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石凳太凉
    说实话,春夏的景山公园确实适合情人出来散步,到了冬天,微风吹过,枯黄的桦树叶盈盈起舞,再加上冰冷的天气,还有,树枝上挂着的树挂,有些凄凉。

    这像极了电视剧上的分手剧中的分手景象,再加上景姐姐天生冰冷的性格,以至于两人出来差不多十几分钟,还是零交流。

    “我打算辞职了。”走了一会儿,景寒终于打破了沉默。

    “辞职?”

    李林愣了一下,问道:“已经决定了?为什么突然辞职?之前没听你说过。”

    “有段时间了,我觉得这份工作不太适合我。”景寒道:“上一次你给我梳头,我就想通了,想让自己好起来就要接受新鲜的事物……”

    李林默默点头,景寒说的确实有道理,人总是要去不断的接触新鲜的事物,总是做一件事,会让你变得索然无味,久而久之就和外边的世界失去了联系……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李林笑了笑,恢复到正色,“辞职了,接下来准备做什么?具体有什么打算没有?”

    “还没有……或许,做个家庭主妇,好像也不错是不是?”景寒的脸蛋上露出了难能可贵的笑容,像是自嘲,又像是真的。

    李林笑着点头,也不多说,继续向前走,只要景寒的决定他都支持。虽然现在也算是个警察,但李林还是对警察这个职业很反感,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出警时就会遭遇不测,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凡是都有个万一。

    “要不,我去你的公司上班,合不合适?”景寒突然问道。

    “这……”

    李林一怔,到没想到景寒突然问起这个,说实话,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去公司上班不是不可以,但是,有句话叫做一山不容二虎,蔡文雅在那里,两人之间虽然没什么联系,可谁能保证哪天见面了不会尴尬……

    “你要能去,我自然是欢迎的,只是,那里的工作好像也并不清闲……”

    景寒轻轻一笑,她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去平安集团上班她是想都没想过,这几天她一直想着要去贫困山区去支教的事,只是一直没拿定主意而已,如果她想去,以她的学历自然是没问题的。

    “去边远山区?会不会很苦……”李林诧异的看着景寒道:“去了边远山区,你可能很久才能回来一次,那里的环境可能远远比不上这里……”

    “我知道,苦是苦了点儿,但和孩子们在一起,可以给他们带去帮助,不也是一份乐趣么?”景寒微笑着道。

    笑了笑,李林也是对景寒这个做法很赞成,确实,不但能让自己快乐,还能给贫困山区的孩子带去帮助,这不仅仅有快乐,还有一份爱心。

    听景寒这一番说法,李林的脑子也是闪过了一个想法,现在他的钱几乎是用不光,如果开个慈善基金会的话,就可以积德行善了,要是能用上平安基金会这个名字,然后在和平安集团挂上钩,这样一来,平安集团的名气也会因为这个而越来越响亮,如果这个基金会能做大,那对他来说就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之后就用赚来的钱去资助那些穷人。

    而且,李林相信赚来的钱远远要比资助的钱多,想到这里,李林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等分厂建设完毕,慈善基金会应该也能建起来,要知道,整个天山县城还没有一家,甚至整个赤峰市都没有一家基金会。

    既然要做,李林就要做大,小小的县城还不能满足,赤峰市,省里,甚至将平安基金会发展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大致的有了这个想法后,李林就看向了景寒道:“大概什么时候去?有具体想法没有?”

    “只是说说,也许几天,也许不去。”景寒说着,就擦了擦放在地上的石凳,然后坐了下去。

    “等等。”

    景寒屁股还没落在石凳上,李林就喊住了她,景寒诧异的看着他,道:“怎么了?”

    “女人怕凉,你这么坐下去,轻则肚子疼,重了会影响月经失调,时间久了,甚至还会引起宫寒不孕不育等。”李林十分严肃的讲述着事情的严重性,讲完了他就坐在了另外一个石凳上,十分有爱的道:“要是你不嫌弃,可以坐我的腿上,这里好像也没什么人……”

    只有天知道李林说出这一席话用了多大的勇气。

    很显然,景寒也没想到李林会这么做,她顿了顿,随后脸蛋上就挂上了一丝不是很明显的笑意走到了李林的身前。

    让李林意外的事就发生了,景姐姐竟然还真的坐了下来,当她的屁股坐在大腿上时,李林感觉飘飘的,仿佛身体都快飞起来了一般,试探了半天,他才鼓足了勇气搂住了景姐姐的腰肢……

    景寒脸蛋微红,轻轻咬着嘴唇,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过来,刚刚明明应该拒绝的,可怎么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要不,还是别去支教了,当个家庭主妇不是挺好的么。”李林道。

    “舍不得?”景寒轻笑道。

    “有点吧。”李林苦笑着说道。

    就在李林鼓足了勇气想和景姐姐表白一番时,电话总是不时风趣的突然响起来,这让李林着实有些无奈,电话是蔡振勇打来的,电话一接通,蔡振勇就咳嗽了两声,小声道:“小子,你行啊,这么快就抱上了啊,原本我是不想打电话影响你们的,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也只能得罪了,马上回来,有发现。”

    忍着摔掉手机的冲动,李林挂断了电话,在心里他也是忍不住爆粗,这蔡振勇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不过,既然有重大发现,李林还是觉着姑且原谅他一次。

    “走吧。我也冷了。”景寒站了起来,对着李林微笑着道。

    看着景姐姐迷人的倩影,李林的嘴角就弯出了一丝弧线,没什么事能比景姐姐的病情好转重要了,不管她去不去边远山区去支教,只要好起来,那就对了。

    此时,重案组里已经沸腾了,不是因为案子有了进展,而是因为,刚刚他们趴在大楼的后窗子上看到了景山公园里的景象,不少男性同胞的都打翻了醋坛子,甚至,有的人已经在心里把李林的祖宗十八代招呼了一遍。

    “真是太好了,景姐终于找到爱情了,以前我还以为她不喜欢男人呢……”

    “是啊,景姐跟李队,你们看多搭配,真是羡慕死景姐了。”任倩倩笑着道。她刚来警队不久,只听说景寒冰冷的吓人,但是,实际上景寒对她还是十分不错的。

    “有什么好羡慕的,要我说,应该羡慕李林这小子才是,他才来警队几天啊,景姐可是咱们公安局公认的警花,要说捡便宜还是李林这小子捡到了大便宜,可惜,景姐他……”

    “我觉着王哥说的没错,倩倩你刚来还不知道,就景姐刚来警队那会儿,不知道有多少帅哥追她,她的办公桌上几乎每天都少不了玫瑰花……好像,好像王哥也送过吧……”

    王哥名叫王欢,岁数与景寒大致相仿,无论是长相还有能力绝对都算得上是上等人,曾经有不少人就看中了他和景寒是一对,原本以为穷追猛打就能追的上,结果王欢用尽了全身解数,人家景寒根本就看也不看他一眼,和其他男人比,他唯一幸运的就是,他送的花没被景寒直接丢出去,可能是因为是同事的关系,景寒也不好让他太难堪。

    以前王欢也是对景寒很不满,觉得她有些清高,但相处的久了,他才知道景寒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提起当年被拒绝的事儿,王欢不但不觉得丢脸,还有点自豪。

    不管怎么说,他追求了,不像某些人明明喜欢,最后连个追求的勇气都没有。

    “那他们为什么现在就不追了?自从我来,好像也没见到有人给景姐送玫瑰花啊!”任倩倩不解的道。

    “这还不明白,当然是被拒绝怕了。”

    “追女生哪有那么容易,被拒绝不是正常么?要坚持啊,只要坚持下去才有希望啊。”

    “很多人都想坚持下去,拒绝一次算了,两次算了,十次也要舍着脸追求,可你追求一百次还没机会,你说你还能坚持的下去么?”王欢叹了口气道:“要我看,景寒这不是清高,而是一直没有找对人,你们谁见李林这小子追过她?没有吧?”

    “其实,人家李队也不差好不好?这个案子要是没李队能有今天?还有,人家李队的医术那么高明,又有钱,人长得也不差,总之,在咱们警队,我就没发现谁比李队强。”任倩倩透过窗子盯着走过来的两人,一脸的羡慕,喃喃道:“要是我,怕也会喜欢上李队这样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吧……”

    任倩倩这一说,不少男性同胞脸都绿了,他们自认英俊潇洒,哪儿也不比李林差,被任倩倩这一说,他们好像真的有点一文不值了,不由的感叹,人比人点死啊。

    特别是那个第一次在极乐洗浴中心遇到李林的年轻警察,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跑去**的家伙是怎么把景寒泡到手的,难道,景寒瞎了?

    “李林这小子就是走了狗屎运,不过,他比我年轻那会儿可是差了不少啊。”蔡振勇叼着香烟走了过来,案子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他也是高兴的很。

    “……也许是吧。”杨峰捂着嘴嘿嘿怪笑道。

    “靠。你小子这是什么表情……”蔡振勇瞪了杨峰一眼,就把他的钱夹拿了出来,钱夹打开里边赫然放着一张照片,正是蔡振勇年轻时的照片,他站在华夏首都的华表前,还摆了个比较牛逼的动作,最主要的是,那时的他还留着长发……

    扑哧……

    几个女警都满是好奇的看了过去,结果这一看,有两个女生就忍不住捂着嘴后退到了一边,任倩倩更是夸张的捂着嘴笑了起来,最后她还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

    “不帅?”蔡振勇诧异的看着几个女生问道。

    “帅……”

    几个女生异口同声的回答了蔡振勇的问题,她们怎么忍心让伟大的蔡队长伤心难过,他说帅就是帅,不能打击他的心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