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完全吻合
    “要不要这样,我会控制不住的。”李林双目朦胧的看着眼前完美的景象道。

    “懒虫,你该起床了,你的手机已经响了十几次了。”蔡文雅白了李林一眼道。

    “啥?”

    李林条件反射似的猛地坐了起来,结果,他这一抬头就撞在了蔡姐姐胸前的两团肉上,软软的,弹弹的,李林都有点羡慕自己的脑门了……

    “我不是故意的。”李林连忙解释道。

    “我有说你是故意的?再说,就算故意的又怎么了?姐姐责怪你了?”蔡文雅咯咯一笑,随后正色道:“刚刚台湾那边来电话了,减肥药和美容药都是供不应求,那边货源已经开始吃紧了,清河畔和平安村两个村的生产线根本就不够用,我考虑,直接在城里建设工厂,这样一来还能省去运输的时间,而且,规模还能再次做大。”

    “不是才送去的药品么?这么快就卖光了?”李林着实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平安村那边十几天前才送到台湾的药品,那可是好几个亿,就算在火爆,也不可能卖光的啊。

    “不是这几天,而是人家提前就有预定,都交了订金,药品刚一到就被洗劫一空了。”蔡文雅黛眉皱了皱道,“药品卖得好,就更不能断货,一定要保证生产量才行。”

    “现在建设分厂还来得及?”李林皱眉问道。已经到十二月了,天冷的不行,年前想要建设厂房和生产线已然是来不及了,最主要的是,蔡文雅还要扩大规模,这块地去哪儿弄也是个大问题。

    “公司是你的,我只负责管理,至于厂房怎么建,那是你的事……”蔡文雅摊了摊手道:“大不了我撒手不管就是了。”

    “别急,我想办法。”

    李林连忙摆手,有蔡文雅在,他什么都不用担心,要是蔡文雅不管了,闹不好公司还真点被他整倒闭了,厂房建设,选择土地,这些只要去找张远山和朱康就没问题,只要能解决,无非就是多花一些钱而已,药品卖的火爆,这些投入都是应该的。

    和昨天一样,两人到楼下吃了早餐,蔡文雅直接就回到了平安集团,平安集团招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即便蔡文雅一天没在,公司依旧是有条不紊的运转着,多的就是一大堆订单,有台湾那边的,香港,澳门,上海,蔡文雅仔细的核对了一下,足足有二十亿的订单,这下,即便是有着三头六臂的蔡姐姐也是有点黔驴技穷了,不能通知缺货,这样一来就会掉客户,但时间长生产不出来,问题会更大。

    失信于人永远比诚实交代更恐怖,不但产品要好,价格要美,态度还要诚恳,不欺诈,不作假,这就是蔡文雅的经营理念,这也是平安集团招聘时严苛的主要原因。

    “这个该死的,又当甩手掌柜的了。”蔡文雅把一大堆订单丢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捂着脸开始想办法,其实,蔡文雅也清楚,出现这样的情况她也脱不了干系。

    是她把市场打的太开太大,也高估了两个村的生产水平,现在就算建立分厂,也需要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货源就成了大问题。

    离开清心亭,李林就把电话给蔡振勇打了过去,一大早晨他就打了十几个电话,肯定是有什么急事,电话刚一接通,蔡振勇便是发起了牢骚。

    “你小子还知道回电话,我都急死了,被窝就那么暖和啊?”

    “不知道,我睡的沙发。”李林问道:“结果出来了?还是怎么了?这么急?”

    “景寒没让你上床?”蔡振勇张了张嘴巴,随后就哈哈的笑了起来,好像李林吃瘪,他就特别开心。笑了一会儿听李林也没动静,他就止住笑声,装腔作势咳嗽了两声道:“你马上来单位,结果马上就送到,希望你小子能再次创造奇迹。”

    “好,我马上到。”

    李林应了一声,也是热切起来,他倒是不怎么关心创不创造奇迹,只要这个案子破了就行了,不管刘菲多叛逆,她始终是个十**岁的姑娘,正逢青春期,做出叛逆的事也是在正常不过,在这个花季年龄就被人害了,怎么也要把凶手找出来,还她个公道。

    另外,破获了案子,他还要考虑建设分厂的事,等等一大堆问题等着他去处理,现在已经到十二月了,过完春节用不了多久就要去省大报到,这才是他最期待的。

    在路边拦下来一辆出租车,李林直奔公安局赶去,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公安局的大院外边,他刚下车就看到景寒开着本田飞度过来了,李林笑着抬起手和她打招呼,结果,景姐姐的车子在身边经过根本就没停下来的意思,李林顿时就石化了,他手掌向前,脸部僵硬,仿佛一尊石像。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五六分钟后,直到有人过来围观,李林才把手放下来,见这些围观的人正给他拍照,他捂着头就向公安局大楼里冲了进去。

    “靠,不是石雕吗?他怎么跑了……”

    “刚刚他怎么了?被雷劈了?”

    “劈个屁啊,你见过十二月打雷啊?”

    一大堆问号出现在了李林身后,过了许久,这些人才散去,而李林也出现在了重案组的门外,抬头看去,重案组的办公室里有六七个人,几个人有说有笑,气氛变了,精神面貌也和前几天完全不一样了,看上去每个人都是格外的精神。

    特别是蔡振勇,满脸的胡茬子也都刮掉了,一眼看去远远不止年轻十岁。

    “李队。”

    “李队。”

    “李队,你怎么这么憔悴?胡子都钻出来了。”杨峰悄悄的瞄了眼坐在那边不动声色的景寒,然后凑到李林耳边小声道:“是不是被寒姐虐待了?”

    “没有。”

    “那怎么这么憔悴?”

    “和你有关系?”

    李林也懒得理会杨峰,这种事干脆就不回答,回答了一大堆事,不回答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坐在椅子上,李林就用余光向景寒看去,还和往日一样,景寒还是冷冰冰的,正专心致志的审查文件。好像外边的世界和她没关系一般。

    “蔡队,结果出来了。”

    就在屋子里的其他几人用异样的眼神儿看着李林和景寒时,楼道的长廊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个年轻警察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他们熟练的打开牛皮纸文件夹,将里边的比对结果拿了出来。

    “怎么样?”蔡振勇还没等看就急着问了起来。

    “经过指纹比对提取,手机上的指纹和刘菲的指纹吻合在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可以肯定就是刘菲的。”年轻警察严肃的说道。

    “好。”

    蔡振勇点了点头,又是拿着鉴定结果看了看,随后他脸色就是肃穆起来,看着众人道:“现在基本能锁定嫌疑人,杨峰,这部手机的来源去查清楚,马上就去,一个小时之内给我明确答复。任倩倩去通知刘菲的家属马上到公安局来辨认手机,张帆你带几个人去密切关注常春,一定要谨慎,不能让他发现……”

    “景寒,李林,你们两个的工作最重要,留守在这里,有什么事马上电话通知我。”

    蔡振勇说罢,就把放在衣架上的帽子拿了下来戴上,抖了抖警服,带着众人飞速的离开了公安局,他能看出来,这俩人一大早晨来就有点不正常,把任务全部分配出去,把所有的警员全部支走,为了就是给这两人一个空间。

    不得不说,蔡振勇还真是用心良苦,他不但是个队长,更像是个长辈,为了晚辈着想的长辈。

    人都走了,屋子里也安静了下来,坐在椅子上,李林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不说话吧不好,说话吧又不知从何说起,说实话,他都不明白这个女人一大早晨为啥冷冰冰的,难道她也来那个了?要真是这样还好,毕竟,每个女人都有那么几天脾气暴躁的时候。

    “要不,我们也出去看看?”李林试探着问道。

    “去哪儿?”

    “出去走走,我看你心情好像不太好,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李林说道,说这话时,他都想狠狠的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咋就这么贱呢?人家不理你,你何必去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心情不好?”景寒也是不由的一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哪儿心情不好,因为刚刚开车进警局大院时,因为蔡振勇打电话特别急,她根本就没注意到李林。

    “没心情不好?”李林傻愣愣的问道。

    “没有。”

    景寒摇了摇头,她差点笑出来,但真的说心情不太好,也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因为她已经写好了辞职申请书,等这个案子结了就交上去,工作了几年的岗位,还有这些平日里相处甚好的同事,马上就要离别了,她也是有点难过,还有点舍不得。

    “好像也没什么能用得上我们的地方,要不出去走走,散散心笑一笑,笑一笑十年少,只要心情好了,你的仓复的会更快一些。”李林很认真的说道。

    放下纸币,景寒就站了起来,她没多说直接向外边走去,李林很清楚这个女人的性格,如果她说了,那她就不是景寒了,不是那个让人又敬又怕的冰山美人了。

    公安局坐落在景山公园的前边,通过后墙过去也就到了公园了,落叶枯黄,人烟稀少,正是两个人散步最好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