的眼睛亮了起来,不得不说,她是专门为做生意而生的,很快就想到了市场。

    闻言,李林脸一黑,差点儿没死过去,炼制淬灵丹的药材都是在玉龙山的石洞里的取出来的,其中金灵芝,金莲花这两种就不是随随便便就有的,可以说都是珍宝,他能炼制出七八颗淬灵丹,还是靠着千秋鼎的帮忙才成功的。

    “药材太贵,也很稀缺,几乎不可能。”李林摇了摇头道。

    蔡文雅默默的点头道:“真是可惜了……”

    不知道陪着蔡文雅喝了多少酒,当李林拉开窗帘时,天已经黑了,他打开手机看了看,并没有未接电话,也没人联系,他才放下心来。

    “警花姐姐给你打电话了?”蔡文雅来到了李林身后,抬头向远处看去。

    “没有。”李林摇头道:“案子已经有眉目了,用不了几天就会有结果,我有点担心。”

    “这么快就要破案了?”

    蔡文雅一愣,也就来了兴致,这几天县城杀人案的事传的沸沸扬扬,她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差不多吧。还在等结果。”李林微笑着道。如果这案子破了,他都不知道会被人吹成什么样儿,这次和前两次都不一样,可以说是性质极其恶劣,就连市里省里也是对此案高度重视。

    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他不想出风头,可媒体不可能放过他。有的人挣破了头想出名最后却不得,而李林不想出名,但每次又都是迫于无奈。

    “你的意思是,你要回去了?”蔡文雅突然道。

    “这……”李林尴尬的道:“回去会方便一点儿……”

    “在姐姐这里就不方便了?”

    “……”

    被这个女人逼着,李林也是真的有点无奈了,他说的是实话,警队那边出了什么事,他可以第一时间和景寒出来,在蔡文雅这里就会有些麻烦,至于说方便不方便,有时,李林倒更希望留在这里,要是蔡姐姐让他住下来,他笑还来不及呢。

    “不许走。今晚就住在这里。”蔡文雅狐媚的一笑,就凑到了李林的耳边,浅粉色的嘴唇贴在了他的脸上轻轻的一点,弄得李林身体不由的颤抖了一下,她又小声道:“今晚姐姐允许你和我睡一张床……”

    “真的?”李林眼前一亮,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道:“那喵喵怎么办?让它睡卫生间?”

    “想得美,当然让它睡中间。”蔡文雅白了李林一眼,就对着阳台的某个角落看去,只见一只黑漆漆的小东西正蹲在角落里,它正满目怒气的盯着李林,还不时的呲牙,很显然,它不太喜欢这个不速之客……

    “我睡觉不太老实,砸死了咋办……”李林道。他陈述了个事实,一个人砸可能也就是重伤,两个人砸后果不堪设想。

    “不老实?”

    蔡文雅狐媚的一笑,她凑到了李林身边,修长的手臂就向下边探去,一下就抓住了李林的某些东西,“是这个不老实?还是睡觉不老实?”

    “……”

    李林的脸都快拧出水来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个女人偷袭了,而且,每次都抓的特别准确,她还是个女人么?简直就是个流氓啊,任谁被这么抓着,还有耍流氓的想法?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不过,让李林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蔡文雅也没把喵喵放在床上,蔡文雅洗漱了一番后,她就回到了床上,她穿着一件黑色半透明的睡衣,上边有很多小孔,里边的东西也都是若隐若现的暴露出来,只看了一眼,李林就感觉热血沸腾的。

    “这样美不美?”

    昏暗的床头灯照着一整张床,蔡文雅一只手拄在床上拖着头,她抬起了一条修长雪白的大腿,不骨感,弧度美妙,特别是脚弓的弧度,还有那双略有些肉肉的脚,看的李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蔡文雅是那种特别白皙的女人,再加上她特别会保养,修长的腿特别有光泽,要不是有睡裙的裙摆挡着,李林还想在往里边看看,看看里边的皮肤是不是也这么白……

    咕咚……

    李林狠狠的咽了口口水险些没噎死,“美。很美……”

    “想不想摸摸?”蔡文雅狐媚的道。

    “这……”

    李林顿时喘起了粗气,血脉也是喷张起来,要不是灯光昏暗,一定能发现他裤裆好像有什么东西渐渐的升了起来。

    李林也是个男人,被这么勾引他自然也是挺不住的,只见他呼的一下就扑了上去,紧接着,床头的灯便是被按灭了,大大的床上,除了沉重的呼吸声,还有咔哧咔哧的声音,只见一块一块的布向地上飞着。

    “不行。我坏事了。”

    春光无限的房间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只见,趴在上边的禽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它迟疑了三四秒钟,然后就滚了下来。

    “我说……”禽兽黑着脸,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却不知该说点什么是好。

    “憋着吧。谁让你运气不好。”女子咯咯笑道:“你医术不是很高明么?能让女人不来那个?”

    “……”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之后,总算是平复了下来,李林也真是有点无语了,但是,躺在这张床上就是无比的舒坦,任由这个女人躺在他的臂弯里,充分的享受着安全感。

    “明天陪我去墓地吧,毕竟她生养了我……”蔡文雅道。

    “你真的来了?”李林道。

    “要不你看看?”

    “算了吧……”

    虽然没做那事,但这一晚两人有说有笑,偶尔还说说悄悄话,简直幸福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