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赴约
    ,!

    这要是被有心人听到,传到学校,多多少少都会对王九九的名声有所影响,毕竟,她还是个学生。

    只是教训他,李林也不会动用灵气,不然就梁旭这细胳膊细腿的现在恐怕已经散架了,《引体术》算是玄圣心经里比较普通的功夫,专门用于近战格斗,也是对付普通人最好的功夫。

    当然,除了这个李林也没什么能用的,总不能对付一个普通人就随手丢个玄雷符之类的出去吧?那就不是教训了,而是杀人。

    在没突破灵气期时,李林就修炼果这个引体术,用起来也是熟练的很,只见他一巴掌抽下去后,随手便是锁住了梁旭的手腕,手腕突然用力反手一拧,只听梁旭顿时惨叫一声,他的膀子便是被卸了下来,在梁旭趴在地上的前一刻,他一脚再次踹在了梁旭的后背上,梁旭直接应声飞了出去。

    擒拿,反手拧,一脚踹飞,一所有动作快而有力,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王八蛋,你敢打他,我和你拼了。”

    一看到梁旭被打,那女人也急了,发疯了一般向着李林就扑了过来。

    王九九不会骂人但不代表她不会打人,其实,她也不会打人,这也是被逼急了,总不能让李林一个人孤军奋战吧?林子哥受伤了怎么办?

    没等那女人扑到李林身边,王九九已经拉住了女人的头发,很快,这两个女人也是撕打在了一起,女人打架无疑就是抓头发,打嘴巴子,挠人,王九九从小就生在农村,家里的脏活累活也都干过,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力气倒是不小,但缺乏格斗技巧,也是和那女人打了个五五开。

    要不是地标大厦的保安很快就出来制止,这还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王九九特别淑女的发型也乱成了一片,一眼看去就和疯子没什么区别,清秀的脸蛋上也多了一些抓痕,而那女人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确切的说,她要比王九九还惨,也不知王九九是怎么弄的,竟然把她里边穿的那件衣服给撕开了,最让人无语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还没穿文胸,这可让不少男性吃瓜群众足足过了一把眼瘾。怎么看也有34d,甚至会更多一点。

    被保安拉开,王九九还不示弱,显然是被打急眼了,手里的东西就向那女人丢着,还想上去抽她。

    “小子,你给我等着。”梁旭抬着脱臼的肩膀,恶狠狠的等着李林,随后他就看向王九九,“你也给我等着。”

    “等等。”

    梁旭刚要拉着女人离开,李林突然喊住了他们,他笑眯眯的来到梁旭身前,“哥们,记住,有什么事来找我,我随时奉陪。要死你敢找她的麻烦,今天这就算个见面礼。”

    已经领教过李林有多变态,梁旭哪儿还敢多说半句,已经丢人丢到家了,再闹下去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他象征性的哼了一声,随后拉着那捂着胸口的女人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王九九呆呆的站在那儿,她有点不知所措,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打架,以至于她的手直到现在还在发抖。

    李林无奈的苦笑,王九九能动手打人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更无语的是,王九九打架时也有点温柔,就和个大家闺秀似的,如果刚刚她能在凶一点也不至于被那个女人打的那么惨,脸蛋更不会挂花。

    “林子哥,我……我的脸……”王九九一脸委屈的看着李林道:“伤口严不严重,会不会留下疤……”

    “应该会吧,现在回去应该还来得及。”李林危言耸听道。景寒的脸蛋弄了那个大一个口子都被他给弄好了,更别墅哦这点伤疤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不过,石头跟指甲完全是两种概念,指甲上有可能会带着某种病菌,时间一久就十分有可能破坏皮下组织,到时恢复起来也会有难度。

    “还来得及?”

    王九九美眸顿时泛起了喜色,白了李林一眼道:“那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回去。”说着,她就拉着李林的胳膊急匆匆的向外走去。

    这时,围观的一众吃瓜群众才缓过神来,特别是不少男人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咕噜噜咕噜噜的声音,还有两个面相猥琐的家伙正躲在角落里啧啧怪笑。

    “嘿,看到了没,黑色丁字……”

    “没看太清,不过,那大的馒头,要是能抓一下就好了……”

    --------

    在地标大厦发生的闹剧只是个小小的插曲,李林也没当回事,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至于以后还会不会再次遇到,他也说不准,回到宾馆,他就开始配制药粉,刚刚坐在出租车上他大致的给王九九检查了一下脸上的抓痕,大多数都只是抓出了红印,但并没有破皮,但在她鼻梁附近的那道疤痕就有点棘手了,伤口很深,而且血液也已经结痂了,保证不留下疤痕就只能先消毒,然后再把药粉涂抹上去。

    王九九站在镜子前,仔细的观察着鼻梁上那道伤痕,她的心直接凉了半截,她虽然不爱打扮,但不能说她不爱美,只能说她更喜欢自然的美,眼看着自然美都要没了,王九九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

    “会不会变的其丑无比?”王九九指着她的鼻子,喃喃自语道。

    说完,她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捂着头在床上啊啊啊的叫了起来,整个人都有点神经质了。李林在一边看着,也是无奈的苦笑,心里想着,如果王九九生在过去那个旧时代,以她今天表现应该也能算得上是个女中豪杰。

    “会不会很丑,上完药就知道了。”李林拿着配制好的药粉来到王九九身边,“要是不想变成丑八怪,就赶紧过来上药,每耽误一秒钟都有可能会留下细小的疤痕。”

    一听后果严重,为了自己的容貌,王九九不敢耽误,连忙就凑了过来,头直接就躺在了李林的大腿上,“来吧,你小心点,要是留下疤,以后我嫁不出去,你就点娶我……”

    王九九的话如一盆冰水猛然浇在李林的头上,李林下意识的抖了一下,除疤的药粉差点没掉下去。感觉到李林的异样,王九九就睁开了眼睛,轻轻的笑着道:“我和你开玩笑呢,你是好哥哥,好朋友还不行。”

    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李林灿笑道:“朋友好。哥哥也行。”

    王九九没在言语,心里却忍不住一笑,她是个特别聪明的姑娘,懂的放长线钓大鱼。

    “忍着点,可能会有一点点疼。”

    李林抽了一根银针出来,先用消毒酒精给银针消毒,然后小心翼翼将结痂的伤口轻轻的挑开,然后在用消毒棉轻轻擦拭伤口,直到确定没什么问题,他才将药粉小心翼翼的涂抹上去,左三圈右三圈,左三圈右三圈,直到药粉被充分的吸收后,他才松了口气。

    “可以了,一天之内不能碰伤口,明天应该就好了。”

    “早知道你能除疤,我刚刚就在跟她打一会,我才发现,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就找个人撒气,打起来就把气全用在她身上,真的挺好的。”王九九照着镜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打架也挺好的……

    听王九九说着,李林差点没晕倒在地,现在他才发现,一向以大家闺秀,青春靓丽,温柔善良示人的王九九不但有天使的一面,还有魔鬼的一面,这话要不是他亲耳听到,打死他都绝对不会相信。

    下午四点半。

    王九九的电话如约响了起来,打电话的人正是姜岚,让王九九郁闷的是,姜岚只要求李林一个人去见面,让她安心到学校读书。

    李林也理解姜岚的意思,毕竟她是个老师,还是王九九最看重的老师,她不希望在自己学生面前丢脸这也是正常的,还有就是,有王九九在有些话确实也不好说出口。

    “那我回学校了?”王九九有点失落。

    “我送你。”李林道。

    “送什么送,马上都要到时间了,到迷雾茶馆还要半个小时时间,你不和姜岚见面了是怎么的。”王九九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道。“本姑娘还是自己回去好了,案子要是破了,你是不是就不来学校了?”

    “这……不知道,也许会去吧。”

    李林顿了顿,随后就摇了摇头道。

    “行了。反正回去还能见到,你总不会也不会回村了吧?”王九九深吸了口气,拎着她买的那点日常用品就向宾馆外边走去。

    把王九九送到计程车上,直到计程车消失不见了,李林深吸了两口气,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刘菲被杀案,今天会不会结束,全都在此一举,如果姜岚也帮不上什么忙,那就抓捕常春使用非常手段,有摄魂术就不怕他常春不招供。

    看了眼时间距离五点还有差不多二十分钟时间,李林在路边拦下来一辆出租车向着位于天山县城北边的迷雾茶馆赶去。

    天山县城北边算得上是繁华区,迷雾茶馆就唯一城北的北环道边,和比较出名的二子宾馆相邻,这里虽然人员密集,但是,茶馆这种地方不像是中餐饭馆,社会的脚步不断加快,能来这里喝茶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退休的老职工,不是这个局的局长,就是那个办事处的主任的,大家坐在一起扯扯淡聊聊过去,说说退休金又涨了多少。

    你说这种人可不可气,声称对华夏有功,都是有功之臣,上班时跟个爹是的,退休了还拿着工资?还往死了高,就说那些老教师,有的人就说了,他们教育了孩子,有功啊,应该拿高工资,可是,他们工作时难道没给工资,比别人低了?所以说,这是个不完善的制度,应该救济一下码字的苦逼,从早到晚就几十块钱,还要在算工资时被狠狠的剥削一把……

    赶往迷雾茶馆的路上,李林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电话是蔡振勇打来的,这时打来,李林知道蔡振勇一定是等不及了,果然,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就传来了蔡振勇的声音。

    “李林。我这边都准备好了,你那边怎么样了?”

    “去迷雾茶馆的路上,马上就能见到那个女人了。”李林看了眼出租车上的时间,四点五十五分,他敲打敲打手指道:“今晚十一点左右,准时收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